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9)]
平宽译室
·社會學泛談(34)
·社會學泛談(35)
·社會學泛談(36)
·社會學泛談(37)
·社會學泛談(38)
·社會學泛談(39)
·社會學泛談(40)
·社會學泛談(41)
·社會學泛談(42)
·社會學泛談(43)
·社會學泛談(44)
·社會學泛談(45)
·社會學泛談(46)
·社會學泛談(47)
·社會學泛談(48)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社會學泛談(65)
·社會學泛談(66)
·社會學泛談(67)
·社會學泛談(68)
·社會學泛談(69)
·社會學泛談(70)
·社會學泛談(71)
·社會學泛談(72)
·社會學泛談(73)
·社會學泛談(74)
·社會學泛談(75)
·社會學泛談(76)
·社會學泛談(77)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268)--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社會學泛談(78)
·社會學泛談(79)
·社會學泛談(80)
·社會學泛談(81)
·社會學泛談(82)
·社會學泛談(83)
·社會學泛談(84)
·社會學泛談(85)
·社會學泛談(86)
·社會學泛談(87)
·社會學泛談(88)
·社會學泛談(89)
·社會學泛談(90)
·社會學泛談(91)
·社會學泛談(92)
·社會學泛談(93)
·社會學泛談(94)
·社會學泛談(95)
·社會學泛談(96)
·社會學泛談(97)
·社會學泛談(98)
·社會學泛談(99)
·社會學泛談(100)
·社會學泛談(101)
·社會學泛談(102)
·社會學泛談(103)
·社會學泛談(104)
·社會學泛談(105)
·社會學泛談(106)
·社會學泛談(107)
·社會學泛談(108--完)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9)

    -- 其情況和關係的研究 (1907)

    明恩溥 (Arthur Smith)

   以全歐洲來說,在整體4,154到岸的輪船中,只有88艘是屬於美國的。而在裝卸貨物方面,在4,490艘中,只有90艘是美國的,而其中47艘屬於同一個美國公司。幾年之前,我們在伯根 (伯根是挪威的主要港口) 的領事對一艘小船‘漢米敦之魚’號 (Hamilton Fish) 徵收稅款和費用,因為這船意外地 (我認為是意外的) 駛入這港口。後來這領事被提醒這種罰款已於數年前被國會取消了,他在退回這款項的信中寫道:‘我在這裡已經做了十五年領事,這船是我見到的唯一的美國輪船,我對這法律不知悉,應該值得原諒吧。’我覺得,對所有歌頌國家繁榮和力量的愛國的美國人來說,這事應該被引為恥辱。然而,恥辱還不夠,而且危險,因為我們完全依靠世界其他國家給我們供應。”

   那麼,當英國或歐洲雜誌的文章每談到世界海運時,都經常假設美國在這方面不存在,可以置之不理,這值得大驚小怪嗎?我們只是昨天才對南美諸國認真地顯示我們的好意,以爭取它們的友誼。這,如果我們有足夠的智慧的話,應該最低限度早在二十年之前便盡一切方法去做了,因為若成功傳達了這種好意的話,將證明對我們雙方都有莫大的價值。

   對於美國想望公平地對待中國,作為另一個值得提出的例子是,在我們最先的條約中,是有明文規定美國人不准參與鴉片貿易或走私的,而政府允諾採取措施防止其他國家人民利用它的國旗作為侵犯中國法律的掩飾。這個協議在1880年的條約中重新被肯定。(英國總理對此極為不滿) 上世紀早期,美國的海軍司令雖然通告所有船隻的船長,倘他們被拿獲偷運鴉片的話,他們不會受到保護,然而卻從來沒有採取措施防止此類破壞法紀的事情發生。美國對東方民族作出的輕微的公義行為,引發了那些從鴉片貿易獲利的人的反對和譏笑,指出這是不花錢的小恩小利。

   在我們引述過的一本近著中,(《遠東的重塑》[The Re-shaping of the Far East]) 作者指稱美國的禁止鴉片貿易是 “奇怪的措施”。在解釋這個指稱時,他承認:“有正常頭腦的人都不會對這個措施所包含的公義有所質疑,但若對鴉片問題的極端複雜性沒有全面的認識的話,我們便不能夠明白條約中的某條款的真正意義。引發這措施的背後原因,導致了美國過去五十年不變的對華的獨特政策,這政策對這個國家的確實利益造成嚴重的傷害。正如所見,美國以這個方式和這些說話接近中國:‘環境和先天地理位置在我們兩地人民之間衍生了友好的貿易往來。無論在什麼情況下,我們要彼此間保持這種特殊態度。我們或許有互不同意之處,但我們希望強調我們是從一個善良和高貴的角度來看整個中國問題,而貴方提供給我們的任何特權不會引致貴國君主對他的管治範圍或他的土地和水域的權利任何損害。’而如果這話再繼續下去的話,這個作者可能會靜靜地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會保持這份友好的關注,而且不會試行自我解讀一個東方國家的計謀、招式或實際情況。我們只願繼續宣稱中國是一個有主權的國際國家。’”

   但是,這個對中國“國際權利”的令人感到羞恥的承認,上天已經準備好快速的譴責。“假使美國的船運在四十年代繼續膨漲,以及第一個條約的簽訂其方式像十九世紀第一個十年那樣引入注意的話,那麼無人可以批評我們所持的態度只是適用於西方民族的交往之間,或這是完全歐洲化的。然而,美國海上貿易的突然衰落以及隨之而來的美國旗在中國水域上的完全失蹤,使美國許多年裡在中國無足輕重。”(49)

(2020/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