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十(下)]
胡志伟文集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國民黨怎樣才能打翻身仗?
·“戰犯”吳敦義的老奸巨猾與貧嘴薄舌
·上海公安局長楊帆隻身赴港晤蔡文治
·長白山空投
·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
·張梦还傳
·組織川西反共縱隊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袍
·朱瘦菊傳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當代司馬遷錢海岳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王蒙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十(下)

第十回 美具美心讥俗客
    家人把酒斟上,童自大吃着酒,说道:“钱姑你说字不在头上,罚我吃了这杯酒也罢了。我请问你,头上有个是甚么东西?”
   
    笑了一会,又道:“若说动字错了,难道有两个动字?罚便罚了,吃得有些屈得很。”
   

    说着,把杯酒向口中一倒。忽然一笑,把酒呛了出来,得众人脸身,连桌子上无处不是。宦萼道:“你想起甚么来,这样好笑?把酒得处。”
   
    童自大咳了一阵,方笑着道:“方才钱姑说字有两个,我还不信,吃着酒想起来,一点不错。妇人家股底下那两个,一扁一圆,可不是两样么?故此好笑。”
   
    倒把众人引得大笑了一常连钱贵见他这等村俗,忍不住也笑了。他吃了二杯,邬合也陪饮了。【不漏。】令完,宦萼道:“钱姑再来。”
   
    钱贵道:“先已占过,自然是老爷们请行。”
   
    宦萼道:“你先已做过令尊,何必又谦?好事成双,只求容易些的。”
   
    钱贵也就说道:“这回要两句诗,落脚要一东字。”
   
    便道:“喽蚁也知意好,倒拖花瓣过墙东。”
   
    宦萼摇着头道:“这越发难了。”
   
    贾文物道:“此等诗多乎哉多乎哉,兄试思之。”
   
    宦萼道:“贤弟有了么?”
   
    贾文物道:“予腹中久记之。我言之而兄听之,看妙乎否也?”
   
    因说道:“文昌八座同,凤台陆起东。”
   
    宦萼笑道:“妙妙,好促才。”
   
    邬合道:“贾老爷毫不假思索,竟同宿构,接得这等快,真天才呢。”
   
    钱贵道:“请问这诗来历。”
   
    贾文物听了,放下脸来,道:“钱姑,勿谓我轻薄尔也。你能记几许之诗?我辈做名公之人,何处不记些诗文于腹中?此二句者,乃一舍亲之家堂画临了之结句也。我腹之诗何止五车,岂肯以无指实者诳尔也?苟不我信乎,我借来你试看之,我非古人之诗不敢呈于人前也。”
   
    钱贵道:“这凤台陆起东五个字,大约是落款的地名人名,决乎不是诗内的。”
   
    贾文物道:“嗟乎!钱姑,尔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予尝闻古之称诗伯皆曰李杜,汝不闻李白讥杜甫之诗乎?有云:饭颗山前逢杜甫,头戴笠子卓午。
   
    何处行来太瘦生,只为从前作诗苦。
   
    此首句岂非地名人名乎?然此亦系落款而非诗耶?你既不知之,何必强为知乎?”
   
    邬合道:“记得诗已奇了,又记得许多的出处故事,更为奇绝。听当宋朝有一个王荆公好记,想来也未必能加于贾老爷之上。”
   
    钱贵听贾文物说得妄涎不通可笑,也再不驳。原来贾文物说的这两句有个缘故,他曾见<姑妄言>过一个亲戚家挂着一轴大字,系南京名士陆晋公名起东所书,诗是七言律,末句“都与文昌八座同。”
   
    他家住凤凰台,故云凤台陆起东。因纸短,此五字与上诗相连。贾文物把这五字认做结句,反把上句去了二字,念做“文昌八座同,凤台陆起东”倒非诌出来的。
   
    只见宦萼笑道:“造化,造化,我也想出来了。”
   
    贾文物道:“何如?弟所谓多者岂谬言耶?”
   
    宦萼道:“曰南北,曰西东。”
   
    邬合赞道:“真愈出愈奇了。贾老爷的已妙极,大老爷的更妙。只六个字,把四面八方都包藏在内,含蓄了多少文章。”
   
    钱贵笑着问道:“虽不违令,但这两句如何当得诗?”
   
    宦萼道:“这也怪你不得,虽然不是诗,这是我府中收藏传家的本经上的。我听见人说,孔夫子删的有一部《诗经》,这两个字连在一处,可见诗就是经,经就是诗了。如今在朝中做尚书,我家太老爷当初中举中进士,都是这本经。我自幼一上学就请了一个名公特来教我,这经我读了七八年才读熟了。这经上天下的事,以至古往今来,无所没有,也说不了那些。我自读了此经,就不觉大通,以后再读别的书,觉得文理就都浅薄了。”
   
    童自大道:“好哥哥呀,有这样好书,就不借我兄弟看看?”
   
    宦萼道:“这经是留着传代的宝贝,原不给人看的。既贤弟要看,改日借你看看,万不可再传别人。”
   
    童自大道:“我从小读过半本《百家姓》,做了家藏的秘宝,就不知道还有这个奇书?承哥抬举肯借我,我难道当真是呆子,【当真二字妙,尚不自信以为呆也。】肯借别人?”
   
    那邬合要奉承宦萼,假做不知,故意叹口气,道:“这样好书,我们小户人家今生料不能见了。”
   
    钱贵忍不住含笑问宦萼道:“请问府上这经是何名?”
   
    宦萼低头想了一会,屈指自数道:“《金刚经》、《观音经》、《女儿经》、《嫖经》、《赌经》、《促织经》都不是。这经两个字名古怪得很,每常熟极,偏今日就想不起来。”
   
    又想道:“我隐隐的记得头两个是‘人之’二字,想是《人之经》罢。”
   
    因问贾文物道:“你是才子,可曾见过这经?”
   
    贾文物道:“此乃三字之经也。”
   
    【若是《三字经》,开蒙小儿无不读过。若果又有三字之经,我亦不曾见过,宜乎宦萼以为秘宝也。】宦萼听了喜极,拍案大叫道:“是是是,极好记性。难道你家也有这样好书?”
   
    贾文物道:“有诸。”
   
    宦萼道:“我想这样密宝,自然是我大官府同你才子才有,料别人家没有的。”
   
    钱贵笑道:“这样奇书,天下或者尽多。既说是府上秘宝,只得要算做奇书了。但到底非诗,该罚一杯。”
   
    宦萼道:“先说过的,《诗经》虽不是诗,却是经,也就算得诗了。看这奇书分上,免了罢。”
   
    邬合道:“大老爷说了这一番奇话,钱姑也长了许多奇学问,姑准了罢。”
   
    钱贵也就笑笑罢了,因道:“此位童老爷请说。”
   
    童自大道:“我倒有一句,恐怕不好,你又要罚。”
   
    钱贵道:“请说了看,合式便罢,不合式免罚另说,如何?”
   
    童自大道:“你往西来我往东,可合式?”
   
    钱贵道:“字倒不错。这是油言,算不得。况且该两句才是,怎么只得一句?免罚别说。”
   
    童自大道:“你杀了我也罢,东是今生不能有。要罚几杯,情愿领罚。”
   
    钱贵道:“无诗应罚三杯。因来得真率,用一杯罢。”
   
    童自大一气吃了。宦萼道:“贤弟大才,平常肚子里诗极多的,为何不说,倒情愿吃酒?”
   
    童自大道:“诗是有多少在肚子里呢,只是一时轻易出不来。况且放着不要钱的酒不吃,倒满肚里去寻‘东’。”
   
    【辱翁曰:大通大通。】邬合道:“老爷说的是饮酒说诗,各人适兴,何必拘呢?”
   
    宦萼道:“钱姑再起令。”
   
    钱贵道:“岂有一人行三令之理?”
   
    宦萼道:“你不行就遵我先的那令了。”
   
    童自大道:“麻雀的杂碎,你只当可怜见,我行个容易些的罢。”
   
    宦萼道:“怎么叫做麻雀的杂碎?”
   
    童自大笑道:“这是我亲热奉承钱贵的意思。麻雀的杂碎者,小心肝也。”
   
    众人大笑。钱贵道:“童老爷竟是麒麟了。”
   
    童自大道:“你这是怎么说?”
   
    邬合恐怕言语参差,忙插口道:“麒麟是多宝的,这也是钱贵奉承老爷是财主之意。”
   
    因道:“钱娘请行令罢,众位老爷候着呢。”
   
    【真好篾片,个个奉承到。即钱贵亦必周旋到。】钱贵也会意,更不再讲。说道:“就依童老爷说,容易些罢。只说五个字,不拘上下,只要白丁二字在内。”
   
    因道:“往来无白叮”
   
    大家想了一回,贾文物也想不出来,恐人笑他,因说道:“乐不可穷,欲不可极,酒止矣夫。兄请在此留宿,弟辈可以去则去矣。”
   
    童自大道:“今日是大哥睡,明日是二哥睡,后日才轮到我。这两夜叫我怎熬?我们兄弟同门做一个三战吕布罢。”
   
    【这是他家插屏上所画者,故此记得耳。】钱贵道:“本当奉留,但身抱微恙不洁净,得罪众位老爷。”
   
    宦萼道:“既然如此,我们且回去,改日再来相访。”
   
    童自大道:“哥,你竟是狗咬尿脬空欢喜。倒是大家同回的好,省得我眼睛出火。”
   
    贾文物道:“吾未见好德噫如好色者也,盍去诸。”
   
    说了一齐大笑。家人点上灯笼,一哄而去,正是:仙花遥望莫能攀,可笑狂奴空腆颜。
   
    自是青莲泥不染,何妨娇慧对痴顽。
   
    他众人归去如何,权且按下。且说那游混公自宦家出来,失了肥馆,又开了一个散学胡混。因把龙家小子骗做了龙阳,被他父亲打散之后,品行全无。人都知道他的心是通了六窍的,却是一窍不通,那里还有宦家挂名读书的学生来请他?他没事做了,恃着一顶硬邦邦的头巾,武断乡曲,把持衙门。凡是可以弄钱的去处,任你甚么凶恶无耻的事,他无不踊跃为之。
   
    他妻子花氏早亡,这花氏原是个团头的乃爱。团头者,即花子头儿之尊称也。他父亲原也是个小花子,后来因积攒了几文钱,他算计却租了三间房子,收留那无归着的乞丐在家中存宿,每日一个人交他三文做房钱。又积了几年,囊中竟有了余资。他买了几间房子,到各鸡鹅铺中收了毛来晒干,铺在屋内有尺许厚,招揽各处花子来他家祝每夜钻在那毛里睡觉,比睡床铺还受用。但偶天阴下雨,出去讨饭不得,便吃他家的饭。每日要交他几文钱名曰鸡毛钱。今日不足,明日定要补上,不敢少欠一文。俗语说:端他的碗服他管。这些花子都仰仗着他,任他颐指气使,不敢稍忤,他竟俨然有个主人公之势。日积月累,十余年竟积有数百金。公然穿起细布直裰,吃起肉糜来,做了一个花子中的财主,众花子就尊他做了团头。
   
    他没有儿子,只得一个女儿。说也甚奇,他这样个瘸腿弓腰,眇目擘手的,生的这女儿并非花子之花,宛如花木之花,颇有几分姿色。他是花子中的乡绅子,要择一个读书人家的子弟做女婿。广托媒人,事成厚谢,请教是那个正经人家肯扳这叫花亲翁。他见无人肯就,便以利饵之。托媒人道:“如有愿成交者,除妆奁之外,还以二百金为压箱之资。”
   
    游混公听得此信,他那时年已三十,小儿尚还无母。他父母是早故了,是自己做主情愿为这位花翁的门下婿。媒人去说,那老花反疑心未必是正经人家。细细访问,知他祖父原都是秀才,他也还曾读过书,遂许了他。这花翁着实体贴女婿,知他贫寒,不但不要他行聘,反先送银二十两为制衣裳酒水之费。嫁过来时,妆奁虽不为大丽,而箱柜床桌之类,件件俱备,果有细丝二百两在箱中。把个游混公喜得屁滚尿流,不但白得了一个红颜,且又获了许多白镪。但只是一件,晚夕成亲之时,游混公还以为是个处子,白费了许多津唾。谁知他那件东西不是含葩之花,已是大放之花了。游混公虽不曾娶过妻,也因同妓女们钉打过无数。他见花氏之物与那妓女们相仿佛,口中不住咨嗟道:“嗳呀嗳呀,怎是这样的?”
   
    那知那花氏更老辣,听了这话,反怒起来道:“你嫌我是破罐子么?你不要我,送我回去就是了。有我这样个人并这些嫁妆,不怕嫁不出汉子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