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胡志伟文集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灤之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湾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九命七羊”的王蒙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 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一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曹錕當388天總統敛財6000萬大洋
·毛澤
·血戰陽夏
·「我是張宗昌,不是張邦昌」
·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中國國民黨的閉目塞聽在於:她對胡志明早在一九二五年就擔任蘇俄駐廣州領事館翻譯以及他早已去過延安,還在葉劍英主持的武漢遊擊訓練班當過教官、曾多次出入延安等等一無所知。他在越南人中散佈:「蔣介石是反革命,真正的革命者在延安。」他回越後逼迫聯合政府成員阮海臣、武鴻卿等人出走,又殘殺了革命同志鄧有慶。直至中共攻佔華北二百多個縣城的一九四六年二月,胡還寫信給張發奎,邀請他訪問越南並繼續支援越南革命﹔同年十二月,中共已發動全面叛亂,胡志明猶致函張將軍,稱越南北方人民正在挨餓,越南革命處境艱難,他希望張將軍指導他怎樣取得革命成功。一九四七年秋,國府已經動員戡亂,胡志明還派遣越共政府工商部部長阮德臣等人來廣州尋求軍援,要求國府派一百多個軍官幫助他們訓練軍隊。胡志明要求張發奎搭橋,於是張介紹來人去見陳誠、吳鐵城、陳果夫,讓廣州行營後勤處少將處長蕭文帶了他們逐個拜訪。國府的中央大員們都認為胡志明是共產黨,不應該援助他。胡志明代表回到廣州時,張發奎又會見他們,帶他們購置通訊器材與醫療用品帶回越南,還送了一批藥品給他們。
    形勢變化了,張發奎的思想未變,他祗記得抗戰時國民黨的政策是同共產黨合作,尤其是外國共產黨。去南京述職時,他抽空拜訪了國民黨中央財務委員會主委陳果夫,希望中央幫助越南建立聯合政府。「陳果夫問我是否知道胡志明是共產黨員,我說知道。他想知道為什麼我仍然想幫助他。我說,很簡單,他不是中共黨員,他是外國共產黨員,是印支共產黨的代表,他在反對帝國主義,而不是反對我們,他在為越南獨立而鬥爭,我們應該幫助他從法國統治下解放他的祖國。陳果夫斥責我左傾。我對這個問題看法不同,我堅持說,問題在於非共的越南人沒有能力同共產黨競爭。我向他解釋:越南人鬥不過共產黨是因為他們工作不夠勤奮。有人告訴我,那批越南人從廣西返回越南後,越南人民對共產黨的同情多於對其他黨派的同情。所以不需要擔心援助胡志明會引起什麼不良後果,他的政府不會支持毛澤東,他正在尋求我們的援助。」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直到一九六七年,張發奎在香港還對夏蓮瑛說:「有人批評我支持共產黨、接近像胡志明那樣的共產黨人﹔還有人說胡志明能攀上北越共產政權的元首寶座是由於我的扶植。但我堅信,我奉行的對越政策自始至終是正確的。至於越南人之間的衝突,我相信中國的古話:『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胡志明實行社會主義而非共產主義,而且擺脫中共對他的束縛——現在他正被牽著鼻子——那麼他一定能取勝。」他始終認為,阮海臣等越南國民黨人離開越南只是因為鬥不過越共,而南越的領袖們,主要興趣是捍衛他們的個人利益,問題在於:美國人支持過與正在支持的南越領導人,沒有一個是確實值得支持的,沒有一位具備革命精神。這些觀點,被歷史的進程證明是正確的。
    無可否認,五、六十年代北越與南越的領導人於四十年代都曾在張發奎的四戰區受過庇護或訓練,胡志明、武元甲、范文同、黃文歡在北越掌權超過廿年,一九六七年在南越競選總統的阮文紹與武鴻卿也都是張發奎的部屬。後者曾派人到香港拜訪張發奎,表示:如果武鴻卿當選總統,就會派代表去同胡志明舉行和談,考慮到張將軍能影響胡志明,武鴻卿希望張派一位代表同他一起做事。這顯然是一廂情願的單相思:胡志明根本不願和談。幾年後,美軍撤出南越,胡志明的繼承人揮軍南下,數十萬越南難民投奔怒海,釀成了人間罕見的慘劇。
    越南人雖然擅於內鬥(中國人也同樣如此),但他們對張發奎是感恩知報的。一九四二年夏,一批特訓班學員結業時,主動要求四戰區提供建築材料,在長官部附近為張發奎修建了一座越式房屋留作紀念,使這位戎馬倥傯的將軍從河邊的一艘帆船遷到了那座具有異國風味的房屋定居。直至張發奎去世,從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杪,一直有越南人寫信給張,贈送他香檳酒、邀請他訪越。河內商會會長的函件指出:中國是唯一幫助越南人民爭取自由獨立的國家,這個中國自然包括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後者承繼了前者開創的援越大業。
    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張發奎對越南人民的鼎力相助是結出豐碩果實的。一九四四年八月,盟軍解放巴黎推翻貝當政府後,法越當局在日本與越盟的雙重壓力下,對中國的態度由挾敵自重、傲慢無禮轉變為請求援助——越督德古曾多次向中國外交部與第四戰區長官部提出相當具體且對中國有利的建議,如:承認中國在越南擁有種種特權、華僑在越南有特殊地位﹔法國願以其人力技術修復滇越、桂越兩鐵路供中國自由使用,中國人民與貨物可以自由出入,由中國在海防設立海關自行征稅等,這是中國屈辱外交首次揚眉吐氣的例子。
    一九四九年冬,隸屬白崇禧華中剿總的國軍第一兵團黃杰部三萬多官兵,在向海南島轉進途中受共軍重創,被迫越過邊境退至越北,其中一半人馬就是由越南國民黨黨員武鴻卿率領的。他臨危受命,將第三、十、十一、十七兵團以及華中長官公署直屬部隊、突擊總隊、桂西師管區等撤至龍州的零星部隊收容整編,加上未經戰陣尚屬完整的廣西省政府警衛大隊,編成越南志願軍。受白長官加委為總司令後,他將國軍官兵、地方團隊、軍眷、義民、省府警備大隊等一萬五千人編為一個師與一個警備旅,經廿天長途跋涉,不停與法軍、越共軍激戰,最後由越南保大皇帝擔保,遷往富國島,一九五三年夏全部遣返回臺。武鴻卿協助中華民國保存了一支一萬五千餘官兵的勁旅,堪稱濟困扶危、高義薄雲,張發奎對越南流亡者的一片苦心總算沒有白費。
   
    *由於此一對策的延續,抗戰勝利後第一方面軍入越受降,曾一舉懲戒了投降日寇又殘害越南人民的駐越法軍,斃傷法軍官兵三千餘人(單是送入海防醫院急救的法國傷兵就逾八百人),並迫令法軍司令巴龍在道歉、賠償、撤退等協定上簽字。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中國國民黨的閉目塞聽在於:她對胡志明早在一九二五年就擔任蘇俄駐廣州領事館翻譯以及他早已去過延安,還在葉劍英主持的武漢遊擊訓練班當過教官、曾多次出入延安等等一無所知。他在越南人中散佈:「蔣介石是反革命,真正的革命者在延安。」他回越後逼迫聯合政府成員阮海臣、武鴻卿等人出走,又殘殺了革命同志鄧有慶。直至中共攻佔華北二百多個縣城的一九四六年二月,胡還寫信給張發奎,邀請他訪問越南並繼續支援越南革命﹔同年十二月,中共已發動全面叛亂,胡志明猶致函張將軍,稱越南北方人民正在挨餓,越南革命處境艱難,他希望張將軍指導他怎樣取得革命成功。一九四七年秋,國府已經動員戡亂,胡志明還派遣越共政府工商部部長阮德臣等人來廣州尋求軍援,要求國府派一百多個軍官幫助他們訓練軍隊。胡志明要求張發奎搭橋,於是張介紹來人去見陳誠、吳鐵城、陳果夫,讓廣州行營後勤處少將處長蕭文帶了他們逐個拜訪。國府的中央大員們都認為胡志明是共產黨,不應該援助他。胡志明代表回到廣州時,張發奎又會見他們,帶他們購置通訊器材與醫療用品帶回越南,還送了一批藥品給他們。
    形勢變化了,張發奎的思想未變,他祗記得抗戰時國民黨的政策是同共產黨合作,尤其是外國共產黨。去南京述職時,他抽空拜訪了國民黨中央財務委員會主委陳果夫,希望中央幫助越南建立聯合政府。「陳果夫問我是否知道胡志明是共產黨員,我說知道。他想知道為什麼我仍然想幫助他。我說,很簡單,他不是中共黨員,他是外國共產黨員,是印支共產黨的代表,他在反對帝國主義,而不是反對我們,他在為越南獨立而鬥爭,我們應該幫助他從法國統治下解放他的祖國。陳果夫斥責我左傾。我對這個問題看法不同,我堅持說,問題在於非共的越南人沒有能力同共產黨競爭。我向他解釋:越南人鬥不過共產黨是因為他們工作不夠勤奮。有人告訴我,那批越南人從廣西返回越南後,越南人民對共產黨的同情多於對其他黨派的同情。所以不需要擔心援助胡志明會引起什麼不良後果,他的政府不會支持毛澤東,他正在尋求我們的援助。」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直到一九六七年,張發奎在香港還對夏蓮瑛說:「有人批評我支持共產黨、接近像胡志明那樣的共產黨人﹔還有人說胡志明能攀上北越共產政權的元首寶座是由於我的扶植。但我堅信,我奉行的對越政策自始至終是正確的。至於越南人之間的衝突,我相信中國的古話:『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胡志明實行社會主義而非共產主義,而且擺脫中共對他的束縛——現在他正被牽著鼻子——那麼他一定能取勝。」他始終認為,阮海臣等越南國民黨人離開越南只是因為鬥不過越共,而南越的領袖們,主要興趣是捍衛他們的個人利益,問題在於:美國人支持過與正在支持的南越領導人,沒有一個是確實值得支持的,沒有一位具備革命精神。這些觀點,被歷史的進程證明是正確的。
    無可否認,五、六十年代北越與南越的領導人於四十年代都曾在張發奎的四戰區受過庇護或訓練,胡志明、武元甲、范文同、黃文歡在北越掌權超過廿年,一九六七年在南越競選總統的阮文紹與武鴻卿也都是張發奎的部屬。後者曾派人到香港拜訪張發奎,表示:如果武鴻卿當選總統,就會派代表去同胡志明舉行和談,考慮到張將軍能影響胡志明,武鴻卿希望張派一位代表同他一起做事。這顯然是一廂情願的單相思:胡志明根本不願和談。幾年後,美軍撤出南越,胡志明的繼承人揮軍南下,數十萬越南難民投奔怒海,釀成了人間罕見的慘劇。
    越南人雖然擅於內鬥(中國人也同樣如此),但他們對張發奎是感恩知報的。一九四二年夏,一批特訓班學員結業時,主動要求四戰區提供建築材料,在長官部附近為張發奎修建了一座越式房屋留作紀念,使這位戎馬倥傯的將軍從河邊的一艘帆船遷到了那座具有異國風味的房屋定居。直至張發奎去世,從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杪,一直有越南人寫信給張,贈送他香檳酒、邀請他訪越。河內商會會長的函件指出:中國是唯一幫助越南人民爭取自由獨立的國家,這個中國自然包括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後者承繼了前者開創的援越大業。
    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張發奎對越南人民的鼎力相助是結出豐碩果實的。一九四四年八月,盟軍解放巴黎推翻貝當政府後,法越當局在日本與越盟的雙重壓力下,對中國的態度由挾敵自重、傲慢無禮轉變為請求援助——越督德古曾多次向中國外交部與第四戰區長官部提出相當具體且對中國有利的建議,如:承認中國在越南擁有種種特權、華僑在越南有特殊地位﹔法國願以其人力技術修復滇越、桂越兩鐵路供中國自由使用,中國人民與貨物可以自由出入,由中國在海防設立海關自行征稅等,這是中國屈辱外交首次揚眉吐氣的例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