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谢选骏文集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帝国(满清)对抗瘟疫的最后一战》(2020-01-25 真评十句/汪十句)报道:
   
   当下疫情严峻,武汉封城,全国揪心,共克时艰为第一要务。而一百多年前,大清王朝在面对瘟疫的举措和表现,而今看来,有很多令人动容和深思的细节。

   
   1910年,宣统二年,在千载未有变局中步履蹒跚的帝国(满清),已进入寿终正寝的倒计时。内忧外患,变乱纷起,财政千疮百孔,但外表竟还有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尊贵的摄政王爷载沣看来,帝国(满清)正在励精图治,立宪大计按部就班。军队改革也成效卓著,河间、彰德两次盛大阅兵,一派兵强马壮。
   
   就在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将帝国(满清)打了个踉跄。事发10月25日,同样是个冬天。在中俄边境的小城满洲里,两名从俄罗斯归国的劳工,在旅店一夜暴亡,尸体呈紫黑色,死状可怖。十二天之后,同样是两名劳工死在哈尔滨旅店,并将令人胸疼、咯血、呼吸困难的奇怪症状传给了同住旅店的四位房客。
   
   帝国(满清)政府收到了第一份疫情报告。其实,此前瘟疫在国境之外已悄然萌芽。
   
   侵占我国大片领土的沙俄,因人力不足,当时招募了大量闯关东的中国劳工,很多劳工的工作,是在西伯利亚的旷野捕猎旱獭。旱獭是珍贵的毛皮动物,却也是鼠疫杆菌的重要宿主。于是,中国劳工的聚集地,陆续有人出现鼠疫症状。因为西伯利亚地广人稀的缘故,一开始疫情并不严重。但沙俄政府出于极端自私,不仅隐藏消息,还将出现症状和疑似症状的劳工强行驱逐回中国,从满洲里到哈尔滨这条路,正是他们返乡的必经之途。一路上天寒地冻,大多数人只能在拥挤密闭的小旅店、大车店中投宿,大大增加了疾病传播的概率。很快,瘟疫在劳工聚集的哈尔滨道外傅家甸地区大规模爆发。很多人全家死去,尸体随处可见,街道犹如鬼城,连前来处理的警察也纷纷倒下。
   
   数年之前,以哈尔滨为中心、贯穿全东北的T字形铁路网刚刚通车。这在当年绝对是黑科技,但此次此刻却成了瘟疫传播的帮手。瘟疫顺铁道一路蔓延,长春、沈阳接连失陷,关内的河北、山东也爆出疫情。越来越多的人倒下,而人们对瘟疫的原因竟一无所知。
   
   眼看就是帝国(满清)子民的灭顶之灾。要知道,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就是鼠疫,死者三四千万,差不多相当于整个欧洲人口的三分之一。当年的疾病传播绝无此时迅捷,而此时应对鼠疫的治疗手段相比黑死病时并无实质进步。抗生素的发明,还要到几十年之后。
   
   不过,一直被反复抨击、唾骂、耻笑的帝国(满清)政府,在当时的反应还算及时。高层没有把重心放在管控信息、维稳、处罚“妖言惑众者”这些事情上,而是尽其所能,派出了所能找到的、最精英的专家队伍。
   
   经外务部右丞施肇基力荐,拥有剑桥医学博士头衔的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时年31岁的马来归国华侨伍连德,被任命为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他带着助手,手提满满一箱检验器材,于12月24日抵达瘟疫中心哈尔滨。伍连德的第一个任务,是要锁定瘟疫的病原。
   
   最直接的办法,肯定是解剖尸体做病理分析。但在当时中国,拿死人动刀是与老祖宗的规矩相悖的。权衡再三,伍连德选择了一位死于瘟疫的日籍女子,在一处简陋的民居秘密进行。显微镜下,鼠疫杆菌暴露无遗。这也是中国第一例有记载的病理解剖。这是一场恐怖的鼠疫。
   
   但伍博士很快陷入了矛盾之中——按传统理论,鼠疫主要通过动物媒介,只要做好鼠类和跳蚤的灭杀,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而滴水成冰的东北严冬,动物活动困难,本应不利于鼠疫扩散,可鼠疫偏偏还在快速扩散。
   
   伍博士带着疑问,冒着生命危险反复深入疫区中心傅家甸。他发现很多家庭都是室内一人染病,很快感染全家,而室内捕获的家鼠身上并无鼠疫杆菌。于是,伍连德提出了一个前人闻所未闻的大胆理论——这一次的鼠疫,存在人传人的情况。而且从呼吸道感染症状严重的情况判断,极有可能是通过飞沫,在人与人之间进行呼吸传播。这就是日后医学界熟知的“肺鼠疫”。
   
   但是,这个理论在当年太过石破天惊。法国权威专家梅斯尼当时也在东北,他对伍连德的理论嗤之以鼻,仅仅按传统理论进行防护,便放心大胆去诊断患者。结果,六天之后,梅斯尼染病去世。学术界震惊,至此相信了伍连德的理论。同样对他表示信任的,还有身陷灭城之灾的哈尔滨全城,以及整个帝国(满清)政府。
   
   伍连德争分夺秒的提出了一整套防治方案。——在治疗方面基本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唯一的求生之道是防,是要掐断鼠疫的传播扩散之路。他的方案,今天看来也是很先进的。这套方案有三个原则,三个大招。
   
   第一招是管理传染源。——士兵挨家挨户搜寻感染者,一旦发现马上送到医院,按重症、轻症、疑似进行分级处理,避免交叉管理。病人房屋用生硫磺和石炭酸消毒。这一方面最难啃的骨头,还是尸体处理,中国人入土为安的观念根深蒂固。但当时东北大地土硬如铁,在无法深埋的情况下,只剩下了一条路,烧。伍连德反复做工作,在朝廷圣旨支持下,1911年1月31日,辛亥年大年初二,伍连德亲眼见证之下,傅家甸2200具病人尸体被浇上煤油,付之一炬。这可能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集中火葬。
   
   第二招是切断传播路径。——既然肺鼠疫可以人传人,那就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对人员流动进行必要管制。政府从长春调集1160名士兵,对哈尔滨疫区进行严格的封锁和交通管制,疫区被分成红黄蓝白四个区域,每个区的居民佩戴同色证章,只能在本区活动。伍连德提出的“疑似”概念,以及疑似患者每天测量体温、检查症状,连续七日正常方可解除隔离的处置原则,一直沿用至今。可能成为传播载体的疑似者,被伍连德安置在由120节火车车厢改建的隔离营中,营中设置医护人员和巡警,严防交叉感染。由此,中国开始建立起最初的现代防疫管理体系。同时,为了避免疫情持续扩散,从1911年1月开始,东北境内铁路陆续停驶。1月13日,帝国(满清)在山海关设立检验所,凡经过旅客,均需停留五天观察。1月15日,陆军部加派军队,阻止入关客货。1月21日,又下令断绝京津交通。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封的不是一座城,而是整个东北。
   
   第三招是保护易感人群。——伍连德认为,易感人群包括疫区附近居民,特别是其中抵抗力低下的老幼居民,也包括在一线与病患频繁接触的医护人员和警察。他要求医护与军警严格佩戴口罩。帝国(满清)工业基础孱弱,口罩库存很快告罄。他因地制宜,发明了一种纱布口罩,双层棉纱夹一块吸水药棉,称为“伍氏口罩”。这种口罩成本低廉,防护性能虽不如现代产品,但相比暴露面部毕竟是巨大进步。显然,上面这些方案再先进,没有当局落实也只能是一纸空文。所幸,东三省地方政府和帝国(满清)高层,竟然迸发出超乎寻常的行政效率,迅速调集资源,付诸实施。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日报送的死亡人数超过200,傅家甸居民死者超过四分之一。但在三管齐下的策略之下,形势开始逆转。
   
   1月31日,傅家甸疫区死亡人数掉头向下。2月20日,所有采取防疫措施的疫区,死亡人数均开始下降。
   
   3月1日,哈尔滨首先实现了零死亡。到四月,鼠疫终于彻底扑灭。
   
   事后统计,这次鼠疫死亡人数超过六万,相当于东北1400万人的0.4%左右。不可谓不惨痛。但相比起事之初人们的估测,包括外国学界与媒体的估测,又是个巨大的成就。
   
   当时外媒认为,如控制不当,这很可能又是一次世界性灾难。横向比较,且不说惨烈的欧洲黑死病,五六十年前云南鼠疫,死者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万人,昆明人口损失一半。十余年前香港鼠疫,是病情较轻的腺鼠疫,且在大英帝国治下,仍有两千五百人死亡,考虑到香港当时仅二三十万人,死亡率高达1%。
   
   经此一役,伍连德博士和他开创的现代防疫体系功不可没,他这一代的中国医者,深入死地,义不惜身,总结实践的诸多宝贵经验,至今仍在福泽后人。知道伍连德博士事迹的人其实不少。但当时面对重大疫情,站在伍连德背后,支撑他的帝国(满清)行政体系,迄今为止,研究和关注的人并不太多。
   
   不想谈太复杂的“体制问题”,只提一个人,当时的东三省总督锡良。东三省总督这个职位,如套用日下,大概相当于黑吉辽三省的省委书记兼省长,位高权重。时任总督锡良,蒙古镶蓝旗人,属于晚清政界的开明人士,素有能吏之名。
   
   在岁月尘封的历史档案之中,锡良在瘟疫中的表现可圈可点。他没有出于对红顶落地的恐惧,封锁消息,欺上瞒下,而是反复向朝廷上书,奏报疫情。
   
   档案中也找不到他在此时此刻“观看文艺演出”或是“组织群众集会欢度新春”的记载。反倒能看到,他发电中东铁路各州县,要求把每天鼠疫在各地的流行情况及时用电报进行汇报,并且关于防疫电报一律免费。在那个年代,这绝对算得上“信息透明”。他给予了伍连德充分信任,伍连德所有的专业建议,要变成切实有效的措施,都不可缺少锡良治下东北行政系统的高效支持。
   
   当伍连德提出焚尸动议,各界反对纷纷,几乎无法推进的时候,锡良力排众议,支持他上书陈情,最终获得摄政王载沣支持,求得一道“奉旨焚尸”的宝贵圣旨。在伍连德倡导下,锡良在吉林等地组建防疫总局,形成了中国最早的卫生防疫行政体制。
   
   防疫措施耗资巨大,费用吃紧,帝国(满清)财政紧张接济不上,锡良的办法不是向国民募捐,而是事急从权,向银行借款。对于在瘟疫中冲在前方的防疫人员,锡良上奏朝廷,为防疫人员“照军营异常劳绩褒奖。其病故者,依阵亡例优恤”,当时定下的标准,医生殉职可以得到抚恤银1万两。清代一品大员年俸仅180两,对比之下可知分量。
   
   都说防疫是战场,医生是战士。这位大清总督用实打实的真金白银,让这句口号没有流于空文。同时,另一方面,锡良对防疫中庸碌无为、推诿拖延的官员,也是毫不留情,吉林西北路道于驷兴、吉林西南路道李澍恩都因“防疫不力”被革职。锡良甚至做到了,在列强环伺的东北,成功击退了俄、日以协助防疫为名,对中国主权的进一步染指。他是一个走钢丝高手,而且是在钢丝上负重前行。锡良是一个缩影,折射了那个衰老腐朽的帝国(满清)机体中,生命力顽强存在的那个部分。
   
   在东北鼠疫的全程中,这种生命力从不同缝隙折射出来,例如,帝国(满清)在执行东北全域封锁、山海关五天隔离政策时绝不容情,不搞特殊。朝廷头品大员,太子太傅、钦差大臣郑孝胥从东北公务返回,老老实实在山海关隔离观察五天。锡良也是一个寓言,证明即便是只剩一口气的腐朽满清政府,老老实实按科学规律办事,仍然能够有所成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