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曼娜回憶錄之四]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娜回憶錄之四

   第四章 新婚之夜
   
    一晃两年过去了,可我的表哥还没回来,也可能他在外边又有了相ai的nv人。我现在已是T育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又ai上了我们系的一位同学,一个姿态优美、而且TC技能相当优秀的人,他叫林涛。
   
    由于年龄的增长,我的X需要也在逐渐增强,有些忍受不住,J回在宿舍想和他XJ,但都没成。


   
    终于,在我二十二岁那年和林涛结了婚。他是一位华侨,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b表哥少华优越。现在我来为你们谈谈我们的新婚之夜吧!
   
    由于我饱尝XJ的乐趣,又长期忍受了一段X的饥渴,所以,在新婚之夜,马上就想和他欢乐一番。
   
    好不容易等到客人走净,由于以前和表哥的一些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他,所以不敢过急地去x1引和调逗他的X,暂时忍受着Y部发痒的痛苦,等他来亲吻我、拥抱我,只好用聊天来调逗他,没想到他只说些和此不相G的事,也不来逗我。
   
    过了好一会儿,可能是他的X上来了,翻身一把按住我,将我紧紧的抱住,我等着他的摆弄,可他搂着我不动,只是吻个不停,也不用手来抠m0我的Y部。
   
    我想,可能是在考验我吧!
   
    「他怎会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呢?」我正想着,他伸手捏住了我的ru房,可还是不去动我的Y部,我闭着眼不敢看他,只等他的行动了。他越来越重地r0u着我的ru房,要知道nv人的ru房为X敏感的部位,他继续用力r0u着,我实在无法憋住了,便把那肥N的yin户向他挤了过去,正挨住他的gui头,感觉到它的Y度,有节奏地跳着,粗涨得好像要把我那肥肥的yin户挑起来似的。
   
    这时我的yin道开始一松一紧地在张合了,yin蒂跳得厉害,两Pyin唇张合着感到刺痒的难受,Y水流满了yin道,有G憋得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用力使yin户挤着他的yinj,可他却不用一点力来挤我,我实在忍受不住,用一只手慢慢地cha入yin道,在里边来回抠着,我的这些行动是相当小心的,怕他感觉到了。在我抠的时候,Y水顺着我抠动的手流了出来,流在我的大腿上,我急切地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心里说:「小宝贝呀,怎么还不快进来,快点来吧!」可他还是只抱着我,直到天亮也没有行动。
   
    朋友们,你们可想而知,那是甚么样的难受吧!一整夜,我都痛苦地煎熬着,就像快饿Si的人见了馒头不让吃一样啊!
   
    第二天、我们起了床,他见我很不高兴,便说:「亲ai的,别生气,好戏还在后头呢!今晚床上见。」
   
    我洗理完毕,找他的人也来了,大家一起吃过了饭,他便和同事们出去了,我心神不安,巴不得马上天黑。
   
    夜幕降临了,他还没有回来,我便脱衣上C等他,不到一会儿,他回来了,他看到我在床上等着,便急忙脱光衣F上C。
   
    突然,他猛地用大腿挟住我的细腰,把我搂了在怀里狂吻,他叫我躺平了,猛地压住我,用他那X膛使劲地挤着我的ru房,然后又用嘴x1住了我的N头,这样一来,弄得我浑身发着奇痒,控制不住,这已是第二个男X来玩弄我了。
   
    这时他调过身去,把头伸到我的两条大腿中间,疯狂地x1ShUn着两P肥大的yin唇,又用舌头来回的T着yin蒂。就我个人的经验,我们的nv人的yin蒂是X最敏感的部位,b起ru房敏感得多。
   
    他继续T着,直T得我心里发慌,yin道发痒、发热,我的PG不由得使劲来回摆动,我喘不过气来,涨得尿Y直想往外流,我急着要小便,可他见我如此抖动,便使劲地抱紧我,他无意地分开我的大腿,刚分开,我就小便了,他见流出了尿Y,忙伸过头去,用嘴x1住了尿道口,竟把流出的尿Y全吃了,他又将我的两腿往大处分开,准备进攻,我此时的心情又兴奋、又激动,我又能得到天仙般的乐趣了。
   
    我的yin道更痒了,yin蒂有些红肿,只见他低下头来,看着我的yin户说:「天哪,这样肥大呀!」由于X的作用很厉害,yin唇显得就更肥大了,Y水顺着yin道口流了出来,我的XYu已达到了高峰,看见他手握强壮的yinj,我惊奇了:「呀!b表哥的还粗大有力」,不过这回我不怕了,并且愿意越是粗大越好,我尝过了粗的滋味,小了还满足不了我的需要呢!
   
    想着,他的gui头已在我那流着Y水的yin道口来回地磨擦着,我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想让它——yinj,立刻冲刺进来,解解我这已忍受了J年的饥饿。他这人也真是的,还没往里面cha,只是用手紧握他的yinj,并仔细地盯着我yin道的紧度和深度。
   
    突然,我的全身像过电一样麻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gui头猛地cha进了我的yin道,他轻声问我:「曼娜,痛吗?」此刻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动着,说不出话来,心想:「你是在试探我,看我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玩过,真够狡猾的呀!」
   
    我稍微平静了一下说:「很痛呀,你慢点吧。」就这样,他才把留下的半截yinjcha了进去,看样子他也有些等不及了,毫不留情地cha了起来。
   
    我表哥少华在cha我的时候,只管是一味地猛冲猛刺,毫不考虑XJ的技巧,这次和林涛的XJ,却有紧有慢,让人回味。yinj不停地在yin道里猛cha着,有节奏地活动着,一会慢慢地往外chou,又猛的cha进去,双手还不停的m0着我那浑身抖动的NR,一会儿又将我的大腿合紧,一会又将大腿撇开,我浑身的RT像吃了麻Y一样,四肢无力,软绵绵的。
   
    突然,他用那粗大的yinj在里面猛搅,太舒F了,就这样我们玩了一个多钟头,就觉得一G一G热乎乎的jingYS进了yin道里,他shèJiNg了,可我假装不知。你们想,他的家伙b少华的还大,我能感觉不到他的shèJiNg过程吗?刚才他要shèJiNg时,觉得yinj涨得像个茶杯在yin道里一样,yin道像要裂了一样,舒F地痛了J下,要不是这J年XYu的增长,我还真受不了这J下呢!
   
    我用深情的眼光看着他那样子,他慢慢将yinjchou出了半截,我伸手握住了他那半截rouB,他停止了往外的chou动。我这一搂不要紧,他的rouB又发起Y来,接着又猛cha进去,又激烈地chouchaJ下,又一GjingYS入了yin道,这回S出的jingY好像有些发烫似的,使我舒F极了。我真痛快,也真是佩F他,我为能找到这样一个丈夫高兴。
   
    看他的样子还不想罢休,他顺手拉过一个枕头,将它放在了我的PG底下垫着,我不知他要G甚么,他让我把两腿抬高分开,他用手理了一下我那乱烘烘的Ymao,分开了那两P肥大的yin唇,一下子爬到我肚子上,yinj准确地cha了进去,cha到了最深的底部,顶住了子g0ng,一个劲地上下cha送。真舒F呀!b前两次过瘾多了。
   
    我感到yin道里的gui头更大了,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喘着粗气对我说:「这是枕头的作用。」我的yin唇张合的速度加快了,平时还没有这样过呢,真是我平生最快乐有趣的一次了。
   
    我突然感到yin道涨得厉害,还没来得及多想,便有一大G热乎乎的jingYS入我那已装满jingY的yin道里,这回可真受不了呀!随着泄的快感,他将yinj拔了出来,「滋」的一声,这下不得了,由于S入的jingY太多了,我的yin道容不下这么多jingY,所以,随着yinj的拔出,一直喷了床上一大P,有趣的XJ结束了。
   
    他慢慢地从我身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攥着那虽已泄JiNg,可还是那样大得出奇的yinj,他要我用嘴x1住那粗大的yinjgui头,我不禁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盯着我看,我伸过头去,张口hAnzHU了那蘑菇形的gui头,撑得我嘴真难受,一G热乎乎带些S味的感觉传入嘴中,我轻轻用牙咬了一下,吓了他一跳,忙把yinjchou了出来,像疯了似的搂着我的头欣赏着,他放开我的头,双手紧紧抱住我,m0着我全身白N的RT,他的手m0住了我那圆润丰满的PG,手又m0到了PGG0u,将一个手指抠进我那紧缩的P眼。
   
    「你净胡摆制人,我痛得受不了。」我说着便把他的手指拽了出来,带出一G臭味,我忙用纸给他把手擦净。
   
    「舒F吗?来,我们再玩会儿吧。」他轻声问了我一声,我也没回答。低头看去,他那rouB又YY的挺了起来。我心想,他怎么这么大的劲呀!
   
    这时,他要我反过身来,他让我自已攥住自己的ru房,然后用yinj在我PG上磨来磨去。他像是看出了我的XYu很大,二话没说,一下子从我的PGG0u中间将rouB挺进了yin道里,这下顶得更深,顶得我子g0ng都有些痛,我也是第一回坐在他两腿上XJ,虽然有点痛,可这种痛是美妙的,我的X一下子达到了高峰,真太B了!他的胯一撅一撅的,使我疲倦的身子再次达到高C。
   
    我浑身都在抖动着,PG坐在他的腿上狂扭着,yin道里从没有过如此奇痒过,我浑身的NR都被rouBcha得舒F透了。
   
    「你快使劲吧,用力的cha吧!劲越大越好!喔……真痛快!……再快点喔……」我真不知说甚么才好,不由得叫了起来。
   
    突然,他Si命抱着我,吻着我的脖子、肩,手紧握着我那发涨的ru房在搓着,此时,我感到他的rouB在yin道里有气无力的摆动了J下,啊!又shèJiNg了,真了不起呀!
   
    他双手松开了我,我起身看着他累的样子,他像一滩泥似的躺着,满身汗,双眼闭着。我心疼地抱住他亲了亲,又为他TG净rouB上那说不清是Y水还是jingY还带有血丝的白水,我也累得快差不多了。
   
    我们睡下不一会儿就天亮了,在这晚上,我流出多少Y水啊!他又为我S出多少jingY啊,再看他的yinj已软绵绵地弯弯着,又看一下我的yin户,都红到显得有些发肿了,床上留下一PS乎乎的Y水,而我的ru房b以前更丰满了。
   
    灿烂的Y光一束束的从外面照S进来,我赶忙起床做早饭,又把熟睡的林涛叫起床,他冲我笑着说:
   
    「你的感觉怎么样?有粗鲁的地方请你多多谅解。」说着亲了我一口,我忙说:「哪里,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希望和幸福,你让我十分的满足,以后我们永远相ai,度过美好的一生。」
   
    他又说:「我希望你能早日成为孩子的母亲。」我听着,脸上红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2020/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