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胡志伟文集
·孫中山諡黃花岡烈士「氣振風雷」
·咸豐帝諡號有二十字
·上士獲頒發青天白日勛章
·董浩雲獲頒「抒忠報國」四字匾額
·總統下令褒揚牟宗三為「一代宗師」
·中共十大黨魁的官諡盡皆令人心寒
· 歷史上的六次中日戰爭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切勿重蹈甲午戰爭的覆轍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武漢分共後張發奎陞上將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用最下流的廣
·楊天石譯書不懂就刪
·楊天石曲學阿世逢迎當道
·南昌暴動是周恩來發動的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為了加強對越工作、收容越南難民,四戰區在中央直接資助下先後設立了五個不同類別的訓練班,總計一千多人,其中西南戰地工作人員訓練班一百多人、特訓班三百多人、靖西第二邊區政工隊一百多人、第一邊區政工隊一百多人、電報通訊班二十多人。這批青年成為後來中國公開扶助的越南革命團體——「越南革命同盟會」的骨幹力量,在五、六十年代越南兩個政權中都擔任了要職。一九四○年,四戰區在邊境地區父老協助下,徵募了一百多名越南邊民,每月由中央撥款一五二○七元,組成越南特種部隊,翌年擴充為特種營。在張佩公等越籍國軍軍官於靖西集中訓練幾個月後,他們跨過邊界進入高平執行越南境內的情報工作與抗法、抗日活動。有些人被趕回中國領土,經常有進出邊境的行動,故日軍不得不配備一部份兵力去對付他們,因此就減少了日軍對國軍的正面壓力。
    一九四○年七月,日軍侵佔龍州後,張發奎擬訂了奪回龍州的計劃,打算率三個軍挺進諒山,右翼以一個軍從靖西向高平進軍作為牽制,還知會滇軍派一支小部隊牽制滇越鐵路沿線的敵人。七月十八日,英日簽訂協議關閉滇緬公路三個月,最高統帥部曾計劃派遣陳烈的五十四軍與關麟徵的第九集團軍從雲南進入越南,以恢復國際運輸線。當時中國外長宋子文曾警告法國駐美大使亨利․海耶:「如果法國認為給日軍過境印度支那是一件必然的事,那麼中國對由此引起的後果而被迫採取行動保護她自己時,法國不能對此舉的必然性持反對態度。」張發奎在日記中也寫道:「如果日軍深入越南,中國人抗日戰爭一定會跨出中國邊界,表明此戰已具有世界大戰性質,中國將戰鬥到日本停止南進。」
    武元甲范文同黃文歡均曾受張發奎庇護


    張發奎對侵越法國殖民者的切齒痛恨始自一九三○年冬,第四軍駐防中越邊境的龍州,一位法軍營長邀請他去諒山作客。越過邊境後,他見到法國殖民者的行逕,感到震驚與痛苦——當此人跨上馬背時,腳踩在一個越南人的膝蓋上﹔行經一個小鎮時,他鞭打街上的行人喝令讓路,見到一個小攤伸到街上太遠,就一腳踢翻,把貨物撒得滿地,攤主敢怒而不敢言。目睹法國軍官虐待、作踐越南人民,張發奎當時就下決心: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幫助印度支那人民!十年後張發奎在廣西邊境設立越南幹部訓練班時,主要動機乃是幫助他們取得民族獨立,而且一再訓示手下官兵:「我們只想幫助他們,而絕不想取法國人而代之。」一九四○年冬,法、日軍聯合清剿遊擊基地時,陳中立領導的三千名越南民族復國軍官兵(包括法軍的越籍逃兵)遭到法軍進攻,陳於十二月杪被法軍俘獲處死。此後其副手黃良率領一千多個越南人進入廣西,省主席黃旭初請示張發奎如何處置,國軍第十六集團軍總司令夏威也報告越南人入境,張長官命令他們不要傷害越南人,雖然根據國際法,他們必須被解除武裝遣返交還法國當局。從高平、諒山逃入中國境內的越南軍民集結於憑祥,張長官命令將他們遷移到右江流域的綏羅與扶南,同時向中央報告。「我知道他們受到法帝與日帝的雙重壓迫,走投無路才來到廣西,我不想詳細訊問他們,因我十分同情他們,感到他們應該得到解放,我對他們深具信心。當法國人要求我遣返這批越南人時,我絕對否認廣西出現越南民眾非法入境。法方向我們中央政府提交抗議,中央認可我的報告,同樣否認越南人的蹤跡。我的戰區涵蓋很寬廣的地域,法國人沒法找到他們。」鑒於法方——無論是投降納粹德國的維琪政府抑或流亡英國的自由法國政府都堅決拒絕國軍入越,所以處於中越邊境第一線的四戰區長官張發奎,既不同自由法國*也不同維琪政府合作,而是寄希望於越南人民。從一九四○年一月開府柳州到一九四四年底準備反攻,張發奎的日記內有一半日程涉及向蔣介石請示、同何應欽白崇禧討論國軍入越計劃、同參謀人員討論進軍方案、考察入越準備工作、聽取邊境情勢報告與對越宣傳方案、處理越南人團體內部糾紛、審核越南革命同盟會會章、政綱、工作大綱、出席幹訓班開學、結業典禮、發表精神講話、招待旅越華僑回國參觀團鼓舞團員協助國軍入越等等,「我認為扶持一個同文同種的越南民族的獨立,是中國責無旁貸的事。」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蔣委員長接受同盟國要求,出任中國戰區(包括越南、泰國)盟軍最高統帥,指揮本戰區各國盟軍共同對敵作戰。一九四二年三月五日,四戰區制定了「對越策動計劃大綱」,其方針為「為求進出越南作戰便利之目的,戰區應利用政治、外交等手段之掩護,積極策動組織越南民眾武力,並各地華僑,爭取法越政府暨其部隊之向心,及扶植指導越南諸黨派,以期控制全部越南之潛力,使能與國軍立於同一戰線,共同打擊倭寇。最低限度不使供敵使用,以期我入越作戰收最大之成效。」與此同時,立法院院長孫科在中央日報主張「恢復世界各弱小民族之自由獨立」。一九四三年十一月,蔣介石在開羅會議上明確表示,中國對安南並無領土野心,並提議發表宣言,戰後讓安南獨立。於是,越南革命黨人在華活動更趨活躍。經第四戰區政治部刻意組織與培訓,越南各黨派代表終於拋棄成見,成立了統一的組織,將舊時的「越盟」改組為張發奎定名的「越南革命同盟會」,其籌委會成員廿八人包含了越南民族解放同盟會、復國軍、越南國民黨及土生華僑。然而,其中多係腐敗庸才,沒有一人具有領袖能力與高尚品格,而且派系林立,內鬥不息,爭權奪利、互相攻訐,徒尚空談,光說不做,甚至有少數人以權謀私,在邊境作奸犯科。四戰區政治部人員盡心竭力居間調停,但收效甚微。在張發奎對這批越南人頭疼不已、束手無策時,便把注意力轉向刻苦耐勞,謙恭誠懇而且從來不為小事爭吵的純樸老人胡志明身上。
    胡志明是以越南獨立同盟會與國際反侵略同盟會越南分會代表的身份於一九四二年八月離開越南進入中國國境的,他裝扮成儂族的盲人,手持「胡志明,記者,越南華僑」的名片,聲稱要去重慶晉見蔣委員長。由於他所持的三種文件——中國青年新聞記者會會員、國際新聞社特約通訊員證明書、本部軍用證明書等盡皆一九四○年簽發,已告失效,所以被天保縣境內街長鄉保安隊以日諜嫌疑拘捕。案卷由鄉公所呈縣政府轉專員公署再經軍委會桂林辦公廳,最後交付四戰區政治部調查。後來胡志明在《獄中日記》一書中說,他輾轉廣西十三個縣十八所監獄,在被捕後四個月才押解到四戰區長官部,然後押送桂林囚禁四十日,再解回四戰區政治部。據當時戰區政治部主任梁華盛回憶,每日由特務排長監視與送飯,梁同胡談話十多次,認為從言語文字推斷此人「才思老練,氣度平和」,確認胡是共產國際的積極份子,故呈文建議處決他。可是中央復文說,最好是「轉化」他。在囚禁期間,胡志明在戰區政治部出版物《陣中日報》上撰稿,藉此向越南傳遞消息。接著,化名「李光華」混入戰地政工隊任中校譯員的越共黨員黃文歡(後官至越南國會主席,八十年代初受越共親蘇派黎筍等人排擠,投奔中共,後來死於北京。)寫密函給在雲南的越共黨員,要他們動員越南人士寫信向張發奎抗議,要求他立即開釋胡志明。越共還以「國際反侵略同盟會越南分會」名義致電重慶塔斯社,向國民黨中央黨部施壓。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胡志明在獄中致函張發奎,聲稱在越南擁有二十萬地下武裝,他承諾重組「越盟」在河內的情報網為中國抗日大業效力,以此換取他的人身自由。張發奎常去胡志膽被軟禁的僑樂村越南人營區看望他,見他年事已高,精力旺盛,老成持重、沉默寡言、頭腦冷靜、工作勤奮,能講流利的國語,痛恨法帝,並知悉他已為了越南革命而多次入獄。張發奎欽佩胡志明的革命精神,因而對他友善,欽佩他。一九四四年一月廿三日張發奎呈中央的報告說:「倘若胡志明長期滯留中國,對中國不利﹔而把他遣回越南,則對中國無害。」張問胡怎樣開展革命工作,胡呈交了一份在中越邊境建立遊擊基地與開展武裝宣傳的《回越工作計劃大綱》,內容如下:(一)向越南人民傳達中國政府幫助越南獨立的決心(二)發展越南革命同盟會的組織與 武力(三)準備接應國軍與盟軍進入越南(四)為越南的完全獨立與自由而奮鬥。一九四三年九月十日張發奎釋放了胡志明,再向中央報備,中央也同意了。
(2020/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