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鹰坠落是否斩首行动]
谢选骏文集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鹰坠落是否斩首行动

   谢选骏:黑鹰坠落是否斩首行动
   
   《美国空袭巴格达击毙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中东战事一触即发》(2020年1月03日 法广RFI 杨眉)报道:
   
   美国军队的无人战机周五凌晨对伊拉克巴格达的国际机场发动空袭,导致伊朗特种部队总指挥,在伊朗享有盛誉的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的死亡,苏莱曼尼当时正与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组织的几名高官一同准备离开机场,一架美国MQ-9“收割者”(Reaper)无人机向他们的车队发起了攻击。袭击共造成八人死亡。苏莱曼尼将军的被杀将美国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推向高潮。


    对伊朗政府来说,苏莱曼尼的死亡使伊朗遭受不可弥补的损失,苏莱曼尼是伊朗在海外军事行动的总指挥,多年来相继策划了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以及黎巴嫩等国的军事行动,美国的《纽约客》杂志早在2013年就披露说,有伊朗政府官员就曾经表示,在阿富汗等议题上,无论是通告伊朗总统,还是伊朗外长,最终的决策权还是在苏莱曼尼将军的手里。他在伊朗国内拥有极高的声誉。分析人士认为,苏莱曼尼的被杀对伊朗来说意味着美国公开向伊朗宣战,此举无疑将对美伊关系以及中东局势产生重大的冲击。
   
   我们首先来看一下美国政府发动上述攻击的背景,从远的来说,特朗普上台之后不久便兑现此前的承诺退出了伊朗核协定,再加上特朗普总统毫不掩饰的亲以色列立场导致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双边关系日趋紧张。事实上,双方在也门,叙利亚,以及伊拉克等国展开的间接战争早已打响,去年12月下旬一名美国承包商在伊拉克死亡后,导致两国关系急剧恶化。上周日美国军队轰炸了伊拉克两处与伊朗有关的目标,造成25人死亡,之后,美国军方宣布将对科威特以及伊拉克增派4000士兵。本周二,数千名示威者汇聚在美国驻伊拉克使馆,抗议美军的空袭,示威者一度闯入使馆外院,与发射催泪瓦斯的警卫发生冲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下令美国国防部发动了周五凌晨的空袭。
   
   不过,此次袭击并未实现获得美国国会的首肯,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本人除了在推特上上传了一张美国国旗的图片之外尚未作出任何评论。美国国务卿篷佩奥表示,伊拉克人正在街头欢欣鼓舞,欢庆苏莱曼尼将军的死亡。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吉姆·里奇(JIM RISCH)也表示,苏莱曼尼将军必须为数百位美国人的死亡负责。他的死亡是为因伊朗军火而战死伊拉克的美军士兵声张了正义。不过,来自美国民主党方面的反应则相对谨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则表示,美国的空袭可能会激发新一轮的暴力冲突,美国以及全世界必须避免一发而不可逆转的冲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也表示,特朗普总统此举是将炸弹扔入了中东的火药桶,美国必须首先保障美国军队以及美国驻外使馆的以及美国的同盟国的人员安全。
   
   今天在攻击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美国政府就呼吁其在伊拉克的侨民迅速撤回,法国政府也告诫其在伊朗的侨民避免参加伊朗的示威游行。
   
   各国对空袭事件的反应——苏莱曼尼将军的被杀引发伊朗,伊拉克以及周边国家的强烈反弹,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威胁说伊朗的敌人们必须明白伊朗的抵抗圣战将加倍的进行,并且宣布伊朗将举国上下将哀悼三天。
   
   伊朗总统卢哈尼也表示,苏莱曼尼烈士的牺牲只会使伊朗更加坚决地抵抗美国的扩张主义,捍卫伊斯兰价值。伊朗外长扎里夫则威胁说,美国必须承担由此而引发的所有责任。声称伊朗以及中东地区的自由的民族将为苏莱曼尼将军报仇。
   
   伊拉克总理曼哈迪也就此发表公告,强烈谴责美国侵犯伊拉克主权,将美军谋杀苏莱曼尼将军的行为看作是美国对伊拉克的侵犯。并且称赞苏莱曼尼将军是攻打伊斯兰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象征,美国的攻击点燃了一场在伊拉克,以及中东地区乃至全世界的毁灭性的战争。另外,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德尔也呼吁其领导的“迈赫迪”军随时做好保护伊拉克的准备。
   
   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也谴责美国的行为是懦夫的行为。与叙利亚临近的以色列今天凌晨宣布关闭了靠近叙利亚与黎巴嫩边界位于葛兰高地的一座滑雪站。
   
   在中东地区以外,欧盟国家与中国政府都呼吁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国呼吁涉及各方尤其是美国保持冷静克制,??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英国外交部也呼吁各方迅速降温,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部长呼吁避免军事冲突,并且声称法国外长今天将与冲突各方进行沟通。她说,欧洲在这场冲突的角色并不是站在谁的一边,而必须与各方对话。
   
   谢选骏指出:这是一次典型的“斩首行动”,类似于七八十年以前的二战期间,美国刺杀日本将军山本五十六。
   
   《黑鹰坠落细节:机头撞地 罹难者集中前3排》(海外网 2020-01-03)报道:
   
   1月2日上午,台湾一架黑鹰直升机迫降至新北市乌来山区,包含“参谋总长”沈一鸣在内的8人死亡,5人生还。据台湾军方相关人士介绍,飞机坠下时严重变形,研判可能是直升机机头直接撞地,且不幸罹难的8人都坐在前三排。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空军黑鹰直升机失事原因有待详查,但从有罹难者卡在机内的情况,研判可能是直升机机头直接撞地,撞击力道很强,直接撞在一个点上。但因还有人受伤,意味着直升机撞地前,可能速度不快,所以部分人士有机会生还。
   
     据介绍,该山区山势很险,而且常有大雾,从现场研判,之前有2架F-5E撞山,大概也在那一带;从现场残骸碎片以及人员伤亡情况来看,虽说撞击速度强,但飞机飞的速度不是很快,所以很集中,如果是速度快,残骸散布会很大片,甚至可能遍布好几公里范围。
   
   台湾军方相关人士表示,这起不幸意外,有待台湾防务部门专案小组进行调查,台军中会以一级事故、二级事故或三级事故来说明直升机意外。一般失事原因不外乎天气、机械、人为与这3种加在一起的复合因素,在未详尽调查前,很难论定,另根据台军惯例,所有黑鹰直升机都要停飞检修。
   
   台军方相关人士说,这起不幸事件还有人生还,说明撞击力道虽强,但可能还有树林等做缓冲,所以还有生还机会。据台军方官员介绍,该架直升机本来预计降落在苏澳的海军中正基地,直升机驾驶最后通话,表示天气良好,失事前,也没有任何呼救或呼叫。
   
   台湾气象部门也表示,2日平地宜兰、苏澳能见度约3公里,风力约3至4级,不至于影响飞行。飞航专家则分析失事原因,仍不排除与天气有关,例如晴空乱流、山谷低云都可能影响飞行员的判断,另外人员训练不足或违反人员派遣行政规范也可能引发事故。
   
   专家也提到,飞行员目视飞行,若对航道不熟悉(前方有高压电线、树梢等)均有可能受绊,若要立即爬升,因直升机搭载的人数多、高负载,且高度太高空气稀薄,爬升灵活性进一步受限,反应力恐不足,也容易酿成事故或意外。
   
   另据台湾“中央社”报道,直升机上不幸罹难的8人都坐在前三排的位置。据了解,失事的黑鹰直升机共有5排座位,正、副驾驶在最前排,第二排是机工长,沈一鸣、“政战局副局长”于亲文坐在第三排,后两排座位采背对背设计,而生还的“军闻社”记者陈映竹,就坐在底5排最右侧。
   
   失事的空军UH-60M黑鹰直升机,机号933,2018年7月20日交机,至今飞行时数是376小时,近三个月都没有重大故障纪录。正驾驶叶建仪,台空军官校毕业,UH-60的飞行时数是261小时,S-70C时数2214小时,总计2475小时。副驾驶刘镇富,台空军官校毕业,UH-60飞行时数为220小时。
   
   据海外网此前报道,台湾防务部门一架黑鹰直升机1月2日上午迫降在新北市乌来山区,机上13人中有5位获救,其他8位没有生命迹象,罹难者包括“参谋总长”沈一鸣。
   
   根据台防务部门公布,生还者有“作计室处长”刘孝堂、“后次室次长”黄佑民、“通次室次长”曹进平、“作计室”周欣颐、“军闻社”陈映竹5人。罹难者包括“参谋总长”沈一鸣、“侍从”黄圣航、“总士督长”韩正宏、“政战局副局长”于亲文、“情次室助次”洪鸿钧、正驾驶叶建仪、副驾驶刘镇富、机工长许鸿士8人。
   
   谢选骏指出:这可能是一次非典型的斩首行动,类似于四五十年前的林彪事件,运用飞行员自杀的方式或是“器械故障”、“天气原因”,完成对于乘客的暗杀。
(2020/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