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胡志伟文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談到好麼多老革命把兒孫全部送去美國定居時,他感慨道:「建國以來,我們進行了多少砸爛舊世界的教育,如何顛覆反動政權鬥爭的教育:罷工罷課,絕食靜坐,遊行示威,建立根據地,打游擊、鄉村包圍城市,造反有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監獄裡的絕唱,刑場上的婚禮,偌大華北容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所有這些都是我們的強項,是我們自己教出來的。年輕人學了這些會到臺灣去鬥爭嗎?會到日本還是美國?他們就地消化,就地實驗,就地與袞袞諸公幹上了。看看那些革命歷史題材影片吧,都是教導青年人鬥爭鬥爭鬥爭、去興風作浪的。我們有沒有一部電影片可以與美國人拍的《居里夫人》相比?而中國需要的是更多的居里夫人還是街頭抗議的鬥士呢?我們又有幾部電影幾部小說是說青年人要鑽研學問、要發明創造、要進行建設、要一點一滴發展經濟追求和諧的呢?」
    對中共的革命鬥爭史,王蒙作了以下概括:「北伐沒完社會已經分裂,土地革命沒完又抗上了日,新中國的頌歌才起音已經鬥了個不亦樂乎,上山下鄉的鑼鼓遠未止歇已經是上市下海,全民皆兵遠未完成已經是全民皆商、全民辦公司了,而批林批孔言猶在耳,已經在五大洲建起了孔子學院。一個理念全無消化已經是與時俱進;談詩文而路線方針傾向,校句讀而核心領導指揮,面對雄偉壯闊,面對光怪陸離,面對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與講完了再不見下文,你已經捨棄一己奉陪一生,你應該拿出什麼感想記錄來見證呢?」「中國經過了事件也好,風波也好,震動也好,緊急狀態也好,要的仍然是聚精會神地搞建設,是理順情緒,化解矛盾,是穩定祥和和諧和解,而絕對不是趁機大搞整風,哪怕是不叫整風的整風,不叫運動的運動,鬥一個人仰馬翻、趕盡殺絕,殺一批關一批管一批,然後山呼萬歲,四面賓服,八方朝拜,十六面紅旗飛揚,進軍號衝鋒號同時吹響,至今一條死胡同走到天黑,翻手為批,覆手為鬥,還在那裡等待新的高潮呢!他指出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高調主義、零和模式、唯意志論、精神至上、鬥爭哲學、造反有理、捨得一身剮、悲情主義、煽情主義、極端主義、永不妥協、永不和解、自命魯迅、所謂隻身與全中國作戰、到咽氣那一刻也是一個不原諒……這些紅衛兵精神,在多少人身上仍然存活,包括不同政治選擇的人,進入截然對立營壘的人,其心態與方式竟如此相近!無怪乎海外一些媒體紀念文革四十週年文章的主調是說文革的好話,當局避諱談文革更加成全了他們對紅衛兵運動的懷念與夢幻化詩情化的補充發展,青春竟然萬歲到千夫所指的紅衛兵運動上了!」對於熱衷於與天鬥與地與人鬥的左王左將,他猛地喝道:「你批判了帝國主義霸權主義修正主義,你批判了至少是否定了文革和各種極左政策極左產物,你也否定了計劃經濟,你一路走一路批著罵著咒著拋棄著,你現在的任務是批判改革開放與市場經濟,批判科學主義與唯生產力,批判全球化與跨國公司。如果中國人的知識份子就這麼一路批判下去,永遠需要亂局、需要風雲激蕩,需要硝煙滾滾,那中國不就得永遠貧窮下去嗎?我們多災多難的祖國、水深火熱的人民,有權利要求知識份子幫他們搞點建設而不是繼續革命翻天覆地慨而慷了。」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他針砭中國人的所謂精英在網路上「捕風捉影,郢書燕說,無事生非,添油加醋,張冠李戴,以低俗之心之語說高尚之心之事,其精英意識首先表現為一臉的苦大仇深:咒駡市場,輕衊通俗,鞭撻卑微,痛恨庸庸碌碌,向肉體凡胎的世界開火,欲與全中國全世界血戰到底。」那些自命魯迅的人(如余杰):「畫虎類犬,裝腔作勢,招人厭煩,學出來表面的與廉價的好鬥、尖刻、自戀自憐、與人為惡,學不到魯迅的創意、愛心、關懷後輩及其博大沉雄的文化底蘊。」他嘲笑有些年青作家總想充當本行業、本年齡段的代表:「我們中國人太重視共性代表性傾向性了,每一隻燕子都代表春天,每一聲歎息都代表毀滅——困為一個人歎氣不要緊,十億人一起歎氣生活就會崩潰;一個人打哈哈無所謂,十億人一起打哈哈就要亡國滅種。後來每個人都想成為十億中國人的代表」,而造成這種可笑局面是由於:「全國那麼多靠政府補貼過日子的純文學刊物,那麼多文學機關團體(各省市真正有影響的作家多不超過一兩人,但號稱為他們服務的其實是指導他們的人士倒有一大堆),那麼多報紙文藝副刊,那麼多文學博士碩士教授講師,課不多,氣不小,那麼多專門的文學出版機構,那麼大的文學隊伍,全世界獨一無二,規模越大文學越少,會員越多好作品越少,爭論越多見解越少,聲浪越大價值越小,文壇越熱鬧離文學越遠,大佬越多經典越少。就這樣還滿腹牢騷地抱怨自己的文學事業從中心滑到了邊緣。套用艾青的一句名言:『著名作家與官員越多,著名作品越少!』」在大陸「藝術家或文學家卻又常常是會互相嫉妒的,特別是當一個作家失去了創作能力以後,他就轉而去充當文學的憲兵、警察,甚至殺手。可是,真正的藝術家並不需要打倒任何人,李白需要打倒杜甫嗎?曹雪芹需要打倒羅貫中嗎?」他指責政治誤導了文藝,在大陸的小說中「既然是戀愛,怎麼那麼缺少擁抱、狂吻、摩挲、吸吮、雲雨、動作敏捷,而寫的盡是些政治教條」,他批評有些寫而優則仕的小官僚「原本寫得不錯,當上一個弼馬溫就再也無法動筆了,太動心眼,太算計,太嘀嘀咕咕,太陰暗隱蔽,耽於不那麼光明正大的伎倆了,他再也回不到性情中人上去了。」


    王蒙的回憶錄可讀性之高還表現在他披露了以下不為人知的事:1.一九九三年年底王蒙應臺灣聯合報邀請赴台出席文學研討會,「一天會議小休時,過來一位旁聽的小夥子與我握手講話,經他自報家門,我知道他是吾爾開希。有一位記者在旁照相。聯副主編瘂弦目睹後大怒,對拍照的記者作了訓誡並採取了封存的措施。2.一九九四年春,大陸出了一本《第三只眼睛看中國》,署名洛伊˙寧格爾,說是德國漢學家,一時洛陽紙貴。王蒙見此書版權頁上未印外文,便詢問長駐北京的歌德學院院長阿克曼,對方說德國無此漢學家。為此,他寫了一篇揭露文章投向《讀書》月刊。不料談話時在場的一位作家當天就電告劉賓雁,劉即在港報上披露此書係假扮洋人的中國人寫的,由於雜誌時效比不上報紙,王蒙的稿被迫從頭條降格為四條,吃了個啞 巴虧。3.一九九八年王蒙訪問愛奧華大學,正巧吳弘達也去該校演講,有些親共留學生對吳嗆聲,吳即拿出照相機存證,揚言要對方吃上官司。4.二○○四年在全國政協會議上,吳冠中稱有奸商以他的名義出售假畫,他表示如果官司打不贏,他會上天安門自焚。最後官司贏了。5.六˙四後,左將劉紹棠說:蘇聯東歐的變天是由於「作家煽動,學生鬧事,政府讓步,共產黨垮臺。」6. 二○○三年在〈王蒙文學創作國際研討會〉上,全國作協黨組常務書記張鍥發言說王蒙是一位沒有緋聞的名人。張賢亮反駁說:一個作家怎麼能沒有緋聞呢?一個人如果被女性所忽略、冷淡、拋棄,再沒有一點緋聞,讓他怎麼活下去呢?
   
    *羅多弼曾在《香港筆薈》2000年12月出版的第16期發表〈論高行健的《靈山》〉一文。
(2020/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