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周恩來逼死林彪]
胡志伟文集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於林彪的遭遇,作為一名忠心的老部下,吳法憲寄予了無限的同情,他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他在書中回憶,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淩晨兩點,他在北京西郊機場報告周恩來,林彪葉群所乘三叉戟飛機已經飛出中蒙國界,周恩來遂下令:「絕不准有任何飛機到北京來,如果有飛機到北京來,你我都要掉腦袋!」吳法憲乃下令北空司令李際泰:不准任何飛機飛向北京,如果有飛機飛來,就攔截,並把它打掉!
    這些年來,許多資料顯示,林彪座機在外蒙境內沒有直飛蘇聯,而是在蘇蒙邊境處調頭飛返中國方向,這一舉動是由於林彪不想叛國,他強令飛機返回北京,但飛機著陸前就在空中爆炸起火。既然吳法憲知道「不准任何飛機飛向北京」的「中央命令」,那麽林彪墜機的真相不是呼之欲出了嗎?空軍司令吳法憲知道內幕太多,所以有必要讓他長期與外界隔絕,直到九•一三事件後廿九年、他刑滿十三年之後,吳法憲離開居住地濟南到北京探親還需要有關部門批准,可見中共當局多麽不希望這位九•一三事件目擊者向外界吐露事件的真相,盡管事隔廿九年該案已不具政治敏感,只能作為歷史學家的論題了。
    吳法憲在七十多萬字回憶錄中沒有說穿這一點,但他對別人的冤案是看得很清楚的。對毛澤東的「四大秘書」首席——陳伯達被打倒一案,他寫道:「毛主席自己也忘了,他兩次出訪蘇聯都是陳伯達陪同的,在毛劉的鬥爭中,毛主席也是幾次借助於陳伯達,四清中的《廿三條》、文革的《五•一六通知》等,都是毛主席委託陳伯達搞的。毛主席還親自點名陳伯達任中央文革組長,而正是這個中央文革後來在黨內代替了中央常委辦公會。是毛主席把權力交給了陳伯達,陳伯達也是為毛主席立了大功的。但一有了不同意見,一有了錯誤,就說人家『三十年沒有很好地合作』。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麽要把陳伯達一直留在身邊,而且一直提到中央常委成為黨內第四號人物呢?這是怎麽共事的呢?一有了意見,就算總賬,算老賬,一得罪就得罪到底把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對彭德懷、劉少奇都是如此。真是伴君如伴虎,讓人心寒哪!」
    吳法憲的長子吳新潮在本書末之〈附錄〉中也發了一通牢騷。他說,對於他這南征北戰、浴血疆場十九年的父親,「有些人出於某種政治目的,卅多年來一直在進行蓄意抹殺、歪曲和顛倒黑白,企圖讓人民群眾對父親另眼看待」,其矛頭直指中共黨史編纂部門的負責人。


(2020/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