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在汗牛充棟的名人回憶錄中,多數評價欠佳,為什麼我們唯獨對張發奎口述自傳拍案叫絕擊節稱賞呢?這必須「聽其言觀其行」,從馮玉祥、黃紹竑、李宗仁之流的一生行逕,人們實在無法相信他們的花言巧語,而張發奎則截然不同。
    撇開東征、北伐、剿共等內戰戰事不算,在抗日衛國戰爭中,僅淞滬會戰,張發奎就指揮過廿多個師,那麼多第一流的中央軍部隊,諸如胡宗南的第十七軍團都撥歸他指揮過,在三個月戰鬥中,他妥善運用了炮兵部隊,使敵軍不敢在其轄區浦東登陸﹔在武漢會戰中,他指揮了湯恩伯、李漢魂、楊森、甘麗初、李玉堂、盧漢等廿多個師﹔在四戰區,他最多時指揮過十四個師。作為一名武將,他確實做到了「不怕死,不愛錢」。一九二三年四月,任粵軍營長時,他奉孫中山大元帥命令清剿沈鴻英叛軍,由於太接近前線,一顆子彈穿過他的「銅鼓盔」,削掉一束頭髮,差一公分就會要了他的命。在北伐期間,他奉蔣總司令之命,乘坐蘇軍飛行員駕駛的容克式水上飛機,遇見大霧,差點撞上樂昌的山嶺,結果栽入河水中,救生圈破了,幸虧河水不深,修好飛機繼續北飛。還有一次,炸彈掉在他右前方,不知何故沒有爆炸,他幸運得高呼「中華民國萬歲!」一天他去探望傷兵,因不忍聽聞他們的痛苦呻吟,便偕參謀與衛兵去了另一間屋子,在那瞬間,炸彈落到上一間房屋,他再次死裏逃生。但是他的二弟貴斌就沒那麼幸運了,一九二三年十月隨營與陳炯明叛軍作戰時,在河源陣亡,連屍體都未找回。


    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張發奎統率的部隊以作戰勇敢(他當士兵時參加敢死隊,手持棍棒繳獲敵軍槍枝才升任尉官)、紀律嚴明而名聞天下,這是同他本人嚴以律己、奉公守法分不開的。他執掌兩粵兵符時,從不接受商人邀宴,理由是「倘若我接受了一個商人的邀請,勢必要接受其他商人的邀請,這我辦不到。」在當時的體制下,省主席的夫人便自動出任省婦聯的主席,即使她是個文盲也不例外。但張發奎統領兩廣黨政軍大權多年,從來不讓妻子劉景容拋頭露面,「我認為婦女必須照顧家庭」。他統率四戰區開府廣西柳州時,不佔住花園洋房,卻獨居在一艘停泊在碼頭的帆船上,直至在四戰區受訓的越南革命志士結業時,出於感恩心態,要求為他蓋一座越式的小木屋留作紀念,他才從帆船遷到了那座木屋。他當廣州行營主任時,廣州市長歐陽駒向他告狀,訴說黨政軍機關用「霸王電」、「霸王水」,從不繳付水電費,只有他的行營是按月繳付的。他聞言立即督導所有機關繳清欠款,發覺黨政軍機關住「霸王屋」,便立即派憲兵把霸王攆走,連行營機關都不寬容。為此,沒有親友在廣州照看房產的海外華僑對他特別感恩戴德,所以他幾次訪問歐美都受到華僑竭誠歡迎。勝利後,他查出軍政部廣州特派員莫與碩中將向土匪盜賣大量軍用物資,莫與碩急忙以一批尚未登錄的物資請示如何處置,即欲以此賄賂來逍遙法外,他立即厲色曰:「你確實該死!」依法將莫犯槍決。他雖然內心對蔣介石有所不滿,但從來不對外國人抨擊自己的國家元首。六十年代,美國國務院出版了幾冊《美國外交關係》文獻,其中對華關係章節,登載了許多中國黨政軍大員對美國駐華使館人員的談話,不少是攻擊中國政府與元首的談話,但卻沒有張發奎片言隻語,雖然他與美國外交官、武官等都有不俗的交情。按當年的陋規,地方官去南京或重慶述職時,都要請客送禮,馬鴻逵、余漢謀等人進京,都是攜帶整卡車的禮物孝敬權貴,所以余漢謀從未打過勝仗,卻能步步高升路路通暢,馬鴻逵也青雲直上,王躍武擅於贈美製派克金筆給軍令、軍政部要員,雖然資歷淺戰功微卻能坐火箭直升方面軍司令官。然而張發奎進京從不送禮,也因而常常受到劉斐等貪官的刁難。
    舊時的軍隊,從上到下普遍「吃空子」——虛報員額侵吞軍餉,但張發奎一直將互信建立在帳目公開與賞罰分明上。他以「吃空額」所積聚的錢,為官兵們設立了一項公積金,由一個儲金委員會掌控,委員會由副師長、三位團長以及經理處處長組成,把錢存在銀行,取款時至少要兩名委員簽署,還須列名用途先由師長批准。每逢餉銀拖欠時,就能直接從公積金撥款應急,官兵結婚、撫卹、獎勵均從這兒撥款。一九三○年冬,第四軍裁撤時,他把剩下的儲金全部分派給老兵並代中央清償欠餉。他還在軍、師一級設立人事委員會,自己出任主席,其他成員是參謀長、師長、團長及政治部主任。對尉、校級軍官的任免提議均由該會討論後,將決議呈報師、軍長執行,擢升軍官的標準是作戰勇敢、訓練精良、恪守軍紀、愛兵如子。北伐成功後,第四軍裁撤,他一再請求行政院長汪精衛安置失業軍官轉業,汪不得不讓鐵道部長顧孟餘恢復全國鐵路警察總署,使幾百名第四軍軍官都能安插到各地的鐵路警務部門。在四戰區長官部,人事編制比軍委會規定的組織表上數字超編兩倍多,張發奎任命的一群總參議與參議是編制外的官職,他說:「我任命這些人是為了給他們有點事可做——『有飯大家吃』的意思」。在他揭櫫護黨救國大旗時,中央已積欠第四軍幾十萬元軍餉,所幸該軍的公積金已超逾二百萬元。「騾隊馱著這批銀元南下,經理處派了一個連護送。老百姓以為馱的是軍火彈藥。倘若我的部隊不可靠,這筆钜款就會輕易失蹤。每一個士兵都知道箱子裏裝的是銀元,但我的部下都是忠實可靠的。憑藉這筆钜款,在那幾雨如晦的日子裏,這支部隊堅如磐石。士兵們深信我是公道直行,所以甘心情願追隨我,即使前程崎嶇也毫不在乎,士氣一直保持高昂。」在抗戰中期最艱難的日子裏,中央下令裁減各戰區長官部冗員,但他仍將秘書科擴編成秘書處,又新設編輯委員會,用以吸納一批冗員,盡可能地讓職業軍人留下來,免得被日偽方面利用。為此,人們都說他是「菩薩心腸」。有個洋人問他是怎樣成為一名優秀軍人的,他答:「我不是一個優秀的軍人,可是我有責任感。」這確實無訛。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張發奎的悲天憫人精神還表現在,他曾下令兵役部門不准用繩索把新兵拴在一起﹔當中央下令所有士官、士兵都要像日本兵一樣剃光頭時,他順應士兵要求,准許士官與士兵剃陸軍頭,自己也把長髮改成陸軍頭。一九四六年五月,廣東省主席羅卓英下令軍警逮捕中山大學教授梅龔彬(李濟深黨羽),他說:「梅龔彬是個平民,是個學者,又患了肺結核,省黨部宣稱梅是共產黨,我不信!」他出面將梅保釋後,叫麥朝樞用廣州行轅的汽車接往行轅主任官邸,旋即保護梅上船赴香港。第四軍一位師長許志銳在粵東五華作戰陣亡,張發奎在海外華僑中籌款五萬元在廣州收購一所中學,改名為「志銳中學」,讓第四軍官兵子弟及烈士遺孤免費入學,還每月從第四軍公積軍中撥五千元作日常零用開支。新四軍事件中被捕的軍長葉挺,由軍委會交付張發奎管教,張出於人道關懷,特地給葉挺全家找了一幢房子,送他五千元和四百斤食米,還常去看望葉,允他行動出入自由。兩個月後,葉因違紀被憲兵逮捕,張以長官部名義給了葉挺家屬一萬元,又要求軍委會發一筆錢救濟葉挺家眷,還要求憲兵團劉團長好生照顧葉挺。廖承志參叛被捕後,張發奎以其父廖承志係國民黨元老,仍幫助其母何香凝安排住房,還特地派人去香港護送她來穗看望兒子。戰後國府懲治漢奸時,朱執信的未亡人、廣州執信中學校長拒絕將學校移交給肅奸委員會,後者要逮捕她。張發奎一面耐心規勸朱妻將學校移交有司審查有無附逆行為,另一面吩咐第二方面軍軍法處長吳仲禧為朱妻辯護,「畢竟她是我們國民黨的革命烈士之遺孀」。張發奎的念舊還表現在對陳可鈺的救濟,陳可鈺是賞識、提拔張發奎的老長官,北伐軍攻克武漢後,陳因病退役,生活困難,張發奎把廣東省財政廳給自己的五萬元出國旅費轉贈給陳。勝利後,廣州行營副官處科長左洪濤是中共黨員,他未予清洗,只認為左是個人才,且擔任低職不必擔憂。一年後中央電令將左洪濤扣解重慶訊辦,張還是出於念舊心理,將左資送香港。
(2020/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