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曼娜回憶錄之七]
胡志伟文集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2
· 羊安仁惜才釋朱德 廖志高負義殺恩人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9
·徐繼泰堅貞不屈 公審後大卸八塊
·庹貢庭發誓攻下重慶 迎蔣公重回大陸故土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2
·張夢還名著"蜀道青天"中的蕭步鵬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4
·鄂友三突襲石家莊 毛澤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1
·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逝世12周年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胞
·王蒙與玉蒲團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批判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劉少奇鄧小平合伙搞掉了饒漱石」
·戚本禹對陳鼓應評價很差,認為此人無啥學問,不堪信任
·戚本禹勞改十八年未變一成
·古書預測今事很準
·介紹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
·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延長了廿一年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民初總統月俸十萬元
·曹錕以文盲布販而當選總統
·被毛澤
·在巴黎和會舌戰倭酋馳譽中外
·顧維鈞借到法國政府兩
·勸說英國同意開闢滇緬公路
·維護中國對西藏、香港的領土主權
·捍衛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巧妙利用大國博弈 爭得美英法蘇援助
·韓素英丈夫唐寶管黃戰死於四平街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逃出家參加青年遠征軍
·徐悲鴻受刺激英年早逝
·因青年遠征軍抗日經歷背上「歷反」包袱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娜回憶錄之七

   第七章 继父与长v
   作者:少女之心的小说 更新:2019-05-07
    天亮了,墙上的挂钟「当当当……」敲了J下,母亲做好了早饭,便叫两个nv儿起床:「小华,小云,起床吃饭!」
   
    姐M两个还在熟睡着,母亲又叫了好J遍,俩人这才急忙穿好衣F,清扫停当,CC地吃了J口饭,看妈妈已出门,ai华和MM一起上学去了。


   
    ai华还记着继父的叮嘱,学校的钟声响了,她向老师撒了个谎,说身T不舒F,请假回了家。
   
    继父着急地等待ai华回来,坐立不安,一会儿听动静,一会儿在房里走来走去。
   
    她回来了,轻轻开门进屋,见继父那着急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ai华轻咳了一声,继父回头看是她回来了,上前搂住了ai华的细腰,ai华故意摆脱说:「叫我回来有甚么事情吗?」
   
    继父看了她一眼,也没作声,只是慢慢松开双手,回头把门闩上,两手猛地将ai华重新抱起,放在了里屋的床上。
   
    ai华的心激烈地跳着,嘴里发G、浑身发热,继父猛地吻住ai华的嘴,将舌头送了进去。ai华扭动着身躯,用小嘴x1住送进嘴里的舌头,俩人的舌头在嘴里激烈的互相缠绕着,P刻才松了口。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呢,等的我真有点着急了。」
   
    「哎呀,这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吗!」她看了继父一眼继续说:「再说,我得等ai云上了课才能回来呀!」
   
    他轻叹一口气说:「没叫我失望就行了。」说着,吻了ai华的脸一口,走到床边,伸手慢慢来解ai华的衣F。
   
    「哼,你要G甚么?」ai华L声L气的说,可手并不阻拦。
   
    「让我看看。」他继续解着衣F。
   
    「你不是见过了吗?」ai华嘴里这样说,可心里早就想脱掉衣F了。
   
    「晚上我没看清楚。」继父说。
   
    ai华躺着闭上了眼睛,他看时候已到,便将ai华的衣F全部解开,连ru罩也扯了下来。刹时,露出那对并不太大的ru房,不过那N头真不小,粉红的,还带点透明。继父心中的Yu火在燃,他轻轻用手去捏那ru房中的Y块,不见反应,又用了点力,ai华全身的NR开始颤动了。
   
    「哎呀……小点劲……喔……」
   
    「你的N也不大嘛!」
   
    「我还小呢!」ai华说着,看了他一眼。
   
    继父的手正在轻轻的r0u着那对小馒头似的ru房,r0u着,r0u着,他的嘴一下x1住了N头,ai华那轻微颤抖的身子开始了强烈的扭摆。
   
    「喔……哼哼……呀……嗯嗯……」
   
    他又捏住N头,在手里轻轻的搓,此时ai华觉得全身上下像过电一样发麻,脑袋也不停的摇摆,像疯了一样,PG更是一挺一挺的扭个不停,ai华心里多么想能马上尝到那真正XJ的美妙滋味啊!
   
    这时继父松开一只握N的手,挑起ai华的裙子,扯掉紧身K衩,伸手m0住了那已S润的yin户。
   
    突然,一GS热滑腻的感觉传入继父的手中,「啊!」YY顺着那雪白的大腿流了出来,S透了PG下面的裙子。继父回头看去,两Pyin唇大而肥N,中间夹着个小R疙瘩——yin蒂,已突突跳动了,两P鲜N的yin唇也不停地一松一紧张合著。
   
    继父看着,一下子把她的裙子拽了下来,全L的RT一目了然,他迅速地撇开ai华那两条细N的大腿,用嘴冲着那跳动着的yin蒂一口x1了上去,ai华感觉全身发着燥热,控制不住的抖动越加厉害,两手不由的捏住自己的ru房,使劲地搓,用力地r0u,要把它搓烂似的。
   
    「小点劲……嗯……受不了呀!……喔……」嘴x1舌顶,使ai华感到妙不可言的舒F。
   
    他松口问:「怎么样?」
   
    「真舒F,舒F极了!」ai华随口答应着,继父把她从床上抱起来,ai华奇怪地问:「你又要怎样G?」
   
    「今天叫你舒F够,也让你尝尝你还没尝过的舒F。」
   
    说着又重新把她放回床上,迅速脱掉自己的衣F,身上只留下三角K,顺手抬起ai华的大腿,再左右分开,Y水顺着分开的两腿,从PGG0u流到床上。继父的身上正在发着高度的热,全身的血Y在沸腾,使得嘴发G、舌发燥,再也忍不住这RT的x1引、血的冲击,忙从K腿里拿出那粗Y挺直的yinj来。
   
    再看被X冲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的ai华,PG使劲挺着,那两P肥大的yin唇张合得很是厉害,yin蒂Y得往外突出,发着亮。ai华看他chou出这样大的家伙,还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惊奇与新鲜,他好像看透了ai华的心思,说:「喜ai吗?不要紧,我会慢慢的往里弄的。」
   
    说着,左手扶住ai华高举的一只脚,右手握着那粗长又Y的大yinj,gui头顶住正不断流着白浆的yin道口,向下磨蹭着,稍稍顶进了一点,抬头看了ai华一眼,见没反应,只是紧闭着两眼,又低头看了一下她的yin道,和自己的yinj相b太小了,就小心的往里猛顶一下,「唧」的一声,gui头全挤了进去,再看她紧皱眉头,开口叫了声:「哎呀!」
   
    听到叫,还以为是舒F,随着胯往里猛挺,又「唧」的一下,yinj全挤了进去,就听ai华一声惨叫:「妈呀!……痛Si我了……快chou出来吧!」
   
    听到这样的叫声,他停止了进攻,再瞧ai华脸Se苍白,没半点血Se,额头的汗珠滴滴下流,痛得在浑身颤抖,双手抓得凉席「吱吱」作响,两脚乱蹬,差点没掉下床来。
   
    稍停了一会儿,ai华说:「刚才都快痛Si我了,像撑裂似的,你那儿也太粗大、也太长了,在里面不动,倒挺舒F,我那儿现在有些麻木了。这样吧!你慢慢动一下试试。」继父随口答应着,慢慢又活动起来。
   
    他试探着往外拽了一下,见ai华只皱了J下眉头,又动一下,还是没有反应,无意中低头看去,「啊!」难怪她如此叫喊,随着yinj的choucha,带出的白浆成了粉红Se,YR和YY同时带出往外翻翻着,犹如开花的石榴,继父歉意的问:「小华呀,感觉怎样?还痛吗?」
   
    「你再慢点,你往外chou的时候,像带着我的心一样,觉得肚里全空了,说不出是痛还是舒F,你再试一下。」他答应着chou动起来。
   
    「再慢点……」ai华说着便使劲把两腿往上抬,往两边撇,好让yin道开大些,减少疼痛。yinj在里面慢慢的用着力,继续choucha,此刻ai华感觉yin道里又有些麻和痛,便叫了起来:「啊……痛……慢……!」
   
    随着ai华的叫声速度慢了下来,过一会儿ai华又叫了起来:「太慢了……对,就这样……喔!再快点……真舒F……」
   
    yinj在里面猛cha起来,ai华也不再叫痛,继父凭身经百战的经验,加上她此时的XYu高涨,便放肆地开始刺cha。刹时,ai华感到妙境来临,止不住地扭着PG,全身的NR激烈抖动,嘴里不断发出美妙的L叫:「哎呀……舒F……真过瘾……过瘾极了……」
   
    继父听到ai华L声L调的叫喊,自己也飘飘然了,choucha速度猛地加快。
   
    这俩人都喘着粗气,XJ的美妙传遍了俩人身上的每根感觉神经,他感到ai华yin道里有一G发烫的YT喷出,喷在gui头上很是舒F,平时斯文的他在这时似虎狼一般,ai华也感到自己yin道里的rouB在急剧发涨,真憋的有些受不了,开口问了声:
   
    「我感觉你那更粗了,有点撑得慌。」他也没顾上回答ai华的问话。
   
    突然间,继父那粗大的yinj在yin道里狠猛地cha了J下,继父的X感达到高C,shèJiNg了。两个人喘着粗气,瘫软在一起,上下压着一动不动。由于过度的疲劳,俩人竟这样睡着了。
   
    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十二下,ai云下学回到家中,见房门从里闩着,便起了疑心,「里面有人!对,从后窗看个虚实。」她轻轻的来到窗下,窗子不高,伸手扒住往里一瞧,「啊!」有两具RT一起压着在睡觉,她细看去,发现被压着的是姐姐,上面的是继父。
   
    「难怪放学没见姐姐」,她轻轻松手往回走着边想:「以前继父经常用一些下流语言调逗我们,不过他人倒长得满帅、满有风度。」想着已来到门前,她轻声敲门,没动静;又敲,只听屋里一阵混乱,「吱」的一声,门开了,只见继父脸带慌张的神Se站在那里,随口说了声:「我回来了。」他见ai云脸Se不对,心想她可能发现了这一切。
(2020/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