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胡志伟文集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皋
·在香港的五四中學校友
·第二十一集目錄
·中國古今稿酬考
·今古茫茫貉一丘 功名常笑爛羊頭
·精彩紛呈、火花四濺的兩岸關係研討會
·從百年來國家元首薪俸說起
·外交部怎樣變成援交部
·勞苦功高的饒漱石為什麼不能平反?
·有關琉球主權與日本核試驗的官式答覆
·《十大超富發家秘史》序
·毛澤
·第二十二集目錄
·陶勇譚甫仁劉培善的離奇死亡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國民黨烈士趙仲容後人在台灣的遭遇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銅鑼灣書店倖存者的遺言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訪台灣畫家林智信
·成都《當代史資料》回收事件
·第二十三集目錄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色與戒》序言
·戴雲龍口述自傳
·光風霽月的文人--羅孚
·《琉球是中國的》序言
·第二十四集目錄
·光環背後的吳弘達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怎樣對付惡鄰?
·文學名著盡皆真人真事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第廿七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方丹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續)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第廿八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立法院秘書長陳克文日記披露的黨國秘聞
·不要隨便誣告別人抄襲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第廿九集目錄
·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泛論港台兩地的退休金迷思
·眼鏡大王胡賡佩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第三十集目錄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喻舲居何許人也?
·【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2】梁錦興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3】徐伯陽短函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第卅一集目錄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年金改革師承「打土豪分田地」
·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第卅二集目錄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第卅三集目錄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第卅四輯
·建議喜靈洲島興建造紙廠解決本港廢紙困境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撰寫小說竄改歷史為祖宗翻案
·金庸覲見鄧小平
·第卅五集目錄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古時代就有口述歷史

   
    近些年潮流興口述歷史,唐德剛氏說「我所做的中國口述歷史就成了世界最早的中國口述歷史(註1)」這是夜郎自大。且不談銷售幾百萬冊的廢帝溥儀口述、李文達整理的《我的前半生》,我們的萬世師表孔老夫子向來自稱「述而不作」,他的傳世之作《論語》由他口述,經徒子徒孫記錄成文,比唐德剛氏早了兩千五百多年,唐氏怎能自誇「最早」呢?像《春秋》所記的唐堯虞舜歷史也都是傳聞,如《禮記‧檀弓》所記孔子合葬父母、孔子修墓、苛政猛于虎、魯穆公罷市求雨、晉獻公殺太子申生以及《左傳》所說的衛懿公好鶴亡國、晉楚城濮之戰、崔抒弒齊莊公、黃池之盟等等也都是典型的口述歷史。
    上述《論語》、《尚書》等只是描述了人生的一個片斷,到了西漢年間司馬遷編寫《史記》時,其中七十篇列傳盡皆涵蓋傳主的整個人生,按太史公執筆的年限對照各該傳主的生卒年代,我們可以肯定有一半是他道聽途說,甚至是輾轉流傳的,是他根據那些口述史料編寫成文的。太史公本人也不諱言這一點,例如《史記‧刺客列傳‧荊軻傳》贊曰:
    世言荊軻,其稱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馬生角」也,太過。又言荊軻傷秦王,皆非也,始公孫季功、董生與夏無且遊,具知其事,爲余道知如是。
    太史公坦承,他所寫的《刺客列傳》中荊軻刺秦王的故事是聽公孫季功和董生說的,而公董二人又是聽夏無且大夫說的。既然夏是秦王的御醫,在事發時夏用藥囊毆打荊軻以護衛秦王,其口述情節當屬可信。


   
   
    又如《史記‧項羽本紀贊》有云:
    太史公曰:吾聞周生(漢時儒生)曰,舜目蓋重瞳子,又聞項羽亦重瞳子……
    明顯表白所謂重瞳的面貌特徵是聽來的。在項羽本紀中有這么一句:
    秦始皇帝遊會稽,渡浙江,梁與籍俱觀。籍曰:「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
    查太史公執筆的年代與項羽叔姪偷窺秦始皇的年代相差一百十幾年,相當於四個世代,他絕不可能親耳聽到這一段叔姪對話。然這類傳記的情節,經過作者的誇張想象、修飾補充,也許比什麽《起居註》、《實錄》之類的文章更爲真實、更接近歷史的本質。
    清代傑出的史學評論家章學誠(1738——1801)在《周筤谷別傳》中談及乾隆四十二年(1777)他應直隸永清縣知事之邀纂修該縣縣誌。他爲了將該縣貞節孝烈婦女們的事蹟採入縣誌的列女傳中,而又不滿意一般方志列女傳的體例,以爲文多雷同,使觀者無所興感。因此,他特別親訪永清縣貞節孝烈的婦女中見存者「安車迎至館中,俾自述其生平,其不願至者,或走訪其家,以禮相見,引端究緒,其間悲歡情樂,殆于人心如面之不同也。前後接見五十餘人,余皆詳爲之傳,其文隨人更易,不復爲方志公家之言(註2)」,幸所寫的傳記,和通常州縣地方誌的列女列傳寥寥數十、百字,千篇一律的公式化刻板文章大不相同,這不正是今日中外流行的口述歷史oral history嗎?章學誠這一偉大發明比唐德剛氏在哥大的錄音訪問早了近二百年。
(2020/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