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17(下)
·姑妄言卷18(上)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下)
·姑妄言卷18(下)
·姑妄言卷19(上)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 明末官場腐敗酷似今日中國大陸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2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6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7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上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3)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1 (上)
·姑妄言卷21(下)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記得幾年前,劉峙的後人曾在傳記文學登出了他「藏之深山」四十年的長文〈皮裡春秋〉,同他先前出版的《我的回憶》口氣迥異。劉峙對先總統 蔣公憋了一肚子怨氣,但知情人認為劉峙對大陸國土的淪陷負有一定責任,於是便有《傳記文學》484期唐志華口述、廖作琦筆記的〈我追隨劉峙二十年〉,廖文認為:「通觀劉峙全文,只有責人而全未反躬自問。」責劉峙「營私舞弊,好色貪財」「蔣雖負於天下,但未負劉,任何人均可評蔣,然唯獨劉峙先生不該也不能評蔣之過」。我也援引劉峙舊部艾經武、劉耀揚、李仙洲、鄒高競、譚定遠等人的回憶錄,揭露劉峙在大陸時如何利用方面大員之特權貪污中央撥付的政費、其妻賣官鬻爵、僅在漢口一地就買下兩條大里弄,其中一條就有三百間房,在南京置了整整一條胡同;挪用重慶國防工事專款開辦私營銀行、在黃河渡口走私戰略物資圖利、運用前線勝敗消息操縱重慶棉紗、煙葉市價,囤積居奇等等。這個貪官,葬送了徐蚌戰場五十萬國軍,這類貪官怯將共同喪失了一千萬平方公里的大陸國土,非但不深刻懺悔,還要怨天尤人,甚至責怪最高長官,他們怎能博取後世百姓的諒解?時隔六、七十年,軍閥、漢奸、貪官的後裔紛紛跳出來為其先人喊冤叫屈,他們以為普通百姓不諳史事。然而,只要歷史學家沒有被殺光,想一手遮天是不容易的,糾纏的結果往往是原形畢露,鬧得遺臭萬年。
    中國近代史、現代史的灰色地帶甚多,光是中共黨史就兩次要倚仗中共中央全會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去修正,而許多黨政軍要人的恩怨情仇在生前解決不了,就往往遺留給他們的子孫後代。近幾年,名人後代因回憶錄、口述歷史纏訟的案件,已層出不窮。我手頭有一份北京市兩名高幹子女纏訟的民事判決書。原告黃公芬控告楊虎城手下西安綏靖公署軍法處長米暫沉1986年撰寫《楊虎城將軍傳》,指黃父、西安綏署交通處處長黃念堂是「軍統潛伏特務」,侵害了其父的名譽權。米暫沉已故,黃公芬(紡織工業部司級高幹)將整理此書的米暫沉之子米鶴都與中國文史出版社列為被告,她還通過本單位黨委去公安部檔案保管處查明軍統名單中並無黃念堂名字;被告米鶴都則聲辯,一九三七年「二‧二事變」時,是楊虎城下令槍決黃念堂的,如果這是錯殺或侵害名譽,那只有已故的楊虎城將軍才能負這個責任。原告找了原鐵道部長、曾任張學良機要秘書的郭維城,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曾任楊虎城部警衛團團長的閻揆要以及曾任東北軍騎兵軍軍長何柱國秘書的李郁棻等人作證,被告則找另一位做過鐵道部長、曾在東北軍任團長的呂正操作證。雙方各執一詞,纏訟十二年之久。從一九九三年北京西城區人民法院的裁定書、一九九五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終審裁定直到二○○五年十二月廿六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的民事行政檢察裁定書,都表明,該案涉及對歷史人物在西安事變這一重大歷史事件中的評價問題,不屬民事訴訟的受案範圍,故決定不予立案。法院聲稱,歷史人物的是非必須交由歷史學家裁定。
    「孝子賢孫」必須注意利益衝突的迴避
    上述個案扯出一個「死人有沒有名譽權」的問題。在法治社會,死人是沒有名譽權的,倘若死人有名譽權,秦檜石敬塘吳三桂汪精衛的後裔早就把海峽兩岸三地的歷史學家統統「砸爛狗頭」或關進大獄了,國史館的纂修與教育部的編審恐怕天天都要被揪上法庭。周氏姐妹可能援引一九七六年臺灣發生的一宗騰笑國際之「誹韓案」:有個文人郭壽華撰文指唐代文學家韓愈因染上風流病而死,韓愈第卅九代孫韓思道在韓氏宗親會支持下,一怒告上法院。臺北地院以郭氏誹謗罪成立而判處罰金三百元。難道周氏姐妹仍然活在戒嚴的年代嗎?設若周氏姐妹認為張發奎自傳有誹謗之嫌,她倆可以入稟香港法院或張將軍兒子張威立所在的夏威夷地方法院興訟,也可以控告出版張將軍回憶錄的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為什麽要在臺北傳記文學月刊發難呢?這是因為她們明知張、周兩造均已作古數十年,此案已脫離法律範疇,故只能寄望於不明真相的讀者,欲利用民粹主義思潮來博取同情。然而561期的編輯室手記中,成社長已經指出:「以人子身份為親人伸冤討公道的文章要面臨很難迴避的局面,那就是『為尊者諱』,容易言過其實……個人情感偏見等的影響」。換言之,歷史人物的後代要為其先人叫屈,有一個利益衝突應該迴避的問題。傳記文學刊過的歷史人物論述何止萬千,如果他們的後代都要傳記文學提供免費園地藉以歌功頌德,這本刊物還會有人購閱嗎?茲建議社方對於這類「孝子賢孫」的喊冤叫屈文字,一律收取普通版面廣告費的一千倍,寓禁於徵,這才能剎住這股無理取鬧的歪風。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英文謄本在哥大珍本與手稿圖書館沉睡了四十多年。七年前,張之丙女士影印了其中一章給我試讀,我感覺這是一部經歷二十世紀重大事件的政軍要人具體且坦率的回憶,毫無自傳、回憶錄作品隱惡揚善的通病,所以耗六個寒暑的業餘時間將其譯成中文,且依據128種典籍作了533條注釋。在翻譯過程中,我發覺十二年前楊某人在傳記文學譯述的該書第六章之一部份,幾千字譯文竟有幾十處硬傷,對原文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故在第554期《傳記文學》提出質疑。這在自由世界本是稀鬆平常的一篇文評,不料竟有人暴跳如雷,給我扣上「強烈的反共情緒」「惡語傷人」「煽動仇恨」等罪名。這些「彌天大罪」,若在四十年前的大陸,足以把我押上刑場。然而,對我所指出他誤譯、誤刪(根本就是不會譯)的實例隻字不提。對於紅衛兵暴徒式的惡言辱駡,對於一個連此書訪問學者的名字都搞不清(夏連瑛的丈夫夏威廉已授權我為其亡妻正名)的不學有術之徒,本無必要置理,但楊某對我誣衊不實之詞,流毒甚廣,我必須直指其謬以正視聽。
(2020/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