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晓凤凰
[主页]->[人生感怀]->[晓凤凰]->[简说郭瘟贵的诈骗生涯]
晓凤凰
·依稀的从前
·回忆沙漠行
·简说郭瘟贵的诈骗生涯
·终止引渡协议的信
·从美国新冠误诊看万众一心的全民抗疫
·文贵诈骗系列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说郭瘟贵的诈骗生涯

   郭瘟贵在美国,搞基金会三年,每天钱不离口,却从来未曾公开过账目。还有郭瘟贵的法制基金运作了一年多,郭瘟贵所组织的蚂蚁团队将这个法制基金吹上了天,却让人产生了不少疑问,比如:法制基金花钱参与过什么正经案子?曾经收到的400万都到哪里去了?开出过一张退税发票吗?班农还是主席吗?最近怎么又冒出了一个班农又搞了一个法制基金的新消息。去年11月20日,众人认捐的1500万是在演戏吗?郭瘟贵曾经的为法制基金的9800万捐款支票能够兑现吗?郭瘟贵法制基金从诞生到如今所暴露的消息:郭瘟贵首投一亿美元变票据质押,质押即不能使用,而且随时都可以挂失。40亿美元的意向捐款无从考证,等同一句空话。募捐会成功募集的1500万美元,变成12万,并承认弄虚作假。退税凭证子虚乌有,不存在。纵使募集到400万,目前没有一分钱用于推动中国民主人权,用途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还有郭瘟贵在不同的场所都信口雌黄,到处造谣,到处吹牛。比如,他曾和FBI开过几百次会议,在法庭上陈述却和FBI没有任何关系。郭瘟贵把所谓的川普短信“川普腾出手集中精力对付中共”等信息发到所谓的“常委群”。郭瘟贵曾发誓计划:2020年1月22日,将天安门城楼的画像更换掉。还有美国总统川普经常发短信给郭瘟贵。特别是在中国农历春节来临之际,郭瘟贵又向他的蚂蚁团队作视频宣传“不捐款也能赚大钱”,但是前提有两个条件:1:提供汇款票据,银行账号等个人信息给郭瘟贵。2:去美国的中国银行分行捐款,被银行拒绝,那么就起诉银行,从而获得收益。那么有一个问题,万一捐款成功了呢?说到底,这无非又是郭瘟贵骗人骗钱的又一个把戏而已。
   2020年年初,郭瘟贵为了刷取存在感,又再一次哗众取宠的自称是中共的头号敌人,并且无耻到没有底线的胡诌大陆最高领导人亲笔写信要遣返他这个下三滥的骗子。而且他与所谓的一些海外民运伪类一唱一和的对掐演戏以吸引网友们的视线。而且最近,洋骗子班农还宣布:法制基金,法制公会于2020年1月22日召开年度大会。按照公布的章程,法制基金,法制公会为会员制组织,会员为终身制,需要每年召开大会。年度大会的通知至少天10天书面发出,会员大会将会选举新一届的董事,以及审议重大事项。邪恶与金钱,让两个骗子再次手挽手一起登台演出。有网友旅居加拿大的独立媒体人“黄河边”发推文说:班农这个拿了郭瘟贵100万站台费的洋骗子将会在1月22日被众人目睹人格破产。
   至于郭瘟贵与他手下的蚂蚁团队的关系也颇为微妙,一旦郭瘟贵与他蚂蚁团队里并肩战斗的蚂蚁战友翻脸,基本套路大概有以下几招:1、给对方起绰号,比如,火鸡龚,鸡腿潘;2、借助网络视频等媒体,指责对方曾向自己贷款借钱报销,以及想自己骗吃骗喝;3、公开双方的私信,私下谈话内容,以及对方的个人秘密信息;4、公开给对方定性为特务、内奸、帮贼、和异己分子等身份;5、公布对方攻击辱骂举报他人的信息;6、将对方告上法庭,让对方声败名裂,即使求饶也不放过。
   目前,郭瘟贵以诈骗为目的,故伎重演的在美国搞法制基金等名目进行诈骗活动,以及不择手段的炒作自己,以刷取存在感,因为也惹上了一身官司。2020年1月13日,马克.兰扎达(Marc Randazza)律师将在内华达州联邦法庭对与郭瘟贵的滥诉提出指控。马克律师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律师组3成员,他曾是新闻记者后改行当律师。马克律师又是内华达州反滥诉法《Anti-Slap》de 起草者。该法案是三年前立法成立,至今没有一例滥诉的案子受审。郭瘟贵滥诉案将会成为内华达州第一次。


   
   综合上述而言:郭瘟贵所搞的一切,归根到底就是为了骗钱,为了他自己谋私利。
(2020/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