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胡志伟文集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楊某不僅應老老實實承認不知道,而且要敢於說「不知道」。美國著名物理學家費曼說過:「對一位學者來說,承認自己的無知,使自己的結論留有被質疑的餘地,是科學發展所必須的。學人只有秉持這樣的科學態度,才能不斷地格物致知,獲得新知識,達到新境界。」實際上,要某些學閥承認錯誤,是比駱駝穿過針孔更難的。
    至於楊某誣衊我「托庇於一國兩制,想罵誰就罵誰」。我想指出:在阿輝與阿扁主政的二十年去中國化浪潮中,楊某每年享有臺灣的公費赴寶島白吃白喝,大放厥詞,是否可以講他「托庇於台獨陣營」呢?反而我這個自由撰稿人,綠營一直對我杯葛,有一次綠營女將葉菊蘭當眾罵我:「你是共匪!」臺灣從未邀我出席歷史或文學研討會,反而是大陸各省市每年邀請我出席國際學術討論會多次,楊某是否要扣我一頂「托庇於中國共產黨」的大帽子呢?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譯文水準如何?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殊不能光憑楊某一根棍子就把我打死。中國歷史學會會長金沖及老先生對此書譯文讚不絕口。《黃埔軍校將帥錄》《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現代中國著名軍校將領傳記書系》等2600萬字現代史人物辭書的主編陳予歡先生出差香港購閱此書後來函說,此書「不僅內容廣泛,情況具體,許多史事與人的回憶更是細緻入微,最為難得的是細節具體。我認為是一部少有的回憶錄典範……功不可沒」「為你付出的辛勤耕耘與學術價值,由衷地欽佩與景仰」。(見圖)。歷史畢竟是人民寫的,不容個別妄人顛倒是非。還有中、港、台、海外不少讀者為我打抱不平,紛紛投書指責楊某以勢壓人,蠻不講理,並把副本電郵給我,使我感到欣慰。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把傳記作品當作偽造歷史的工具,這樣的妄人古今中外不勝枚舉。例如,刻正在秦城監獄服刑的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對紀實小說《天怒》的作者陳放所說的一句真言提供了最佳例子:「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3)。然而,大陸著名學者蕭關鴻教授有一句名言「傳記文學如果淪爲政治鬥爭的奴僕,就會失去自己獨特的生命價值和藝術價值,而變成速朽文學。」(4) 寫歷史、寫傳記文學,古代統治者是爲了「資治」,革命者是爲了給自己尋出路,一般作者是爲了表達自己的見解與愛惡,太史公則說爲「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是「述往事、思來者」。朱重聖教授進一步指出:「歷史學家的責任是一定要想辦法去尋找真相,去探討歷史,甚至重建史實;在研究過程中,一定要嚴守客觀超然的立場,不存任何的成見,不受任何人或政黨的左右。至於歷史學家如何才能尋找出歷史的真相,那不僅是方法學上的問題,也是歷史學家個人才、德、學、識等素養上的問題以及對歷史認知與釐清能力上的問題。」(5)
(2020/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