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胡志伟文集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金兵共俘虜宋后妃3000餘人淫辱
·徽欽二帝后妃公主均淪落妓寨
·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好多典籍中都有他多次渡海到日本、安南的記載,可是很少明確地記述到他每次渡海的目的與動機。
    朱舜水在從四十六歲到六十歲的十五年中,確以商人的身份奔走日本安南之間,不過商人僅是他偽裝的身份而已,因為當時只有商船與商人才可以航渡日本、安南,在兩地作短期的停泊或居留。他真正的用意是想在海外爭取援助,借兩地的兵員、物資與金錢來協助、促成國內扶明滅清的大業。他去日本主要目的是請兵,去安南似乎是一意經營兵餉。‘
    明末江南的遺民與志士最頻繁地到日本與安南乞師籌餉的時期是從明亡後第二年(1645)到永曆五年(1651)的七年中。而朱舜水第一次到長崎亦正是明亡後第二年,與鄭芝龍第一次日本請援恰是同年。在那年除了十一月鄭的乞師以外,十二月崔芝到日本請師三千人,堅甲二百副;還有康永甯赴越南乞師。
    根據《明遺民所知傳》,我們可以推斷朱舜水在四十六歲那年第一次到長崎是與崔芝的乞師(兵三千與堅甲二百副)多少有點關係的。至於兩年後他第二次到長崎則是陪領乞師使者馮京第與黃孝卿去的。《海東逸史》卷十八中有如下的記載:「……勸京第、斌卿乞師日本。斌卿因命弟孝卿副京第往。之瑜從之。撤斯瑪王許發罪人三千及洪武錢數十萬,京第先歸,之瑜留。」之瑜就是朱舜水(名之瑜,一作之璵,字魯璵,或作楚璵);斌卿是舟山守將威虜侯黃斌卿(字虎癡),據說朱舜水曾一度作過他的「記室」;撤斯瑪王是日本音,該是日本南九州的薩摩藩主,亦就是六十年代日本駐台大使島津的祖先。日本所允發的三千囚犯,朱舜水大概沒有接受,《明遺民所知傳》中曾提到「之璵不發兵以用罪人」,至於數十萬洪武錢是否先由馮、黃二使帶回作舟山守軍的軍餉則無從考據了。


    關於那次乞師,中國文獻中有兩首七律留下來作證。一首是黃斌卿送他弟弟陪馮京第〈同之日域借師〉詩:
    整頓飛鳧出甬東, 劍氣吐雙虹,半肩行李山河重,一紙羽書日月通,聲徹秦廷悲夜雨,煙銷赤壁借天風。謾誇郭子聯回紇,麟閣今標駕海功。
    另一首是兵部尚書張煌言(號蒼水)作的〈送黃金吾,馮待御乞師自本〉詩:
    中原何地足依牆,惆悵徵師日出方,臨持龍節豸斧客,泣捧魚書豹衣郎;黃河北去浮青雀,滄海東回獻白狼。垂衣行聽萬里客,繡弧應復掛扶桑。
    這位寧波將軍的詩顯然是大有唐詩人李商隱的影響的。
    朱舜水亦曾經代他的知己好友,而又是同鄉的經略直浙兵部侍郎王翊向日本請過援兵。〈朱舜水先生行實〉中說:「以先生屢至日本,欲以為王翊主將嚮導,借援兵。」
    他五十一歲那年(1650)有「浮海」的計畫,但在海中遭逢到清兵以白刃加頸迫降,先生依然「談笑自若」,使清將劉文高感佩他的壯烈的氣節,終於放他回舟山。
    朱舜水六十歲子死軍破,去長崎不返以後,據說鄭成功曾有信給他,託他代向日本乞師求援,那封有名的〈鄭成功贈歸化舜水書〉先被收輯在日本的《通航一覽》中,原板保藏在板倉氏家中,其中一段說:「……今欲遠憑日本諸國侯假多少之兵,恭望台下代森(成功名)乞之諸國侯……台下今效採薇之客,莫忘國恩,懇懇。若託諸庇得復運之勢,森之功均出於台下手裡者。黃泉朽骨,不敢空忘。」
    朱舜水晚年最得意的弟子安積覺(號澹泊)曾經臨摹過一封〈鄭大木與朱舜水書狀〉,現在還保存在日本茨城縣立圖書館中。安積覺是朱的入門弟子,晚年日夕侍候。發信的時期該在鄭成功南京兵敗,撤回廈門以後,可能是在朱移居長崎後第二年(1660)七月,由他的使者張光啟帶到日本的。據載鄭成功在那年七月派張光啟到日本借兵,十一月張得到日本一部份武器的援助而返。
    最後一個明末遺民到日本來乞師的要算是張斐(字非文)了。張是朱舜水的同鄉(浙江餘姚),到長崎的時候才發現朱已死去四年(1686);水戶侯德川光國亦曾想請他去江戶教學,可是始終未得幕府的許可,只得空手悵悵而返。
    在離去以前,那位自稱為「明末乞師孤忠張非文」曾留下兩篇〈至長崎祭舜水先生文〉。裡面有一段很悲痛地說:「彼登西山,蹈此東海,夷齊千古,賴有公在,公之不死,將有所待,公既已死,痛誰有艾!」
    澳葡發兵助福王收復失地
    在風雨飄搖的最後幾十年中,南明政權還曾希望借助於天主教的力量,弘光帝(福王)就曾派人去澳門搬兵求援,而永曆帝作為南明政權最後一個皇帝也曾如此。
(2020/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