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四(下)]
胡志伟文集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冒名頂替 居然獲獎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四(下)

第四回 钟生无意访名娃初谐鱼水
   
    李公家即在省城,回来差四名军卒,拿了三十两银去抬屏,吩咐云:“他若不肯,可将两个掌柜的拿来军牢。”
   
    到彼言其故,二人自悔无及,只得将屏付与。二事相同,故并及之,以快心。】那人争道:“这是人的寄买的,定要五十两,昨人还到四十两,尚不曾卖,如何掼碎了他的?”

   
    先那朋友被他讥消了两句,一肚暗气发不出,今见童自宏掼碎了,心中暗喜,便说道:“你要二十两,他就给你二十两,还有甚么说的?你先贬我罢了,他是徽州有名的百万童老爷,像你这样的铺子开得起几万个呢,你也小量他?”
   
    这条街是极热闹的所在,此时围着许多人看,这朋友向众人细说了其故,众人一来也恼地渺视人,二来人情所使,自然要奉承富翁,都说开铺子的不是。他方忍气声,没得话说。
   
    童自宏同众人谈笑着踱出聚宝门外,到了报恩寺。走乏了,投知客寮去。只见那一个大胖和尚,肥头大脸,穿着一身绸缎僧衣,光着头,坐在一张大圈椅上。见了他们,股略抬了一抬,道:“请坐。”
   
    他众人也都坐下,那和尚毫不瞅睬,也不叫茶,童自宏见他那样子可恶,笑问道:“老师就是知客么?”
   
    那和尚带答不答的道:“正是。”
   
    童自宏道:“请问这报恩寺以前是甚么寺来?”
   
    知客道:“以前是长干寺。”
   
    童自宏道:“长干寺以前呢?”
   
    那和尚茫然了一会,道:“这却不知。”
   
    童自宏笑道:“宝刹也算南京第一大寺了,无限的贵官财主来往。像我辈穷酸不足论了,倘遇了那种人盘问起来,连本寺的来历都不知道,不但于宝刹削,就是有愿布施的也不肯出手了。”
   
    那和尚问道:“相公可知道么?”
   
    童自宏道:“我安得不知?”
   
    那和尚忙立起,脸陪笑,足恭问讯道:“适才着实得罪,小僧以为是等闲人,不知是广见博识的老先生。”
   
    叫小和尚送茶。
   
    茶罢,就叫掇果碟子上来。一十六样上果品细点,再三让着。吃了一会,又叫备斋。顷刻撤下果碟去,送来十二碗丰盛素菜,包子云卷,南乡米饭,细粉鲜汤。
   
    吃饭毕,又叫烹了一壶好尖茶来,漱了口。那和尚笑躬身问道:“请问老先生,敝寺长干寺以前端的是甚么寺?”
   
    童自宏道:“当年梁武帝要建长干寺,特选了这一块地基起盖的,长干寺以前是一块大空地了,这有甚么难解处?”
   
    众朋友先也以为童自宏必知其详,都侧着耳朵听,见他说这话,都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那和尚先当童自宏是实话,陪了无限的小心奉承,备茶果,备汤饭,盛款了要请教。<姑妄言>此时方知是耍他,又说不出口,心中暗急。光头上的汗珠有指顶大,顺着往下滴。【写和尚一路屁滚尿流的奉承请教,原来是这句话,焉得不急?偶忆一笑谈:一个僧冒雪归家,到屋内,雪花头上滴水,徒弟问道:“师傅头上是那里的水?”
   
    师云:“是雪泄了。”
   
    此僧头上大约也是泄了。】童自宏笑着起身一拱,道:“多扰了。”
   
    笑着同众人别处去随喜,吩咐家人道:“称二两香资送这师傅。”
   
    那家人便向身边取出一包银子来称,那和尚见给了二两银子,除茶饭之费,还多余两数,方才暗喜不急。因见他这样出手,不像个穷酸,问那家人道:“你们这位相公姓甚么,在那里住,口声不是我们本地人?”
   
    那家人道:“我们家老爷是徽州有名的童大百万,你们这城里住的童百万就是他的亲兄弟了。”
   
    那家人也恼他出家人先那大样,说他道:“他先来时,你不那大模大样,奉承得他快活,要化他一千五百,只当毡子上去了一根毛。”
   
    说着,连忙赶主人去了。那和尚后悔无及,后来倒也教乖了他许多,再不敢以衣帽相人,不论贫富人来,都以上待,按下不表。
   
    那童自宏在城里城外各僧房道院游了月余,买舟而去,或水或旱,到了贵州、云南一带,住了年余回来,果然纪了一册手抄,名为《峒溪备录》。遂命匠人刻了绝精的版刷印,传到各书坊中都有。腹中稍有文墨者,无不喜阅,独他乃弟不善。他今见带了数十本来与他,童自大翻开一看,大笑道:“花花绿,绿绿花,一个字,两个叉,他认得我,我不认得他。”
   
    【人生在世,要认得银子足矣,何必要认此?】又笑道:“有用有用。”
   
    付与一个管账目的小厮,叫做美郎,道:“留着覆酱瓶盖醋缸,也省几文钱买纸,不要可惜抛撒了。”
   
    你道端的这本书上记的是些甚么,听我细细述来,上面道:峒溪种类不一,闻见同异各殊。余系目睹,辞虽简而事繁。苗人,盘瓠之种也,仅夜郎境多有之。有白苗、花苗、青苗、黑苗、红苗。其衣各别以色,散处山谷,聚而成寨,睚眦杀人,仇报不已。故谚云:“苗家仇,九世休。”
   
    近为熟苗,远为生苗。熟苗摇役之苦,劳同牛马。男子椎髻当前,髻缠锦悦。织布为衣,窍以纳首。妇人以海肥铜铃,结缨络为饰,耳环盈寸,髻簪几尺。以十月朔为岁首,揉鱼肉于木槽祭盘瓠,群号以为礼。见流官,无论尊卑,皆称曰老皇帝。称内地人曰汉人,以汉始通西南故耳。九股苗在兴隆凯里二界,以十一月为岁首。楚王马殷遣将镇八番,遂成土着。多楼居,衣青衣。妇人被细褶裙,褶如蝶版,古致可观。以六月六为正旦,其俗尚鬼,喜造蛊毒。身带刀弩,多为盗贼。食鱼虾而禁禽兽之肉。葬则以伞盖尸,期年发而火之。宋家蔡家,春秋宋察二国之裔也。性朴不诈,衣冠尽废,宛然苗类矣。天苗多周后,姓姬,尚行周礼,祭祖推其家长唱土语赞祝。紫姜苗装束与汉人同。多力善战,亦晓读书,嗜杀尤甚。得仇人,生啖其肉。夫死,妻先嫁而后葬,曰:“丧有主矣。”
   
    卖爷苗在白纳,贱老贵少,虽父老亦拽至他方卖之。【不知谁人买这老者何用】克孟、牯羊二种,处于金筑,择悬崖凿窍而居之,高百仞。或垂竹梯,或缘藤上下,如同猿狖。
   
    西苗尚勇好斗,葬不用棺,不知拜扫,【此是效法上古所行。】饮醉相杀,醒复相好。【国中虽不至于杀,而醉后相打,醒后欢好者甚多。】东苗性悍,衣蓝短衣,妇着花衫,无袖,遮覆前后而已,细褶裙仅蔽其膝。龙氏之裔,死用棺,以石作坟。以七月七日祭先,甚敬。四龙家衣尚白,【回回遗制。】丧服易之以青。【谚云:“穿青衣戴孝帽,死鬼肚里明白。”
   
    大约因此而云。】有张、刘、赵三姓。一曰大头龙家,男以马牛尾鬣杂组发中,盘之成盖,覆以尖笠。一曰狗耳龙家,妇人作髻,状如狗耳。【近日妇人挽长髻如骡肾,不知当作何呼?】一曰小头龙家,一曰曾竹龙家,俗与龙家无异。土人在新添司者,与卫人通婚姻,渐染汉俗。
   
    在施秉者,播入流裔。在邛水者,斗狠轻生。里人亦名夭苗,身衣木叶。【省了许多布帛。】新添、丹行之间,蛮人性犷戾,以渔猎为生,衣蓑衣。峒人以苗为姓,【好个大族。】性喜杀。片言不合,即起干戈。【尚强如中国人腹内之干戈也。】在石阡、朗溪二司者,多类汉人。在永丛者,居常负固在洪州,地颇膏腴,然不事耕作,惟喜剽掠。粤西有乞人者,好弹胡琴,吹六管,女善汉音楚歌。生女还之母家,曰:“一女来,一女去。”
   
    八番其俗,女劳男逸。【夜则男劳女逸,庶可相均。】勤于耕织。长裙曳地,白布裹头。以十月之望为岁首。葬不当昼,必于静夜,曰:“不忍使亲知之也。”
   
    【这才叫做瞒鬼。】乞兜衣青,身不离刀。貅老叛服不常,死则俯尸侧葬,云:“为死者避压也。”
   
    佯犷生理苟且,荆壁无门,出则以泥封户。【何不惮烦?】父母死,焚其衣冠,有如赠鬼。【此俗近来盛兴。】僰人号十二管长,猡鬼犵狫言语不通,僰人为之传译。被毡衫,女吹篾,有凄楚声。六月二十四日星回节,吃生肉,祭天过岁,朔望日不乞火。性悍好斗。庐鹿同风,又好佛,手持数珠,善诵梵咒,有祷辄应。僰人后,住元谋,女负担,男抱儿,最洁,日杵米,不食宿粮,其人能咒诅,变幻报仇家,又善变犬马诸物。又有二形人,上半月为男,下半月为女,【近日中国少年,昼则为男,夜则为女,甚多。】犵狫其种不一,有花乞者,红乞者。赤脚善奔,不知惜命。【此则不止于犵狫,天下多有之。】布围下体,谓之桶裙,善造毒箭,当之立死,受其气者亦死。死则有棺而不葬,置之穴或临大河。剪头犵狫者,男女剪发,仅留寸许,【梳篦二物置之无用矣。】猪屎犵狫者,喜不洁,与犬豕同食,竖眼花流,蛮人之尤怪者,两目直生,恶人衣青,云:“遇之有祸。”
   
    去麻阳百除坚,亦不常见。播州,古夜郎地。其苗信耳好诅,射猎为业,衣用虎皮,以虎尾插首为饰。黎州蛮,白马氏之遗种,其类几十一,曰:西青蛮,三王蛮、邛部蛮,风琶蛮、保塞蛮、净浪蛮、阿宗蛮,乌蛮,白蛮,两林蛮,山后蛮,交易不用银钱,汉以绢帛茶布,蛮以盐马红椒。其俗尚鬼,称其长日都儿主。建昌,俗陋性刚,与黎州相似。松潘,古冉龙地,积雪凝寒,盛夏不解。人居累石为室,高者至十余丈,【危矣哉,较立危墙之下者何如?】名曰碉房。【名甚新雅。】亲死,斩衰布衣,【强于远欲远矣。】五年不裕【这却是关东强,有终身不浴者。】奸淫事,输金请和而弃其妻。【金多者乐甚。】惟处女厘妇勿禁,有罪者,树一长木击鼓聚众而杀之。【较依律问斩者,甚觉爽快。】富者贾死,【有钱人到处得便宜。】烧其室,夺其田畜。部落甚众,无总属。各推一人以为长。麦坌住白沙,牝牛聘妇,吹笙饮酒。刻木人祀祖,负薪荷费,治生辛苦。猡猡本名卢鹿,有黑白二种。黑为大族,深自长身,面黑齿占,故名猡鬼,其人佩刀挟弩,左肩背背拖羊皮一方,兵为诸苗之冠。谚云:“水西猡鬼,断头掉尾。”
   
    男女贵者,寝不同席,至夜半密通之。【俗谓,婢不如妓,妓不如偷,此猡鬼大约此数语中司出者。】男去须,【一老童应试,将须剃尽,其友骇问之,答曰:“时人不识悉苦,将谓偷闲。”
   
    学少年猡鬼岂亦学少年耶?】女辫发,【省了许多装饰】毡衫为礼,鸡骨占年,死不用棺,【同回回教。】招以敢以葬。女以善淫名者,人争娶之以为美。【这真是寻忘八当当。】白猡猡住麻地,迎春邛州府,吹笠跌足而贺。猡苏居茂连山,种菽可食。猡湎在铺西稍井等处,采薪拾菌,携柴棍乞醴酒,醉卧中途,可供一笑。金齿,古哀字国,其苗人皆九隆之后也,其裔蕃衍,散处荒域。其人有数种。有以金裹两齿者,曰金齿;有漆其两齿者,曰漆齿;有刺面者,曰绣面蛮;有刺足者,曰花脚蛮;以来绳撮髻者,曰花角蛮。惟居诸葛营者,衣冠礼仪,悉如中土。八百媳妇,其人性缓,刺花鸟于眉目之间以为饰,俗同缅甸。相见把手以为礼。木邦亦名孟邦,其人多幻术,能以木换人手足,又能置污积于途,人触之者,变为羊豕,以钱赎之,复变为人,有知之者,易置污积于他方,则其人反变为异类。其俗男衣白,文身髡髪裁髭;女饰金圈象镯,居皆竹楼。男贵女贱,民皆奴视其妻,【此风较中国大佳,定无怕婆者矣。】役之耕织。老挝,其民性悍,遍体花绣,【水浒之燕青不等独擅于前矣。】居高楼,其上宽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