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三(下)]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4(下)
·姑妄言卷14(上)
·姑妄言卷15(上)
·姑妄言卷15(下)
·姑妄言卷16(上)
·姑妄言卷16(下)
·姑妄言卷17(上)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姑妄言卷19(上)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 明末官場腐敗酷似今日中國大陸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2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6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7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上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3)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三(下)

第三回 瞽女矢心择婿 虔婆巧说郎(2)
   
    别的话就可以不必言而喻了。至于白昼相对,自应相敬相爱。要说竟去跪之拜之,受其打也骂也,那却也无此理。然而把他辱之弃之,拳焉脚焉,视同奴婢,亦决乎不可。况与妾婢大不相同。婢字乃卑女,原是卑卑不足数者。即妾之一字,亦立女二字合成,不过比婢女一道又略高些。其为物也,原是取乐之具。可以放去,可以赠人,可以换马。
   
    王将军放妾,苏东坡换马二事,亦不必细说,单讲这赠人的。马铎之母已生马铎,乃父念李姓好友无子,赠之,后生李骐。一妾从二姓而生两状元,千古奇闻。生子之妾犹可赠人,可见是不足为重的了。至于子,要他生儿育女,为宗祧之计,主持中馈,为当家之用。何可十分轻得他?若把他当了一个可有可无之物,与妾婢一般,如何行得?

   
    我这一段话是要人夫和美、琴瑟相调之意,诸公莫错会了,当是我劝人做那怕婆的好汉。譬如那人把他子十分作不堪,如寇仇陌路一般,离心离德,焉知那子心中又不怀别?念古来这些死节烈的妇人,虽是他的心如皎,也必定是生平夫恩爱,情义甚笃,故愿相从于地下。
   
    再没有个两口子素常如活冤家,朝打暮闹,那女人肯去死节的。【说的尽情尽理。】岂但如此而已,我曾听得一个迂腐老道学先生说:“男人里看了他人之妇美,夜间与子行房,心念美人,借子之身以行乐。”
   
    焉知那子不心中也想着美男子,借丈夫之身以行乐耶?此心尚不可萌,而况于弃其以私他人之妇,安得保其又不私于他男乎?我因要说祁辛家的事,故先说了这段话。【虽是话,却是劝人夫妇和美的劝世文。】
   
    言归正传,且说祁公子撇了自己的娇美妾,去他人之妇,送了性命,反把妾被人去受用,还贴赔了一分大家俬做了嫁妆,岂不可笑?当是这个膏粱公子,姓祁名辛,祖籍原是山东莱州府人氏。【山东来州府而来寓,故后祁辛死时,别无一亲戚矣。】
   
    他父亲曾做湖广黄州府知府,后因告第,路过南京,爱这地方富庶,遂寓于此。他父母已经亡故。他年纪未及三旬。他子莫氏,就是黄州府同知之女。他一娶过门时节,那莫同知就升了广西梧州府知府去了。【梧州府,妙,故后杳无音耗也。】
   
    那莫氏生得也还有几分姿,但月下老人当不知怎么把赤绳系错了,把两个冤家系成一处。莫氏性格也还温柔,不知何故,祁辛同他像有仇恨一般。只娶进门来,好了没有几就相反目。那莫氏是个新人,不好同他相闹,只得忍受。过了满月,也就不肯十分相让了,也就言悖而出者,亦悖而答敬。
   
    祁辛先见他不敢回言,以为他的夫纲严肃,所以子畏而不言,发一会狠就罢了。今见他嘴中不逊起来,那里依得,竟抡其拳而飞其脚,不但捶其体而且嘴其巴。如此者数次,先不过是分而卧,后来竟连话都不交谈了,<姑妄言>一对夫妻竟同陌路。
   
    祁辛赌气娶了两个妾来,一个姓须,一个姓有,都还生得标致。也只过了月余,比待莫氏那个样子还利害几分。这两个虽不敢与他相抗,不过是强笑强迎,假趋假奉而已。论起来,他夫妻大小都在少年。家中要穿有绫罗纱缎,要吃有美酒羊羔。
   
    出外堂上一呼,阶下百诺。入内娇妻艳妾,翠绕珠围。真是除了神仙清幽快乐,就要算他繁华受用了。孰意这祁辛不知他是甚么奇异心肠,倒把家中之美弃了,专去外边寻那闲花野草。
   
    他有一个穷朋友,姓何名幸,是一个少年饱学之人。生得人品清秀,举止端方,与祁辛曾同学念书。何幸仗着腹内文章进了学,祁辛亏了孔方之力也游了庠,虽然各别,少不得算同案的朋友了。他二人年相仿佛,倒也来往得着实亲厚。
   
    这何幸的肚中虽比祁辛通透,那祁辛的腰里却比何幸厚实。何幸命既不如他之豪富,且年将三十,小儿尚未有母。他母亲当日在生时使的一个小丫头,叫做葵花,【又一个淫妇。】生得不叫做美。那一种骚浪的态度,是他胎中带下来的,非所学而能也。将二十岁了,何幸就把他收在身边,也不说妻,也不谓妾,混焉而已。
   
    一日,祁辛到他家来寻何幸,恰好葵花在门口站着。祁辛一眼见了,魂灵儿飞去半天,【此正可谓五百年前风流冤孽。】忙走到跟前,深深一揖。葵花素常在门缝之中,窗洞之内,曾见多次,虽认得是他,却未曾看得亲切。今日觌面相亲,见他那一种轻狂的体段,华丽的装束,着实相爱。笑吟吟回了一拜,闪入门内,露着半个身子,说道:“相公到此,有何贵干?”
   
    祁辛道:“特来相寻何兄,不知在府上不在?”
   
    葵花笑答道:“不在家了,失迎相公。”
   
    也虚让一句道:“相公请里面坐。”
   
    谁知这祁辛是调妇女的斑头,偷私情的领袖。【有此两句罪案,宜乎不得其死。】见了葵花这个俏冤家,正无门可入。听得让他进去,巴不得这一声,竟跨进门来。葵花只得闪身让他到了内边,满脸的笑,重又作揖。葵花让他坐下,自己在卧房门内站着。祁辛无可拔谈,东扯西拽,说了些没要紧的淡话。葵花毫不避嫌,也就一往一答的说了一会。祁辛只得起身告别,葵花又送他出来,二人大有留恋光景。
   
    祁辛路上走着,心中想道:我同何兄相与几年,竟不知他家有这样个尤物。我看他大有绻恋之意,怎样得个妙法,才弄得他到手?想了一会,道:“有了。须如此如此,不怕他不落在我的彀中。”
   
    其计已定,归家准备行事。
   
    且说那何幸回家,葵花对他说:“祁辛来寻你说话。”
   
    何幸不知是做甚事,就到祁家来。祁辛听得,心中大喜,【喜其落在彀中矣。】忙接了进来,书房中坐下。何幸道:“适间失迎得罪,不知长兄赐顾,有何见教?”
   
    祁辛且不答,忙叫小厮拿上果酒来,二人对饮。然后说道:“弟造府并无别事,因今岁大比,弟想做一做三场的工夫,痴心想一个进步。弟孤陋寡闻,苦无良师。素知长兄满腹珠玑,欲屈长兄到舍下做一个益友。修脯自不敢薄,府上的薪水都是弟这里供给。吾兄也不必往返,就在这敝斋下榻。不知尊意如何?”
   
    何幸的家中甚是寒薄,正要想潜心静读,以应秋试。但苦日用不继,少不得要在外奔波,今听他有这一番美意,可有不喜的?说道:“弟才疏学浅,恐不能有砥砺之益。倘承不弃,敢不从命?但寒家无应门三尺之童,只有小妾在家。抵暮而归,清晨造府,也还不妨了功课。”
   
    祁辛道:“天时暑热,设或再遇阴雨,来往也甚是费力的。”
   
    因笑道:“长兄若不能舍房帏之乐,弟则不敢强。若虑老嫂独居无伴,舍下仆妇颇多,着一老媪到府上去,不但可以相伴老嫂,并汲爨之事,都可以替老嫂代劳。长兄以为何如?”
   
    何幸道:“虽承长兄如此见爱,但弟何以克当?”
   
    祁辛道:“我辈斯文骨肉,何必更做客套?【昔人有云:此语出自其母,则为贤母;若出自其妻,则为妒妇。今祁辛此语若出自真心待友,岂非君子?但出于不正,则为真小人矣。】明日吉辰,弟有些微不腆之仪送到尊府,就打发个婆子过去。长兄把家务料理,也就请过来罢。”
   
    何幸再三谢了,作别回家。
   
    把前话向葵花说知,他听得有了盘费日用,而且又有人来替他烧茶煮饭,何等不乐。虽然夜间被底孤凄,日里却得受用,再三怂勇。
   
    次日,祁辛送了十两束修并柴米之类到何家,又叫了一个能言善语的老婆子马姓,附耳嘱咐了许多话,到何家要见景生情,事成重赏。那婆子笑嘻嘻应诺,到了何家。何幸见祁辛如此用情,柴米银子都有,也无可料理者,就到祁辛家中,谢了盛情。祁辛又设了一席,算入馆的酒。二人谈谈讲讲,痛饮了一番。
   
    祁辛虽说纳他来同念书,只早间一会,同在馆中坐坐。饭后便说有事,不知何往。何幸也以为他家业大,富贵人家应酬繁琐,不好强他念得。且乐得三茶六饭的受用,潜心诵读。
   
    且说那马婆子在何家百般殷勤,不拿强拿,不动强动,连那葵花的净桶也都去倒。葵花有得吃有人用,一日高闲自在,心中感激祁辛了不得。
   
    过了有四五日,祁辛到何家来,竟入到内中堂屋里站着叫马婆子。那婆子听得是主人声音,向葵花道:“我家相公来了。”
   
    葵花前次见过他的,也不害生,就走到房门口相见。祁辛忙作了揖,说道:“我才出门拜个客,在尊府过。因何兄不在家,恐怕尊嫂家中少长缺短,我心里记挂,着时进来问问。”
   
    葵花道:“前日承府上送了盘缠柴米,拜领感谢不尽,不差甚么东西,不敢劳费心了。”
   
    祁辛道:“我同何兄多年契厚,就是同胞弟兄一样,与尊嫂也似嫡亲叔嫂一般。彼此通家,怎还说个谢字?尊嫂若少甚么物件,只管吩咐,我无不奉命。本当请尊嫂到舍下走走,”
   
    叹了口气,说道:“但我这个贱内是死人一般的,不会知人待客。若像尊嫂这样和气,早请去会会了。”
   
    因吩咐马婆子道:“你小心服事何奶奶,就像伺候家中奶奶一样,不许懒惰。要是少甚么,就回去对我说。”
   
    说罢,辞了出来。
   
    葵花与何幸虽然夜间为妻子,日里仍是为婢的。今被祁辛这一番奉承,自己尊贵了许多,觉得心窝里都是快乐。又见他话中带着怜爱,不但感激,竟动了点相爱之情。那马婆子见主人又吩咐了几句,更加勤谨。
   
    葵花一日偶然同他闲话,问道:“你家相公说你奶奶是个死人,是甚么缘故?”
   
    马婆子道:“这总是各人的缘法。我家奶奶也不叫生得丑,颇有几分姿色。夫妻两个不知是甚缘故,总不同床。还有两个姨娘生得也好,也不中他的意,三日吵两日闹的。前日在家里同奶奶拌嘴,相公说道:‘我前世不曾修,今生娶了你这样个老婆。像何家那嫂子,见人又和气,说话又能干。我要娶了这样个妇人,真正头顶着他过日子。【上头顶乎,下头顶乎?此话难解。】我的命薄,可惜就没有这个缘分。’我前日来时,再三吩咐,叫我小心服事奶奶。说你这样个娇嫩人儿,如何做得粗重生活。又骂那两个姨娘道:‘你们这样东西,插金戴银,穿绸着缎的受用。我看何家嫂子那样人物,布裙荆钗,家中无样不是自己去做,真是老天没眼。我想起来,好不叫人心疼。’大约他心里记挂你,故此昨日又来了看看。【此媪可谓利口,先以情义动之,次以富贵感之,继以恋爱感之,妇人水性,焉有不动心者?虽是受主人之托,然坏此心术,后之一死,亦为不枉。】实实是我相公没缘。若是有缘,娶了奶奶你这样个心上人儿,还不知怎样恩爱呢。”
   
    葵花听了,呆了半晌,说道:“那是他没缘,是我没修了这样的福来。”
   
    婆子道:“说起来也奇。我家相公因同奶奶姨娘不睦,成年在外做这些偷情的勾当,也相与了好些妇人,从没听见他夸奖一个有得意的。前只见了奶奶一面,上口不念下口念,刻刻在心,像是有些缘法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