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曼娜回憶錄之五]
胡志伟文集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娜回憶錄之五

   我怀孕三个多月,就在这段时间,林涛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经过四处求医,也无能为力——他去逝了。
   
    七个月后,我生下一对双胞女儿,两个女儿也渐渐长大。两年后,我结交了一位和我同样命运的男人,后来我们结了婚,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地过去了,曼娜的双胞女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长大成人,现已成为一对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了。
   


    姐妹俩长的很相像,虽然没有仙女般的容貌,但姿色却也不减当年的妈妈。
   
    大女儿叫爱华,小女儿叫爱云,年芳十二岁,你瞧这对娇媚的姐俩,走起路来扭腰摆胯的,好不风骚的一对姐妹呀!小伙子们瞧上一眼,就够他们神魂颠倒的了。
   
    这对生性放荡、轻佻的小姐妹,在十几岁就开始了相互挑逗,做起了性的游戏。别看她俩年岁小,可是对性方面来说,还真的懂得不少:自己发现的、偷看父母的,学了不少风流本事。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夜,一家人吃了晚饭,天还麻麻亮,母亲便催两个孩子去睡觉:「快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学。」曼娜催叫着。
   
    天气也是太热了,俩人也没一点睡意,可母亲催了好几遍,姐妹俩只好上床躺着,爱华给妹妹扇扇子。两人在想甚么呢?她俩心里明白父母的生活习惯。
   
    这一家住的是个里外间的屋子,里间屋冲着屋后的小河,开了个不大的窗户,屋里地方不大,只能放两张双人床,父母在外间,她俩在里间。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来,姐姐给妹妹扇着扇子,一会儿爱云就睡着了,自己也有些困了。这时,从外屋传来父母的轻声对话,只听父亲说:「你真越长越漂亮了!」
   
    「我去看看孩子们睡着没有?」母亲答应着。
   
    继父轻轻撩开门窗一个缝,爱华赶紧闭上了眼,继父见她们已睡着了,便轻轻的回到了床上,对曼娜说:「我们又可以痛快的玩会儿了。」说着,就听外屋的木床发出了「吱吱」声。
   
    爱华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这种事情,被两个孩子发现了不止这一回。
   
    爱华躺在床上继续偷听着,听的入了神,就觉得有股说不出的难受劲。
   
    爱云还在酣睡着。
   
    爱华轻轻将自己的三角裤衩脱去,左手捏住了那只还没完全成熟的小乳房,右手摸着那稀稀拉拉的几根阴毛,嫩小的yīn道里已流出了不少白水,流在凉席上湿了一片。正在睡梦中的爱云翻动了一下身子,觉得屁股下面有些湿,在睡梦中伸手一摸粘糊糊的,睁开迷糊的双眼看了爱华一眼。
   
    爱华见爱云醒了,一把将妹妹搂住,使劲的吻着爱云的乳房,别看爱云小,可乳房比姐姐的要大一半,爱华的用力亲吻使爱云也受不住了,直觉得身上麻酥酥的发热,yīn蒂也突突涨的难受,不由得轻声叫了起来:「哎呀……嗯喔……轻点呀。」
   
    此时,爱云把爱华的屁股也使劲搂住了,手捏住了爱华那早在突跳的yīn蒂,只一捏,爱华使劲扭动着屁股:「哎呀,你也小点劲喔……快别……我受不了了……呀!别,唷……」
   
    爱华低声浪叫着对爱云说:「我们还像前几天那样好吗?」爱云明白,便起身反躺过来,所谓的「倒蹬脚」就是这样子。爱云也脱去了紧身三角裤衩,「喔!」也湿透了,不知是汗水还是阴液,索性用手沾了点放在嘴里,一股咸骚的滋味传入她舌头的每根神经。
   
    「你在干甚么嘛?快点啊,我都快要涨死了!」爱华急不及待地催着爱云。
   
    正在品尝中的爱云,此时也在一鼓一鼓地发涨,性欲冲击着那丰满的阴部,听到爱华那淫浪的催叫,急忙爬在了爱华的肚子上,又忙把头伸在爱华那两条细嫩的大腿中间,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那发硬的yīn蒂。
   
    「喔……对,就这样……舒服……太厉害……哎呀……受不了,停!」
   
    爱华满足地呻吟着,yīn唇一松一紧,阴液不停地往外涌着,瞧她俩配合得多么紧密!
   
    爱云在爱华肚子上趴着,看得清清楚楚,知道爱华达到了性高潮,才会不停地叫着。爱云加重了舌头的舔力,又一下满口将yīn蒂吸住,这下子爱华全身的嫩肉都在瑟瑟抖动了,屁股一个劲发狂的扭摆着,籍着夜色的微光,看到爱华的大yīn唇滋润得发着肿涨,张合得更厉害,像是要把爱云的头吃进去似的。
   
    爱华满足地呻吟着,两手使劲地将爱云的头往自己yīn户按着,直按得爱云头皮都痛了。
   
    「你轻点,我不管了,非把我头按进去吗?不再干了。」爱云撒娇地轻声说着,便抬起了头。
   
    「好妹妹呀,一会儿我也让你舒服的,快点吧,我舒服完了,让你再痛快呀。」爱华用哀求的声调催着爱云。
   
    说实在的,爱云很愿意为姐姐效劳,也好籍此发泄自己的性欲。平时都嫌那儿不干净,可是在性欲的作用下,两人愿意相互效劳。爱云也早就憋不住了,yīn道里流满了阴水,憋的也不是个滋味,便冲爱华说:「你只管舒服了,可我也涨得难受啊!」
   
    「这样吧!你在上面给我舔,我在下面为你舔,我们俩一起痛快过够,行了吗?」爱华回答着,爱云也答应着。
   
    爱云也把两条嫩腿分开,随着两腿的分开,那早就充满了阴水的yīn道,一股白浆喷涌而出,弄得下面爱华脸上粘糊糊的都是骚水,爱华赶紧张嘴将yīn户吸住,只是流得太猛,「咕咚,咕咚」咽了好几口,差点呛了,连忙伸出舌头将yīn道顶住,爱云流出了许多阴水,这才松了口气,觉得舒服多了,爱云也伸出了舌头,冲着爱华的yīn道用力插了进去。
   
    「哎呀……更舒服……再使劲……哼喔」爱华兴奋的轻声叫着,爱云的舌头继续抽送着,又狠搅几下,突然,爱云搅动的舌头被爱华的yīn唇夹得紧紧的,猛然爱华的舌头也夹住,还是爱华招多,爱云只知道用力地舔,爱华见妹妹此时的性力也大了,就用舌头往里猛顶,同时用下巴去磨爱云那跳动着的yīn蒂。
   
    「喔…好舒服……快点……嗯……嗯」
   
    爱云猛地抽出舌头,叫了起来,爱华用大腿使劲夹了爱云几下,意思是轻点,爱云会意,便回头看了爱华一眼,轻声说:「知道了,你还像刚才那样,舒服极了。」
   
    由于爱云刚才猛地把舌头抽出,被顶在里面的阴液又流了出来,爱云马上吸住流水的yīn道口,猛吸着咽进肚里,「真美呀!」心想,她也需要像这样弄我一趟,想着就用嘴吸住了爱华的yīn蒂,并用嘴唇揉着那跳动的yīn蒂,只揉了几下,也许揉得重了些,下面的爱华狂摆屁股,有点受不了的样子。
   
    「好妹妹,快别揉了,别揉了,我受不了……喔……受不了……快插进去……用手插,喔……痒死了,插得真舒服!」爱云听到爱华的浪叫,忙用手的中指刺进yīn道里。
   
    「哼哼……用两个……喔,对,就这样。」爱华不太满足的叫着。爱云按姐姐说的那样,用手的两指同时刺了进去使劲往里插着。
   
    「来回一进一出,难道这样还用我说!哎呀,就这样……再使劲……快点……越快越好……喔唷嗯……」爱云狠劲地来回插刺着,阴水顺着指缝往外涌出,发出「噗噗、噗噗」的声响,爱云也感到浑身的发热,yīn道发痒,憋涨得快要裂开似的,不由得用力扭动屁股,在姐姐脸上、嘴上、乳房上来回蹭磨,越蹭速度越快,越磨性欲越大。
   
    此时的爱华双乳发烫、发痒、涨得难受。
   
    「你要我这样,你怎么也不体谅我呀?」爱云不满的冲爱华说。
   
    爱华见妹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扭摆着屁股,知道她的性也达到了高潮,左手扒开那粘满白色阴水的yīn唇,右手用了三个手指,猛刺进了yīn道。
   
    「喔……真过瘾……真舒服……好姐姐……哎呀……哼哼……也快点!来回搅呀!」爱云那美妙刺激的声调,点燃了爱华的性引子。
   
    姐妹俩互相插着,抖动着,发出「哼哼、唧唧」的轻声浪吟。
   
    就在这时,两人几乎同时从yīn道里喷出了股热浆,两个人的性感达到了最高潮——泄阴浆了。
   
    这时两人互相为对方舔净了阴液,又用裤衩各自清理战场,擦干净流在床上的白水和汗液。
   
    墙上的挂钟响了二下,两人喘着那尚未平息的粗气,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甜甜的睡着了。
   
    夜光照在这对裸体姐妹身上,显得那样美,多么优美的夜景啊!
   
    长时间的劳累,使两人睡得很香。突然,门帘抖动了几下,接着开了个小缝,一条黑影轻轻闪了进来,那双贪淫的眼睛紧紧盯着这对少女的裸体。
   
    只见他伸出一双微微抖动的手,轻轻摸住睡在床边的爱华的双乳,黑影的手更加颤抖,只见他伏上身来,吸着爱华那阴部的嫩肉。
   
    爱华在睡梦中彷佛有东西动着自己的阴部,有热乎乎的感觉,两个乳房也像有甚么东西在上面颤动。爱华睁开疲倦的眼睛,「啊……」还没等叫出声来,便被一把捂住,爱华一看,便不再吃惊,继父的手也慢慢松开了。其实,继父经常逗这姐妹俩,此时爱华当然不觉得有甚么可奇怪的了,不过像今晚的情景还是第一回,爱华有点不好意思了。
   
    原来,他和曼娜痛快地玩了一阵,曼娜躺下睡了。他翻来覆去,听到里屋有响声,便急忙下床,连裤子也没穿,只穿着三角裤衩站在帘外,听到里面的激烈对阵,不由得色心又起,那根身经百战的大yīn茎,继而硬挺起来,越挺越硬,挺出了三角裤的腿口,实在难以控制,欲火指使,于是便挑帘进去,就出现了刚才讲的那一幕。
   
    爱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
   
    「有事吗?我在睡呢,干甚么?」爱华小声问,那裸露的身子一点也不加掩盖。
   
    继父说:「你们刚才干的一切,我都知道了。」爱华低头不语。
   
    继父把握住了这对姐妹的淫性,大胆的冲着爱华说:「这样吧,天快亮了,明天你去学校说一声,我在家等你,有事要对你讲。」
   
    爱华明白要干甚么,顺口说了声:「小点声,别把爱云弄醒了。」爱华和继父同时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爱云。
(2020/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