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谢选骏文集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谢选骏: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2019年12月13日 博讯来稿)报道:
   
   孟泳新按语:刚刚看到了刊登在独立笔会网上的陈奎德宋永毅合作文章,发现问题多多,如鲠在喉,不吐不快,随写此文。我写的内容以【……】的方式表述。其他的则为原文。

   
   陈奎德、宋永毅:“党天下”的血腥奠基礼——土改——《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观察
   九月 26, 2019
   
   2019-09-25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宋永毅教授,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土改国际研讨会组织者
   
   一、“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概况及其意义
   
   1)会议概况
   各场演讲与讨论:
   开幕演说: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中国共产主义的历史罪恶和现状”
   (1)国际和比较视野下的土地改革
   (2)从土地革命到土地改革
   (3)暴力土改的理论和实践;
   (4)土改面面观:社会?民族?知识分子
   (5)后果:走向更多的镇压、杀戮和破坏
   (6)“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的历史和现实意义”——自由发言和讨论
   
   会议的组织者是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两位新任理事:洛杉矶加州州立大学的宋永毅教授和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出席会议发表论文和演讲的北美学者有吴国光、程映红、郭建、丁抒、谭松、胡平、陈奎德、余杰、李江琳、丁一夫、谢寳瑜、文贯中、裴毅然、丁凯文、滕春晖等人。还有来自港澳的学者郝志东、程惕洁、安劭凡、金钟等人。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除了有郑也夫、智效民、徐星等人,还有发表书面论文的姚监复、徐立志、王海光、叶曙明、刘志、潘学芳等人。来自台湾的学者有周茂春和廖彦豪;还有来自日本的日吉秀松教授。这一会议集海内外知名学者,可谓规模宏大、阵容坚强。【规模宏大不假,阵容坚强未必。意见是否一致?!我明确地向大家指出,在二零一三年九月我完成了内容含有“否定镇压反革命运动”的稿子,寄给了陈奎德请求能在纵览中国网站上发表,却又一次遭到陈奎德的无端封杀。就这么一个“人”,而今和夏明一起出面,主持与组织这场有关中国土改与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的研讨会,鬼才相信,这样的研讨会能获得对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有真正积极的意义来?!这是一,请阅读孟泳新的文章《余英时近现代史观与世界主流正好是双峰对峙的》(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1日首发 ) 】
   
   2)何以召开此会?历史和现实意义何在?
   
   时过境迁七十年,是否还值得这么多学者对土改进行重审和辨析?换句话说,七十年后的今天再来重新研究和否定毛泽东的土地改革运动,还有什么特别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当今的中共千方百计地想让整个民族遗忘历史的教训,以便延续其独裁和极权主义。在中共大肆吹嘘他们建政七十周年的伟大成果之际,这一探讨和揭露中共建政后第一场政治运动的国际研讨会更有它特殊的意义。【时过七十年是真,境迁不实。为什么时过七十年后才想起要研究中共建政后这场历史事实?难道八九后的三十年今天才刚刚开始注意起这样的事件吗?土改与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究竟是怎么样的两件事、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与区别、在历史事件的价值评判上它们又有怎么样区别性的本质意义?!在此我要向大家公开这样的真实事实,06.09.13,孟泳新寄给陈奎德的Email。
   
   陈奎德,你好!
   今又将我新完稿的《以人为本还是以人的尊严为本》四评下之四、之五、之六共三篇 寄给你,望能于 你刊上刊出为念。
   因为我早己决定了,将你舅舅的殉难〔中共镇压民社党〕列为证明毛泽东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AAA级的证据,并应用了你为你舅舅说的一段话。我想,这也是你作外甥的一大心愿吧!尽管上次 寄给你的之四之五未能在你刊上刊出,由于这个缘故,首发之四、之五、之六的机会还得属于你刊。当然,能否如我之愿刊出,那是你的权力了。
   谢谢!
   孟泳新
   
   需要说明的几句话:1) 稿子寄给陈奎德后几个月不见刊出,我便将稿中四评下之六中一长段,改写为《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30日来稿)一文。二零一三年我将新完成的文章寄给了陈奎德主编,请求发表,结果再次遭到无端封杀。注:我一开始就向陈奎德声明,我不要稿费。2)我在六年前所写的《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尽管六年多过去了,但此论文的质量和论文中提出的观点至今还是保持中文世界内的数项第一,当然我总是希望,有人能超过它;最重要的是此论文提出的许多观点能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各派力量所接纳与采用。比如说,对于运动的名称,应该改变目前广泛采用的由中共命名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改用我提出的“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因为这样可将该事件的本质完全地真正地表达出来了,使得毛泽东共产党罪责难逃。另外就是论证上的法律原理、法律逻辑的严密性,这是二。3)六年多时间过去了,人的思想是不断变化的。我一直期待着陈奎德先生,现在对“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能有一个新的认识。当我读完你们这篇文章后,完全大失所望。陈奎德决心坚持其六年前的那个立场,还是用从余英时那里批来的鱼目混珠,撞头磕脑的理论以左右中国的民主运动。对此事陈奎德必须给个说法。】
   在海内外,人们对“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已经有了一些重要的揭示和反思;真相逐步澄明,实质逐渐披露。然而,中共建政之初,仍是一大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那里的状况,仍是浓雾弥漫,鬼影瘇瘇,至今还有人为其辩护。因此,洞穿真相的阳光,需要一步步倒溯照射上去,贯通那幽暗深邃的隧道。
   
   二、中共土改的基本特征及其政治经济后果
   
   中国共产党的土地改革是:
   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财产重新分配
   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人群政治身份划分
   土改创造了中共政治运动的“原型”和不断重复的“情结”
   土地改革作为中共所有政治运动“原型”的一些特征和要素:
   1. 阶级划分的运动理论基础;
   2. 法外杀人的群众暴力形式 (何以毛要强调暴力土改?);
   3. 劫掠私产的国家财政机制。
   土改镇反两大运动与韩战在内外两方面奠立了中共的基本统治框架。
   
   土改是中共建构“党天下”的奠基礼。
   
   毛的土改、镇反、韩战三管齐下,形成了某种定于一尊的肃杀气氛,奠定了中共极权统治的基础。它们以蔑视法治、侵犯人权(财产权与生命权)为特征,是典型的反宪政运动。
   
   土改镇反何以可能?
   
   这种明显反人道的运动,明显反法治的暴虐运动何以可能?它的可行性的前提何在?
   极权主义的研究者汉娜. 阿伦特(Hannah Arendt) 认为:“能够使大众政治化的,不是政党而是运动”。
   
   毛泽东深谙此道。他在窃取神器后,其统治方式有一个重要特色,就是以“运动”来巩固政权,建立大众效忠机制。中共建政的最初的“两大运动” 1) 土改 2) 镇反, 就预示了其后统治的基本特征。
   
   以政权支持的暴力为背景,以意识形态的全国性强行灌输为前奏,以韩战的战时气氛为恐怖威慑,中国士绅阶级—地主富农被彻底妖魔化。
   
   暴力土改作为国家政策,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土改的目的是给所有农村人口划分阶级地位,除了意识形态的要求外,主要是为了分而治之,便于统治。其基本目标是,打倒地主富农,让贫雇农翻身。中共派工作队进入农村,组织农民去斗争地主,消灭地主。
   此外,通过镇反,残酷消灭了原政府的社会管理人才。
   
   中国乡村从此失去了乡绅自治这一文明社会的基础,沦入了中共一杆子插到底的痞子式野蛮统治。
   
   三、土改比较研究
   1)中共土改与台湾土改
   2)中共土改与日本、越南、北韩土改
   3)中共汉区土改与少数民族地区土改【用与某某国家地区比较来研究中国大陆土改,这种研究方法在目前只能起到,帮助中共逃脱历史对其罪行的清算。因为在这样比较研究中必是明显地放弃了历史对中共罪行的揭露。这是三。】
   
   四、土改镇反的政治经济文化后果
   土改镇反这两大运动,一个着眼于农村的土地和财产制度以及政治身份划分,一个着眼于对原政权人员以及政敌的政策,毛以国家暴力为后盾,以韩战战时气氛为震慑,建立了一个新的非平等公民组成,而是国家划定的敌我界限式的阶级划分的社会结构,而这一划定以1949年为界构成社会等级结构,凝固下来。
   简言之,这三场运动,是中共确立起“党天下”统治的内政奠基礼。
   
   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运动将地主的土地没收,从政治和经济上彻底打倒了中国农村精英阶层,从而达到控制农村政权的目的。
   从1953年开始,中共开始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制,强制实施农产品统购统销政策和农业合作化运动,再次剥夺了农民的土地。土地改革彻底消灭了中国自秦汉以来作为地方政治精英的乡绅阶层,改变了两千多年来“皇权不下县”的局面,国家政权的动员力从此深入村镇基层。
   学者估计土地改革造成超过百万人死亡,导致农村精英阶层的消亡。受害者中很多是掌握知识和了解经济规律,但不事生产,以地租为生的地主。
   
   土改方式
   
   1. 划分农村阶级成分
   2 暴力行为(暴力惨象,为何?)
   4 土地改革之后的土地集体所有制
   土改中死亡人数达四百多万
   
   关于土改期间中国地主非正常死亡人数的算法是:1950年土改前地主实际人数(21,880,000人) – 1954年土改结束后地主人数(15,669,160人) – 4年自然死亡人数(实际人口 X 四年自然死亡率 = 1,050,240人) = 差额4,705,996人。
   从土改到合作化,这些国家经历的,实际上是从身份自由的个体农民沦为国家农奴制的过程。
   
   两大运动之后,一个建立在恐惧之上的庞大“党国”体系,从此确立。士绅阶级与中产阶级悉数被灭,土地由此路径而渐归“国有”。从此,中共,成为一个奥威尔所描绘的《1984年》式的“老大哥”党。中国,成为《1984年》式的“新世界」”。正是由此起步,中国开始了“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的血腥征途。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悲剧,至此连绵不绝,接踵而至。而在之后的每一场大悲剧中,似曾相识,人们都不难发现它们与这两大运动的血缘关系,不难发现它们之间共同的模式,共同的氛围,甚至,共同的语言······。
   
   毋庸置疑,这个邪恶帝国,储安平石破天惊一语道破的“党天下”,正是在两大运动的阴影笼罩下,举行了它的奠基礼。那上千万的亡魂,期待着我们为他们拨开历史迷雾,讨还沉冤已70年的正义。【这里有违历史事实的严重错误,在中国大地上出现“党国”体系的历史是由孙中山联苏容共以及陈独秀建立共产党起开始,重要的要素是从此在中国史无前例地实行了民主集中制。北伐战争后全国实行了国民党的“党国”体系,而在共产党的势力范围内实行了共产党的“党国”体系,1949年后中国大陆实行了共产党的“党国”体系。并不是由土改镇反而开始实行的。说到“党天下”,储安平的论断没有错,实质上就是共产党的“党国”体系,它关键在于全国实行民主集中制度;余英时陈奎德们从来不批民主集中制,因为他们自己在中国民主运动范围内推行的就是民主集中制。那么为什么现在又出现“党天下”论述呢?我在这里向大家挑明,这是余英时瞒神唬鬼的伎俩。余英时希望把所有的力量再次引导到对孔孟儒家的批判上,转移中国民主运动视野,极大的浪费民运有限的财力和宝贵的时间。博讯焦点上发表的顾为群的文章,标题就表现出余英时善用的伎俩,《马列主义和儒教专制文化影响民主转型》(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09日首发 )。其结果是孔孟儒家没批倒,反而放生了马列,这是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