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三]
胡志伟文集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1完整版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7
·姜鵬飛孤膽進攻哈爾濱 大刀隊伏屍共軍機槍陣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9
·李學正敵後指揮四個軍 孤軍戰西康鮮血沃中原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2
· 羊安仁惜才釋朱德 廖志高負義殺恩人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9
·徐繼泰堅貞不屈 公審後大卸八塊
·庹貢庭發誓攻下重慶 迎蔣公重回大陸故土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2
·張夢還名著"蜀道青天"中的蕭步鵬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4
·鄂友三突襲石家莊 毛澤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1
·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逝世12周年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胞
·王蒙與玉蒲團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批判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三

第三回 瞽女矢心择婿 虔婆巧说郎(1)
   
    
   
    钝翁曰:

   
    铁化梳笼钱贵,不幸失身于此狂且,正是为其抱屈处,非写铁化之幸得贵也。
   
    写童自大之呆自始至终竟未能改,非谓呆人能做财主,正写财能呆人,可发叹耳。何以言之?余常见拥巨万之资者,犹昼夜持筹盘算,眉末刻舒,非呆而何!拨其意,不过为儿孙做马牛耳。独不忆古人云:儿孙强如我,要钱做甚么?儿孙不如我,要钱做甚么?聚敛不已,非呆而何?百年驹隙,终营营呜呼老矣,死去一文带不得,贪之何益?非呆而何?唐诗云:昨过老人宅,不解老人心,何事端里,栽桦待。此意双关,写尽自不知死之将至,犹为后人算计也。此时可为呆财主做一喝,正见童自大之呆,乃财主之常不足笑也。
   
    世间妇人丑者或有不悍,而丑再未有不者,铁氏便是样子。
   
    仙桃木也,铁氏金也,木遇金必伤。写铁氏凶暴若此,仙桃相随数载,竟未受其摧残,乃仙木非凡木矣。仙木岂可久在臭铜之室而邻金铁之险,必移别植,庶有荣茂之期,故归钱贵。得侍钟生,既贵之,又得钟情之人而爱惜之,自能结实,故随钟生而生子也。仙桃虽得好处,但钱于金,钟于金,始为金所制,故只能为之小星,此等处,心不如髪,如何看得出。
   
    葵心莲瓣,此二物既铁氏下体之形,岂可须臾离者,故独留此二婢也。用一童自大引出魏如虎、魏如豹、巨金、知县,许多怕婆人来,不过谓道渐长,道渐消,女师之威风炽,弱男子甘拜下风。写得世情可笑,当补在怕婆经之后。
   
    夹入杜小英一段,正显钱贵身辱烟花不得已之苦心,看他听代目念诗后之言便知。
   
    因钱贵引出祁辛,虽与正文无涉,正见钱贵之慧心,不为富贵所惑,高出庸万万。又借之以警戒少年,不可薄弃妾,私他人之女,不仅送去性命,其妾即归所妇人之夫。报应分明,孰苦孰乐,人皆能作如是观,之一字可化为乌有矣。此一段越不可少。
   
    何幸之葵花者,不过因其爱取意焉耳。
   
    极力写火氏之者,一以见者铁化不择人之愚,一以见竹思宽无良之恶,世上竹思宽之不少,明眼者当避而远之,勿蹈铁化之愚。钱为命信手拈来,随笔结去,让出郝氏,后来好赘竹思宽。乃行文之省法。
   
    第三回 瞽女矢心择婿 虔婆巧说郎
   
    附:怕婆男小心更受非刑贪妇大胆竟试巨物话说那铁化次打扮得齐齐整整到钱家来,竹思宽昨晚未回,已在此拱候,见他来到,了进来。郝氏出来相见了,让了坐下。铁化家人送上礼物,郝氏看见约值百金,喜出望外,拜谢收了,然后扶出钱贵来,【此扶字乃写其娇羞,非写其瞽目也。】见礼坐下,铁化一见,果然生得美貌非常,双目虽瞽,却不瘪塌。不凸暴,眼皮微垂,似好目人含羞略闭一般。心<姑妄言>喜,如雪狮子向火,不由得酥了半边,与火氏比并起来,那一个美而淫恶,这一个丽而娇羞,如何不爱。
   
    少顷安席,搬上酒肴来,上面铁化坐了,竹思宽下面相陪,钱贵在东,郝氏在西,共坐而饮。那钱贵虽是妓家之女,还是个未破瓜的女孩,娇羞满面,低头坐着,一语不发,铁化越发看得中意,心爱得了不得。撤席之后,拉了竹思宽在背处,烦他讲梳笼的财礼,竹思宽自然是为郝氏的。假意两次三番,说定了二百两银子,衣服被褥首饰在外。铁化也算一个财主,这些须他那里吝啬,一应都依,又摆上换席来,吃了一会。铁化面前放着这样美人,一时不能到手,心痒难抓,那里还坐得住,约定了日子就起身回去。
   
    次日请竹思宽到他家,就烦同他家人送了礼物来,额外又是二十两酒席之费。到了吉日,他到钱家,郝氏预备了精致丰盛的酒席,叫了一班弹唱的杂耍,热闹了一番。晚来成亲,见钱贵是真正处子,婉转悲啼怜爱至极。
   
    不觉数点牛精髓,倾入钱姑两瓣中。【痛惜钱贵语。】有一调忆秦娥怜惜那钱贵道:香馥馥,此中有个人如玉。人如玉,恨庸医误,损他双目。烟花已恸身埋没,遭逢又对痴顽物。痴顽物,痛悲伤感,惨切心骨。
   
    后来有人知道铁化梳笼了钱贵,都道可惜一块好羊肉落在狗口里了,就有会打油的人,编了四句口号。说他道:一颗颗珠圆又圆,奇珍应让你为先。
   
    今朝误落村夫手,异宝全埋实可怜。
   
    且说这钱贵,他虽只十三岁,却聪慧异常。满心想遇一个风流才子。付此一点元红,只是女儿家此话不好出口,只得听父母主张。今失身于此狂且,怨恨之气充满肺腑,不觉伤心,枕上含泪,随口编了一调《二郎神》道:忧心悄,断送一生身窈窕。恶姻缘偏向奴身绕,吹箫谁和,梅花片落江皋。空思弄玉谐同调,没紧要的良宵偏杳。窗棂小,恨那冷月偷窥,使人烦恼。悲悼,嗟容貌如花命似草,魂消魄落,一天风雨飘飘,满地落红谁个扫。好含恨,狂且恶少把玉山搅。霎时间,夭桃娇柳,摧残倾倒。
   
    悲拗不已,欲睡不能,又成了一调《啭林莺》道:满腔悲怨多萦绕,声声啼血噍嗷。恨难消,似美丽的更难晓,何不把残生来弃了。蓦想梁国夫人后从良,嫁着韩王好。怒难消,望他年好景,且耐今宵。香驱相伴狂且嬲,好似乌鸦彩凤同巢,伤心恨怎消?此情试问人知否,只有空烦恼。倒不如惜花园内双飞鸟,难忍泪珠抛。叹今朝花谢,昨日曾娇。
   
    此二词他后来常常自唱,故尔传出,他每日眼含珠泪那一种万不得已的光景,每每现于词色。况这铁化是三十多岁,嘴唇上的胡子剪得齐齐的,偶然亲嘴馧腮,将他那粉粉森森的嫩脸戳得又疼又痒,好不难过。【真正苦恼。】钱贵自幼爱洁,他每日浑身上下,被褥以及衣服,定用好香熏得扑鼻。铁化教门中常享用的是牛羊等物,他那身上的一种膻臭,自十万八千毛孔中透出,甚是难闻,【丝毫不爽。】那里有夜深私语口脂香?那钱贵不由得气苦,在那暗中的眼泪不知落了多少,怎得还有心情同他欢乐。
   
    这铁化虽然爱他,总不见他有一毫喜色,不上一月,他一个财主性儿,只要人奉承他,今反要他去奉承别人,如何行得。他虽会奉承火氏,那是名正的夫妻,抛弃不得,二来怕服惯了,无可奈何。今在钱家虽费了数百金,倒也不在他意中,况且又有个厌旧取新之意,因此也就渐渐淡了。先还三日五日一来,后来或十日半月来一次,到数月之后不复再至矣。
   
    这钱贵自从梳宠之后,心中只忧忧不乐,又过了多时,虽又历过数人,都是竹思宽引来的麒麟楦,总非他之所愿。他虽然双目皆瞽,秉性原极聪明,常静夜自思:我门户人家,人所重者无非色艺,人人尽道我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但今损却双眸,未免减了许多风韵,老天,老天!既生我如此娇姿,何吝秋波少许,何苛刻若是耶?若是留得我双目,虽不敢与天下之美女争衔,在这平康队里或博得个风流榜首,还择一个才貌情郎,终身有托,于不可知。岂料今日至此,奈何,奈何!他心中伤感。遂题了自嗟薄命的四首诗:其一:定是前生作孽多,教侬今日目无波。
   
    几回辜负菱花镜,空有娇容用彼何。
   
    其二:
   
    忆儿幼读女儿经,众口咸夸貌娉婷。
   
    孰意十龄遭此疾,烟花日日类浮萍。
   
    其三:
   
    不知天暗与天明,但听傍人说雨睛。
   
    独有琵琶能解恨,调中哀怨诉幽情。
   
    其四:
   
    可怜晨夕伴狂且,怨雨愁云那得舒?
   
    只有更阑方少息,将明又唤把头梳。
   
    此诗一出,声名愈重,哄动一城。往来之人无不怜爱。但他自己另具一段隐衷,常想道:“我之此目已经双瞽。无策可疗。我之此身虽落火坑,尚可自拔,于当拿定主意,万不可随波逐流,误却终身。倘有缘得遇一个有才有貌的情郎。当以此身相许,若只图财帛,与轻薄儿郎丑陋子弟为伍,不但人笑我心盲,我于岂不自误?”
   
    他因执定这个主意,那来访的人定要选择才留,这话在他胸中,无人可告。真所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钱贵矢心立了个择婿之念,要觅一个伶俐丫头托以心腹。凡是来访之人妍媸,叫他预报,这主意不肯向娘说,只说要寻一个好丫头作伴。那郝氏此时靠他如泰山一般,敢不遵依来命,四处托媒人找寻,不惜重价。
   
    一日,媒人领了一个丫头来,说是童百万家打发出来的,小名仙桃,才十四岁,郝氏看了,果然生得性格温柔,齿牙伶俐,就买了与他。
   
    过了数日,钱贵见这丫头动止端庄,至诚可托,细问他的来历,也还是正经人家的女儿。因父亲不才好赌,将他卖出,幼时曾读过书,又还识字的,这钱贵甚喜,竟待之如亲妹一般,不叫他做一点重活,食必同桌,若无客一来,卧必同榻。这丫头也感激不已,钱贵遂将心腹告之,丫头也尽心允诺,【钱贵能彼此如此之厚,故彼后来于厚报之。人见田横之五百义士,葛诞之三千甲将,与之同死,以为异,谓后人无此义气之者。但此等义士自有,特无人如二公能赤心待人者耳。】替他改名代目。因自己眼看不见,取其代已双眸之意。【仙桃得钱贵以代其目,重之甚矣,可无后患,渐有生茂之意矣。】话分两头说,且说童百万家是南京城中数一数二的财主,如何卖起丫头来,内中有一个可笑的缘故。
   
    这童百万名自大,原籍徽州府人氏。他高祖之上,在元朝曾做到行省平章政事,挣下了一个偌大家俬。【做到行省平章,不曾挣了些名声政绩,只挣了一分偌大家俬,宜乎子孙做财主也。】因爱江南繁华,遂留寓于此,已经数代。到他祖父,虽不曾出仕,却善于经营,专于刻薄,【财主小像。】所以做了有名财主。他父亲名童山,【是个财主的姓名,大约字是金穴。】生他弟兄二人,他排行第二,他哥哥名唤自宏。父亲故后,兄弟拆居,哥哥搬回祖籍新安去了,只他一人在此。
   
    这童自大虽算不得奇蠢,也有三分呆气,既是一字不识,【无怪乎做财主。】却又半分难舍。【余见大通的财主也有此玻】他娶的妻子就是铁化之妹,这铁氏不但生得性子凶暴无双,且娇容更长得奇异无两,有几句赞语赞他的妙处,怎见得:两道浓眉阔如柳叶。【眉曰远山,本自不校】一双怪眼,大胜桃姿。【眼曰杏眼,大杏原只稍小于桃。】樱桃口,三寸还宽。【相书云:口大福也大,宜乎做财主婆】蒜头鼻,一拳稍校【土星高耸,于相称佳。】面如皮鼓,两腮肉有十斤。【是个财主婆相貌。】体似绵包,浑身重余二百。【是个财主婆躯。】拳真柳斗,足宽鳊鱼。高声大喝,不亚虎啸空山;细语低言,还像洪钟夜度。【相书云:声如洪钟,禄享千钟。童自大之福,焉知非乃妻之福?】仰眠绿榻,肥乳峰一尺犹高;侧坐牙床,胖屁股十围还大。阴门宽阔,似两瓦合成;【怕人,谚云:撂出半边来还吓死了你,铁氏此物与应如是。】牝盖丰拢如一盂扣祝【日用之唾盂乎,和尚之钵盂乎?这一件却妙,历来美妇人不可多得者,或杨玉环若是。】走来时,俨同一座肉山;【肉屏风只用他一人足矣。】睡下时,全然一只皮袋。【以乳为枕,以躯为褥,于可比汉成帝温柔乡也。】请教这样一位佳人,令人害怕不害怕,童自大自娶了他来家,也不曾领教过他的打骂。只见了他那一种不恶而严,不怒而威的样子,真如鼠见猫,如獐见虎相似。那铁氏天性万种咆哮,只有一件与丈夫相合,却是千般吝啬。这铁氏在家时,见他令嫂管教他令兄的那些法则,学了个满心满耳,本要拿厥夫做个小试行道之端,不想这尊夫心悦诚服得很。每见他双眉略皱,不觉屈膝尊前,忽然两眼微睁,早已稽颡顿地。这铁氏虽然凶暴,古语道:“大虫不吃伏肉”他见了这个局面,也竟无所施其威,可以不必用其打了。但只是学了这几年的阃政来,竟用不着,未免有抱负经纶沉埋草莽之叹。只好慢慢等待机缘,相时而动罢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