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前述大陸學術界對錢穆評價的一百八十度轉變,是有其潛在原因的。郭齊勇的業師李德永教授在《錢穆評傳》序言中坦承:「早在四十年代初期的學生時代,我就懷著赤子虔誠之心,手抄、默誦他的名著《國學概論》和《國史大綱》,極大地喚起了我的愛國熱情和求知渴望。時光雖已過去五十多年,接受的思想影響儘管來自多方面,但錢先生在我少年心靈中播下的儒家思想的文化種子卻仍然保留著活躍生機,未嘗死滅」,足證馬列主義毛思想五十年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中的中國傳統文化光芒。錢穆的學術魅力,大致表現在以下幾項:
    一、 他講中國歷史,常帶著很強的道德意識與愛國熱情。他在著作和講演中號召大家做中國的學問首先要做中國人,即使不識字也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個中國人。他在《中國文化傳統中之史學》一文中,把歷史比作水流,溝澮之水易滿也易乾,而長江大河蜿蜒千里,永不枯竭,故我們不能只向前不顧後,不看文化的源頭。三千年前的《西周書》,創於周公;兩千五百年前的《春秋》,作於孔子。這是中國人共同的歷史,共同的文化淵源,這就形成一種民族的凝聚力,是中國不會亡的根據之一。他的話震動了讀者和聽者的靈魂,使人們在知識之上,還接觸到一個人格,一個熱愛中國民族歷史文化的心靈。他認為中唐以後的社會是一個平鋪散漫的社會,政府與民間溝通在於科舉,科舉為官後出現腐敗,然而宋以後不能自救,招致蒙古入主中原,使中國政治進一步遭到損害。明代廢除宰相,尊君權,以及滿清統治,皆背離了傳統士人政治、文治政府的精神。這些都是中國歷史中的病態。挽救這些病態則需要一種更生,中國數百世血液澆灌的民族文化精神具有頑強的生命力,不僅能挽救自身病態,而且能回應西方文化挑戰,爭取光輝的前途。
(2020/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