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谢选骏文集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谢选骏: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特写:中国基督徒走向地下教会为哪般?》(BBC 2016年3月27日)报道:
   
   中国政府认可的基督教会强调宗教观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

   
   要是耶稣今天还在世,他会不会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也许他会,起码根据北京一位牧师的说法是这样。他所服务的是一家得到国家支持的官方教会。不过在我们听听他的说法之前,我们先往回走一点点。
   
   中共曾经试过摧毁宗教,但以失败告终。时至今日,一些推算数字称,中国的基督徒比共产党员还要多——将近1亿人将在这个周末庆祝耶稣复活节。然而,破坏不了的,中共还是想控制下来。结果,这个官方立场上相信无神论的政府有效地运营起自己的教会来,并掌握任命神职人员的控制权。
   
   就好象吴伟庆牧师所属的北京市基督教会海淀堂那样。他说:“我们首先得记住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公民。(至于说)我们是主的国度的子民,那是次要的。”中国政府主导官方教会的神职人员任免,吴伟庆牧师就是一例。
   
   那我就問:“要是耶稣今天还在世,你觉得他会乐于让共产党在中国执政吗?”他毫不犹豫的说:“那当然。我认为是这样。”这样的答案可是中共最新宗教思想规划的最佳诠释。
   
   过去两年,有关当局称他们在建立自己的,独特的基督教思想。据一位高官所称,“一套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这样的一套神学思想得能配合中国的政治发展。答案似乎显而易见——这其实在说屈服于政治发展的神学思想。
   
   浙江平阳一家教堂遭政府人员拆除十字架——浙江前段时间接连发生教堂遭拆除十字架事件。在这样的信仰视角下,很容易就能看得出为什么连耶稣也能进入共产主义阵营。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靠拢。
   
   走入地下——在一个细小、拥挤的住宅单元里,十个人在读《圣经》和唱圣诗。这是北京上百家非官方“家庭教会”之一。参加者经常要冒着被当局骚扰,甚至是收押的风险。今天在领祷的是徐永海,他已经为此坐了几次牢。他说:“三自教会(官方教会)就是个政治团体。要我们背离耶稣去追随党,那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家庭教会”,它们如今在许多方面所享受到的自由都要比从前多,都是40年前所不能想象的。而与许多事物一样,在中国,这种时弛时张的循环周而复始的出现。
   
   但在中共近来强调要让宗教“与社会主义道路相适应”的氛围下,一些人担忧敬拜自由的空间将变得更少。同样地,让宗教充当当代中国具批判性、独立的良心之声,这样的可能也将下降。
   
   北京官方教会的吴伟庆牧师说:“我选择过在法律框架下的基督生活。”“我当然不会做政府不让我做的事情,比方说,在隧道里传福音,把人都吸引过来,结果把街道都给堵死了。”对于一个把防范群体性事件与动乱视为重中之重的政府来说,这可是出自教科书的标准答案。
   
   毛主席也许没能摧毁教会,但现代的共产党青出于蓝,招安成功了。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没能预见今日的大规模传染病——这很正常。但是谁会想到其后果之一,就是遭到查封的教会被迫边缘化甚至走入地下,反而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而拆掉了十架、换上了人头、得到党府批准的三自教会,反而增加了会员聚集感染瘟疫的机会。
   
   网文《中国新教地下教会》报道:
   
   中国新教地下教会(中国家庭教会、地下天国)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在官方教会“三自爱国教会”以外的、主要以家庭为单位的基督新教教会。中国大陆的家庭教会因改革开放后迅速发展并且脱离控制而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打压。近30年来,它的参加人数大大超过三自教会。
   
   概况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要求所有宗教场所必须向政府登记,基督教新教、天主教必须加入官方控制的“三自教会”并接受政府的“宗教事务局”的管制与干涉。1950年7月,中国基督新教界的吴耀宗等人联名发表“三自宣言”,发起了三自爱国运动,号召教会“自治、自养、自传”,宣称中国教会从此走上了独立自主自办的道路。此项规定引起了相当部分基督教徒的抵制,他们认为,教会的领袖应该是耶稣基督,而非顺从某个世俗政权,尤其是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仍然是马克思主义的情况下,部分不愿意接受政府管制与干涉的基督教新教教徒在政府登记场所之外的场地开展宗教活动,他们多在信徒的家中,以家庭成员为主开展,所以中国新教地下教会也被称为“家庭教会”。
   
   在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中,一切未经官方登记的宗教组织,包括家庭教会在内,均被视为非法,它们不同程度地的规范。同时,也衹有作为三自教会分支的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组织,才可以在官方登记。
   
   家庭教会在全国各地的处境很不相同,差异很大,浙江(例如温州)以及部分东南沿海地区一些地方家庭教会的力量很强盛,人数也较多;而其他一些地方如河南、江苏、山东,家庭教会仍然受到很严厉的打压迫害,家庭教会的信徒被拘捕的事件时有发生,有时甚至把探访家庭教会的香港或外国信徒也拘捕了(因为宗教事务条例把外国人参加家庭教会聚会视为非法),所以部分香港和外国的华人教会出于安全原因对家庭教会保持距离。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称有些团体披着家庭教会的名义,实际上从事间谍工作,或本质上是邪教(如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呼喊派),从事骗财,骗色甚至杀人(2014年招远围殴女子致死案)等非法活动,亦令至中国政府需要加强规范工作。
   
   政府打压事件——Nuvola apps kalarm.png这是一个动态的未完成列表,内容可能随时出现变动,所以这个列表可能不会完整。欢迎您随时修改并列出可靠来源。
   
   1988年3月,河南北部一个家庭教会神学培训中心被公安冲击,抓走十几个神学生,和几个教会负责人。
   
   1999年11-12月,中共地方当局在浙江沿海城市温州附近地区捣毁或没收数百座教堂或祷告场所。
   
   2000年秋,福建省宗教局和公安局人员8月19日到福建省长乐县金峰镇上陈堂,逮捕正在举行宗教仪式的高依华神父和与会教友。
   
   2001年冬,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邪教”等罪名,将“华南教会”17名负责人判刑,其中2名创办人龚胜亮及李英,分别被判死刑及死刑缓期2年执行,其他15名负责人分别被判处2年至无期徒刑不等。
   
   2002年8月,河南永城市地方教会位于顺和镇的主要接待家庭被当地警察抓捕,两个月后,负责接待的基督徒夫妇被开除教师公职,被迫离家逃亡多年。
   
   2002年10月,河南永城市地方教会同工刘玉屏在家中被国保大队警察抓捕,刘玉屏被关押28天,酷刑折磨,并被勒索1.5万元,同年12月,地方教会同工胡引领等人被国保大队警察抓捕。后被判刑2-3年不等。
   
   2005年2月25日,中国警方驱逐了十几位海外福音派教会领袖。《宗教事务管理条例》2005年3月1号生效之际,中国当局对地下新教教会的迫害也在不断升级。
   
   2008年10月16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在北京的家人遭到约15名暴徒袭击,大儿子张建遭到毒打。报导称暴徒为国保公安和派出所便衣员警,也有报导称暴徒为员警找来的无业游民。
   
   2008年11月28日,中国民政局以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为由,宣布取缔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12月9日,包括范亚峰、郑恩宠在内的15位知名法律界人士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民政局对家庭联合会的取缔,并呼吁人大撤销违宪条例。
   
   2008年12月9日深夜,北京警方闯入基督徒华惠棋家,将在此借宿的张明选强行押送到河北省燕郊。
   
   2009年1月16日晚,警方再次将张明选从华惠棋家带走,并押送上一辆前往河南的汽车。此前,张明选在华家探访华惠棋91岁的父亲华再臣,并于两名来自新疆的穆斯林人权活动者会面。
   
   2009年2月11日下午5点,超过60名家庭教会领袖,以及2名韩国牧师,在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被当地警方逮捕。截至2月16日,至少还有4人受到关押。
   
   2009年3月8日,福建仰恩大学教师刘爱新因在自己的博客发表宣扬基督教文章而遭校方单方面解聘。
   
   2009年6月5日早晨,北京家庭教会华惠棋牧师在太原车站转车时被抓捕,并遭到毒打。行凶的国保人员同时称:“我掐死你,再让你传福音,以后再到外地我就打断你的腿。”“我打你是上帝让我打的,三个月之内我凑足材料把你和你妻子一起抓起来判刑”“我们国保就是专门打压你们信耶稣的”。
   
   2009年6月10日,印发和免费赠送圣经,基督教书店老板和家庭教会领袖石维翰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三年徒刑,并罚款15万元。石维翰的其他同工亦遭判刑罚款。
   
   2009年6月21日,成都民政部门宣布取缔秋雨之福教会。2010年8月,教会开始修订《治理章程》,并正式注册并更名为(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
   
   美国中部时间2009年7月3日,在中国基督新教家庭教会联合会第四次代表会议闭幕之前,南阳市员警和有关当局包围会场,将与会50多名代表全部抓捕,张明选会长和20名各地分会长现被拘押在金都宾馆,逐一进行登记。
   
   2009年9月13日凌晨3时许,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当局出动400多员警及身份不明的暴徒,野蛮殴打集会所集体宿舍内的基督徒,导致百余人受伤,严重者当场昏迷不醒,被送往医院急救。同时,当局还出动推土机和挖掘机,捣毁几十间建筑物,并将聚会所内的圣经和财物洗劫一空。这段视频显示了事后当地基督徒和平集会祷告,当局试图阻止拍摄的场景,以及被毁坏的聚会场所。视频最后则显示了当地公安试图偷拍摄像被基督徒阻拦的事件。
   
   2009年9月17日,北京家庭教会牧师华惠棋被公安人员带走。被秘密关押5天后,华惠棋在5个北京国保员警的押送下在北京天坛医院与病危的哥哥华会林短暂见面。
   
   2009年9月26日,在北京工作的一名家庭教会带领人陈天石被迫返回老家广西玉林容县回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庆典,10月3日才能返回北京。陈天石返回北京后,再次受到逼迫,可能被迫搬离刚住下两月的房子。这已经是他今年第三次被迫搬家。
   
   2009年9月26日,山西省临汾市教会继续遭受打压,教堂被武警严密监控,禁止信徒聚会,四位主要同工杨荣丽、杨旋、李双平、杨红珍被抓走,另有多人受到监控失去人身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周年国庆前夕,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领袖张明选牧师夫妇遭当局软禁,与外界失去联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周年国庆期间,任不寐的博客被连续遮罩三天,而该博客纯属讨论基督信仰,并未涉及政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