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胡志伟文集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將軍的毛線上衣,雖然疊得整整齊齊,但是,那時被一把刀從下到上切開的,也許,看到的人只是驚歎那依然醒目的血漬,卻都未曾想過:這鋸齒狀,齊茬茬裂痕是怎麼回事。(人坐著時,衣服有褶皺,故斷裂處呈鋸齒狀,但明顯係一刀所致。)
    過去,我從不提這件事,現在,我覺得應當把我的耳聞目睹說出來,否則,以後近現代史的研究人員面對烈士遺物,會產生疑惑——怎麼和報導的情況對不上呀?
    還有,主要案犯余秀豪、何世英、孫格齡3名特務還未歸案,當時的報導也許是有關方面為了繼續破案故意作了安排,但維護烈士的名譽是主要目的,其實,人的本性人的弱點,就是英雄,也難免氣短。
    現在,你們看一下上述三段文字中,什麼都說了,就是沒有說李將軍坐了沒有,就是喝毒藥,也不能站著喝吧。再就是特意解釋了李將軍單身前往的原因(警衛員去修車),還特意在細節上告訴你,打聽地址,意思是說頭一回上門。(以前沒來過)。


    1,未等李將軍坐穩,便去廚房倒茶。
    2,待李兆麟到達後,孫格齡一面「熱情問候」,一面「獻」上準備好的毒茶。
    3,孫格齡忙說:「李先生請坐吧。」李兆麟環視一下說:「你這屋子不是很好嗎!」邊說邊脫大衣。孫說:「您是一位有身份的人,我不把屋子收拾好些,怎麼好意思請您來呢!」又說:「我這裡有紅茶,會長喝不?」李說:「好,好,坐下談談吧。」孫格齡當著李兆麟面拿出兩個茶杯,從茶壺中倒出少許濃茶,又從暖水瓶中倒滿含有氰酸鉀鋰的熱水,將一杯遞給李兆麟。李兆麟喝完就說:「這茶怎麼鹹?」孫說:「我再另給你斟一杯」。
    因為,只一坐,就要了命。
    前幾種版本,都沒有具體的——坐。也許是有意規避。
    混血女郎不堪調戲設局報復
    版本七:混血女郎不堪調戲設局報復
    日寇投降之前,軍統在哈爾濱曾有個地下小組,組長是張伯生。日寇投降以後,他公開出來活動,就在當地發展吸收了一些組員。文強第一次到錦州,曾去電叫張到錦州來開會。後來,張在哈爾濱上火車後就失蹤了。文強懷疑這個小組必是有共產黨滲透進來,所以就用「全體工作可嘉,希即一體來錦受獎」的電報,把他們騙到錦州全部扣押起來。因為當時人手不足,文就派我和畢仲良偵訊其中是否有共產黨人?後來畢有事他去,我無論個別審訊或是當面對質,一概找不出線索。這當中,我發現,現有人數照名單少了兩個人,經我追間,他們告訴我,閻鍾璋和一個混血女在路上還沒到。
    我一聽閻的名字,猛吃一驚,我再追問家鄉住處和年齡相貌特徵,原來他是我已經離婚二十多年妻子的弟弟,當時他還在初級小學唸書呢?
    我再追問閻何以參加該小組和何以未到的原因。我進一步知道 :閻在日寇投降前,本是在哈爾濱江上軍當連長,日寇投降後,他聽說「八路軍」在經過他的家鄉(懷德縣,朝陽坡,閻家屯 )時,因遭到抵抗,八路就攻進去,把他的伯父、哥哥和族中一些人給槍殺了。所以他參加地下小組,非當行動隊長給親人報仇不可。正好這時從黑龍江森林裏鑽出了據稱為東北抗日聯軍首領李兆麟,以中蘇友好協會會長的名義在哈爾濱公開活動。這個協會用了個中俄混血女職員,生得嬌媚動人。李一見傾心,進行百般調戲。但她不齒李的行為,遂與她的相識閻鍾璋談及此事。閻見有機可乘,就慫恿該女假約李兆麟私會。此女住在水道街,李把車停在遠處街口,就偷偷摸摸去赴約。該女還準備了些酒菜,李更加神魂顛倒﹔就在醉醺醺「欲行好事」之際,閻出來一頓刀子將他殺死,把李屍放在床下面,整理好房間,打掃好血漬,兩人才揚長而去。由於哈爾潰風聲正緊,他們為了安全著想,所以不便在哈爾濱上火車,現正在途中,不久就會到此。
    我把偵訊結果和湊巧情況,向文強作了書面彙報,文對他們不經事先請示批准就擅自行動,勃然大怒。(摘自軍統少將段克文一九七八年在台北出版的《戰犯自述》)
    版本八:洋八路、土八路的內鬨案件
    哈市四郊,被洋、土八路交織著層層包圍;市內充斥著便衣的持械共諜。中蘇友好協會會長李兆麟,以洋八路領導人姿態,高居市內,指揮若定。李原名張壽籛,遼寧省遼陽縣籍,東北大學肄業,九一八事變時,參加共黨滲入的東北抗日聯軍,後被日偽軍驅入俄境,接受俄共訓練,此次隨著紅軍,駐哈公然活動。
    李兆麟常來松江省政府走動,來必侃侃長談,如疲勞轟炸,說到愛國愛鄉處,有聲有色,頗善表情,很像周恩來那點軟功夫;似此處境,未便開罪,任他來去,戒之防之。對於一個蘇俄豢養的共產黨徒,豈肯輕信跡近投誠的謊言?縱即冤枉他也許確真別有懷抱;吾力避不慎陷入他的偽裝圈套。
    重慶舉行政治協商會議後,李竟就地提出組設省區聯合政府之議,吾惟以「俟中央的協議與指示」相推諉;此時,他已露出狐狸尾巴。
    突於三十五年三月九日下午,中蘇友好協會的郭姓女共幹來省府,查詢李兆麟行蹤,並謂「昨天午飯後,他說去訪松江省政府,現經一晝夜未歸。」吾據實答以「確曾來過,稍後即去。」當晚,在市內水道街九號一幢二樓,發現被槍擊殺的李屍。
    原已充滿恐怖的哈市,出了這件無頭血案,死者又是其時顯赫人物,不僅中共、俄軍震動重視,我們亦大為驚訝,無法想像將會演變與擴大到如何地步。立即傳來駭人聽聞的警告:「李死是被國民黨特務暗殺的,政府人員,都是兇手;包圍哈市的十萬共軍,日內入城,替李復仇,要砍松、哈全體接收官員的人頭,作為靈前的血祭。」越日舉行葬禮,面對現實,環境所迫,我們不能有懼於任何恐嚇,連袂前往,參加公祭,環棺繞行,瞻李遺容,戲劇化之老鼠哭貓的面呈哀戚狀。這一幕,宛似電影廣告:滑稽梯突,驚險緊張;其時,靈堂中密密麻麻,擠滿了從四處八方來的文武共幹,據說左右埋伏共軍甚眾,未免也提心吊膽,槍聲一響,就此祭靈,隨李一路西歸去矣;確賴俄軍鎮壓,有驚無險,禮成而退。從此自愈無寧日,恐怖氣氛亦愈增,接收人員愈陷束手待斃的危境。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或謂是情殺;後傳共黨內部自相殘害,係洋、土八路間的傾軋制裁,故布疑陣地掩為桃
(2020/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