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谢选骏文集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谢选骏: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从武汉回村的姑娘自述:劝长辈取消聚会被大骂》(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1-24)报道:
   
   这个春节,注定不平静。

   
   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仍在继续。前两天离开武汉回家过年的刘丽(化名),向21新健康记者讲述了她的所见所闻。
   
   以下为刘丽自述(略有编辑):
   
   1月21日,在武汉工作的我搭乘朋友的便车,回到了老家。与往年不同的是,一看到戴着口罩的她,全家人都被吓到了。 我一进家门,第一句喊的就是“不要碰我”。因为家中侄女每次看到我都会飞扑到我身上,我赶紧提醒家人注意防护,避免接触。 随后,我冲进洗手间,准备全身上下洗澡,并把带回来的酒精交给妈妈,让她戴着手套,将自己所有随身衣物都喷洒酒精消毒处理。经过半个小时的高温热水冲洗后,我出了淋浴房,让弟弟带着弟妹和两个女儿去岳父家住几天,然后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要求自我隔离,观察几天再说。 “太夸张了吧!”首先表示不解的是我弟。
   
   在他的理解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实很危险,自己也比较重视,但不至于如此夸张。他觉得我在武汉时并没有任何症状,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十岁的侄女也哀嚎,“为什么姑姑一到家,就赶我们走?”
   
   我回家后就发现,此时其所在的潜江市(注:湖北省辖直管市),街面上鲜有人戴口罩,而针对武汉的疫情,很多人表示听说过,但都觉得离自己很遥远,具体防护知识更为欠缺!
   
   01自我隔离怎么就成了“小题大作”?——在我忙着自我隔离的同时,与我一起回家的朋友方山没有直接进家门,直接去了一家酒店。“回家隔离可能还是有漏洞,我先去酒店空间自我隔离一下。”方山跟我说,“知道我是从武汉回来的,差点就把消毒液洒到我身上了。” 尽管如此,第二天,因为有其他亲戚回家,方山说他还是戴着口罩出席了家里的团年饭。“其实按照隔离的时间要求,1天远远不够。”方山跟我一样谨慎,但他在汉口的活动不多,且疫情发生后就一直特别注意。况且家里人都订好了聚餐酒店,如果不参加,也说不过去。 这顿团年饭聚餐上,还有另一名从武汉回来的亲戚,“回来当日,他就去了当地朋友家串门。”方山跟我说,这个亲戚的观点是,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藐视,不能自己先吓到了自己,让身边家人和朋友都跟着人心惶惶。 我也有同样的顾虑。 弟弟带着弟妹和孩子回岳父家后,家里就只剩我和爸妈。看着女儿好不容易回来,父母特别想跟女儿聊几句,表达下思念和关怀,“他们不时敲门要进来,一会问我要不要吃喝,一会问我要不要保暖工具。”我看到父母的热情和满溢的重逢喜悦,却茫茫不敢接受。自己回来之前确实在武汉就做了很多防护工作,也带着大量口罩和药品回来,但万一出现最坏情况,影响父母,自己会内疚终生。 “你又没有怎么样,为什么那么神经兮兮的?”在被父母多次质疑后,我只能投降,要求父母跟自己一样戴上口罩后,才允许他们走进自己的隔离房间,“但父亲还是不断进出,而且不戴口罩。”无奈的我只能自己随时戴着口罩,一边工作,一边慢慢给父母解释此番疫情的严重性。
   
   02苦劝长辈取消过年聚会被骂“不孝顺”——我的叔叔,住在潜江市下面的一个小村庄。农历大年三十,叔叔会等着我一家回去吃团年饭。此外,今年还是奶奶去世的第一个农历年,按照习俗,会有很多亲戚在大年初一前来祭拜奶奶,而叔叔准备了好几桌的宴席,用来招待这些亲戚。出于安全防护的意识,我劝说叔叔,放弃这两个传统仪式,并电话通知所有亲戚,不要来祭拜了。没想到这个建议立刻遭到了叔叔的反对!叔叔所在的农村只是在电视上看了看新闻,而在1月10号前后,村里陆陆续续有很多出门务工人员回来,他们有在武汉工作的,也有经过武汉的,至今都没出现什么异常。而所有人还是照常聚在麻将馆里打麻将,或群聚聊天吹牛。叔叔认为我就是小题大作了,坚持不肯跟亲戚打电话拜年,也不提前告知别人不要来祭拜奶奶。叔叔认为这样只会让人觉得我们是不想请人吃这两顿饭,面子上过不去。 而听到我的安排后,大姨更是破口大骂,直接骂我不孝顺。
   
   03转机终于出现了——几番劝说无果,正在我苦恼之时,事情出现了转机。1月23日上午九点左右,潜江日报官宣:自今晚22:00起,全市所有交通工具,包括去乡下的市内公共交通,全部宣告暂停运营。也就是说:潜江也成为“封城”的又一个城市! 我周围的长辈们这才慌了,纷纷主动戴起了口罩。爸妈改变了态度,不再过来嘘寒问暖,而是自己待在房间里,主动隔绝了与我的接触。此时,朋友小李也刚刚回到家乡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双溪桥镇。知道小李从武汉回来,村里干部立刻上门,给她发放了一张登记表,测量了体温情况,走之前还给她发了一张预防贴纸、三个口罩和一个体温计,并提醒大家预防。 但这种严密的农村管控措施并不是处处都执行到位。据我观察,也有回家2天以上的武汉人士,尚未接到通知登记信息。
   
   结语——刘丽所在的小家庭里发生的小冲突,只是武汉春运归家大潮下的一个缩影。12月31日,武汉通报首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之时,也正值2020年春运前夕。作为全国交通枢纽大省,武汉市每日迎来送往的旅客量都十分庞大。据长江日报消息,截至1月20日,2020年春运启动以来,武汉春运前十天,全市铁路、公路、航空安全发送旅客409.68万人次,同比增长8.26%;全市公共交通共运送乘客8096.56万人次,同比同比增长2.77%。也就是说,这些天来,经武汉或从武汉出发前往全球各地的人数达到数百万量级,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回到了非武汉的其他城市,包括一些中小城市。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称,自当日10时起,关闭各类离汉通道,到下午2点左右,所有离汉通道全部关闭。与此同时,位于武汉市周边的湖北省黄冈市、鄂州市和潜江市等七城也先后宣布封城。 在3-14天的病毒潜伏期“魔咒”下,武汉“出走”人群的管控问题,成为武汉封城之后,人类与病毒对抗的又一个博弈点。
   
   据湖北省卫健委消息,2020年1月23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105例(其中武汉市新增70例、荆门市新增7例、荆州市新增2例、孝感市首次发现22例、仙桃市首次发现2例、宜昌市首次发现1例、十堰市首次发现1例)。全省新增死亡7例,其中武汉市6例,宜昌市1例。武汉市治愈出院3例。 继黄冈之后,湖北省除武汉之外,已有多个城市陆续出现确诊病例,呈蔓延趋势。虽然现在尚无数据表明其他城市的病例是否来自农村,但对比武汉市来说,县市和农村相对广袤的地理空间,更为分散的人流,相对落后的医疗水平、卫生状况和更差的防护意识,都可能在放任疫情进一步恶化。目前来看,如何将制定好的防护、监管措施实施下去,单纯依靠政府管理也是不够的。
   
   从武汉出来的人,特别是对事情认识较深的人,都有义务向身边的人科普防疫知识。我们需要全员动起来,人人有责,这才是这场防疫战的致胜关键!
   
   谢选骏指出: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既然家长说了算,就让家长承担一切责任吧!还要全员动起来干什么呢?想要颠覆政权吗!还是想和上帝对着干?
   
   《武汉封城日 人民大会堂歌舞升平》(2020年1月24日 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星期四,武汉封城首日,一年一度的“农历年大弥撒”春节电视晚会宣布取消,四十年来首次!为防止武汉肺炎扩散,北京故宫关闭。不过,同日,离故宫不远的大会堂,照旧歌舞升平,习近平率领常委们团拜遭到恶评。
   
   23日,武汉发生了封城大事,全世界都感到震惊,无论如何,经过拖延、迟疑甚至被怀疑瞒报之后,当局这是想要显示阻挡武汉肺炎大规模扩散的决心。武汉封城,千百万人遭煎熬,这应是中国最重大的新闻了,但是,中共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却是“中央领导同志看望老同志”,特意点出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看望了前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等等。然后其他几条都是习近平同德国、同法国总统应邀通电话,然后是习近平访问云南,走进云南佤寨,听阿佤人民唱新歌,没有一条以武汉封城那件举世瞩目的重大事件标题的,在网上引发恶评。
   
   有人质疑,“有什么比武汉肺炎疫情更重要的事吗?请看人民日报。平民情怀,视百姓为蝼蚁;贵族气质,变人民为跪族”。这后面的对联有一个典故,不久前党媒有一篇文章,吹捧习近平既有平民情怀兼有贵族气质。
   
   还有网民写到:“全球主流媒体都非常关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做了大量报道,唯有中共党媒,故意淡化这一世界级疫情。这就是习近平、中共的‘治国理政’模式,P民的死活不是什么大事,上千万被封锁在疫区里不影响‘大局’”
   
   早上看到了这样安排的人民日报,下午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歌舞升平,习近平率领一班人,正春节团拜呢。习近平团拜会发表讲话,高谈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憧憬的小康社会即将变为现实,却没有向受难的武汉人发出一声慰问。“团拜会上,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大家亲切握手,互致问候,祝福新春,文艺工作者表演了精彩的节目”有人问,“全国都一片哀嚎,还好意思莺歌燕舞?”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评论:“中央地方歌舞升平。大家好像没事一般。若说中南海举办春节团拜会是礼俗,在习讲话中加几句武汉情况,并不破坏节日气氛,且还凸显关怀民生,但没有。当然他们会辩解,节日气氛也要有。此乃典型极权政权特征,上行下效,只要上面不发话,下面明知荒唐也要做。”
   
   这里提到的“中央地方歌舞升平”里的地方,指的就是武汉肺炎“大本营”发生的事情,就在21日,武汉肺炎肆虐实情再也遮不住的时候,在武汉,省委书记和省长出席了载歌载舞的团拜会,一个遭受新型肺炎侵袭,市民整日惶恐,引起世界不安的城市,高官们,还在按照惯性,兴高采烈吆三喝五地出席春节团拜晚会,酒宴招待,歌舞悦目,更有甚者,团拜演出的湖北省民族歌舞团一些演员为领导带病带伤为领导“完美演出”。报道称,“大家带着层层口罩,克服肺炎恐慌,男演员易汉章,长途奔波、感冒在身,候场时全身发冷,登台后火力全开;女演员们,克服感冒鼻塞、身体不适等多种困难,带病带伤完美演出。”在中国社交网络到处是咒骂的评论。武汉遭了大灾,武汉领导延迟公布灾情,闹得现在全世界都在着急,那边的头人们还有情趣歌舞升平,观赏节目,真是匪夷所思。联想到周四起,千万人被封锁着“只进不出”,武汉高官们的举止就更令人瞠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