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0)]
平宽译室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5) -- 迷人的女皇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6) -- 宋家内争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7) -- 宋子文孔祥熙此消彼长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8) -- 理财天才宋子文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9) -- 孔祥熙上位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90) -- 宋家经济王国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1) -- 宋藹齡的生財之道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2) -- 孔家的橫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3) -- 宋子文出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4) -- 孔氏夫婦歐美之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5) -- 鴉片財源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6) -- 毒王杜月笙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7) -- 另一毒王蔣介石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8) -- 「血債血償」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199) -- 汪精衛投日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0) -- 新四軍事件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1) -- 一分抗日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2) -- 重慶大轟炸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3) -- 宋家姊妹聯合行動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4) -- 抗戰期間的走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5) -- 白宮經濟顧問訪華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6) -- 謀求美國軍援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7) -- 中國國防物資供應公司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8) -- 國際局勢波瀾起伏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09) -- 蔣介石的抗日盤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0) -- 靄齡﹑慶齡逃出香港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1) -- 蔣與英國的矛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2) -- 史迪威將軍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3) -- 「醋精祖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4) -- 美國援華抗日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5) -- 印度之旅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6) -- 印度之旅的收穫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7) 史迪威到任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8) -- 史迪威第一個挑戰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9) -- 緬甸問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0) -- 史迪威攤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1) -- 「老闆」史迪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2) -- 緬甸失守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3) -- 史迪威率隊離緬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4) -- 史迪威脫離險境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5) -- 史迪威評蔣介石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6) -- 史﹑蔣各有考慮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7) -- 援華物資的問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8) -- 蔣﹑史激烈衝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9) -- 宋子文從中作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0) -- 蘭姆伽訓練營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1) -- 華府力撐史迪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2) -- 威爾基訪問重慶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3) -- 威爾基的訪問安排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4) -- 威爾基對蔣印象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5) -- 與威爾基失蹤之謎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6) -- 訪問美國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37) -- 醫院中的外交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38) -- 代號「白雪公主」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39) -- 健康狀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40) -- 會見羅斯福總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1) -- 在美國國會演講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2) -- 取消排華法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3) -- 光環逐漸消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4) -- 高高在上的蔣夫人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5) -- 投訴湧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6) -- 紐約行程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7) -- 麥迪遜廣場盛會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8) -- 瘋魔美國男人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49) -- 政治野心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0) -- 訪美尾聲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1) -- 「滿載而歸」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2) -- 河南大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3) -- 《中國之命運》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4) -- 對頭人丘吉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5) -- 史迪威與陳納德之爭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6) -- 史迪威的敗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7) -- 昆明景象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8) -- 陳納德的軍妓院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9) -- 蔣介石接受美國勳章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0) -- 蔣夫人的「行李」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1) -- 中美合作情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2) -- 林世良案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3) -- 宋家的內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4) -- 與史迪威密談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5) -- 宋氏姐妹力保史迪威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6) -- 宋子文的敗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7) -- 開羅會議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8) --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69) -- 會見馬歇爾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 (270) -- 開羅會議的成就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1) -- 緬甸計劃的改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2) -- 蔣介石得其所哉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3) -- 中美金錢糾紛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4) -- 家族腐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5) -- 幹掉蔣介石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6) -- 日軍南侵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7) -- 國軍潰敗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8) -- 三個毀滅性的問題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79) -- 華萊士訪華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80) -- 史迪威臨危受命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81) -- 英國與緬甸行動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82) -- 中國出兵緬甸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83) -- 桂林失守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83) -- 桂林失守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84) -- 史迪威投訴蔣介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0)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我們許多時候正是站在這個道德高地上和中國 (以及其他東方國家) 談判。同一個觀點,也許表達得較為隱晦,見之於四十年前法國代辦關於丁韙良翻譯的亨利惠頓的《萬國公法》(Elements of International Law) 的說話裡。這個代辦對美國駐華公使蒲安臣說:“這個人是誰?他讓中國人知悉我們歐洲的國際法。把他扼死,送他去天國吧。他會給我們造出無窮無盡的麻煩。”

   對於可怕的中國勞工的輸入,美國的態度和對鴉片貿易相同,但令人寬心的是,在這方面,美國並不孤立。已故國務卿黑爾 (Secretary Hay ) 在他發出的通告中,很明顯展現一個目的,便是為美國討回公道。它在很大程度上說服了那些較為講理的中國人,讓他們同意美國是出於良好的願望。國際協議關於“開放門戶”的真正重要性,無疑是被誤解了,並且在美國被過高估計。(留意的是,在美國,針對遠東的事情,允諾和執行是有很寬闊的鴻溝的,而公眾對此並不注意。) 國務卿黑爾事實上是採取了一個明智和值得稱讚的立場,但沒有達到效果,因為我們不準備用武力支持我們的主張;而沒有武力,遠東問題便難以擺脫目前的境地。堅持開放某些在滿州的“口岸”,這舉措是好的,而限制戰事的範圍,也是一項重大的國際利益。然而,解決這問題不是外交照會,而是日本的皇軍。

   美國在中國的一項有價值的資產,是那些大商行領導人的高尚品質。這些商行在兩三代之前曾經風光一時,可是現在全都沒有蹤影了,而它們也沒有遺下什麼後繼人。這並不是由於條約規定的原因,而是由於東方人的質素 -- 他們目光銳利。幸好我們現在仍然有一個美國亞洲協會,它有一個注意力巨細無遺的秘書,及有一份定時出版的月刊。這刊物目光集中,有助於加深美國知識分子對遠東事務的關注。

   與這個組織同步而行的,是美國中國協會和美國日本協會,它們扮演了耳目和聲音的角色。一個在美國的美國人,如果他著意於美國和遠東的關係的話,再沒有藉口說他不知道情況了。另外,身處遠東的美國人,無論他們的居所距離條約港多麼遠,也沒有必要被迫對現下發生的事一無所知或無法公開表達意見了。今天美國總統是一個頭腦精明、知識廣闊、正直誠實、對公民、國家和國際正義不屈不撓的人,而國務院多年來也依循同樣的原則辦事,這是國家之得以進步和提升的最有希望的標誌。

   華盛頓是愈來愈重視對外關係的重要性的,這點可以國會在1906年1月通過的一個法案,在中國設立一個早已有此需要的美國法庭為證明。這“不是一個政府的孤立行為,而是,像最近立法改組領事制度一樣,是一連串的意在改善我們和中國及其他國家關係的行動之一。”

   在開設了由維費利法官 (Judge Wilfley,前菲律賓群島律政司) 主持的法庭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審理了好些重要民事案件。賭徒和騙子被審判、定罪和處罰。所有聲稱由“美國藉”婦人擁有的房屋被封閉, (超過六十名這樣的人離開了涉事的商埠) “群情洶湧”,顯示許多“既得利益者”受到嚴重打擊,而美國的良好名聲不再被埋在泥淖裡。

   上述的關於美國在華的優點和缺點的長篇大論的討論,引來了以下這個重覆又重覆的問題:就我們國家的能力和機遇來說,我們本來可以大有作為,但為什麼現實表現如此不濟?對於這個問題,可以有不同的答案,而每個答案,都可以言之成理。(50)

(2020/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