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曼娜回憶錄之八]
胡志伟文集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娜回憶錄之八

第八章 继父
   
    时隔J日,这天是休息日,ai华要和妈妈去走亲,一大清早母nv便起程了,家中只有ai云和继父,ai云还没起床。继父一觉醒来,见她们母nv早已上路,起床清理了屋子,他看ai云这时还没起床,扭身进了里屋,ai云睡得很香。继父那火辣辣的双眼,看着床上的一切,见ai云浑身上下,只穿着粉红三角K,一对白敕的ru房,在X前挺立,细N的胴T白里透粉,捏上一把准能攥出水儿来。
   
    一旁站立的继父两眼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一切,不由浑身热血沸腾,心慌麻乱,全身发S、腿打颤、嘴舌发燥,情不自禁地m0了一把那隆起的ru房,又急忙把手缩了回来。他不想马上惊醒ai云,极力地控制着的X的Yu望,一旁站立欣赏着天仙般的少nvRT。

   
    墙上的挂钟响了,响得是那样清脆,ai云翻动了一下身子——她醒了。
   
    吓了一跳,触电似的坐起来,仔细看去,继父站在一旁,她并不惊奇,只是拿过上衣穿上,看着继父那双SeY而充满血丝的眼睛。
   
    ai云心里也开始慌乱了,全身血Y渐渐加快了速度,就觉得浑身发热,yin户发痒,X的作用使她一头扎进继父的怀抱,俩人犹如G柴遇火般的燃烧起来,还是继父先开口:「我去把门闩上,你等着。」说着转身向外屋走去。
   
    门被反锁起来,这可放心了,他回来一把将ai云搂在怀里,将ai云所穿的上衣扯了下来,又将已S透的K衩脱掉,刹时露出那红白相间的光秃秃yin户,随后也脱去了自己的长K背心,只留K衩,Y挺的yinj支得K衩露出了成年人那密密的黑mao。
   
    说实在的,ai云还是头一回这样大开眼界,看得直了眼,心想:「好家伙!这么多mao啊!他那东西得多大呀?」想着,她伸出细N的手,去m0那mao绒绒的Ymao,继父胯往前挺了挺,就劲一把将ai云搂住,狂吻住她的r头,继而x1入嘴中,用力使舌头r0u磨那粉红Se的N头,只r0u得ai云PG一挺一摆的,使劲攥着那把Ymao,发出轻微的L叫:「喔……哼哼……嗯……唷……」ai云身上的NR开始了抖动。
   
    他松开了嘴,把ai云放在床上,将身子压在了ai云那柔N的RT上,双手攥住那对ru房,握了又握、r0u了又r0u、搓了又搓,嘴亲在脸蛋上,吻了又吻,舌头挑开她的小嘴唇送了进去,使劲顶着。这时的ai云伸手隔着短K紧紧夹住他那Y得像铁B一样的大yinj,也来回的搓、使劲的r0u。
   
    继父见ai云这样大的XYu,便松开一只握N的手,索X脱掉了K衩,好让她亲手握住那yinj,满足她现实的需要。这下可顺了ai云的手,急忙一把攥住,就觉得热乎乎,Y得像铁B。
   
    他见ai云LX如此之大,更加重了对ru房的r0Ucu0,并用手握住N头用力握了J下。ai云一阵激烈的抖动,发出长声L叫:「喔……」
   
    她那把持不住的Y水,从yin道里猛喷出来,床上一P的白浆。
   
    继父有节奏的捏着,ai云更是一阵抖动,PG加劲的扭摆,yin唇有节奏地张合著,又一G白浆脱口而出,ai云那攥着yinj的手,使劲地来回搓拽,不断发出「哼哼、唧唧」的L叫。
   
    由于继父的身T过重,ai云有点喘不过气来,她的手松开yinj,两只手支住他那宽大的肩膀,说:「我们换换位置吧?你在下面、我在上面。」ai云用哀求的语调问着。
   
    「行啊!」继父随口答着。起身坐到床边。
   
    ai云喘着粗气站在床上,继父刚要躺下,可ai云说:「别动!」说着边来到继父背后,分开两腿,骑在他的脖子上。
   
    继父被吓了一跳,「你要G甚么?」他问ai云。
   
    「不G甚么,我要骑一会儿马。」ai云回答着,早已骑住了脖子,他感到脖子上热乎乎的,有点滑腻,ai云那不断外流的白浆,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淌。ai云用那流出的YY作润滑,在他脖上来回猛蹭,使那已充血涨起的yin蒂和那yin唇得到快感。
   
    继父伸手攥住了ai云的ru房,不停地r0u着,这样一r0u,更使ai云来回蹭得厉害,Y水流得更多,从脖子一直流到了他的PG。
   
    ai云扭蹭着,低头看去,「呀,这么长啊!」yinjgui头憋得发紫,咚咚的跳着,就像J吃米似的。ai云伸下手去够那粗大的yinj,没够着,抬腿便从脖子上下来。
   
    这时继父的X感早已集中在了那根铁B似的yinj上,憋得他心神不安,浑身燥热,正准备C上她下来,她自己倒下来了。继父伸出微颤的双手,将ai云一把拽了过来,用力过猛,ai云倒在了他坐着的腿上,脸部正倒在那根急剧跳动的rouB旁,ai云一把攥住大rouB,张开小嘴含了进去,舌头T着那蘑菰形的大gui头,并用一只手来回捋搓yinj的软P。
   
    ai云这样捋,使继父的XYu更加旺,伸手抠住了ai云那蜜流之处,手指猛刺进去,右手捏住了ru房的N头,猛刺、再狠抠,只抠得ai云浑身瑟瑟发抖、YY外涌,PG扭摆得像是跳舞。
   
    继父真不愧是个身经百战的好手,他一边抠,一边用拇指按住了yin蒂,这下可不要紧,只见ai云像突然触电一样,浑身剧烈颤抖,两条N腿猛蹬乱跳,一下把rouB从嘴里拽出,狂叫:「哎唷……喔……不行……憋Si了……嗯……舒F……涨……喔……」
   
    可是他的手没有停止抠按,ai云再也支持不住了,一只手急忙拽住他的手,求饶地叫起来:「哎呀……饶了我吧……实在受不了……快别按那……哎呀……」
   
    ai云又是一阵激烈的扭动,浑身的NR瑟瑟乱跳,yin道里的YR急剧地chou搐,子g0ng口的R疙瘩Y得像石块。
   
    继父见她实在受不了,这才慢慢放松手,只见ai云浑身还在微微地颤抖着,躺在床上像Si了一般瘫软着,只有那颗心「冬冬」地跳动。
   
    经过这阵激烈的R战,ai云累极了,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休息着。继父这个Se鬼,大yinj还在挺Y的竖立着,巴不得马上能cha入那N小的yin道里,可又看到ai云这个样子,还是等会吧。
   
    ai云还在休息,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睁开了那还有些疲劳的眼睛,看到一直在旁边等候的继父,长长的松了口气,用满足的口吻说:「真好,刚才让我太舒F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啊!现在J点了?」
   
    「还早呢!她们回不来。」继父回答着。
   
    ai云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手攥yinj,在ai云面前来回的摆动着。
   
    「你再等会儿,让我休息一下,好吗?」ai云对他说着,继父只是看了她一眼,也没答话。
   
    ai云又问:「我问你个事儿,不过……你得说实话。」
   
    继父问:「甚么事?」
   
    ai云壮壮胆子,单刀直入地说:「前J天,有一次我姐没上学,我回来时你们闩着门在G甚么?」
   
    继父真没想到她竟问起此事,心想:「这丫头真是少见的L货,早知如此,何必等到今天呢?」想到这里,他反问ai云:
   
    「你说呢?还会有别的事可G吗?」
   
    「知道你们也没G甚么好事,我都看见了,我看你告不告诉我。」
   
    继父看她的LX又上来了,心想:「我正等的着急呢!」便对ai云说:「我们再换个样,你看行吗?」
   
    ai云一听还有甚么新花样,也正巴不得,点头答应:「那你刚才怎不早说?还留一手。」
   
    「看你太累了,让你休息一会儿。」
   
    ai云娇Y地「嗯」了一声,继父又说:「你从床上下来,站到床边,两手扶住床沿,把PG撅起来,越高越好。」
   
    ai云按他说的下了床,把圆润的PG撅着,继父也做好准备,ai云转过头来说:「你不要往别处cha呀!」
   
    「放心吧。」他答应着,便用那根大粗rouB的gui头在yin唇上磨了会儿,rouB更Y了,跳得也厉害起来,gui头已粘满了粘Y,让一会儿cha入时好作润滑,减少ai云的疼痛。
   
    继父用手慢慢掰开ai云那两P肥N的yin唇,用手指撑着,另一只手握住yinj,看了一眼那微小的yin道,也太小了,不过和ai华相b还大一点,试试吧!gui头顶住了yin道口,胯部往前猛挺一下。
   
    「哎呀!痛,小点劲呀!」ai云痛得叫了一声。
   
    继父慌忙答应着,便开始轻轻的、一点一点地往里挤,「唧」的一声,gui头探了进去。
   
    「哎呀!痛Si了,别……哎呀……」ai云疼痛地叫喊着。
   
    继父心想:「这样吧,将她的XYu达到高C,那时再猛cha到底。」他便用肚子挤着ai云的PG,手伸过去抓住她的ru房,另一只手伸到她的yin户,慢慢的捏住了yin蒂,左右开弓r0Un1E着,刚搓r0u了J下,就听ai云L叫起来:「喔……嗯……哼哼……舒F呀……轻点……」
   
    ai云的yin道本来就不大,X上来后,又紧紧收缩了不少。
   
    继父有些受不了,他猛r0u着,ai云也不断发出L叫,ai云的XYu已达到高C,他二话不说,「唧」声一cha到底。
   
    「哎呀!……痛……撑裂了……快别动……」痛得ai云直跺脚,他将yinj慢慢chou出半截,gui头被yin道紧紧x1着,又慢慢往里挤了点,没多大反应,又再猛cha进去。
   
    「喔……唷……嗯嗯……不知痛不痛了,你就慢慢的cha吧。」
   
    他从ai云的L叫中听出,这是舒F的表现。他心想:「她bai华强,也bai华YL多了。」想到此,便开始疯狂的choucha,接连J下深刺,使ai云又开始美妙的L叫:「猛cha呀,真痛快,喔……狠cha吧!舒F极了,多cha会儿吧!哼……」
   
    继父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刺、猛chou、猛搅,低头看了一眼ai云的yin道口,哼!和她姐姐当时一样,yinj带出一GY水,是粉红带血丝的颜Se,YR往外翻翻着,突然,ai云又叫了起来:「涨得慌!……又舒F,又难受,怎么回事喔?……」
   
    这是由于ai云XYu太大,流出许多YY,可是又被粗大的yinj顶着,流不出来,当然yin道要发涨。
   
    「是你Y水流的太多,出不来,这样吧,我chou出一下,让它流出来就好了。」继父回答着ai云的问话。
   
    他慢慢将yinjchou出,好家伙!随着yinjchou出,流了地下一P。
   
    「快cha进去,快呀!肚里像是甚么都没了,空得我难受。」ai云急切的C着,就听「唧」一声,yinj又猛刺进去。
   
    「这下真舒F!你就使劲猛cha吧!」ai云美妙的叫着。经过长时间的Y部磨擦,继父的T力耗废不少,身上已是汗流浃背。
   
    这时ai云又L叫起来:「大点劲……再快……喔……真过瘾……再猛点!」
   
    继父把吃N的劲都用上,狂猛地chou刺着,随着chou刺速度的加快、加深,ai云子g0ng口的R疙瘩,也急剧地跳动,碰在yinj头上,yinj便再次加粗、加长、加Y——要shèJiNg了!
   
    这时,ai云yin道里的YR在急剧chou搐,只见她浑身抖动得更厉害,嘴里「喔……哎……呀……」地狂叫着。
   
    继父看出ai云也要泄JiNg了,便突然更猛、更快、更深的冲刺。
   
    一G热得有些发烫的YT,猛地喷在正疯狂攒刺的yinjgui头上,yinj猛chaJ下,一GjingY也S在子g0ng的R疙瘩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