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谢选骏文集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谢选骏: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挡中央」操控确诊权——政治化酿肺炎人祸》(2020年1月24日 自由亚洲)报道:
   
   武汉肺炎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确诊数字不断以几何级数飈升,但据吹哨者了解,这个「确诊」数字,其实大有文章。


   
   一般人会以为,医院的病理专人使用试剂盒,测试呈阳性反应,就可以确诊;但在中国,这件事却十分政治化。在这个政治化的中国,医院根本无权决定一位病人是否确诊,甚至连是否「疑似」也无权过问。
   
   如果一个病人出现征状,那就要把标本呈交省级疾控中心。如果一个样本测试出来是阳性,那省级疾控中心官员的权限也只能决定个别病例是否「疑似」。「疑似」病例则必须要由省级疾控中心上报中央,最后还要两轮测试都是阳性才可以说是「确诊」。
   
   整件事件弄到这么复杂,加上现在试剂盒根本就缺货,所以实际患上武汉肺炎的人数,一定比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多出很多!
   
   谢选骏指出:确诊一个病人,都需要等候最高领导的批示!难道他是上帝吗?难怪有些人早前把其照片都挂到了教堂里面,供奉起来进行礼拜活动……
   
   《<鼠疫>2.0版——“封城”后 的武汉》(2020年1月25日 法广RFI 艾米)报道:
   
   致命的武汉肺炎继续发威,全球谈武汉色变。尽管世界卫生组织经过两天的会议后还是决定暂时不将新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定性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疫情还是在不断扩散中。最新统计显示,感染者人数继续上升,感染地区范围也还在扩大。封城后的武汉人生活和治疗状况如何自然也令人关注。
   
   在中国国内,今天是除夕,但这个年对很多家庭来说都不好过。为防范民众春节期间移动扩散疫情,到24号12点为止,湖北已经有包括省会武汉在内的13个大小城市区域公共交通停运,受到影响的人口达4千万人,规模可谓前所未有。这些城市分别是:鄂州、仙桃、枝江、潜江、黄冈、赤壁、荆门、咸宁、黄石(含大冶市、阳新县)、当阳、恩施、孝感。封城后,武汉医院却人满为患,急诊室大排长龙,走廊上也坐满人,连“打点滴”的位子都不够,已经不再接收发烧患者。严峻的局面让中国官员的决断和应变能力遭到诟病。
   
   中国著名作家方方住在武汉,她向本台描述了她所见到大年三十武汉市武昌区的情况——
   
   方方:现在老百姓肯定很紧张,也有一点人心惶惶,主要还是上面措施不是很得力。病人最辛苦,因为医院医护人员不足,床位不够,病人排着长队,确实非常辛苦。没有生病的人就呆在家里,医生告诉我们家里是最安全的。我在武昌,和汉口有一江之隔,但是疫情已经蔓延开来了。我今天下午出去买口罩,专门在看了一下,街上几乎没有人,所有的大商店都关了门,一些小超市全部都开着,货源倒也蛮充足,酸奶口罩等商品和平时一样,还是应有尽有,蔬菜和水果供货也很充足,市民们在吃喝上是没有问题的。主要问题是病人能不能得到有效医治,他们即没有床位,但也不能在外边住。这些措施出台的太晚,没有把感染者隔离起来,每个人都是流动的,所以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对于武汉和其他13个城市被封城的消息,住在武汉的方方表示不太知情,但最令她困惑的是官员遇到重大事件是的应变和采取有效性措施的能力,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方方:听说了封城的消息,但我们没有准确的官方信息,。我觉得这些官员应变能力太弱,在大事发生时的应变能力太弱了,让老百姓恐慌这件事就没有对策。比如,武汉中南医院对面就是一个酒店,他们完全可以把这个酒店断然隔离出来,让“移动”病人住进酒店里,让医生到酒店去治疗,这样就可以避免这些人到处流动,回家。经常发生的情况是,病人一回家就感染一家人。官方不得力,他们又没有控制事情发展,这是很要命的。对此呢,我们现在也不批评他们了,等他们以后出来向人民谢罪,发展到这一步和官方处理不得力有极大的关系。政治正确害死人了。
   
   的确,封城自然可以有效地控制主要感染源人口大量向外流动局面的发生,但由于从第一起武汉肺炎发作到封城措施,之间已经有近一个半月的时间,携带病毒的人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扩散到了其他地方,在年关朋友聚餐,家庭团聚之际导致武汉肺炎群聚感染案例在增加。据中央社报道,天津已经出现3名患者为同事,广东则累计有10起群聚感染,都是家庭聚集。为了因应疫情扩散,已有北京在内7省市也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武汉情况危急,医护人员长期坚守,不仅有医护人员感染,人手少导致疲劳的情况也出现了,因此,在网络上看到上海等地不少医护人员报名要到武汉去协助的消息,让武汉人感动,同时,武汉市民自发组织起来解决医护人员的交通问题——
   
   方方:是的,医护人员特别好。但武汉的医护人员都累的快撑不住了,所以现在要保护医护人员,四川,上海等地医护人员都在积极报名,全国人民都在帮助和关注武汉,这一点很让人感动。我今天下午出去看到街上的清洁工还在一丝不苟地扫街,天还下着雨,看到这些情景真的是蛮让人感动的。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和防护能力。公共交通都停了,但他们还在工作,我觉得这些人很了不起,所以看到他们就会心安一点儿,我们承受的也算不了什么,我们有车,还可以到处走动。
   
   另据消息报道,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封城后,陆续传出医疗资源不足,医院难以接收发烧患者等状况。方方也予以确认,她也看到有些药店发“灾难财”的不义之举:
   
   方方:主要是防病毒口罩,我前天去买口罩,25个近900块,坐地涨价,还没有包装,售货员就直接用手抓……但是今天去另外一家小店,十块钱就能买到一个N95口罩,还有独立包装,相对来说更安全一些。口罩的确缺货,好多人都在说买不到,尤其是放病毒的口罩。
   
   民间有很多人希望支持武汉,我认识一个医生,他在武大中南医院工作,昨天和他联系时,他说自己正在组织一些青年医生,请他们积极投入到一线来。他同时也表示,对于民间的支援问题,政府也在进行积极调配,因为封城,民间支援运输不过来。
   
   街上秩序井然,老百姓还是很好的,交通工具停开以后,很多人组织起来运送医生护士上下班,有些人住得很远,没有办法,所以民间就有不少这样自己报名的组织。但是官方真是太无能了。
   
   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事情,武汉正在建造小汤山模式的医院,一个集中治疗的地方,现在已经开始动工,要求六天完工,视频里可以看到那边正在紧张施工,大家都还是很努力。这样的事情,大家都还是会积极响应和参与。逃跑和耍赖的情况还是很少发生。老百姓还是很好的,主要问题还是领导能力,没有决断能力,让老百姓受苦。我们也批评他们,但现在也不是批评的时候,只能共度难关。
   
   谢选骏指出:作家方方说,“经常发生的情况是,病人一回家就感染一家人。官方不得力,他们又没有控制事情发展,这是很要命的。对此呢,我们现在也不批评他们了,等他们以后出来向人民谢罪,发展到这一步和官方处理不得力有极大的关系。政治正确害死人了。”——这个意思是,“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来扑灭瘟疫”,而最高领导却没出现,所以他的“政治正确害死人了”……这里虽然没有直接点破,但这暗示已经够了——瘟疫如能结束而政权依然不倒,我相信这位作家还是会遭到清算,到了那时,想要批评的嘴巴已被贴上了封条。
(2020/0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