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谢选骏文集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谢选骏: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为何发话后武汉肺炎确诊及死亡人数恐怖攀升》(2020年1月23日 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可能会爆发某种危险的疾病,武汉肺炎为什么特别可畏,因为它很神秘,当局一开始遮蔽事情的真相,结果疫情向全国向境外扩散,一直拖到快过春节的时候,习近平表态,确诊和死亡人数突然攀升,武汉被迫封城。武汉沦陷过程发生的怪现象,中国民间的愤怒和质疑也愈来愈重。

   
   十二月初就传出了疫情为什么按兵不动——武汉肺炎最早出现于2019年12月8日,12月31日起,网上流传一份武汉卫生机构头日“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文件,网络披露后,当局才出面证实,才开始向社会通报病例,并指正在查清是何种肺炎。当局动作缓慢,泰国,日本等中国境外先后爆出感染病例,可是全中国,除有前车之鉴的广东11日公布一疑似病例,只有武汉才有确诊病例。
   
   更严重的是,武汉公安局一月一日通过公众号“平安武汉”通报,“散步武汉肺炎谣言八人被依法处理”,指网民“转发不实信息”、“扰乱社会秩序”,籍此警告市民“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这一事件显示,当局不仅要管制新闻,还要封口,任何敢于与当局保持不同口径者都会像以往那样,遭到“依法处理”。一月14日,病例愈来愈多,国际社会疑虑重重,趁着香港专家前往武汉考察机会,香港多家电台电视台前往追访,港媒当日早上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采访疫情时却被公安带走扣查,并迫使记者删除医院内所拍内容,记者还被要求交出电话和摄影器材检查,刁难一小时后放行。
   
   一月17日,一位网名“树先生sss”的男性网民在微博发文,指他家三口均疑似感染不明肺炎,其父获金银潭医院隔离治疗,其母则被院方以无床位为由拒收,他质疑当局延误治疗,事件引起关注后,文章被删除,微博被封号。
   
   一些专家表态引起的疑问——如果说海外对武汉肺炎高度关注,世界卫生组织谨慎地等待中国报送更进一步详细的资料的话,中国媒体援引的一些专家评论也引起质疑。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本人21日确认染上武汉肺炎,正在接受治疗。他是一位国家医疗专家组的专家,曾于1月10日就新型冠状病毒对官媒表示,他认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这句为官方背书的话受到广泛的质疑。
   
   为什么只有武汉有病例,中国其他地方无一感染,对此疑问,北京大学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的解释是,他推测因为中国其他地区未检测此病毒。1月20日,中共最高当局表态了,王月丹对媒体解释,原来没有很好的检测方法,所以有些病例暂时没有确诊,现在检测方法改进了,可能近两天新增的病例骤增。非典疫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中国的检测方法还没有改进,习近平表态了,一夜之间检测方法骤然改进?这些都是民间很大的疑问。
   
   人传人什么时候开始——对于“人传人”,当局一开始就予以否认。但是一些海外专家早就指出,只要是冠状病毒,一开始就应该假定人传人。现在人传人被证明是事实,已报出14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当局始终不肯说,这些医护人员是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感染的?
   
   武汉不相信眼泪?武汉当局举止诡异——武汉当局不光有拖延疫情的嫌疑,而且就在疫情严重,透明度缺失,人心惶惶,国际关注之际,武汉当局上演了两幕令人诧异的大戏。
   
   一月19日,根据『楚天日报』报道,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有四万多个家庭参加,各户贡献13986道菜的“万家宴”,一月20日,武汉市自当日起向全市派送20万张“惠民旅游券”,让市民免费在大年初一至十五“畅游”黄鹤楼等30个武汉景区。
   
   武汉乃千万人大埠,人员流动大,且正值春运,中国亿万人大流动,武汉肺炎越来越被怀疑人传人可能性极大之际,作为疫情源头的武汉市在这个时刻举办此类活动,被人指市政府不止好大喜功,更要以此向外界显示习近平中央倡导的正能量,“武汉不相信眼泪”,如此形同提供了交叉传染的最佳场合。
   
   现在,习总书记表态了,武汉话风大转,被网民讥讽“领导不批示,疫情就不存在。”
   
   武汉这么大的事北京为何充耳不闻——从12月8号,到1月20号,北京当局反应的迟缓令人惊讶。其间通报的病例也很有限,死亡病例不超过三人,而在1月17日,伦敦帝国学院流行病医学专家弗格森根据数据推算,截至1月12日,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潜在总数为1723例,22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回应这只是一个理论最大数。21日,香港大学医学院透过数学模型推算,截至1月17日,武汉可能已有1300多宗病例,此数据与伦敦帝国学院推算相互印证,该院院长梁卓勋同时推算中国各省市可能已有300多宗武汉输出的个案。
   
   中国当局最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在四十天内,反应如此迟缓,究竟是因为武汉当局隐瞒不报,或者调查进度缓慢所致,还是北京当局有意迟报,担心影响维稳大局所致,这成为中国网民的又一大疑问。
   
   习近平为什么迟至二十日才表态——为什么武汉疫情,被外界普遍称之为中国肺炎,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官方公开描述,几近失控,引起全球忧虑之后,才惊动了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官媒新华社19日报道,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首次就武汉肺炎表态,要求中国各地政府必须做好防疫和控管工作,尽快查明病毒感染和传播原因,加强病例监测,特别在春节期间人员密集流动情况下,尤为重要。习近平还强调要“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习近平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情况下发表“指示”,无从得知,据报中国总理李克强随后也做出批示,要求做好防疫工作,防止疫情扩散蔓延。按照中共正常渠道,这么大的事情,习近平李克强应在第一时间知道,地方当局竟敢隐瞒?
   
   习近平一“指示”,“地动山摇”,中国官媒,武汉当局口风大变,病例骤然上升,令全球瞠目。在当年抵御萨斯建立功勋的中国首席传染病学专家钟南山“重新启用”,率领“国家高级别专家组”调研武汉疫情,并于当日返回北京。钟南山20日接受中国央视“新闻一加一”采访时表示,“现在可以说,肯定有人传人现象。”同日,网络爆出中华护理学会秘书长应岚的通报,指从当局疫情防控会议上得到的信息显示,疫情严重程度超过想象,中重症率14℅,致死率4℅,疫情与萨斯有相似之处,已明确会人传人,且已发生集聚性感染。这一消息还有待验证。
   
   数据跳涨了,17日之前,武汉64例,香港90例,境外3例子,中国其他省份零例。习近平一说话,一切都不平安无事了,连中央政法委都声嘶力竭地立军令状,周二周三之间,死亡人数先9人,继而增至17人,确诊病例猛增至500多例。中央政法委说谁瞒报就抓谁,谁隐瞒谁就是千古罪人,有网民怼,“你先抓拿抓人的人,判几个官员啊”。
   
   武汉当局看颜色行事,自吹“武汉是一座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类似的情况,我们不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坚信,有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有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和决策部署,有省委省政府的周密安排,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认真做好各项防控工作,就一定能够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
   
   非典的教训为什么被忘记?——武汉肺炎12月传出病例后,网络就不断发出当心萨斯重演的警告,呼吁中国政府前车可鉴,吸取教训。
   
   十七年前,中国广东率先爆发非典疫情,也称萨斯,中方在第一时间隐瞒,致使疫情扩大蔓延至全球。
   
   非典的教训出在哪里?就出在不愿意公布真相,中共当局死命维稳上面,好在那一次出了像蒋彦永医生那样的勇士,在通过正常渠道反应无效后,向世人公布了萨斯的真相。
   
   2003 4月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面对云集的媒体记者信誓旦旦:“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中国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他还进一步表示:“欢迎大家到中国来旅游,洽谈生意,我保证大家的安全,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301医院军医蒋彦永的第一反应是:“我觉得张文康提供的数字和真实情况差得太远。”四月4日,4月4日晚上,蒋彦永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写了下来,按照他从电视看到的邮箱地址,分别给中央四台和凤凰卫视。他信中最后一句话是:“我提供的材料全属实,我负一切的责任。”随后几天中国国内没有反应,但蒋彦永的信息被国外媒体获知,萨斯疫情严重传播的消息传遍了世界。4月17日,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强调,任何人不得隐瞒、谎报疫情。4月12日,卫生部长张文康及北京市委副书记孟学农被免职。因始终坚持要求为六四正名的蒋彦永医生一生坎坷,他以“用于揭露SARS疫症真相,从而拯救了不少生命”获得广泛的赞誉,
   
   知名文化人许知远网络写道:“17年前,我是个刚入行的记者,觉得SARS迫使中国重新思考自己的治理模式,还可以对New York Times 表达自己的感受。如今想来,上一场危机还有蒋彦永、钟南山这样的医生,柴静这样的记者,以及大批追踪媒体,如今似乎只有财新一家杂志在继续正常的报道。这个系统最成功之处,就是摧毁了正直的人、值得信赖的机构,以及一个社会自我叙事的能力。只剩下一个傲慢的权力以及一堆杂乱的信息与脆弱、孤独而愤怒的个体。”
   
   习近平当局或许不能直接对武汉肺炎发展到如此程度负直接责任,但是谁营造了这样一个社会政治环境,官员只想邀功升官,只想按照要求保证正能量,一切为维稳服务,遇到问题尽量压住,遇到舆论尽量捂死。今天,中国的社会环境还不如非典时期开放,媒体越来越不敢说话,维权律师一个个遭到打压,这一切又是谁的责任呢?
   
   武汉疫情还在发展,武汉市周四起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开武汉通道暂时关闭,以遏制疫情蔓延。一些民众希望,至少当局能够如实、及时向世界报告武汉肺炎传播的真实状况。
   
   谢选骏指出:十字架不是偶像,而是基督受难的象征;所以我看到十字架被人丢弃了都会小心收藏起来。十字架不是偶像,所以你可以不拜十字架,但是绝对不能拔除十字架——拔除了十字架就是宣告与上帝为敌了,那样还能得到上帝的恩惠吗?所以我相信,“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日本拔除了十字架,弘扬魔鬼的神道教,禽兽行为令人发指,所以尝到了原子弹轰炸。苏联和日本的核灾难,也都是敌视上帝福音的报应。中国大陆现在大力拔除十字架,导致广泛的社会堕落,不断突破人类底线的结果,就是瘟疫的流行——从猪瘟到人瘟,就是敌基督提供的反面教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