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第一回正文]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三(下)
·姑妄言卷四 (上)
·姑妄言卷四(下)
·姑妄言卷五(上)
·姑妄言卷五(下)
·姑妄言卷六(上)
·第七回 凶狱卒毙官刑
·姑妄言卷七(下)
·姑妄言卷8(上)
·姑妄言卷8(下)
·姑妄言卷九(上)
·姑妄言卷9(下)
·姑妄言卷十(上)
·姑妄言卷十(下)
·姑妄言卷十一(上)
·姑妄言卷十一(下)
·姑妄言卷十二(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中)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2(下)
·姑妄言卷13(上)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3(下)
·姑妄言卷14(下)
·姑妄言卷14(上)
·姑妄言卷15(上)
·姑妄言卷15(下)
·姑妄言卷16(上)
·姑妄言卷16(下)
·姑妄言卷17(上)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姑妄言卷19(上)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 明末官場腐敗酷似今日中國大陸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2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6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7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上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第一回正文

第一回 引神寓意 借梦开端(2)
   
    且说这接引庵在旱西门北首一条小僻静巷内,门口一丛黑松树,一个小小的圆红门儿,进去里面甚是宽敞。【昔人题《半截美人图》云:“堪笑良工无见识,动人情处不曾描。”
   
    今未见其人,先写动人情处,若遇前诗人做试官,定考第一。此门中乃和尚出入之所,今到听竟要请道士进去,奇事。】内中三间大殿供着接引菩萨,东西六间厢房只有两个姑子。东厢房是两明一暗,两间做客位,一间是那老姑子的卧房。【姑子。】这老姑子有七十多岁了,动弹不得,成年家睡在上。西厢房内一间做厨房,【后姑子张道士溺处也。】一间做库房,一间是小姑子做卧室。这小姑子才有十八九岁,虽不叫做奇丑,却也说不得个俊字。肥胖胖的一个团脸,深紫棠,五短身材,圆滚滚的却胖得紧。就做人甚和气,见人面春风,一脸的笑。到听家离此只有三四箭远,时常来随喜。大约与这姑子有些暖昧的账,人却不得而知。

   
    且说到听次早起来,把那枝花拿到钱铺中去换。虽然大样,是叠丝的,称了称,只得七钱多重,首饰做八成,换了六百文钱。买了一只大板鸭,一个烂熏蹄,并些果子,又买了些好茶叶,【细。】一直到庵前敲门。那小姑子来开了,笑嘻嘻的道:“你今买这些东西做甚么?”
   
    【是个相厚问的口声。】到听进来,小姑子关上门,【一丝不漏。】也随了进来,到他房中。到听道:“我今要请个人,借你这里赏赏花。烦你收拾收拾,再把树底下打扫打扫,改我里用些劲酬谢你。”
   
    那姑子笑着,瞅他一眼,道:“你肥能吃得几块?好像豆芽菜儿似的,不要讨我贬别你了。”
   
    【大形容不堪,似此较之,那道士之物只算得一芹菜。】说得到听笑着把他脖子搂过来,亲了一个嘴,道:“你且不要关门,我去买了酒来。”
   
    少顷,又拎了一小坛酒来,道:“你就预备下,烧好了茶等着,吃过早饭我就同人来了。”
   
    说着走出,便到朝天宫来。
   
    这道士正要吃饭,见他来,让了坐下,道:“这两为何不见?今来得甚早,便饭且用一碗。”
   
    到听道:“这两花开的盛得有趣,我去看了看,所以没有来。望得今,我备了一杯水酒,请师傅去赏赏花。”
   
    那道士道:“居士是那里的钱?我怎好相扰的。”
   
    到听道:“师傅在客边,我倒扰过几十遭了,论理也该还还席。没有甚么吃得,不过看花而已。我都预备下了,师傅用了饭,我们早些去顽顽。”
   
    道士见说买了东西,知他是实心相请,便不推辞,说道:“我领情便是。”
   
    只是心中不安,让他同吃了饭,道士锁了门,一同出来。
   
    二人说着闲话,慢慢的步着到接引庵来。不多时,到了门首,到听上前敲了两下。等了一会,不见里面啧<姑妄言>声。道士道:“何不再敲几下?”
   
    到听笑道:“师傅你是外路来的,不知南京城姑子庵的暗号。先敲两下,应着开门两个字;等一会再敲三下,是快开门三个字,他自然来开。若一阵乱敲,他听见知是外行,再不肯开的。”
   
    【确是个姑子厚朋友的说话。】说着,又狠狠的敲了三下。只听得脚步响,一个小姑子把门开了,【此是道士听得看见。若到听,不待开门,便知是小姑子矣。】笑嘻嘻的道:“我收拾后院子来,先敲门就没听见。”
   
    【妙极。照前,开门两个字不曾听得见也。】那道士把他一看,心中一动,道:“好个炉子,是绝妙的鼎器。”
   
    到听让了进来,到东厢客屋内坐下。
   
    少刻,小姑子送了茶来,他心爱上了这个道士,好个仪表,目不转睛看着他笑。【先写众人看这道士好个相貌,不过一看而已。此处写这姑子,一见他好个仪表,便有就交之意,隐寓许多男人不及一个姑子之眼力。直贯到钟生贫为亲友所弃,独一个瞽钱贵能识之也。此是后文的一个影子,看者须知之。】道士也有了他的心,望他笑了一笑,不住拿眼睃他。
   
    吃罢茶,说了些闲话,让到后院,打扫得果然洁净。道士看那花时,有七八株都有一抱粗,花朵比茶钟还大,红白灿烂,开得甚是好看。树下铺着芦席,上面垫着毡子,二人席地而坐。
   
    不一时,送了果肴来摆下,那姑子又去拿了热酒来。到听斟了一杯,送与道士,道:“没有甚么请师傅的,不要见笑。”
   
    道士接过酒来,道:“居士这等费心,何须客话?”
   
    二人说话饮酒,吃了多时,那姑子穿梭也似,两头拿酒服事。道士道:“小师傅,劳动你了,我们不安得很,你请坐坐。”
   
    那到听忙起身,筛了一杯酒让他。他笑道:“我不会吃。”
   
    就要跑,早被到听拉住袖子,道:“这位师傅不是外人,你吃一杯怕甚么?”
   
    【到听之于姑子亦外人也,而此云这位师傅不是外人者,俨然以野家公自居,写得甚妙。】送到他嘴上,他推辞不得,才要饮时,被到听一灌,只得咽下。到听放手,他跑了去了。
   
    二人又饮了几巡,道士要散步散步,起身到园中各处走走。走到西墙角一个小栏中看看,不防那小姑子蹶着滚圆的一个黑屁股,背着脸在那里溺尿。衣服搂得高高的,自己低了头看着他的阴户。【昔有一孀妇临嫁洗浴,低着看着牝户道:“胡子胡子,今晚你有肉吃了。”
   
    此时姑子看他的阴户,大约也道:“肥嘴,肥嘴,你几时才有肉吃呢?”
   
    】因他屁股蹶得高了,那一件肥物全全露着,正对着道士的眼。【一只无珠的大眼,对着两双有珠的小眼,好笑。】道士一看,真正一件好东西,牝峰老高的凸起,宛然一个大馒头上裂开了一条细缝。【馒头倒好,可惜面黑些。】他一回头看见了道士,笑着忙扯衣服盖住,站将起来。道士也笑笑撤身退出。那姑子系了裤子出来,望着道士嘻嘻的笑,【写生手。】往前边去了。
   
    那道士也回来坐下,到听让着又饮,那姑子送了酒来,看着道士只是笑。道士恐到听看见,也一面笑着,一面同到听说闲话。【写得二人活跳。】饮到日色将暮,道士起身谢别,到听款留不祝道士又向着小姑子道:“小师傅,劳动你了,改日酬请罢。”
   
    他只嘻嘻的笑,也不说甚么。
   
    到听送了道士出门,复身进来,拉着小姑子同饮了几杯。二人相搂相抱,一时兴发,到听就去扯他的裤子。那姑子也正骚到极处,任他褪去。到听爬上身,抽了三五下,早已告竣。原来到听自做主人,过饮了几杯,不能自持,竟从门流涕。那姑子正然兴浓,见他才挨着早已完事,【豆芽菜原没甚趣味,无怪乎乃尔。】急得叫道:“你挣着命再动动是呢。”
   
    到听再要抽时,阳物已稀软缩了出来。【豆芽原软。】姑子十分情急,在他项上咬了几口,身上拧了几下。到听也甚觉没趣,起来同他收拾了家伙,【细。】含愧而去。
   
    却说那道士回到寓处,心中想道:“这个姑子看他那种光景,大有情意在我。况他是件宝物,难得相遇,不可轻放过他,须如此行事方妙。”
   
    原来这道士既会采阴,又善炼汞。他有的是银子,四处云游,遇着有好鼎器,他就采补一番。今日见了这姑子是个妙物,他遇过的妇女甚多,好歹一见便识,却不拣丑浚他留了心,次日饭后,独步到庵中来。记着昨日到听的话,只将庵门敲了两下,只见那姑子来开门。见了是他,笑脸相迎,【亲热。】心中暗喜。
   
    原来这姑子因生得黑丑,无人爱他,虽然相与了一两个契阔,都不过是到听之类。他昨日见了这道士生得相貌魁梧,心爱得了不得。刚刚的在那里溺尿,又被他看见了风流穴,竟有个要就交之意耳。【大约少年姑子无一个不愿与人就交者。】所以昨日故做骚态,只是望着他笑。又被到听引动淫心,不想一场扫兴,真是欲火如焚。眠思梦想,梦魂颠倒了一夜。
   
    今日见他独自走来,心中猜了个八分,【老见家。】定然有些妙处,故此暗暗欢喜。【这一喜是喜其好事在迩。】忙道:【这个“忙”
   
    字是喜极语。】“师傅请里面坐。”
   
    道士进来坐下。他道:“师傅坐坐,我去烧茶。”
   
    道士道:“我不用茶,倒去看看花罢。”
   
    他道:“既然这样,我拿个东西去坐。”
   
    遂到房中拿了毡席,同一床小独睡褥子,到树下铺好,让道士道:“请在褥子上坐,还厚些。”
   
    【虽是心中,或更有他。】道士道:“小师傅,你也请坐坐。”
   
    他笑道:“师傅请坐,我不消得。”
   
    道士道:“你请坐了,我有话说。”
   
    尽过一头让他。他笑嘻嘻就坐下,道:【既肯同坐,已无所不肯矣。】“你和我说甚么话?”
   
    【你我二字,亲爱之甚,但太怎么早些。昔有一女子私问嫂子道:“我明日嫁去,叫你姑夫做甚么?”
   
    嫂道:“先不过你我相呼,等生了女儿,便指着孩子叫大儿老子。”
   
    此女嫁之次日,新婿帽子被门帘挂歪,女呼道:“大儿老子,你的帽子歪了。”
   
    与此姑子你我相同。】道士道:“赏花不可无酒,买得些酒肴来么?”
   
    他道:“酒还可以买来,只说有俗家奶奶们来赏花,打酒请他,还可以使得。【此系姑子沽饮之法。】荤菜如何好去买?”
   
    道士听说,在腰取出一包银子来,打开看,约有二三十两。拈了一块,别的付与那姑子道:“你拿钱数银子,替我打些好酒来,别的你就收着。”
   
    他笑道:“金银不过手,我怎么好收得?你称些我买去罢。”
   
    道士笑道:“多大事,你若要,就全送你也有限。”
   
    【姑子中不爱色者或有之,再无不爱财者。道士又以利动之,可谓算无遗策。】他笑道:“我也没福要这些银子。”
   
    道士递他,他也就接着。道士道:“你去打酒,我去买菜,你若先回,不要闩门。”
   
    他要了一个筐子,拿着出去了一会,买了许多熏鸡腊肉,烧鸭熟蹄,并上好果品,满满一筐。推开门进来,闩好了门。【细。】只见小姑子在西厢房门口站着。道士拿到他跟前,道:“小师傅,烦你整理整理。”
   
    小姑子就到他房中,道士也随了入来,道:“原来你的卧房在这里。”
   
    小姑子见了许多果菜,笑道:“你就买这些东西,要请客么?”
   
    【明知故问,何不道:要请安么?】道士笑道:“就是特特请你,二来替你昨日酬劳。”
   
    他笑道:“我们僧家是不用荤的。”
   
    道士笑道:“你就破破戒也不妨。我见别处的女师傅,不要说吃荤不论,连甚么都是不戒的。”
   
    【妙语,却系实话。】那姑子瞟了他一二眼,笑着道:【骚态动人。】“不当家花花的枉口拔舌,你看见来?”
   
    说着,就忙去料理。
   
    道士走到花下坐下一会,到西墙小栏中去小解,只听得北窗内笑了一声。道士往内一张,见小姑子正在厨房烫酒,听见窗外响声,向外一看,见道士捏着阳物溺尿。他故意笑了一声,好与道士知道他在那里赏鉴。【昨日姑子之物在此被道士看见,今日道士之物也是此处被姑子看见正可谓之还席。姑子这一笑,余因想起一笑谈。一家母女二人,其母有事出门,嘱女儿道:“对门那小子极坏,你切不可被他讨了便宜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