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苦难的中国
[主页]->[百家争鸣]->[苦难的中国]->[致古秘书长,暨其他正在紧张关注霍尔木兹海峡的朋友]
苦难的中国
·美国参议员:北京的沉默,可怕的沉默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黎笋回忆录续:中国利用援助控制越南
·21世纪中国文化实现了封建主义现代化!
·36个人决定着13亿中国人民看什么电影!
·毕业即失业——中国失业大学生年增两成!
·短讯:美国副总统切尼称:中国扩军违反和平崛起
·中国官僚资产阶级绑架改革
·【明报】奸杀伊少女 美兵判囚100年
·鲜为人知的大屠杀: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反独?
·中国每一次统一,都要流多少血,死多少人啊!
·彭德怀元帅眼中的共产主义
·如果克林顿披露炸馆真相——将被暗杀!
·厉有宁建议保护非法私有财产!
·一个美国营养学家眼中的原始共产主义
·温家宝在圈养人民
·严禁在人民大会堂里做美梦!
·“你”已成为时代周刊2006年年度人物
·美国为什么轰炸我大使馆?!
·斯大林对华人实行种族灭绝
·07两会——中国政治“全家福”大杂烩
·美国《国防新闻》承认蓄意轰炸我大使馆!
·贫困夫妻不堪医药费相缚投江!
·国防大学政委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
·现代版“人血馒头”为何会上演?
·国难98黑色真相
·现在进行时:家贼外鳄 轮奸股市
·毛泽东王朝辉煌的微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事业——中国计算机事业回顾
·中华民族旷古未有的财富浩劫
·招沽大屠杀 从上涨13倍到下跌2500倍
·多维网公开赞美“17大最大的赢家”——无耻啊!
·天灾人祸 考验着温总 也考验着你我
·外剿内耗,胡锦涛“和谐社会”摇摇欲坠
·08两会:双簧,谎言,两手抓,超奥斯卡级政治秀!
·达赖,拿出你的血证来!
·起来,不敢做奴隶的人们!
·风云4·19
·5月1日反法,6月1日反美!
·胡锦涛,你卑鄙的出卖了一代爱国愤青!
·江贼不死,国难未已!
·我活着,我感到愧疚!
·汶川同胞们,请活得有尊严!
·温总在北川小学写下“多难兴邦!”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我噙着泪水,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失事直升机的信息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向保卫钓鱼岛的勇士们致敬——我落后了!
·半夜鸡叫——发改委突然袭击!
·火并!中日网民同声指责本国政府卖国求荣!
·兰德:中国人像迷失的狗
·将反华进行到底!
·我祝曼德拉先生生日快乐!
·印度:中国的野心是吞并全亚洲
·藏青会绝食—有志气!有骨气!
·中国愤青:“要南沙!不要奥运!”
·三鹿,你让我感动耻辱!
·胡锦涛,你深深地爱着美国,可是美国爱你吗?
·2008年,我们在鏖战
·朱镕基 没有解开高尔丁死结的悲剧英雄
·不听话,叫你躲猫猫,否则教你做噩梦,实在不行,上北大吧
·世人的确应该惊叹胡忽悠的两招妙棋!
·国难99十周年祭
·汶川•国难08周年祭
·512国殇•国难08周年祭
·在生与死之间,惊骇、忍耐,被关怀!
·我终于没有能拯救爸爸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在历史的下降期中,无知就是证据!
·每一天,我都非常惊诧我为什么还活着!我为什么还活着!
·在生与死之间,我一直在追求
·黑日!空想民主主义黑日!
·那一天,太阳变成了黑太阳!
·一个发生在旧金山的真实的故事
·我本想加上“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配作一文
·日日国殇!10月1日~10月10日世界政局随笔
·当历史与我会合时,我向历史点赞!
·博讯已经封杀我对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评论!
·评《津巴布韦十七年通货膨胀“钱不如纸”,经济失败诱发政治风暴》
·“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历史让谁走死路,谁就走死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但不是博讯!
·2018年3月11日,一个注定载入史册的奇耻大辱的日子!
·2018年3月14日 我失去了霍金教授
·每一次冒死尝试全面剖析马克思,都被博讯视作垃圾信息封杀
·10月13日发言(或许会被博讯删除)
·希望CERN与每一个在乎奇点的科学家看见这些公式
·历史上有一天等于二百年的时候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
·在生与死之间,在“政审”+封杀自媒体公众号之间,与博讯“标记为垃圾信息
·“苦难的中国”就刻赤海峡危机致古秘书长的公开表态
·对12月8日巴黎第四轮黄背心示威的一己之见
·让我再尝试一次网络言论自由!
·在噩耗中,为二〇一九年第一次动笔
·谨以个人名义,向朱牧师致敬!
·致德仁天皇,不,致德仁阁下
·历史上有二十年等于一天的时候
·三十周年祭随笔
·在历史进入痉挛期之时,博讯选择装聋作哑
·历史总是在你始料不及时突然开幕
·It's A Good Day To Die!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古秘书长,暨其他正在紧张关注霍尔木兹海峡的朋友

   致古秘书长,暨其他正在紧张关注霍尔木兹海峡的朋友
   
   1月18日,写了一篇气急败坏、晦涩难懂、随时可能被博讯或US当权反动派封杀、随时可能激发起更疯狂歇斯底里大发作的博文——当时,我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
   
   随后的事态发展有目共睹(胡锡进算是大跌眼镜了)


   
   一周以来,我仍然在时刻监视那些不能点名的主儿;但这些主儿保持了一贯的神秘主义作风, 且这些主儿内部仍然没有分裂出哪怕一个公开的反对派(与汶川核泄露同样可怕,与誓死追随疯子+白痴下地狱的Republican同样狂热! 值得战犯PUTIN、习匪禁评好好学习!)
   因此,我估计 死局无解  因此,“苦难的中国”现在不能作任何实质性表态 不作任何实质性表态
   
   因此,只有请古秘书长 以及各位正在紧张关注霍尔木兹海峡的、且接受我那篇火冒三丈博文观点的朋友 ——随时准备应付新的不测事件 尽量减少非必要伤亡(只能说这么多)
   ~~~~~~~~~~~~~~~~~~~~~~~~~~~~~~~~~~~~~~~~
   ——只有亲身经历过不治之症自天而降的毁灭性打击,只有亲身经历过背叛的人,才会知道:你所在的,这片你曾经热爱过的土地有多么卑劣、恐怖、绝望、黑暗。
   
   ——或许,也是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喜欢一句歌词:“If the sky we look upon should tumble and fall,And the mountain should crumble to the sea,I won't cry. ”
   
   ——只有亲身经历过背叛的人,才会加倍地珍重、珍惜暂时没有背叛、或者永远不会背叛他的朋友、同志、同学、兄弟。可能的话,我会邀请这些生死与共、满脑子理想主义、喜欢亚里士多德或尊敬亚里士多德的朋友们、同志们、同学们、兄弟们一起去看美丽的樱花(真真正正是繁花似锦),然后招待大家喝些酸不溜几的饮料;(^_^)如果在1990年代,我还会送大家每人一支高级钢笔(现在钢笔已经淘汰了)。在残酷的、残忍的绝境之中,我只能熬+忍,因此,我必须向大家表示谢意——世界上的美已经不多了,樱花尚未绽放她的自然美,∞、对称性没有绽放它的现实美,所以我们需要英雄主义的人格美。
   
   ——只有亲身经历过背叛的人,才会,不得不,对那些正在“抓耗子的黑猫”(而绝非不能点名的主儿)表示……,表示…… 我只能这样表示:各位黑猫可以向我开个价。我不会还价  我相信“正在抓耗子的黑猫”们听得懂
   
   ~~~~~~~~~~~~~~~~~~~~~~~~~~~~~~~~~~~~~~~~
   
   1月18日13时,我忽然忍不住想问,想调侃那些我不能点名的主儿们:永世生活在不见天日的慢性危机之中,饮下自己亲手酿造、不、熬制的热腾腾的毒汤,是什么感觉?又或者各位主儿已经完全精神错乱,与疯子+白痴(它居然不知道藏南在哪儿!)比赛谁先进政治疯人院?
   
   ~~~~~~~~~~~~~~~
   
   本次非法登陆,耗时40分钟(滑稽的是,所有非法登陆的信道都在国安部的渗透、操控之下)——我可以感觉到当权反动派对“苦难的中国”之刻骨的仇恨 还知道当权反动派最害怕的,似乎不是我的死亡,而是害怕国内有任何人看到我发出的文字(包括国安部自己的特务分子在内)
   不得不炒作的另一个热点是赵忠祥,我国第一位男播音员;他的噪音温柔透亮、富有磁性,铿锵有力,他会唱京戏,天天练嗓子,功底一流,罗京等人拜他为师学习,姜昆说他很讲义气;在“电视台里没有录相机,所有节目都只能直播”的技术条件下,他向全国人民亲自发布了文革五一六通知,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我国第一颗氢弹成功爆炸,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升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叛徒集团在我国珍宝岛上大举挑衅,我军被迫自卫反击”;“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向越南发起自卫反击战”等无数重大公告——竟无一字差错 在那个年代,每次听到赵忠祥播音,亿万听众、观众都会立刻高呼“万岁”!
     
   1989年4月~6月期间,赵忠祥走进北京百万群众示威队列,在他胸前赫然写着: “我一生说的每句话都是假话!”
   
   1998年,赵忠祥骨折后坐着轮椅主持赈灾义演
   
   2006年,饶颖公开以下录音:
     “我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个这个这个的人,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我也好;这你也都知道,一个月之间不流那么个一两次,对身体也不好、、.”
     “我控制不了你,我要是能控制你,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我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不愿意跟女人作作这种事儿吗?我作得时候难道我不舒服吗? 你那个小B又挺紧的、、.”
   
   2020年1月18日,鄙人发表以上文字,惨遭博讯删除——故特此补发:且看赵忠祥如何安葬进八宝山,且看CCTV如何报导——CCTV之黑幕,外人是难以想象的,有谣传说李咏之死,与他主办的一个与误说出“国母”有关的节目大有关联;有谣传说姜昆走后门才能上节目,有谣传说相声界、小品界的著名艺术家暨老一辈文艺工作者同情学运,故在1989年之后集体缺席春晚;全国其他有节操的文艺工作者也不愿与CCTV同流合污(挡过坦克的陈佩斯现在已经是美国人);于是只好上黑龙江找了个丑角上台(现在丑角已经身败名裂,而CCTV的综艺相声节目也停办了!CCTV的军事节目也销声匿迹了(多半与郭贼伯雄、徐贼才厚、曹贼刚川有关)!还有科技节目(习匪对科学恨之入骨,甚至仇恨简化字))!——春晚收视率自1989年后年年屡犯新低,我过去不明白个中缘由,2008年后算是想通了;1988年春晚上高唱兴气风发的“描不尽龙的神韵”“血泪和汗水,蘸满了历史的笔呀” 2014年春晚唱悲歌“时间都去哪儿啦!”——现在我算是明白个中缘由了!
   
   
   
   
   

此文于2020年0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