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億美元]
胡志伟文集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億美元

   
   
   在美方擔保下,蔡文治會見了軍事調處執行部時代的老長官、時任國防部大陸工作處處長的鄭介民。他自我表白了這三年在海外搞「自由中國運動」的原始動機後,向這位情治系統最高負責人提出了以下條款:
    一、「自由中國運動」成員回台後仍維持原有建制,組織近似抗戰時中美合作訓練班的形式,不參加台灣本土的保密防諜工作。
    二、「自由中國運動」於一九五三年初已改組為「自由中國抵抗運動大聯盟」,回台後政府必須承認她為合法政黨,享有政黨待遇。


    三、國事會議召開時,「自由中國運動」應獲幾十個席位。
    此外還有很多枝蔓的條件。幾天後,蔡文治收到覆函,最高當局批示如下:
    一、 所有海外歸來人員,視同黨員歸隊,似不應再有其他條件。
    二、 有關國事會議召開一項,可予提名。
    三年耗資近億美元
    蔡文治在美國人保護下赴台灣一週,得到上述兩項結論。老蔣那時正為吳國楨、孫立人案困擾不已,自然不容許另立權力中心、也不容許別人分庭抗禮,所以批示的主旨是要把「自由中國運動」全班人馬接收移交,蔡文治與他的親信只爭到了遣返香港一途。
    據張發奎回憶,設在香港的「自由民主戰鬥同盟」,七部一處及幾家雜誌,每月支出共約一萬四千美元。但據美方資料,這三年的「自由中國運動」從籌備到解散,共耗用近一億美元(伸今日幣值約五十億美元)。然而真正用在中國人身上的不到四成,即以一架空投大陸的飛機來說,出勤一次無論空投與否,美國人都要支取五萬美元保險費,但同機進出大陸的中方僱員,每次只得廿美元津貼,何況這廿元加給也被蔡文治自動放棄了。空投進入大陸的中國人總共才二百餘人,所耗畢竟有限,但美籍教官、職員及其眷屬的福利開支,加上豐裕的退職金,個個滿載而歸。即使被俘的唐奈們,家眷也有保險付賠,釋放後回國更受到英雄式的歡迎。然而空投喪生的中國人,境遇就有天壤之差。蔡文治曾要求鄭介民將死亡人員入祀忠烈祠,得到的回答是:「你們掙的是美元,應該在美國人烈士祠上留名!」活著的人回台猶可恢復其一九四八年的官階,陣亡者的孤魂則無處依附。張一民對筆者說,他第二個空投回老家時,朝鮮戰爭結束了,他因家眷在香港,便領了一筆遣散費回港自謀生路,寫了四十年武俠小說,從虛幻的扶弱鋤強創作中,寄託自己的理想。出於同情,他的同行金庸安插他在明報月刊擔任兼職校對,筆者就是因為去《明月》交稿而結識張老先生的。十八年前他告訴筆者,塞班島歸來者,在香港尚有近廿人,均屆風燭殘年,人們對蔡文治的評價多數是負面的。以蔡文治的才具來說,美國人在中國數以萬計的將領中挑選了他,并未走眼。然而蔡之為人,領袖慾帝王夢甚烈,領袖風範與氣度則不夠。設若當年蔡與張發奎合作無間,由蔡充任參謀長(按:後期蔡取張而代之)倒是理想人選。可是蔡之才具不過蔣介石的隨員、侍從參謀層次,要想成為威鎮八方的領袖人物,實屬困難。美國人知道蔡有多少斤兩,所以充其量他只是充當中央情報局蒐集遠東情報的掮客角色,他要效法李立三之周旋於毛澤東與斯大林之間,可惜蔣介石與美國政府都不賣他的賬。
    第三勢力成員多數忌談那一段經歷
    至於美國,那時才立國一百多年,他們的人文本質是只講今天,沒有過去和將來,表現在行事作風上是:利用你的時候稱朋友,大把美元拋過來;不用你的時候翻臉不認人,毫無道義情感可言。二戰後,美國支持亞、非、拉美的右翼人士組織抵抗運動,往往花了許多錢反被受援者怨恨,蓋因美國人抹煞了受援者的政治理想,降低其民族意識,而以抵抗運動之名,站在美國人的立場上為所欲為,將抵抗運動貶低為美國的第五縱隊。這般只有軀殼而沒有靈魂的實體,當然發揮不了抵抗運動本應起到的作用。這也是美國在古巴、越南、寮國、柬埔寨等國搞抵抗運動失敗的主因。
    順便要提的是,蔡文治離開日本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負責研究美國國防軍備。一九八○年,這位才退休兩年的美籍退伍軍人,應當年軍調部中共方面參謀長葉劍英的邀請,飛北京參與籌建黃埔軍校同學會,榮任理事,子曰:「朝聞道,夕死可也!」一九九四年一月九日死於華盛頓。至於獲蔣介石寬容「歸隊」,回台灣續任國大代表、立法委員者多達數十人,出任國立大學教授、大型傳媒主管者亦為數不少。這些人回首往事撰寫回憶錄時,往往避談(或避重就輕,隱惡揚善)那一頁不甚光彩的歷史,而知情者懼於纏訟,也就為「尊」者諱了。職是之故,在根據自傳、回憶錄、口述歷史所編纂的官修傳記中,那一批人的履歷往往缺少一九五○至一九五三年那「多姿多采」的一幕,端賴後人耗費十倍的力氣去填補了。由於篇幅所限,香港的第三勢力興衰史,筆者將另文闡述。
    註:○1據中共公安部解密檔案顯示:1952年10月7日,「自由中國運動湘西反共游擊指揮部」總司令陳祥、副總司令段文同、參謀長唐祖德一行六人,空降至湖南省桃源縣,經當地公安部隊和民兵圍捕,陳、段、唐三人被擊斃,其餘三人被活捉。
    ○2據中共檔案稱:「1952年9月10日,『自由中國運動贛北縱隊』司令王布一組四人空降至江西省餘干到,翌日下午為當地公安人員和民兵全殲,王布等三人被俘,副司令兼電臺臺長張德本在圍捕中自殺。據王布供認:他原係華北軍政幹訓團突擊第三總隊第五中隊少校分隊長,他比高嵩加入自由中國運動早半年,空降大陸也早半年。他說,一九五二年六月,自由中國運動改由美國遠東海軍司令雷德福上將領導,名稱改為自由遠東軍,又叫國際軍遠東區中國總部,計畫在大陸每省建立一個師,以作為反攻大陸的內應。按照該組織的十年鬥爭計畫,頭三年以海外為基地,組訓一批反共意志堅強的青年派返大陸進行反共宣傳,組織情報網;次三年在組織情報網的基礎上進一步組織遊擊隊,配合將發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乘機擴大遊擊區;第七、八年展開全面鬥爭,第十年完成鬥爭任務。他供稱,自由中國陸軍廣東區司令部由涂思宗(1897-1981,畢業於陸大一期,曾任第九集團軍中將參謀長。一九三七年二月在軍令部任上,曾奉派率領中央視察團前往延安點檢共軍,成為最先進入共區且軍階最高之國軍將領)任總司令,吉正平任副總司令,下編東江、北江、西江、南路、潮汕、廣三鐵路等縱隊以及若干獨立支隊。其活動範圍遍及粵、贛、閩、湘、桂五省,大力進行爆炸、暗殺、綁架、縱火等敵後遊擊活動。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2020/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