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九(上)]
胡志伟文集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史迪威棄軍逃往印度
·曼娜回憶錄
·曼娜回憶錄之三
·曼娜回憶錄之四
·曼娜回憶錄之四
·姑妄言卷四
·曼娜回憶錄之五
·曼娜回憶錄之八
·曼娜回憶錄之七
·曼娜回憶錄之七
·姑妄言卷一
·姑妄言第一回正文
·姑妄言卷二
·姑妄言卷三
·姑妄言卷三(下)
·姑妄言卷四 (上)
·姑妄言卷四(下)
·姑妄言卷五(上)
·姑妄言卷五(下)
·姑妄言卷六(上)
·第七回 凶狱卒毙官刑
·姑妄言卷七(下)
·姑妄言卷8(上)
·姑妄言卷8(下)
·姑妄言卷九(上)
·姑妄言卷9(下)
·姑妄言卷十(上)
·姑妄言卷十(下)
·姑妄言卷十一(上)
·姑妄言卷十一(下)
·姑妄言卷十二(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3(上)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4(下)
·姑妄言卷14(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九(上)

第九回 邬合苦联势利友
   
    钝翁曰:写贾文物咬文嚼字,嘴之乎者也,一片假斯文身份,不过供人一笑。其待邬合也,富中带酸。写童自大呆财主的身份,尚不足为妙。只看他厅上的一番摆设,俗气冲人,真是财主家款式。其待邬合也,吝而臭,令人几乎笑得肠断。写宦萼自是骄奢公子狂妄的身份,别是一样。三人迥不相合。
   
    李太孰谓其不通,他竟是东方曼倩、淳于髡、黄幡绰一人物,不然何以开口便是趣话?无一字一句不令人解颐。李太之延师干生,与之不相合者,干生之过,非李太之过也。何以言之?天下之东家多半有李太之习。干生若向游混公、卜通二人求其为先生五字之秘诀,决如胶投漆,必不至于冰炭矣。

   
    《百家姓》直解为千古第一讲章,《上大人》一封书为千古第一家信,宦、贾、童结拜千古第一盟文,不意此一回书内见此三绝。
   
    钟趋之弃婿,何损于干生?特自害其女耳。真家训之嫁女,何荣于干生?乃自成其女耳。二人之心眼界,孰优孰劣,孰幸孰不幸,择婿者请择其所从。
   
    钟生救郗氏,资助郗氏;拒李氏,成全李氏。一是钟生今得中之因,一是二氏异报德之果。
   
    钟生得遇钱贵,梅生之力也。梅生之娶李氏,又钟生之力也,可谓以德报德。
   
    宦、贾、童结盟一段,作者非有二十分愤懑,二十分伤心,不能道也。何以见之?但看他三人口中所说的话,无非是富贵他人合,贫穷亲戚离之意耳。
   
    第九回 邬合苦联势利友 宦萼契结酒盟
   
    附:李都督延师千秋佳话钟秀才救溺一片热肠话说邬合到贾进士门首,只见门楼下正中挂着一个门灯,上面“贾衙”
   
    两个大字。傍边放着条大凳,坐着四个家人,是贾进士得用的管家,名唤贾势、贾利、贾富、贾贵。邬合平素都认得,走上前,带着笑拱手道:“久违久违。”
   
    那四人见了,也起身拱手让他同在凳上坐下,问道:“邬相公许久不来。今到此,还是来求我家老爷的诗文,还是要求那衙门说事的名帖?”
   
    邬合道:“都不是。有句要紧话要见老爷面讲,相烦传报。”
   
    那贾势叫管门的贾阍道:【贾阍二字令人放声一哭。阍者,门也。人生在世岂特势利富贵为假,虽此门亦假也。门既假,此身非真可知。释经云:人生如梦幻泡影,如电复如。人尚不悟此,犹营营于势利富贵何哉?】“你去禀声,说邬相公要见老爷。”
   
    邬合接口道:“相烦大哥,改买茶酬劳。”
   
    【恰是江宁人声口。】那贾阍去了多一会,出来说道:“老爷在厅上,请邬相公进去。”
   
    那邬合别了四个大管家,随着贾阍走到厅院中,远远望见贾文物在厅中间一张椅子上坐着。邬合忙跑上前,深深一揖,道:“惊动老爷大驾,有罪有罪。”<姑妄言>
   
    贾文物慢条斯理的走下来,把腰略弯了弯,还了半个揖。【弯弯腰,半个揖,是个大老官见篾片身份。】让他客位坐下,自己把座儿斜佥了相陪。【斜佥了座儿相陪,是有钱人妄自尊大的身分。】把脸仰着道:【仰着脸,是假书呆身分。这几句话画出一个假斯文来。】“久别邬兄,今日何见顾之早也?毋得而有事诸?”
   
    邬合打了一恭,道:“无事不敢造次进谒。今者一来请老爷台安,二来因昨日在宦大老爷处,承他过爱留饮。因提起大名来,宦大老爷甚是渴慕,有个要奉屈结社之意。又不好骤然奉拜,故命晚生先来介绍,不知老爷尊意如何?”
   
    贾文物道:“常闻之矣:宦公子富有而骄,贫与贱,彼之所恶也,不有其势利之不取也。不意竟与兄相识,可见人言之误,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者同然耳。由是观之,宦公子可谓富而好礼者也。又是见邬兄相识满天下,知心有一人矣。但所云结社之事,我学生得甲中人,若与公子交,如衣朝衣朝冠坐于涂炭,决乎其不可行者。结社也,兄可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予小子必避于箕山之阴矣。”
   
    邬合道:“老爷尊见固是。但宦老爷一番殷殷美意,老爷不允,未免太觉契然。且还有一说,老爷若与宦公交结,通家往来一深厚了,也颇有益处。他太老先生也是有名人焉,异日老爷到部荣选,或可稍得其助,老爷请上裁。”
   
    贾文物听了,抚掌揶揄道:“有心哉,斯言乎。斯人也而有斯言,可谓善谈也矣,我不亦乐乎?夫如是,我明早即趋造于府,决不瞰其亡也而往拜之。”
   
    【世人做了财主,未有不想做官者。贾文物不但财主,而且又是进士。官之一字,自然热衷。邬合即以此饵之,彼岂有不乐从者哉?做篾片者亦必有篾片之才始可动得大老,若蠢蠢然惟知舔疮舐痔,只能奉承三家村之豪耳。】邬合见他依允,满心欢喜,即起身作别。贾文物拉住,道:“我有酒食请先生馔。”
   
    邬合道:“晚生怎敢叨扰?”
   
    贾文物道:“圣人云:君子食无求饱,未云不食也。兄以我之食为不义之粟而弗食乎?”
   
    邬合道:“晚生怎么敢?特不当耳。”
   
    贾文物道:“我之粟虽非以械器易之者,乃小价辈播种而耕之,又得肥硗雨露之养,然后得仓廪实,皆劳力所致也,何伤乎?且坐小其吃也已。”
   
    须臾,众家人抬过桌子来,将肴馔堆了满案,甚是丰盛。邬合道:“老爷为何如此盛设?使晚生何以克当?”
   
    贾文物道:“食前方丈,我得志必为也。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我非乡人也,岂可不效圣人之语乎?饭蔬食饮水,此陋巷中之所为耳。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此岂我素富贵行乎富贵之人所为者耶?”
   
    正食间,他回顾家人道:“不撒姜,食小菜何不以姜为之,不得其酱不食,肉何不以酱熩之?”
   
    向邬合道:“此鹅非陈戴所畜之鶃,兄何为不食?此肉非阳货所馈之豚,兄又何为不食?兄以此物出三日则不食之乎?未也。我学生虽远疱厨,若谓小价有校人烹之妄,彼乌敢当欺我之名哉?然而无有乎尔。”
   
    邬合道:“老爷也请用些,晚生方好动箸。”
   
    贾文物道:“何谓也哉。可以吃则吃,可以止则止,亦各从其志也已。鱼我所欲也,故舍肉而取鱼者也,兄但正席而先尝之。”
   
    邬合听了大嚼大吃,多时食毕。又叫取了酒来。让邬合道:“惟酒无量,不及乱耳。沽酒则不食,此非沽来者,请饮之。”
   
    各饮了数杯,邬合告止。众人撤了下去,他起身谢别。临出门,说道:“明日专候老爷大驾,幸勿爽约,恐宦公加罪晚生。”
   
    贾文物正色道:“是何言也?【此句巧。】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民无信不立,前言定之耳。”
   
    邬合忙揖道:“晚生得罪。”
   
    又作揖而别。有几句赞这贾文物写照道:形容虽秀,骨格庸愚。满口诗书,掩不尽白木行踪;万千做作,装不出斯文腔调。一身中摇摇摆摆,全无坦坦之容;满腹内腐腐酸酸,大有花花之态。
   
    邬合别了出来,一路奔到童自大门首。只见两扇黑漆油的大篱笆门关着,贴着一张吏部候选州左堂的红封皮。【此等事果有之,勿以为笑谈。】傍边贴着两张街道坊官禁止污秽的告条,上写道:本厅司示谕:一应闲杂人等,勿得在此污秽。如违拿究。
   
    朱笔大圈。【妙极。江南或监生或财主,十家有七八贴此。】看了一回,竟不见一个看门的出入,只得推开门走了进去。到大厅上,见有许多人皆在厅内两边靠墙大凳上坐着。邬合近前拱拱手,也随众坐下。看他蓝粉贴金的屏风上贴着一张红纸,捷报候选州左堂的报帖。中间悬着一轴红绫金字的大画,是伙计们贺他援纳的贺轴,【伙计们,妙。大约他除行财伙计之外,未曾相与他人也。】后面许多名字。【是财主家的堂画。】正中间放着一张大公座,摆着笔砚,拴着大红潞绸桌围。桌子上放着一架大天平,一个大算盘,傍边放着一张方桌,【笑倒,是个财主监生,以富翁而效官样者,趣甚。】堆着许多账簿包裹。屏门两边放着两架大插屏,朱红漆描金螭虎架子,一面画的是虎牢关三英战吕布,一边画的九里山十面埋伏。【这两架插屏,非财主家别处再用不得。】正中放一张椐木金漆大几,几上放着一个红绿花大磁瓶,黑退光漆座子。内中插着一枝裁帛做的大牡丹花,还有几根孔雀尾。【好点缀,不愧是财主。】厅东南角上放着一面大镇堂鼓,两边一顶屯绢围子五岳朝天锡顶的大轿,一把大雨伞,两对大幔灯。一边是“候选州左堂”
   
    五字,一边是“童衙”
   
    两个大字。【真好铺设,虽与前卷邬合向宦萼所说一字不移。他那是口说,这是眼中看见,故不觉其重出。】中梁悬着一个大匾,红地金字,题着“世富堂”两边柱子上贴着朱砂笺的对子,一边是:但愿银钱涌来,如长江大海,万载无休。
   
    那边是:
   
    惟求米粮堆积,似峻岭高山,千年永在。【见此对,偶忆一笑谈。有一老人性甚贪,一日于郊外闲步,见一大空地,盘算到:用多少牛力,用多少耕种,开多少田,一年收获若干,久之,便可为财主矣。旁有一人笑谓曰:“还得数百斤铁方妙。”
   
    老人问曰:“要铁何用?”
   
    其人曰:“还铸一个你,不死才好。”
   
    此对万载无休,千年永在,也须铁铸一个童自大方妙。】坐了有两三顿饭时,只见走出一个家人来说道:“等了这半日老爷才醒了,叫你列位们且等着。”
   
    众人应了一声,邬合认得他叫童禄,【是个财主家人的名字。铜钱生禄,非财主家焉得有?】忙向他拱手,道:“相烦禀一声,我在此候老爷有话说。”
   
    童禄去了一会出来,道:“老爷知道了。邬相公请坐,就来。”
   
    邬合只得又等,心都等焦了。将过午时,只见那童自大糟包着一个脸还醉醺醺的,两只眼半睁不睁,【是个财翁形状。】趿着厚底红鞋,扶着个苏州清秀小厮叫做美郎,慢慢的踱将出来。看那童自大时:身上一般华服,而呆气冲人;面上的是财翁,却痴肥可笑。权装官体,上戴一顶软翅唐巾;假学斯文,脚下趿两只三镶朱履。
   
    邬合见了他,忙上前作了揖,道:“老爷好受用,此时还在梦乡。”
   
    童自大道:“连日这些借银子的人请我吃戏酒,每日熬夜,又吃得大醉。昨日偏又多了几杯,今日这时候还爬不动。若不是他伙计们来算账交利钱,我正好要睡呢。”
   
    让了邬合坐下。因问众人道:“你们都来齐了么?”
   
    众人都站齐作了揖,答道:“都久已到齐,伺候老爷算账。”
   
    他听了,向邬合道:“你且请坐着,有话等我算完了账再说。”
   
    就到公座上高坐。【令人笑倒,也不用排衙喊堂便登公座,倒也省事。】叫众人一个个将账簿算起。算完,然后抬过天平来,将银子兑毕了,众人方才辞去,足足弄了半日。又将账目叫美郎记清了,收入书房柜子里去。又亲自送进银子交与铁氏。过了好一会,时已下午,他方出来坐下。才向邬合道:“久不会你,你竟胖了好些。想是在那个大老这民跟前弄得了几个钱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