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胡志伟文集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抗戰初期,粵人集資購高射炮,每尊價八萬元。經手採購者囑洋商開十四萬元收據,洋商怒而毀約。又洋商運輸軍火,經手人索回傭,事遂決裂。
   所有保甲組織、壯丁訓練,均屬有名無實。壯丁用鐵鍊鎖住送往前方,難怪老蔣要下令槍斃兵役署署長程澤潤。可文官也有逃兵,中央黨部職員上珞珈山受訓,自一九三八年六月一日至九日,未足十天,因不肯吃苦,私行逃避者竟達半數。這樣的官兒,能打勝仗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失陷時,國軍因誤會而自相射擊,死者逾萬;高射炮與其它軍事物資遺棄遍地,不及遷移,高級將領事後卻互相抱怨。十二月底濟南失守時,敵兵偷渡黃河僅千人,卻奪去了一座大型省城。政府初遷湖北時,漢口與徐家棚車站上,軍用物資堆積如山,無法疏運,可遺族學校許多乳牛卻已先運到長沙了,重牛不重人,卻是非常時期的怪現象。一九三八年二月,民間給北大教授、政客陶希聖送了一副對聯云:「見汪主和,見馮(玉祥)主戰,見蔣委員長和戰皆好;遇國罵共,遇共罵國,遇法西斯蒂國共都罵」,在那兵荒馬亂年代,此種人確是不少,出乖露醜者國共兩黨都有。羅隆基到桂林時,歡迎會的主席介紹詞第一句便說「這是反蔣最力的羅先生」。羅見白崇禧,對白說了許多恭維話,還說:「白先生你不應該是一省的領袖」,於是白送他兩千元。後到南京見蔣委員長,又說了許多恭維話,並說:「蔣先生你不應該是一黨的領袖」,於是老蔣又送他兩千元。在昆明時,羅當街調戲婦女,給人打耳光,以至涉訟對薄公庭。羅隆基本身貪財好色,其妻子王右家也閫德不修,她自承有外遇,真是一對「寶貨」。這個無行文人,一九四九年投共當了閒曹——森林工業部部長,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抑鬱而終。
   出任國民大會選舉事務所主任的蔣作賓,任官沒到半年就修汽車三次,每次都要報銷三千元修理費。選務所總干事張道藩氣不過,提出辭呈。蔣作賓做安徽省主席時也貪污不少,一九四○年做雲貴政務巡查團主任,出差費加三倍也聲稱不夠花。最高法院院長焦易堂見下級職員兩人打架,竟效清朝縣官坐堂辦法,在法院禮堂舉行審判,罰下級職員軍棍各三十。事後職員提起訴訟,焦始則強顏說,彼係用中央委員的資格責罰他,繼又欲以賄賂和解。這種絕無法律常識,類似瘋人的行動,居然出自最高法院院長之手,亦可謂嘆為觀止。焦本身是中醫,自續娶一位少艾後,竟乞靈於西醫西藥,聊以補養腎元。有人寫打油詩曰:「焦公臉上為何腫,無乃中藥用得猛。法院一經高等後,從此聽話不大懂。」這位院長逢開會就寡言,表示沒意見,居然做到最高法院院長。


   
   
   抗戰初期,粵人集資購高射炮,每尊價八萬元。經手採購者囑洋商開十四萬元收據,洋商怒而毀約。又洋商運輸軍火,經手人索回傭,事遂決裂。
   所有保甲組織、壯丁訓練,均屬有名無實。壯丁用鐵鍊鎖住送往前方,難怪老蔣要下令槍斃兵役署署長程澤潤。可文官也有逃兵,中央黨部職員上珞珈山受訓,自一九三八年六月一日至九日,未足十天,因不肯吃苦,私行逃避者竟達半數。這樣的官兒,能打勝仗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失陷時,國軍因誤會而自相射擊,死者逾萬;高射炮與其它軍事物資遺棄遍地,不及遷移,高級將領事後卻互相抱怨。十二月底濟南失守時,敵兵偷渡黃河僅千人,卻奪去了一座大型省城。政府初遷湖北時,漢口與徐家棚車站上,軍用物資堆積如山,無法疏運,可遺族學校許多乳牛卻已先運到長沙了,重牛不重人,卻是非常時期的怪現象。一九三八年二月,民間給北大教授、政客陶希聖送了一副對聯云:「見汪主和,見馮(玉祥)主戰,見蔣委員長和戰皆好;遇國罵共,遇共罵國,遇法西斯蒂國共都罵」,在那兵荒馬亂年代,此種人確是不少,出乖露醜者國共兩黨都有。羅隆基到桂林時,歡迎會的主席介紹詞第一句便說「這是反蔣最力的羅先生」。羅見白崇禧,對白說了許多恭維話,還說:「白先生你不應該是一省的領袖」,於是白送他兩千元。後到南京見蔣委員長,又說了許多恭維話,並說:「蔣先生你不應該是一黨的領袖」,於是老蔣又送他兩千元。在昆明時,羅當街調戲婦女,給人打耳光,以至涉訟對薄公庭。羅隆基本身貪財好色,其
   
   ,她自承有外遇,真是一對「寶貨」。這個無行文人,一九四九年投共當了閒曹——森林工業部部長,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抑鬱而終。
   出任國民大會選舉事務所主任的蔣作賓,任官沒到半年就修汽車三次,每次都要報銷三千元修理費。選務所總干事張道藩氣不過,提出辭呈。蔣作賓做安徽省主席時也貪污不少,一九四○年做雲貴政務巡查團主任,出差費加三倍也聲稱不夠花。最高法院院長焦易堂見下級職員兩人打架,竟效清朝縣官坐堂辦法,在法院禮堂舉行審判,罰下級職員軍棍各三十。事後職員提起訴訟,焦始則強顏說,彼係用中央委員的資格責罰他,繼又欲以賄賂和解。這種絕無法律常識,類似瘋人的行動,居然出自最高法院院長之手,亦可謂嘆為觀止。焦本身是中醫,自續娶一位少艾後,竟乞靈於西醫西藥,聊以補養腎元。有人寫打油詩曰:「焦公臉上為何腫,無乃中藥用得猛。法院一經高等後,從此聽話不大懂。」這位院長逢開會就寡言,表示沒意見,居然做到最高法院院長。
(2020/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