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絕不給活人立傳]
胡志伟文集
·曾恩波對卜少夫從來不假以顏色
·生前編誄 欺世盜名
·僑選立委 鑽營失格
·五十萬元 出賣靈魂
·「某公厚吾」
·「某公厚吾」
·〈卜少夫左右逢源國共通吃花天酒地的一生〉
·一生名利薰心,見利忘義
·陶勇之死
·雲南王譚甫仁被暗殺之謎
·福州軍區第二政委劉培善之死
·台灣老千朱伯舜訛騙中共六十五
·陰溝洞裡翻船
·江李朱統通上當
·一塊錢也不掏出來的騙子
·自稱榮獲聯合國和平獎章
·陳長捷日夜捱鬥自殺身亡
·張居正出席國民党四屆六中全會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殷鑒不遠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邪!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李兆麟被刺於一單身女人的住所
·李兆麟貪色喪命
·李宗仁欠缺毅力 白崇禧非常陰險
·閻錫山狡黠圓滑 馮玉祥貪生怕死
·保甲制度徒有其名
·張發奎一生精忠報國守志不移
·張發奎反對英軍在香港受降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義釋胡志明
·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
·越南志士協助國軍退入諒山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選美始祖——陳蝶衣
·花窠詩葉 永垂青史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的張發奎
·俠肝義腸 樂於助人
·張發奎下令槍決廣州暴動五百個縱火歹徒
·廣州暴動有五千七百平民被殺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李煦寰跪求余漢謀迷途知返
·黃紹竑遺棄一個又一個女人
·張發奎嚴以律己 脂膏不潤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宋楚瑜怎樣搞垮香港時報?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的文學價值
·古籍重印功德無量
·吳法憲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迫害幹部的罪魁是毛澤
·吳法憲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周恩來逼死林彪
·李震之死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國民黨怎樣才能打翻身仗?
·“戰犯”吳敦義的老奸巨猾與貧嘴薄舌
·上海公安局長楊帆隻身赴港晤蔡文治
·長白山空投
·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
·張梦还傳
·組織川西反共縱隊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袍
·朱瘦菊傳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當代司馬遷錢海岳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絕不給活人立傳

   
   
    在八、九十年代,我因買書,一年去臺北數次。每次都把信義路二段的傳記文學社當作第一站,紹唐先生總是在同慶樓設宴款待,居台期間無日無宴,陸續介紹我結識了嚴長庚、嚴長壽、王瑩、戴國輝、梁肅戎、王藍、吳延環、羅輯、邱秀芷、張玉法、劉毅夫、田彬、黃肇松、陳鵬仁、吳伯卿、朱志騫、陳一新、王昭麟、陳一平、金開鑫、王振邦、石敏、張佛千、趙守博、郭冠英、黃明銓、顧重光、薛興國、張守禮、卜乃夫、卜幼夫、吳興文、楊明、陸鏗、崔蓉芝、胡春惠、曹英哲、曾景忠、姚家彥、楚戈、王家政、袁暌九、蘇墱基、吳夢桂、項紀台、薛少奇、戴瑞明等等黨政經文商各界名人。我想,傳記文學在當年能發售兩萬多份,劉先生的交遊廣闊、廣結善緣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耳提面命 春風化雨
    在台朝夕相處時,我常乘隙向這位老前輩討教。我說,我在香港主編兩本文學刊物:《開卷有益》與《香港筆薈》,感覺文學刊物很難推銷,香港人一擲三千元去賭馬毫無吝色,卻不捨得花三十元買一本文學雜誌。他說,事在人為,他也是從兩三千本起步的,內容、包裝、封面設計直至最後一遍清樣都要親自過目,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穫。我聽社裡同仁說,編務均由他一人獨挑,從約稿、審稿、考訂、配圖,從不假手別人,常常在宴飲酬酢夜歸後,仍焚膏繼晷、挑燈夜戰,早晨上班的同事經常見到他在晨曦與檯燈交相映輝下伏案工作的身影,他的生命也是在長期熬夜中逐漸折損耗盡的。


    他對我說,年輕人辦刊物往往經不起金錢的誘惑,一本雜誌如果文章與廣告分不清,那就注定是短命的。《傳記文學》一貫拒刊壽慶應酬的詩文,避免內容空泛互相吹捧的文章,除了回憶錄與自傳,絕不給活人立傳,絕不刊登歌頌上司圖利他人的文章,堅持蓋棺論定。
    我問道,一本刊物要具備可讀性,總要臧否人物、評論是非,這個世界偏偏有些人憑藉金錢與勢力,動輒興訟,以勢壓人;設若大家善頌善禱,報刊又怎能成為社會公器?他說,不遭人忌是庸才,你不要怕壞人糾纏。文人當有威武不屈的錚錚鐵骨。我們研究歷史,就要以齊太史兄弟這種不畏強暴秉筆直書精神為榜樣。我們評論時政,臧否人物,要區別評文與評人的分野:評某人的文章,即使說他邏輯混亂、狗屁不通、曲學阿世,那都不會涉及誹謗;但如果評某人道德敗壞、貪污盜竊、老奸巨滑,那就涉及人格。若事出有因、證據確鑿,那就不是惡意誹謗,而公眾人物屬於可公評的對象,尺度較寬﹔對一般小人物卻要小心置評。欲避免壞人纏訟,要緊記胡適語錄:「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倘做到無一字無出典,那就根本不必憂慮壞人纏訟。
   
    在八、九十年代,我因買書,一年去臺北數次。每次都把信義路二段的傳記文學社當作第一站,紹唐先生總是在同慶樓設宴款待,居台期間無日無宴,陸續介紹我結識了嚴長庚、嚴長壽、王瑩、戴國輝、梁肅戎、王藍、吳延環、羅輯、邱秀芷、張玉法、劉毅夫、田彬、黃肇松、陳鵬仁、吳伯卿、朱志騫、陳一新、王昭麟、陳一平、金開鑫、王振邦、石敏、張佛千、趙守博、郭冠英、黃明銓、顧重光、薛興國、張守禮、卜乃夫、卜幼夫、吳興文、楊明、陸鏗、崔蓉芝、胡春惠、曹英哲、曾景忠、姚家彥、楚戈、王家政、袁暌九、蘇墱基、吳夢桂、項紀台、薛少奇、戴瑞明等等黨政經文商各界名人。我想,傳記文學在當年能發售兩萬多份,劉先生的交遊廣闊、廣結善緣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耳提面命 春風化雨
    在台朝夕相處時,我常乘隙向這位老前輩討教。我說,我在香港主編兩本文學刊物:《開卷有益》與《香港筆薈》,感覺文學刊物很難推銷,香港人一擲三千元去賭馬毫無吝色,卻不捨得花三十元買一本文學雜誌。他說,事在人為,他也是從兩三千本起步的,內容、包裝、封面設計直至最後一遍清樣都要親自過目,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穫。我聽社裡同仁說,編務均由他一人獨挑,從約稿、審稿、考訂、配圖,從不假手別人,常常在宴飲酬酢夜歸後,仍焚膏繼晷、挑燈夜戰,早晨上班的同事經常見到他在晨曦與檯燈交相映輝下伏案工作的身影,他的生命也是在長期熬夜中逐漸折損耗盡的。
    他對我說,年輕人辦刊物往往經不起金錢的誘惑,一本雜誌如果文章與廣告分不清,那就注定是短命的。《傳記文學》一貫拒刊壽慶應酬的詩文,避免內容空泛互相吹捧的文章,除了回憶錄與自傳,絕不給活人立傳,絕不刊登歌頌上司圖利他人的文章,堅持蓋棺論定。
    我問道,一本刊物要具備可讀性,總要臧否人物、評論是非,這個世界偏偏有些人憑藉金錢與勢力,動輒興訟,以勢壓人;設若大家善頌善禱,報刊又怎能成為社會公器?他說,不遭人忌是庸才,你不要怕壞人糾纏。文人當有威武不屈的錚錚鐵骨。我們研究歷史,就要以齊太史兄弟這種不畏強暴秉筆直書精神為榜樣。我們評論時政,臧否人物,要區別評文與評人的分野:評某人的文章,即使說他邏輯混亂、狗屁不通、曲學阿世,那都不會涉及誹謗;但如果評某人道德敗壞、貪污盜竊、老奸巨滑,那就涉及人格。若事出有因、證據確鑿,那就不是惡意誹謗,而公眾人物屬於可公評的對象,尺度較寬﹔對一般小人物卻要小心置評。欲避免壞人纏訟,要緊記胡適語錄:「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倘做到無一字無出典,那就根本不必憂慮壞人纏訟。
   
    在八、九十年代,我因買書,一年去臺北數次。每次都把信義路二段的傳記文學社當作第一站,紹唐先生總是在同慶樓設宴款待,居台期間無日無宴,陸續介紹我結識了嚴長庚、嚴長壽、王瑩、戴國輝、梁肅戎、王藍、吳延環、羅輯、邱秀芷、張玉法、劉毅夫、田彬、黃肇松、陳鵬仁、吳伯卿、朱志騫、陳一新、王昭麟、陳一平、金開鑫、王振邦、石敏、張佛千、趙守博、郭冠英、黃明銓、顧重光、薛興國、張守禮、卜乃夫、卜幼夫、吳興文、楊明、陸鏗、崔蓉芝、胡春惠、曹英哲、曾景忠、姚家彥、楚戈、王家政、袁暌九、蘇墱基、吳夢桂、項紀台、薛少奇、戴瑞明等等黨政經文商各界名人。我想,傳記文學在當年能發售兩萬多份,劉先生的交遊廣闊、廣結善緣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耳提面命 春風化雨
    在台朝夕相處時,我常乘隙向這位老前輩討教。我說,我在香港主編兩本文學刊物:《開卷有益》與《香港筆薈》,感覺文學刊物很難推銷,香港人一擲三千元去賭馬毫無吝色,卻不捨得花三十元買一本文學雜誌。他說,事在人為,他也是從兩三千本起步的,內容、包裝、封面設計直至最後一遍清樣都要親自過目,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穫。我聽社裡同仁說,編務均由他一人獨挑,從約稿、審稿、考訂、配圖,從不假手別人,常常在宴飲酬酢夜歸後,仍焚膏繼晷、挑燈夜戰,早晨上班的同事經常見到他在晨曦與檯燈交相映輝下伏案工作的身影,他的生命也是在長期熬夜中逐漸折損耗盡的。
    他對我說,年輕人辦刊物往往經不起金錢的誘惑,一本雜誌如果文章與廣告分不清,那就注定是短命的。《傳記文學》一貫拒刊壽慶應酬的詩文,避免內容空泛互相吹捧的文章,除了回憶錄與自傳,絕不給活人立傳,絕不刊登歌頌上司圖利他人的文章,堅持蓋棺論定。
    我問道,一本刊物要具備可讀性,總要臧否人物、評論是非,這個世界偏偏有些人憑藉金錢與勢力,動輒興訟,以勢壓人;設若大家善頌善禱,報刊又怎能成為社會公器?他說,不遭人忌是庸才,你不要怕壞人糾纏。文人當有威武不屈的錚錚鐵骨。我們研究歷史,就要以齊太史兄弟這種不畏強暴秉筆直書精神為榜樣。我們評論時政,臧否人物,要區別評文與評人的分野:評某人的文章,即使說他邏輯混亂、狗屁不通、曲學阿世,那都不會涉及誹謗;但如果評某人道德敗壞、貪污盜竊、老奸巨滑,那就涉及人格。若事出有因、證據確鑿,那就不是惡意誹謗,而公眾人物屬於可公評的對象,尺度較寬﹔對一般小人物卻要小心置評。欲避免壞人纏訟,要緊記胡適語錄:「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倘做到無一字無出典,那就根本不必憂慮壞人纏訟。
(2020/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