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1 (上)
·姑妄言卷21(下)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上)
·姑妄言卷23(下)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上)
·姑妄言卷24(下)
·批判文痞袁偉時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我雖未正式向紹唐先生行過拜師禮,但多年來受他的諄諄教誨,得益匪淺。他教我寫書編書的技能、治史立論的方法﹔也教我為人處世的道理,更為我樹立一個愛國家愛民族的典範。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紹唐先生早在卅八年北平易幟時就離開北大參加了南下工作團。論他的「革命」資歷,大致與江澤民朱鎔基相仿。倘若留在大陸做官,今日至少是部長級以上的高幹,坐擁數以十億計的資財,錦衣玉食,享盡富貴。但他混跡紅色政權一年就覺察到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毅然決然假道香港去了臺灣,投奔業師胡適校長。半世紀以來,他所創下的豐功偉績,證明他選擇了一條正確的人生道路,對比沈從文、翦伯贊、季羨林、郭沫若等著名學人後半生在大陸上一事無成的慘況,足見紹唐先生高瞻遠矚,明鑒萬里。如今港臺與海外華人,一旦事業有成,便迫不及待到大陸「淘金」;紹唐先生卻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他的愛國心——對祖國山川土地歷史文物的摯愛,驅使他晚年在臺北隆重接待他的母校——北京大學校長吳樹青和老師季羨林等,還遺言設立獎勵基金,用以獎掖對中國歷史發潛闡幽的優秀青年學子。然而,終其一生,始終分清中國與中共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


    臺北《傳記文學》月刊之所以被譽為「民國史萬里長城」,紹唐先生之所以被稱為「野史館館長」,除了他非凡的組稿、編稿、深厚的考據、注釋功力之外,他以筆名李光裕、本社、編者等名義發表的社論與編者按,無一不是精闢的史論和微言大義的政論,至今仍閃耀著真理的光芒,對當政者訂定大陸政策具有高屋建瓴的指導意義。例如,他在52卷第4期〈關於蔣母王太夫人身世特輯〉一文中指出:「對任何有影響有貢獻的歷史人物,大可批評討論,但應以事實為根據。立場不同沒有關係,惡意編造、蓄意醜化而不尊重史實者,則為本刊所不取。」在第61卷第1期〈為本刊慶,為民國史憂〉一文中說:「近幾年臺灣有一怪現象,即學術界若干人士為政治目的而扭曲歷史、虛構與誇大史實真相,把地方歷史置於國家歷史之上,所謂二•二八研究即為一例。這樣下去,土地大於臺灣卅五倍的新疆省,大於臺灣十五倍的四川省,更有資格誇張地方歷史、置國家歷史於不顧了!這不僅無補於歷史研究,卻適足以造成更多的混淆與誤導。」近幾年有等大陸學閥捏造史實恣意侮辱抗日領袖,在臺灣出版的刊物上糾纏不休(這是單向的,像大陸記者可以在臺灣隨便闖蕩、臺灣有些傳媒連進入大陸都無門一樣,大陸的文史刊物絕對拒絕發表境外人士的相反觀念)﹔在臺灣內部,有等國家級的研究所傾其全力刪改二•二八史料,竄改得面目全非﹔什麼中外交通史、宗教史、哲學史那些不痛不癢不會得罪中共的專題炒得極熱,當務之急的國共鬥爭史卻無人沾手。我想,如果紹唐先生遲幾年撒手人寰,局面尚不致淪落成如此不堪!
    畢生以國家命運蒼生安危為念
    紹唐先生以一介書生,無時無刻不以國家命運、蒼生安危為念。例如,他在55卷第1期〈如何在天安門大火燼中再加一把勁〉中呼籲:「中國的希望必須由海外的中國人點火……如何再加一把勁,在海外再為之燃燒起來,進而在大陸各地普遍燃燒起來,中國才能在絕望中重現生機。」
    對中國國民黨,他始終懷著恨鐵不成鋼的情緒,在55卷第3期〈國民黨應記取心臟中的歷史匕首〉一文中發出警世通言:「國共兩黨之爭,國民黨在明處,共產黨在暗處。國民黨對共產黨一無所知,共產黨對國民黨則瞭若指掌……說國民黨貪污無能,說美國幫了共產黨的忙,都是皮相之論。」在54卷第1期〈從海峽兩岸敵意消失談到一廂情願的大陸政策〉一文中,他一針見血指出:「中共真正堅持的只有一個堅持,那就是它的對臺政策:臺灣是中共政權下的地方政府、解決臺灣不排除使用武力。此一政策數十年來如一日,從未有絲毫讓步。臺灣根本沒有大陸政策,如果有的話,只是開放二字……全面開放,完全開放,這就是臺灣擋不住開放的洪流而被迫採取的大陸政策……實際上,臺灣是最大的輸家而不自知。最可悲的,臺灣因為民意急於求開放,已一步一步走入中共所設下的『地方政府』的陷阱。最令人引以為憂的是,眼見中華民國這四個字的招牌不但日漸暗淡無光,且逐漸將在歷史的舞臺上消失了。」在57卷第2期〈悲日漸消失的中華民國〉一文中慨歎:「四十年來臺灣不斷在經貿上加添籌碼,眼看可以與中共再一較短長,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平起平坐了,不幸又將毀於兩種人之手:一是見利忘義、向中共投懷送抱的工商界人士;二是只計個人恩怨、徒然膨脹地域觀念、不顧國家前途的台獨與獨台份子。這兩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他們對中華民國的日漸消失,都發生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而加快了中華民國消失的腳步,豈不悲哉!」對於國家前途,他並不持消極悲觀態度,而常常向當政者提出撥雲見日、暮鼓晨鐘式的真知灼見。例如他在第58卷第1期〈一國兩制有何不可,問題在哪一國?〉一文中提醒當政者:「中國的統一問題與東西德、南北韓絕不相同,也不在什麼近程、中程、遠程,更不在兩制、兩府、兩地區。第一步就是要能夠以平等地位接納對方。接納對方的先決條件就是先要彼此承認對方……你承認他容易,問題是他絕不可能輕易承認你中華民國。那麼,彼此不能對等承認、對等接納,則統一問題根本無從談起,因此中國統一不是短時間的事!」
(2020/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