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谢选骏文集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谢选骏: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遭情夫之子举报:胁迫离婚》(NTDTV 2020-01-17)报道:
   
   近日,中共政协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马利(女)被其情夫之子举报贪腐受贿及非法同居等。近年来,中共官员被情人或情人家属举报,已成为中共反腐的一大特色,更是导致贪官们落马的最致命手段之一。


   
   马利被举报的所有证据,来自周先生的举报材料和马利的微信记录。马利是原《人民日报社》副总编、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举报人周先生是马利情夫周某之子。周某是山东某市音乐协会主席。
   
   举报材料包括马利和周某的手机通讯,二人四处游玩的合照,以及马利出席与习近平、林郑月娥同一场合的多张照片。举报人称,马利家住万寿路甲15号院6区,之前和周永康同一个小区。公开报导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5号院7区是中共省部级以上官员的居住区,由武警站岗,中共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就是其中一户。
   
   举报信中说,马利与其父原是战友关系,她教唆其父与妻子离婚。马利还把周先生从上海叫到北京吃饭,承诺只要其父离婚,父子都可以去北京,并安排工作。其母还受到威胁,由于担心马利对儿子不利,于2018年3月离婚了。举报信截图,显示王小马是马利的一个微信号昵称。周先生披露,其父母离婚前二年,其父频繁与马利见面,去杭州、天津、四川,随着马利开会地点变动。离婚前一年,其父每星期都要在北京住上两三天,再坐高铁回来。
   
   周先生向记者披露,“一个部级干部,住在国家级别最高的万寿路15号院6区,在我父母婚姻关系尚存的情况下,对我父亲进行教唆,并于2018年1月份借着我父亲在北京之际,叫我去北京与她见面。”周先生说,“当时她对我进行威逼利诱,让我协助我父亲与我母亲进行离婚。”马利与周某的手机通讯记录。马利昵称王小马,在微信中教唆周某离婚,签离婚协议。
   
   此后,周先生的父亲一直在北京,爷爷去世都没有回家。周先生说,他父亲还以互联网基金会编辑的身份,和马利一起去南极行,参加南极论坛。马利被指安排周某到互联网发展基金会挂职,此机构与《人民日报》关系密切。左图为周某在《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右图为周某以该基金会编辑的身份参加北极论坛。周先生举报马利以权谋私,把互联网基金会当做自己家,包括让其父在互联网基金会、深圳奥萨医药等多个公司挂职、领取工资。
   
   周先生提供的马利与周某的手机通讯记录。截图显示王小马是马利的一个微信号昵称。马利被指安排周某挂职,让其领取工资。周先生说,但马利和周先生的父亲二人并没有结婚。“因为她还在位,是一个副部级干部,能接触中南海,怕影响政治前途。也害怕先夫家里不同意,先夫是作家雷抒雁(2013年去世)。”
   
   举报信说,马利生活作风奢华,花费与收入不成正比。她出入豪华会所,有视频为证。家中礼品更是数不胜数,几万元一盒的冬虫夏草、燕窝之类,论箱来算。还有各种卡券。“马利出入高级会所,一顿饭20几万,这跟她的收入不符,她一个月的工资才2万多。”周先生说,“官僚主义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去吃饭,从进门到脱外套,她的秘书就像古代的丫环一样,全程服侍。年龄很大的司机会起身站起来,伺候她吃饭。去内蒙开会,一桌人吃饭有人专门搭个舞台给他们演戏。”马利让公司给她购买豪车沃尔沃s90。其父和马利的司机去试车,车的费用清单说明上写着,“车价费、车辆保险由一家公司的徐总付款办理。所有原始发票交给徐XX等人,行驶证交给周某。”“S90是徐总为马利购入。听父亲说,马利接受别人送卡,定期给她送50万的卡,还给过200万的卡。”周先生认为,一个人品这么有问题的人怎么能干好工作呢?
   
   周先生质疑马利操纵公司来牟利,隐藏其非法收入和非法行为。马利以人民日报社名义参加中共“建国”70年活动,并从事人民网旗下人民慕课干部培训活动。2015年12月,马利辞去人民网董事长等在公司所任的一切职务。此前,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副总裁、副总编辑都被抓。而马利却被委以互联网工作的重要职务,并仍以人民日报社的名义出席活动。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同年8月3日在北京正式挂牌,是国内第一家互联网领域的公募基金会,马利任理事长。该基金会向海内外募集资金,用于“网络建设”,原始基金达1.9亿人民币。名为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所属的社会组织,但承担了很多政治工作。该互联网基金会工作内容包括“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和社会稳定”,“提升中国互联网国际话语权”、建立“多边”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等。并对包括清华大学、四川大学等多所高校进行“网络安全项目”的资助和培训,仅成立三年“网安专项基金共支出0.84亿元”。
   
   周先生告诉记者,马利负责国家很多互联网项目,如西北、大凉山“网络扶贫”,还有香港外交等。其职位敏感,是香港互联网对公的脸面人物。马利是香港互联网对公的脸面人物,多次与特首林郑月娥合影。周先生提供的相关照片显示,自2016年香港首届互联网经济峰会起,马利主持的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多次支持在香港举办峰会,并参加香港国际创客节。马利多次与林郑月娥见面。就在今年1月5日,马利还出席大湾区首届“数据互联互通与安全发展”高峰论坛。
   
   中共推大湾区倍受质疑,该项目被指是为了将港澳内地化。周先生因此质疑,马利多次处理互联网与香港互动问题,香港事件的爆发,很有可能她也是一份子。周先生表示,在举证过程中,受到马利秘书海阳阳的威胁;某互联网科技公司也对他威逼利诱;他还接到来自厦门某公司的电话。
   
   引发这次举报的导火索是马利过河拆桥,不兑现承诺,挑拨周某父子关系,双方关系日益紧张。他说,他因经商,去北京找父亲帮忙。双方发生争执,他抢了父亲的手机,并通过找回密码的方式查看了其微信记录,发现不少马利贪腐的证据。几个小时后,周某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被封。在微信号被封之前,突然收到一个来自广州的署名“小飞侠”的微信说,“领导好!要封谁的号?我现在跟市局局长秘书在一起。”周先生说,都是马利找人操纵的,瞬间就把号封了。10086(中国移动)把手机卡修改服务密码,号注销。此前先查询了通话详单,“查看我用手机给谁打了电话。”
   
   马利硬气的着力点在于对媒体的掌控,人民网人民视频总经理陈星星是她的前秘书,现秘书海阳阳是总参二部出身。她出身官宦,与楼部长、邱部长等来往密切,她的前前任秘书是中央的大秘书。与马利的关系非常密切的上司、所谓的大哥,就是中国网监的老一,说封网就封网。周先生还披露,马利与多家互联网公司关系密切。“他们找人诱使我要多少钱解决举报这个问题,但是律师告诉我,这可能会被构陷敲诈勒索罪。他们开价50万、100万、200万,让我去杭州签保密协议。又说‘让一个人消失很简单’。”他说,“马利也直接打电话威胁,还说没有见过我,说我是胡说。我们还有合影。”周先生表示,自己已经写下遗书,“世间任何事情当有公道,我所求即是公道。”
   
   针对周先生的举报内容,记者日前发邮件并致电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对外电话(010-59997600),电话语音提示可人工查号。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只负责呈递消息,其它的一概不清楚。她会把电话和信息呈递上去,何时回复不知。记者发邮件给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求证相关细节,截稿时也没得到任何回应。根据举报材料信息,记者多次给马利秘书海阳阳打电话和发短信,对方没有接听和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马利生于1954年,安徽滁县人。1970年起服役5年,1996年到人民日报社工作,先后任主任编辑、国内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等职,2006年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中共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5年8月至今任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谢选骏指出:人民日报是党的喉舌,自然也就是党府机构之一。而由上述报道可知,党府就是荡妇——在党府领导之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变成了荡妇团队的一员。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领导力所及,自然一举囊括了港府里的荡妇。
(2020/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