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谢选骏文集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谢选骏: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遭情夫之子举报:胁迫离婚》(NTDTV 2020-01-17)报道:
   
   近日,中共政协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马利(女)被其情夫之子举报贪腐受贿及非法同居等。近年来,中共官员被情人或情人家属举报,已成为中共反腐的一大特色,更是导致贪官们落马的最致命手段之一。


   
   马利被举报的所有证据,来自周先生的举报材料和马利的微信记录。马利是原《人民日报社》副总编、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举报人周先生是马利情夫周某之子。周某是山东某市音乐协会主席。
   
   举报材料包括马利和周某的手机通讯,二人四处游玩的合照,以及马利出席与习近平、林郑月娥同一场合的多张照片。举报人称,马利家住万寿路甲15号院6区,之前和周永康同一个小区。公开报导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5号院7区是中共省部级以上官员的居住区,由武警站岗,中共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就是其中一户。
   
   举报信中说,马利与其父原是战友关系,她教唆其父与妻子离婚。马利还把周先生从上海叫到北京吃饭,承诺只要其父离婚,父子都可以去北京,并安排工作。其母还受到威胁,由于担心马利对儿子不利,于2018年3月离婚了。举报信截图,显示王小马是马利的一个微信号昵称。周先生披露,其父母离婚前二年,其父频繁与马利见面,去杭州、天津、四川,随着马利开会地点变动。离婚前一年,其父每星期都要在北京住上两三天,再坐高铁回来。
   
   周先生向记者披露,“一个部级干部,住在国家级别最高的万寿路15号院6区,在我父母婚姻关系尚存的情况下,对我父亲进行教唆,并于2018年1月份借着我父亲在北京之际,叫我去北京与她见面。”周先生说,“当时她对我进行威逼利诱,让我协助我父亲与我母亲进行离婚。”马利与周某的手机通讯记录。马利昵称王小马,在微信中教唆周某离婚,签离婚协议。
   
   此后,周先生的父亲一直在北京,爷爷去世都没有回家。周先生说,他父亲还以互联网基金会编辑的身份,和马利一起去南极行,参加南极论坛。马利被指安排周某到互联网发展基金会挂职,此机构与《人民日报》关系密切。左图为周某在《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右图为周某以该基金会编辑的身份参加北极论坛。周先生举报马利以权谋私,把互联网基金会当做自己家,包括让其父在互联网基金会、深圳奥萨医药等多个公司挂职、领取工资。
   
   周先生提供的马利与周某的手机通讯记录。截图显示王小马是马利的一个微信号昵称。马利被指安排周某挂职,让其领取工资。周先生说,但马利和周先生的父亲二人并没有结婚。“因为她还在位,是一个副部级干部,能接触中南海,怕影响政治前途。也害怕先夫家里不同意,先夫是作家雷抒雁(2013年去世)。”
   
   举报信说,马利生活作风奢华,花费与收入不成正比。她出入豪华会所,有视频为证。家中礼品更是数不胜数,几万元一盒的冬虫夏草、燕窝之类,论箱来算。还有各种卡券。“马利出入高级会所,一顿饭20几万,这跟她的收入不符,她一个月的工资才2万多。”周先生说,“官僚主义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去吃饭,从进门到脱外套,她的秘书就像古代的丫环一样,全程服侍。年龄很大的司机会起身站起来,伺候她吃饭。去内蒙开会,一桌人吃饭有人专门搭个舞台给他们演戏。”马利让公司给她购买豪车沃尔沃s90。其父和马利的司机去试车,车的费用清单说明上写着,“车价费、车辆保险由一家公司的徐总付款办理。所有原始发票交给徐XX等人,行驶证交给周某。”“S90是徐总为马利购入。听父亲说,马利接受别人送卡,定期给她送50万的卡,还给过200万的卡。”周先生认为,一个人品这么有问题的人怎么能干好工作呢?
   
   周先生质疑马利操纵公司来牟利,隐藏其非法收入和非法行为。马利以人民日报社名义参加中共“建国”70年活动,并从事人民网旗下人民慕课干部培训活动。2015年12月,马利辞去人民网董事长等在公司所任的一切职务。此前,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副总裁、副总编辑都被抓。而马利却被委以互联网工作的重要职务,并仍以人民日报社的名义出席活动。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同年8月3日在北京正式挂牌,是国内第一家互联网领域的公募基金会,马利任理事长。该基金会向海内外募集资金,用于“网络建设”,原始基金达1.9亿人民币。名为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所属的社会组织,但承担了很多政治工作。该互联网基金会工作内容包括“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和社会稳定”,“提升中国互联网国际话语权”、建立“多边”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等。并对包括清华大学、四川大学等多所高校进行“网络安全项目”的资助和培训,仅成立三年“网安专项基金共支出0.84亿元”。
   
   周先生告诉记者,马利负责国家很多互联网项目,如西北、大凉山“网络扶贫”,还有香港外交等。其职位敏感,是香港互联网对公的脸面人物。马利是香港互联网对公的脸面人物,多次与特首林郑月娥合影。周先生提供的相关照片显示,自2016年香港首届互联网经济峰会起,马利主持的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多次支持在香港举办峰会,并参加香港国际创客节。马利多次与林郑月娥见面。就在今年1月5日,马利还出席大湾区首届“数据互联互通与安全发展”高峰论坛。
   
   中共推大湾区倍受质疑,该项目被指是为了将港澳内地化。周先生因此质疑,马利多次处理互联网与香港互动问题,香港事件的爆发,很有可能她也是一份子。周先生表示,在举证过程中,受到马利秘书海阳阳的威胁;某互联网科技公司也对他威逼利诱;他还接到来自厦门某公司的电话。
   
   引发这次举报的导火索是马利过河拆桥,不兑现承诺,挑拨周某父子关系,双方关系日益紧张。他说,他因经商,去北京找父亲帮忙。双方发生争执,他抢了父亲的手机,并通过找回密码的方式查看了其微信记录,发现不少马利贪腐的证据。几个小时后,周某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被封。在微信号被封之前,突然收到一个来自广州的署名“小飞侠”的微信说,“领导好!要封谁的号?我现在跟市局局长秘书在一起。”周先生说,都是马利找人操纵的,瞬间就把号封了。10086(中国移动)把手机卡修改服务密码,号注销。此前先查询了通话详单,“查看我用手机给谁打了电话。”
   
   马利硬气的着力点在于对媒体的掌控,人民网人民视频总经理陈星星是她的前秘书,现秘书海阳阳是总参二部出身。她出身官宦,与楼部长、邱部长等来往密切,她的前前任秘书是中央的大秘书。与马利的关系非常密切的上司、所谓的大哥,就是中国网监的老一,说封网就封网。周先生还披露,马利与多家互联网公司关系密切。“他们找人诱使我要多少钱解决举报这个问题,但是律师告诉我,这可能会被构陷敲诈勒索罪。他们开价50万、100万、200万,让我去杭州签保密协议。又说‘让一个人消失很简单’。”他说,“马利也直接打电话威胁,还说没有见过我,说我是胡说。我们还有合影。”周先生表示,自己已经写下遗书,“世间任何事情当有公道,我所求即是公道。”
   
   针对周先生的举报内容,记者日前发邮件并致电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对外电话(010-59997600),电话语音提示可人工查号。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只负责呈递消息,其它的一概不清楚。她会把电话和信息呈递上去,何时回复不知。记者发邮件给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求证相关细节,截稿时也没得到任何回应。根据举报材料信息,记者多次给马利秘书海阳阳打电话和发短信,对方没有接听和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马利生于1954年,安徽滁县人。1970年起服役5年,1996年到人民日报社工作,先后任主任编辑、国内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等职,2006年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中共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5年8月至今任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谢选骏指出:人民日报是党的喉舌,自然也就是党府机构之一。而由上述报道可知,党府就是荡妇——在党府领导之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变成了荡妇团队的一员。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领导力所及,自然一举囊括了港府里的荡妇。
(2020/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