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胡志伟文集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史迪威棄軍逃往印度
·曼娜回憶錄
·曼娜回憶錄之三
·曼娜回憶錄之四
·曼娜回憶錄之四
·姑妄言卷四
·曼娜回憶錄之五
·曼娜回憶錄之八
·曼娜回憶錄之七
·曼娜回憶錄之七
·姑妄言卷一
·姑妄言第一回正文
·姑妄言卷二
·姑妄言卷三
·姑妄言卷三(下)
·姑妄言卷四 (上)
·姑妄言卷四(下)
·姑妄言卷五(上)
·姑妄言卷五(下)
·姑妄言卷六(上)
·第七回 凶狱卒毙官刑
·姑妄言卷七(下)
·姑妄言卷8(上)
·姑妄言卷8(下)
·姑妄言卷九(上)
·姑妄言卷9(下)
·姑妄言卷十(上)
·姑妄言卷十(下)
·姑妄言卷十一(上)
·姑妄言卷十一(下)
·姑妄言卷十二(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3(上)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4(下)
·姑妄言卷14(上)
·姑妄言卷15(上)
·姑妄言卷15(下)
·姑妄言卷16(上)
·姑妄言卷16(下)
·姑妄言卷17(上)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姑妄言卷19(上)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八日,直至敵寇前鋒侵入紫金山,蔣才最後撤出南京。從親歷者的回憶可見中共今日誣衊蔣「消極抗日,賣國求榮」是多麼卑鄙。從武漢至重慶,敵機狂轟濫炸,死傷軍民同胞數以萬計,但蔣委員長始終未入過防空洞,「我心中想,中國現在真是少不得這樣一個人物。有他這樣一個領袖,國家前途是不會絕望的!」一九四零年七月英國屈從於日寇凶燄,決定封閉滇緬公路斷絕我國軍品輸入時,蔣聲明「我們的抗戰決不因為外力的壓迫而改變」,陳說「蔣委員長這種勇敢的精神,確是值得敬佩擁護的。
   前方吃緊 後方緊吃
   政府播遷四川後,跋扈的西南軍閥懷有貳心,川康綏靖公署主任潘文華手下的胥吏到處散布謠言蠱惑人心,說「這戰事打不下去了,前方無法抵禦了,這個仗不能到四川來打。」西南軍閥多為擁田萬頃的大地主,一切政治措施都以此輩利益為前提,邛萊縣的大地主不納糧,省參議會的財主議員也概不納糧。在中樞機關,平時辦公室裡人少事少。在武漢時代,中央黨部職員千多人,大多無工可作,亦大多數不能工作。花落庭閒,告假缺席者甚多。到了國難臨頭之際,多數人忙於疏散逃難安排私事或留戀於戲院舞場酒樓咖啡館,行政院負責總務、文書、捐款的參事室,收發、錄事、書記各級職員都走了,起稿、核稿、抄寫校對、收發一切工作都由兩位簡任官參事包辦,總綰國府命令、文官處公函,軍書榜午,忙得七竊生煙。到重慶後,參政員們抱怨行政長官對他們太冷淡,孔祥熙院長違例宴請,還說酒宴不要太好也不要太壞,新生活運動規定每桌八元,我們可以要每桌12元的。新生活運動禁用魚翅海參,我們可用川產大麯,千萬不要請了他們反而被他們罵。結果菜饌還是每桌16元。蔣介石下手諭嚴禁宴會,衛戍司令部公告嚴禁挾妓侑酒,惟酒樓生意仍興旺如故,夜夜笙歌。長興輪駛抵漢口時,船上滿載黨政高官,途中外交部某司長夫婦翩翩起舞,並高唱「妹妹我愛你」一曲,淞滬抗戰之副司令黃琪翔亦頻頻擁麗人婆娑起舞。早在一九三八年,宋美齡親自調查行營人員舞弊案,蔣下手令懲辦,他說:「宋室南渡時,茍安於杭州,那時宋並非被金兵壓到,而是生活腐化才潰敗。余最恨的是跳舞,當此國難之際,絕對嚴禁,不惜以軍法從事。有故意違反的,槍斃他!」一九四○年陳克文審核五院院長的機密費開支賬目,發現孔祥熙的開銷最大,每月總在二三千元,每次宴客多者七八十元一桌,少亦四五十元,水果煙酒還不在內。蔣下令國防委員會,非機關核准公務必須者不許宴客,經核准的,每客不得超過二元五角。然這些法令根本行不通,孔祥熙等高官絕不肯受限制。這個孔院長居然對福建參議員發牢騷曰:「英國人以貴族執政真好,貴族是富有的人,不怕沒錢化;我們做官便很為難,這要應酬,那又要應酬,哪裡有這麼多錢,不應酬又得罪了人。本人從前在山西還有些生意可以賺錢,現在生意沒有了,真是應付不來。」這位美國耶魯大學的碩士居然在國府舉辦的五九國恥紀念會上唸稿曰:「心懷巨(叵)測,貪心作崇(祟)這同 今上唸「通商寬農」為「通商寬衣」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央黨部開會開除汪精衛黨籍時,孔祥熙沒有舉手,難怪外界傳說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幸虧他的連襟沒有屈從於他的意旨。
(2020/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