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絕不給活人立傳]
胡志伟文集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用最下流的廣
·楊天石譯書不懂就刪
·楊天石曲學阿世逢迎當道
·南昌暴動是周恩來發動的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5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6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7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8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9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0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1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2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絕不給活人立傳

   
   
    在八、九十年代,我因買書,一年去臺北數次。每次都把信義路二段的傳記文學社當作第一站,紹唐先生總是在同慶樓設宴款待,居台期間無日無宴,陸續介紹我結識了嚴長庚、嚴長壽、王瑩、戴國輝、梁肅戎、王藍、吳延環、羅輯、邱秀芷、張玉法、劉毅夫、田彬、黃肇松、陳鵬仁、吳伯卿、朱志騫、陳一新、王昭麟、陳一平、金開鑫、王振邦、石敏、張佛千、趙守博、郭冠英、黃明銓、顧重光、薛興國、張守禮、卜乃夫、卜幼夫、吳興文、楊明、陸鏗、崔蓉芝、胡春惠、曹英哲、曾景忠、姚家彥、楚戈、王家政、袁暌九、蘇墱基、吳夢桂、項紀台、薛少奇、戴瑞明等等黨政經文商各界名人。我想,傳記文學在當年能發售兩萬多份,劉先生的交遊廣闊、廣結善緣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耳提面命 春風化雨
    在台朝夕相處時,我常乘隙向這位老前輩討教。我說,我在香港主編兩本文學刊物:《開卷有益》與《香港筆薈》,感覺文學刊物很難推銷,香港人一擲三千元去賭馬毫無吝色,卻不捨得花三十元買一本文學雜誌。他說,事在人為,他也是從兩三千本起步的,內容、包裝、封面設計直至最後一遍清樣都要親自過目,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穫。我聽社裡同仁說,編務均由他一人獨挑,從約稿、審稿、考訂、配圖,從不假手別人,常常在宴飲酬酢夜歸後,仍焚膏繼晷、挑燈夜戰,早晨上班的同事經常見到他在晨曦與檯燈交相映輝下伏案工作的身影,他的生命也是在長期熬夜中逐漸折損耗盡的。


    他對我說,年輕人辦刊物往往經不起金錢的誘惑,一本雜誌如果文章與廣告分不清,那就注定是短命的。《傳記文學》一貫拒刊壽慶應酬的詩文,避免內容空泛互相吹捧的文章,除了回憶錄與自傳,絕不給活人立傳,絕不刊登歌頌上司圖利他人的文章,堅持蓋棺論定。
    我問道,一本刊物要具備可讀性,總要臧否人物、評論是非,這個世界偏偏有些人憑藉金錢與勢力,動輒興訟,以勢壓人;設若大家善頌善禱,報刊又怎能成為社會公器?他說,不遭人忌是庸才,你不要怕壞人糾纏。文人當有威武不屈的錚錚鐵骨。我們研究歷史,就要以齊太史兄弟這種不畏強暴秉筆直書精神為榜樣。我們評論時政,臧否人物,要區別評文與評人的分野:評某人的文章,即使說他邏輯混亂、狗屁不通、曲學阿世,那都不會涉及誹謗;但如果評某人道德敗壞、貪污盜竊、老奸巨滑,那就涉及人格。若事出有因、證據確鑿,那就不是惡意誹謗,而公眾人物屬於可公評的對象,尺度較寬﹔對一般小人物卻要小心置評。欲避免壞人纏訟,要緊記胡適語錄:「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倘做到無一字無出典,那就根本不必憂慮壞人纏訟。
   
    在八、九十年代,我因買書,一年去臺北數次。每次都把信義路二段的傳記文學社當作第一站,紹唐先生總是在同慶樓設宴款待,居台期間無日無宴,陸續介紹我結識了嚴長庚、嚴長壽、王瑩、戴國輝、梁肅戎、王藍、吳延環、羅輯、邱秀芷、張玉法、劉毅夫、田彬、黃肇松、陳鵬仁、吳伯卿、朱志騫、陳一新、王昭麟、陳一平、金開鑫、王振邦、石敏、張佛千、趙守博、郭冠英、黃明銓、顧重光、薛興國、張守禮、卜乃夫、卜幼夫、吳興文、楊明、陸鏗、崔蓉芝、胡春惠、曹英哲、曾景忠、姚家彥、楚戈、王家政、袁暌九、蘇墱基、吳夢桂、項紀台、薛少奇、戴瑞明等等黨政經文商各界名人。我想,傳記文學在當年能發售兩萬多份,劉先生的交遊廣闊、廣結善緣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耳提面命 春風化雨
    在台朝夕相處時,我常乘隙向這位老前輩討教。我說,我在香港主編兩本文學刊物:《開卷有益》與《香港筆薈》,感覺文學刊物很難推銷,香港人一擲三千元去賭馬毫無吝色,卻不捨得花三十元買一本文學雜誌。他說,事在人為,他也是從兩三千本起步的,內容、包裝、封面設計直至最後一遍清樣都要親自過目,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穫。我聽社裡同仁說,編務均由他一人獨挑,從約稿、審稿、考訂、配圖,從不假手別人,常常在宴飲酬酢夜歸後,仍焚膏繼晷、挑燈夜戰,早晨上班的同事經常見到他在晨曦與檯燈交相映輝下伏案工作的身影,他的生命也是在長期熬夜中逐漸折損耗盡的。
    他對我說,年輕人辦刊物往往經不起金錢的誘惑,一本雜誌如果文章與廣告分不清,那就注定是短命的。《傳記文學》一貫拒刊壽慶應酬的詩文,避免內容空泛互相吹捧的文章,除了回憶錄與自傳,絕不給活人立傳,絕不刊登歌頌上司圖利他人的文章,堅持蓋棺論定。
    我問道,一本刊物要具備可讀性,總要臧否人物、評論是非,這個世界偏偏有些人憑藉金錢與勢力,動輒興訟,以勢壓人;設若大家善頌善禱,報刊又怎能成為社會公器?他說,不遭人忌是庸才,你不要怕壞人糾纏。文人當有威武不屈的錚錚鐵骨。我們研究歷史,就要以齊太史兄弟這種不畏強暴秉筆直書精神為榜樣。我們評論時政,臧否人物,要區別評文與評人的分野:評某人的文章,即使說他邏輯混亂、狗屁不通、曲學阿世,那都不會涉及誹謗;但如果評某人道德敗壞、貪污盜竊、老奸巨滑,那就涉及人格。若事出有因、證據確鑿,那就不是惡意誹謗,而公眾人物屬於可公評的對象,尺度較寬﹔對一般小人物卻要小心置評。欲避免壞人纏訟,要緊記胡適語錄:「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倘做到無一字無出典,那就根本不必憂慮壞人纏訟。
   
    在八、九十年代,我因買書,一年去臺北數次。每次都把信義路二段的傳記文學社當作第一站,紹唐先生總是在同慶樓設宴款待,居台期間無日無宴,陸續介紹我結識了嚴長庚、嚴長壽、王瑩、戴國輝、梁肅戎、王藍、吳延環、羅輯、邱秀芷、張玉法、劉毅夫、田彬、黃肇松、陳鵬仁、吳伯卿、朱志騫、陳一新、王昭麟、陳一平、金開鑫、王振邦、石敏、張佛千、趙守博、郭冠英、黃明銓、顧重光、薛興國、張守禮、卜乃夫、卜幼夫、吳興文、楊明、陸鏗、崔蓉芝、胡春惠、曹英哲、曾景忠、姚家彥、楚戈、王家政、袁暌九、蘇墱基、吳夢桂、項紀台、薛少奇、戴瑞明等等黨政經文商各界名人。我想,傳記文學在當年能發售兩萬多份,劉先生的交遊廣闊、廣結善緣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耳提面命 春風化雨
    在台朝夕相處時,我常乘隙向這位老前輩討教。我說,我在香港主編兩本文學刊物:《開卷有益》與《香港筆薈》,感覺文學刊物很難推銷,香港人一擲三千元去賭馬毫無吝色,卻不捨得花三十元買一本文學雜誌。他說,事在人為,他也是從兩三千本起步的,內容、包裝、封面設計直至最後一遍清樣都要親自過目,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穫。我聽社裡同仁說,編務均由他一人獨挑,從約稿、審稿、考訂、配圖,從不假手別人,常常在宴飲酬酢夜歸後,仍焚膏繼晷、挑燈夜戰,早晨上班的同事經常見到他在晨曦與檯燈交相映輝下伏案工作的身影,他的生命也是在長期熬夜中逐漸折損耗盡的。
    他對我說,年輕人辦刊物往往經不起金錢的誘惑,一本雜誌如果文章與廣告分不清,那就注定是短命的。《傳記文學》一貫拒刊壽慶應酬的詩文,避免內容空泛互相吹捧的文章,除了回憶錄與自傳,絕不給活人立傳,絕不刊登歌頌上司圖利他人的文章,堅持蓋棺論定。
    我問道,一本刊物要具備可讀性,總要臧否人物、評論是非,這個世界偏偏有些人憑藉金錢與勢力,動輒興訟,以勢壓人;設若大家善頌善禱,報刊又怎能成為社會公器?他說,不遭人忌是庸才,你不要怕壞人糾纏。文人當有威武不屈的錚錚鐵骨。我們研究歷史,就要以齊太史兄弟這種不畏強暴秉筆直書精神為榜樣。我們評論時政,臧否人物,要區別評文與評人的分野:評某人的文章,即使說他邏輯混亂、狗屁不通、曲學阿世,那都不會涉及誹謗;但如果評某人道德敗壞、貪污盜竊、老奸巨滑,那就涉及人格。若事出有因、證據確鑿,那就不是惡意誹謗,而公眾人物屬於可公評的對象,尺度較寬﹔對一般小人物卻要小心置評。欲避免壞人纏訟,要緊記胡適語錄:「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倘做到無一字無出典,那就根本不必憂慮壞人纏訟。
(2020/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