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二]
胡志伟文集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史迪威棄軍逃往印度
·曼娜回憶錄
·曼娜回憶錄之三
·曼娜回憶錄之四
·曼娜回憶錄之四
·姑妄言卷四
·曼娜回憶錄之五
·曼娜回憶錄之八
·曼娜回憶錄之七
·曼娜回憶錄之七
·姑妄言卷一
·姑妄言第一回正文
·姑妄言卷二
·姑妄言卷三
·姑妄言卷三(下)
·姑妄言卷四 (上)
·姑妄言卷四(下)
·姑妄言卷五(上)
·姑妄言卷五(下)
·姑妄言卷六(上)
·第七回 凶狱卒毙官刑
·姑妄言卷七(下)
·姑妄言卷8(上)
·姑妄言卷8(下)
·姑妄言卷九(上)
·姑妄言卷9(下)
·姑妄言卷十(上)
·姑妄言卷十(下)
·姑妄言卷十一(上)
·姑妄言卷十一(下)
·姑妄言卷十二(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3(上)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4(下)
·姑妄言卷14(上)
·姑妄言卷15(上)
·姑妄言卷15(下)
·姑妄言卷16(上)
·姑妄言卷16(下)
·姑妄言卷17(上)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二

第二回 钱贵姐遭庸医失明 竹思宽逢老鸨得偶(1)
   
    话说明朝万历年间,应天府上元县地方有一个乐户,【洪武钦定,乐户裹绿头巾,挚红布带,连猪皮靴,一见而即知其为子矣。】姓钱名为命。他子郝氏,【郝音好,以钱为命之人,再有遗言个好子。自然是忘八无疑,乐户,老鸨子。】小字翠娘,举止风,语言娇丽,少年时在美中也算铮铮有名的。
   
    他年过三旬方生一女,夫二人爱之如掌珍,惜之如至宝。将周岁时,此女生得眉目如画,身体如脂,但有见之者无不怜爱,悉呼之为粉孩儿。至六七岁他就学粉调脂,描眉掠髻。他父母见他资聪明,将他送入邻馆中就学。那先生姓卜名通。【一个不通的先生出现。】先生谓他道:“你门户人家,所重者无非财帛。况你又是姓钱,可即使名为钱贵,岂不巧合?”

   
    道:“妙。”
   
    【他的名字是这个不通先生去,如此起出。】遂将他留在馆中,每教他读书写字,作对诗。谁知这女子颖悟异常,竟能过目成诵,未及二载,连诗词也觉颇通。他父母心中欢喜自不必说,而旁人亦为他欣庆,尽说道:“钱家之钱树子自此兴矣。”
   
    又过年余,虽才十岁,俨然成人,其丰姿绰约,不能尽言。只见他:眉黛山,眼含秋水。犹红豆,脸若桃花。十指尖尖玉笋,一双小小金莲。肢似荷茎翻风,皮肤如海棠经雨。语言娇丽,声音不让清箫;行步轻盈,体态可欺弱柳。隐微处虽然未许人窥,想个中一定是件妙物。
   
    他生得真令人一见魂消,且不必说。孰意那一年城中疫疠大行,他也偶染时症,伏枕数月。他父母延医问卜,打卦求神,无不备至。后来病虽痊愈,只双眸微暗,渐渐不明。城中之名医国手百样医治,毫无效验。但那时医生的技俩,原是有限,而内中又有两等,一等是穷的,一等是富的。若是那穷的,只好守着药箱,袖手在家高坐,十半月,药都霉烂了。
   
    间或卖出一两剂,聊为糊口,大约终身不过如此。或者等到十年运来的时候发财也不可知,不然再无望矣。【此段无时之穷医见之,必点头叹曰:不谬,不谬。】这是为何?因那一等富的,他家中有几贯钱财,每雇上三四个轿夫,扛上一顶油衣红顶小轿,【三四轿夫,甚是体面,接写扛上一乘油衣红顶小轿,不堪之甚,轿本是抬,此谓曰扛,尤其不堪。】不论晴,大街小巷,抬了跑。
   
    到晚来,或买烧鹅、板鸭,或火腿、熏,着背药箱人拿了,跟在轿后。故意使人看见,好说此人一到晚这等兴头,且如此大吃大用,定是明医无疑。好与他四处驰名,哄人延请。孰知他只好自费几百文钱,抬在街上摇摆,究竟一到晚,药箱还不曾发市。【此段有钱之富医见之,亦点首曰:诚然,诚然。】有那倒运的这个人请着他看病,他不过是撞自己的造化,拿别人的命来试手。
   
    中千般算计,口内一片胡诌。凡汤剂定要人参,是病症皆做<姑妄言>丸药。起发人些钱钞,养活自己妻儿。病若好了,夸他的手段高强,索谢不休;医死了呢,说人的命数修短,潜身无语。真个是:招牌下冤魂滚滚,药箱内怨气腾腾。
   
    况且《大明律》中,虽有庸医杀人的罪款一条,从来可曾见用过一次?【此段勿论医道中穷富件之,必含笑曰:巧手丹青不过只能画人形象,此人竟说尽我们的肺腑了。何刻薄若是。】所以这些人任意胡行,那里有穷究医书,精研脉理的?就是那驰名的国手,也不过是他的造化颇高,遇着都是不该死的症候。
   
    多看好了几个,就传说是名医无双,一匕回生,到底何尝有丝毫实学?所以说那富的还糊得去,只可怜那穷的真是寸步难移。近时岐黄中大都不过如此。【此段非是痛贬医道中人,正是劝其用心精究一番,不可将活人医死的慈心耳。古云:不为良相,当为良医,谓其能救人耳。若只图杀人,何不去学刽子手,学医何为?扁鹊曰:越人岂生人,但遇不死之症,不致杀人耳。愿学医者效之。】
   
    因此那钱贵不多时,竟两目皆盲,双眸紧闭,把一对娇滴滴的秋波,被这些庸医弄得个视而不见。【谚云:如今的世情,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据我言之,不若视而不见者为尤妙。】他父母虽然心疼爱惜,然到此地位,亦付之无可奈何而已。又过了二三年,钱贵已经长成,愈生得美貌可爱。有一词赞他的妙处道:举止甚蹁跹,体飘摇,态若仙,妖娆不亚娇飞燕,梅妆淡添,潘妃两弯嫌污,轻扫梨花面。羡煞婵娟,秋波紧闭,恰似玉环眠。右调《黄莺儿》
   
    且说着郝氏见女儿虽少了双眸,那丰姿出落得天仙相似,要寻一个好主儿出一桩大钱,才与他梳笼。但钱贵小时虽有人知他生得标致,后来都闻他损了双目,皆以为是个残疾废物。谁知他眼虽没了,还是一个绝美佳人。郝氏见他年虽十三岁,长得如成人 一般,可以破身的时候。
   
    况他这种人家,无非所爱是钱,巴不得早梳笼一日,早觅一日的利。见没得财主来相看,贫穷的自然又不肯与他,心中急了。有他相交 一个贴皮贴肉的厚友,叫做竹思宽,【王大江 先生云:天下无不近臀之卵,亦无不连卵之臀。世上人相与朋友,彼此一弄,自然就亲厚了,以此论之,郝氏与竹思宽贴皮贴肉,是厚朋友了。】托他替女儿招揽个好主顾来。若得一注大财,不但重重相谢,还许他脐下那一品老淡菜常常到口,概不取利。竹思宽听了此话,不但为人,而且为己,自然去替他上心打听。
   
    你道这竹思宽是个甚么人?他也是个篾片行中朋友,【篾片】自幼好赌,【第一个赌贼出现。】又好偷他父母的东西做赌本。虽还不曾在外边做梁上君子,而家贼之名,已遍于亲戚乡党。人背后送他一个美号,叫做贝者贝戎。【四个字的号甚新,约是仿金元时叫法。】不懂拆白道字的人,就直呼之曰赌贼。【如今有此美名者,天下几半。】
   
    他祖籍是江西人,父亲姓竹名清,母亲黄氏,【竹多产于江右,故他是江西人也。】迁移到南京来住的。那竹清手中原有五六百金之蓄,他的一个宗叔也是江西人,名叫竹考,是看守孝陵的太监。他倚着这个声势,【好大来历,可谓遥遥华胄。】开了一个钱铺,放印子钱。每月放出大钱一千文,要每日活打,一日收四十文,一月满,足收钱一千二百文。
   
    有人要借死的一千钱,每月加利三百。若这个月没得还他,下月这三百文又加利九十。你想这样重利,谁敢去借?都是那挑葱买菜、穷得没饭吃的人,只得借来做本。一日图挣些钱,除了还他之外,下剩几文度日。【说尽穷汉之苦。】还有一种好赌的人输了,借钱作本的,借得来翻梢。赢了送还,输了又借。【此种人不足惜。】
   
    或是有体面的人,暂时贫穷,少了人些零碎帐目,逼得利害,要惜脸面的,没奈何了,明知是个火坑,只得去借来且挪一肩。【见此数语,不觉令人长叹。】若多欠他些日子,便抬出他令叔的名目来吓人。“这是陵上竹老公的本钱,叫我替他放的。【好势要小人心肠,令人可耻可笑。】你若少了他的,他对知县官一说,捱了板子,双手送来,还怕迟了。”
   
    人听见这话,谁敢短少?卖儿卖女也顾不得,且还他要紧。他屡年也积攒了有二三千金。他生性啬刻,亲友们到他家来,不要说款待酒饭,从来不知与人一钟茶吃。他或有所求于人,或有体面朋友光临,没奈何,忍着心疼,备一餐粗饭相留,这也是十年九不收的事。
   
    他妻子黄氏是来到本京娶的,也还是个做买卖正经人家女儿。但生性奇异,说起来更为可笑。他只夫妻两口,又无多人,间或买斤肉来,何妨公明正气收拾来吃?他生怕有人来看见,抢去吃了一般,弄一个小广锅,在床后马桶根下炒熟,拣好的落起些来藏了,余的盛出来,关了房门,两口子如做贼似的,忙忙偷吃了才开门。等竹清外边去了,他将那所藏之肉拿出来独享,每每如此。
   
    一日他生辰,他哥哥家送了四斤肉、两尾鱼、两只鸡、两盘面与他来做生日,他哥哥、嫂子、侄儿、侄妇都来拜寿。竹清陪着大舅、内侄在堂屋里坐,这黄氏把那肉割了有四两,炒了一盘。将那鸡头、鸡翅膀、鸡脚去了下来炒做一盘,盘尾巴去下小半截来做一盘,别的忙忙收起。将些白水着些盐下了一撮面,【看书者勿形容太过,此类人世竟有之。】每人刚有大半碗,叫拿出去款待哥哥、侄儿。他嫂子看不过,说道:“姑奶奶,外边三个大人,这一点子那里够吃?少还罢了,你凑四个盘子也好看些,不尴不尬,三个成个甚么样子?”
   
    他艴然曰:“谁不叫他送四样来的?他只送了三样,那一样叫我那里变去?”
   
    【责人则明,责已则昏,真有些何等人】他嫂子道:“不论片粉也罢,或韭菜、白菜之类,那能值几个钱?添一盘便了。”
   
    黄氏皱着眉道:“可怜见的,家里要半个刮痧的钱也没有,拿甚么去买?”
   
    他嫂子又道:“那肉还多哩,再割些下来,做不得一盘么?”
   
    他听了,由不得那眼泪扑簌簌往下滴,道:“先割那一块,比割我身上肉还疼呢,还叫我割。你们不是来替我做生日,是要来送我死了。”
   
    【先是皱着眉哭穷,后方坠泪舍不得,写尽吝啬丑态。】他嫂子见他这个光景,也不好再说,任他拿了出去。竹清把盘子品字放了,【异想。】只陪着舅子、内侄吃完了那半碗面,也不叫添,也不再让,【可谓夫妇同心。】众人只得放箸。还剩了些骨头鱼刺之类,他忙忙收进,藏在抽屉内。他嫂子也知趣,料想坐着也没用,决无再留他们吃的事了,肚里有些饥饿,就带着媳妇要家去。黄氏心中暗喜,也并不假留一声,送到门口,看他坐上了轿,见轿夫抬起来了,他才说道:“我要收拾饭待嫂子呢,你又不肯多坐坐,【等抬起轿来才说,妙极。不抬起,尚恐其回来也,将鄙吝人说得无立身之地,然此等人竟有之。】空空的回去。”
   
    他嫂子微微含笑而去。
   
    他夫妻二人到四十岁尚无子息,心中想道:“人家求子,都供一尊送子观音。我要画一轴来供养,不但要费银钱,况我家现供着玄坛财神爷,每日要上香,再供一尊菩萨,又要费一分香钱,大不可。小算零碎,不觉一年,总起来就要好几十文,如何行得?”
   
    【好精细算盘。】两口子商议道:“观音是佛,这是神,菩萨既送得了,难道神道就送不得子?我弄个画的娃娃贴在玄坛爷怀中就是了。”
   
    偶然抬头见房门上贴着一张耍娃娃,喜道:“凑巧,凑巧。”
   
    【真是抬头见喜。】拿刀子就把那娃娃抠了下来。舍不得钱买面打糨糊,两口子刮下来牙黄,【好算计,好想头,刮下许多牙黄来,令人绝倒。】粘在玄坛怀中。他夫妻二人每人上了一炷香,倒虔虔诚诚祷告了一番,叩了十多个响头起来。【或香少而头多也。一秀才送教官节礼,封筒上写节仪五十文,门生某百五十拜。所五十拜算五十文。官云:你可添百文来,只用五十拜足矣。他夫妻因省了一柱香,故多叩些头以补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