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康正果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康正果文集]->[波多黎各环岛行]
康正果文集
·抢救真实——序廖亦武《地震疯人院》
·症状写作——读马兰小说集《花非花》
·義不容辭的友聲--讀余英時序文集
·人類的叛徒——談電影《阿凡達》
·从传统到现代的悲怆变奏——漫议李劼的历史叙述和人文关怀
·狼性与羊性的错乱——《狼图腾》及其作者的灵之残缺
·断缺的哀悼——安妮•卡森及其新作《夜》
·默温文章老更成
·春殇、女殇与灵殇——读李翊云小说《漂泊者》
·《平庸的恶》后记
·红与黑的阴影 ——读黄文广《红小兵家庭回忆录》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不屈的受難和奮爭——《上帝是紅色的》台灣允晨版代跋
·文字交/老人緣
·风月鉴中再照照
·君子上达 ——读赵美萍回忆录《谁的奋斗不带伤》
·除诬解魅的史笔担当 ——读裴毅然《乌托邦的幻灭》
·《還原毛共————從寄生倖存到詭變成精》自序
·《色戒》观感男女谈
·《詩舞祭》自序
·活出饥饿,历尽死亡 ——读蔡楚诗文集《油油饭》
·一本書的故事——《風騷與艷情》修訂本自序
·文緣書命度年華 ——讀廖志峰《書,記憶著時間》
·反事实的多重历史想象 ——漫议陈冠中的解恨赋
·情欲的力量
·毛澤
·哲人之间的是非和私情
·情欲变奏曲——朱朱组诗《清河县》阅读随感
·歹托邦辯——《毛澤
·情欲的磨难
·評林同的《書評集錦》(第二輯)
·畅销书及其读者反应 ——读《炼金术士》
第五卷 自传
·我的反动自述
·扉页
·目录
·小引
·01 解放
·02 寂园读书乐
·03 日记忧患
·04 初入大学
·05 检讨老手
·06 紧急转移
·07 开除
·08 社会渣滓
·09 劳改窑
·10 在劫难逃
·11 就业队
·12 抄家
·13 我要翻案
·14 鬼迷心窍
·15 马疙瘩
·16 初识梦霞
·17 绒线花树下
·18 “素女为我师”
·19 被捕
·20 我叫二号
·21 提审
·22 精神会餐
·23 妄图与敌挂钩罪
·24 判决号
·25 收容站的杀威棒
·26 避秦何处桃源去
·27 放开肚皮吃土豆
·28 担水上山路
·29 抽紧的法绳
·30 偷吃偷喝
·31 绝不留场就业
·32 黑人黑户
·33 老贫协
·34 李春来
·35 宝玉这秃尖子
·36 “吾不如老农”
·37 打赌摔跤修马达
·38 曼丽
·39 修理钟表来
·40 毁炕风波
·41 打得好
·42 偷听敌台
·43 父亲之死
·44 山里领来的媳妇
·45 女人是个房楦头
·46 春天来了
·47 还乡难
·48 学院小世界
·49 “朝这开枪”
·50 出中国记
·51 我不是归人
·52 噩梦还在恶
·53 行行重行行
·54 打破沉默
·55 秀芹
·尾声
第六卷 詩詞選:浪吟草
·二厰
·登杜公祠
·大串聯中至南京
·一剪梅
·一九六九
·一九七0
·路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波多黎各环岛行

一 圣胡安老城
    2019年圣诞前几日,寒流突袭美国东北部,冷风终日凛冽,戶外气温低达摄氏零下12度。我儿子全家要去波多黎各度假避寒,我与妙妙的外公外婆获邀随他們同行。我们一行六人12月22日夜里11点左右飞离康州,四小时后,抵达波多黎各首府圣胡安(San Juan)机场。波多黎各是美国在加勒比地区的自治邦,飞往那里,如同前去美国境内各地,持本人驾照即可顺利登机,包括在那里使用手机和现钞,也全都一如国内。作为美国公民,定居波多黎各的唯一缺憾是无权投票选举美国总统,但却享有免于交纳联邦税收的实惠。
    出行之前,儿媳已制定好周密的行程计划,此行的活动项目及游览景点大都安排妥当,包括相关的住宿,全已上网预订。我们走出机场,随即乘出租车前往圣胡安老城区,于沉沉夜色中住进一家位置特佳的民宿。次日上午,出门朝东北方向步行不远,就走到老城区的主要景点——圣胡安门下。这座高度设防的海湾旧城本有六个城门,五百年来,几经战火,多历事变,如今就只剩下这处作为古迹保护的老城门巍然矗立,敞开向近在咫尺的滩头巨浪。
    1493年哥伦布二度航行加勒比海域,初次在波多黎各西部海岸登陆,曾以“施洗者圣胡安”(即英文所说的施洗者圣约翰)命名此尚未深入勘察的陌生海岛,那时候他并不知晓北海岸这处旅游胜地之所在。殆至1508年,西班牙人始来此地建立殖民点。因该处海湾曲折,高岸峻峭,易于防守,殖民者遂以西语Puerto Rico(义为“良港”或“富港”)命名脚下这块与主岛隔海相望的小岛屿。此后经过多年经营,西班牙人最终占领全岛土地,转而以“波多黎各”正式命名此九千多平方公里的大岛,改称那块作为前哨阵地的小岛为“圣胡安”。
    波多黎各在大安第列斯群岛(Greater Antilles)东西走向的四大岛屿中位居东端,扼守着欧洲西来船只进入加勒比的门户,在当年属于各航海国争相抢占的战略要地。自西班牙殖民该岛之初,直至19世纪末美军占领,在前此的四百年间,加勒比海上各国战舰云集争雄,海盗船出沒无常,屡遭围攻的圣胡安一直首当其冲,历尽了炮火硝烟的侵蚀。现存长达二英里半的城墙和数处古堡便是这座难于攻克的海防要塞留给后世的历史见证。

    临海的城墙屹立在崎岖的山崖上,均由砂岩、方砖和灰浆砌成,近年来经过修补,仍保持其固若金汤的雄姿。从圣胡安门登上古城墻,在步行道上向北走去,路边时见绿葉浓郁,花色鲜艳的热带花木,多为初次目睹。城门附近有个名叫La Rogativa的小广场,高台上矗立一组青铜塑像,是三个高举火炬的妇女紧跟手持权杖的主教,均作呼吁祈求状。据说1797年英国战舰曾封锁海面,围攻圣胡安,形势甚是危急。一天夜里,城内妇女在主教率领下高擎火炬,摇响铃铛,齐声歌唱,祈求上帝保佑。英军见城内火光闪烁,歌声喧天,误以为援军到达,遂急速撤去,圣胡安幸而躲过一劫。西语Rogativa义为祈求,后世特立此塑像群于海畔崖头,以纪念前人守卫城市之功。
    沿城墙继续北行,远远即可望见突兀在城西北角的巨型古堡,此古堡全名较长,通常都简称海角堡(El Morro)。前往海角堡,要越过一大片坡地。坡地上绿草如茵,行走间时有拂面清风从海上徐徐吹来。眼前游客三五成群,散布各处,多带领孩子们放风筝游玩。路边有小摊点出售风筝,我们也给孙女妙妙买回一个,教她牵引长线,趁风放飞,飘飘然比翼其它风筝。蓝天绿草间徜徉了好一阵子,我们才买门票走进这座雄踞海岬之上,俯瞰绝壁下广阔海面的要塞。过涵洞,上坡道,踏着回环的台阶,向古堡高处行进,参观当初曾安置数十门火炮的炮台,还有堡垒边际悬空孤立的岗亭,以及最高处的灯塔。海角堡始建于1539年,经此后二百年的增补扩建,才形成了日后宏伟坚固的格局,成功抵御过多次来自海上的进犯。17世纪,圣胡安遭受荷兰私掠船抢劫,更要防范原住民来自东北方陆地的进攻。为加固城防,西班牙当局始动工修筑环城一周的城墙,并在小岛东北角新建一堡垒,起名圣克里斯托巴尔堡(San Cristobal),与海角堡东西相望,分别把守在北海岸城墙的两端。沿城墙下的步行道东行,可直通城东北角的这处军事要塞。两处古堡均已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址,也属于美国国家公园的历史遗址。买一张门票,可通行这两处古迹。圣克里斯托巴尔堡的顶部显得更为开阔,周边的岗亭(garitas)尤其别致,可走过狭窄的甬道,进入其中,从瞭望口远眺海天景色,俯瞰老城区的街道和建筑。游客多喜欢以岗亭为背景留影,或随手自拍,或作势他拍。在智能手机普及的今日世界,人们越来越喜欢把流连光景的方式转交给拍照,都惯于靠反复显现于屏幕的影像来补充自己的个人记忆了。最远处有一岗亭被称为魔鬼岗亭。传说有一士兵夜里于其中执勤,及至天明,换岗者前往接班,发现亭内只留下那士兵的衣裤鞋袜,而金蝉脱壳的士兵从此人间蒸发,不知让何方妖精勾引走了。
    随着城内人口增长,严密的城防建筑对市区的扩展明显造成障碍。1897年,市政当局应市民的要求,拆除了东南海岸的城墙。一年之后,西班牙在美西战争中失败,与美国签署巴黎条约,把菲律宾、关岛和波多黎各割让给美国。从此以后,高度设防的圣胡安从军事要塞转向发展经济和开发旅游观光,至今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富港 / 良港。
    旧城内街道纵横交错,格局略如棋盘。大多数街巷都比较狭窄,仅可容两辆汽车并行。因受到空间的限制,每条街的一侧都为住家户停放私车所占据,仅空出另一侧供车辆行驶,所以此类街道全是单行道。走在更为狭窄的人行道上,若留心观察,可看到街边所停的汽车一辆紧挨一辆,每辆车都停得整齐到位,从头至尾,一字儿排下去,几无一处空位。我的泊车技术一向较差,面对眼前的阵势,真不知那些车主每天早出晚归,究竟是如何开出和倒进如此逼仄的行列的。这些街道尽管显得拥挤,路面却特别干净,远比纽约或纽黑文显得清新整洁。街两边的楼房两层或三、四层不等,大都是百年以上的建筑。但都刷新得五颜六色,或橙黄苹果绿,或海蓝粉红,或铁灰纯白,与阳台上斑驳的铁护栏及艳丽的盆花相映成趣,突显出西班牙建筑风格与加勒比热带色调融合般配的旖旎风光。
    就我的观感而言,印象最深的要数导游手册上盛赞的“鹅卵石”(cobblestone)街道。鹅卵石路面在欧洲城市中见到过很多,顾名思义,都是圆石头所铺的路面,显然与此处路面上整齐的矩形砌块完全不同。确切地说,这是一种名叫sett的砌块,俗称比利时砌块(Belgian block)。它是人工开采后再经加工的矩形石块,用来铺路面更优于鹅卵石。马蹄踩在上面易于把滑,更适合铺设不规则的路面,从前广泛应用于欧洲各城市。“新世界”开发后,从比利时海港出发的轻货船常装载这种砌块压仓,抵达加勒比或北美后,便卸去所有的压仓物,满载赚钱的货物扬帆而去。卸下的压仓砌块便留在殖民地用来铺路,我多次见过,波士顿和纽约不少街道就是此类比利时砌块铺成的。但圣胡安的砌块路面较为特殊,所用的并非天然采石,从个别破裂的砌块可以看出,应属于人工制造的材料。我查询了一下,据说是用炼铁废料造成,也是从欧洲商船上卸下来的压仓物。这些砌块路面年深月久,历经脚步、马蹄和车轮碾压磨损,至今都磨得十分光滑,在阳光照耀下,它那或深或浅的蓝色柔和悦目,成为老城区一道亮丽的街景。
    正好碰上在圣胡安过圣诞节,市内的博物馆一律休假,踏着光溜溜的蓝砌块路面去多处博物馆查看,可惜面对的都是关门。尽管留下了这一块空白,热闹的圣诞前夜还是过得的蛮有兴味的。花灯初上时分,我们出门逛街,街这边私家车照旧停满,街那边行进的车辆如满溢的川流。人行道上游客形形色色,来自世界各处,华人面孔所占的比例尤显突出。不少行人都戴着节日头饰,年轻的女游客多穿得比较裸露。咖啡馆、饭馆、杂货店、礼品摊,生意都很兴隆。顾客最多的地方是酒吧,隔窗望去,里面的灯光都比较昏暗,音乐声总是嘈杂震耳,一些跳萨尔萨舞跳得起劲的舞伴,会突然跳到街头,当众表演。我们在一家海鲜馆吃了顿丰盛的晚餐。我因牙齿不好使,很多菜肴咬不动,进餐之际,喝的远比吃的多。特别是餐桌上不时添加的sangria——勾兑了红酒的圣诞节軟饮料,我接连干杯,直喝到离席时分。
   
   二 从萤光海湾到萤光海湾
   
    26日上午,我们离开圣胡安,渡海前往别克斯岛(Vieques)。该岛在主岛以东20多公里外,是波多黎各的第二大岛。2003年以前,岛上长期驻扎美国海军,一直用做武器试验场所,属于军事禁区。海军撤出后,才逐渐开放旅游观光。直到现在,岛东部以前的禁地仍有很大一部分划归生态保护区,谢绝参观。显然是旅游网上盛传的萤光海湾特别吸引游客的缘故,圣诞假期间,岛上的旅馆早已床位爆满,我们尽管提前多日上网预订,也没订到旅馆或民宿,仅订到一家青年旅社的床位。这家名叫Lazy Hostal的旅社位于一条临海的公路旁,路上的招手停中巴来往繁忙,我们下了渡轮,即乘此类中巴到达旅社。
    所谓bioluminescence(萤光),乃指萤火虫或海洋生物所含氧化酶的发光现象,它与电磁辐射现象产生的荧光(fluorescence)性质不同,属于源自生物体内的生物化学反应。别克斯岛蚊子湾的萤光之所以最为著称,是因为那里的海水饱含夜光藻(dinos)。这种海藻一经海浪晃动,便会产生闪烁的蓝光。富有夜光藻的东海马祖岛海域也有萤光海奇观,当地人称其为“蓝眼泪”。按照故老相传的说法,他们把海上闪烁的点点蓝光想象为蛟龙眼睛钻进沙子时流出的泪滴,故发明了这个颇有诗意的名称。观赏蓝眼泪,已成为那里收费很高的旅游观光服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别克斯岛开放观光至今,也一直是靠此处的萤光海湾来兜售昂贵的旅游消费的。
    去蚊子湾看蓝眼泪安排在次日夜里,为等候夜晚观赏那被描绘得迷人的幻境,我们在岛上熬过了酷热而单调的白昼。我从导游手册上获知,该岛北海岸有个公园,公园内有棵将近四百年的美洲木棉树(ceiba tree)。据书上描述,此树的树身粗壮,枝叶扶疏,开花时分,吸引蜂鸟群至,蝙蝠盘旋,堪称奇观。当地原住民届时会前往礼拜,奉其为神树。木棉树现已被定为波多黎各的国树,从网上照片可以看出,那神树最显著的特徵是树身上长满尖刺,有突出地面的板根盘根错节,起到了固持树身的作用。我们在路上多次挡了招手停中巴,因公园所在地偏远,游客稀少,司机嫌无钱可赚,都不愿意载我们前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