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非智专栏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用心良苦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坎儿的心机
·1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周六聚会的故事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 梦的迷蒙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凡事有定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这几日来,青心神不定,去不去参加周六汪嵩在福建会馆的派对?秋天时对汪嵩那种思虑的急切,现在随着季节的变化,慢慢淡化了,甚至心里还萌生了不悦的情绪。她认为汪嵩那种不理不睬的态度,是一种傲慢,是一种大男子主义。尽管第一次见面给她留下关怀关心的好印象,但对于在微信上汪嵩基本上不打招呼的做派,她是从失望到了埋怨地步。
   
   
   

   从认识汪嵩的福建人那里,她听说了不少有关汪嵩同他前妻及女儿的事,知道汪嵩疼爱他的女儿到了无原则地步。她觉得这不好,一个爸爸如果对女儿过分溺爱,一定不是个好爸爸,而且,对女儿的过分溺爱,就无法将爱分享给其它人,尤其是分享给其它女人。觉得汪嵩好,希望能走在一起,但若在一起生活,对女儿的爱超过对自己的爱,青确实无法接受。她想:任何女人都无法接受的。她可以接受汪嵩的女儿,那是一个聪明懂事,有点被宠过头的女儿,可是汪嵩将爱多放在这个女儿身上,视这个女儿比她重要,那会是怎样的日子?
   
   
   
   当华人商场客人不多时,青空闲下来,就禁不住胡思乱想,不管想什么,最后,都会想到汪嵩身上。她知道这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汪嵩似乎对她的那一点点表示都无动于衷,或许他已另有所爱,或许由于受了前妻的伤害,他选择了不再找女人。当然,自己也没有什么优势能让一个男人对自己注意并爱上,已到中年,年轻时的漂亮谈不上了,说有风韵气质,那是对已不再漂亮的女人说的恭维话,她才不会轻易相信的。青曾在洗完澡后,裸体对着镜子,发现自己的身材还可以,还没有发胖到腹部下垂。她看到镜子里自己眼角有几条细细皱纹,有些忧虑,但一想,哪个到这种年龄的女人脸上没有皱纹?大陆著名影星刘晓庆年已六十,脸上没有皱纹,那是整容的结果,她可不喜好整容,整容后僵硬的脸部表情,令她害怕。她的那对丰满的乳房还挺着,没有下垂,还有弹性,摸一摸,还软软地,穿上紧身衣服时,还能吸引着不少男人的眼光,难道就吸引不了汪嵩?她觉得有点失落,不管怎样,毕竟是有了岁数。青想,男人总是喜欢年轻女人,到了她这个年龄,吸引男人的不再是漂亮美丽,而是魅力了。
   
   
   
   什么是女人的魅力?青琢磨着,这认识的女人中,阿琴是个有魅力的女人,能吸引男人,不过,男人更多表示的是对她的尊重,视她为大姐。青不想同坎儿或艳芬比,她觉得她比她们两人有更优秀的地方,至少她不那么骚气和俗气,她在同男人接触时,总是有理有节,或者说保持不卑不亢的神态,她知道自己这种不卑不亢令她同男人隔开了距离,男人在同她交往时,很难于表示亲热和随便。男人就是喜欢骚气容易上床的女人,而不是什么魅力不魅力的,也许,骚气对男人来说,就是魅力吧,说白点,男人真不是个东西。
   
   
   
   男人不是东西,这是书上电影里那些被骗被伤害的女人最经常说的话,青有着生活经历,她觉得男人不是个东西,但也是个东西,看你怎样看待他们。男人对女人总有着遐想,总想占有眼前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这是动物的本性。男人擅长花言巧语,就像公孔雀对雌孔雀开屏一样,就是为打动女人的心。心地幼稚或虚荣心强的女人,很容易被花言巧语弄昏脑袋,上当受骗。青是不会轻易地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更不会轻易地相信男人的信誓旦旦,她的经验是把男人视为平等对手,视为生活中的伙伴和朋友,这样,就容易识破男人只想同你上床的假甜蜜。她在老家南昌的一个好朋友,就是相信了男人的花言巧语和信誓旦旦,吃了苦头。
   
   
   
   她的这个好友叫曼琳,在一次单位组织的活动中,认识了一位在市政府工作的官员,那个在市府工作的科级官员,已有家室,老婆是他大学同学,一个儿子在读小学,准备考中学,他老婆一心在孩子及孩子的学业上,把丈夫给冷落了。同青的朋友曼琳认识后,这官员就同曼琳陷入了婚外情。相交几个月后,曼琳听信男方要娶她的话,毅然离开她的丈夫,找了个房子自己搬出来,放弃了一切,就为拿离婚证书,将来同这位官员结婚。政府官员没有离婚,但总是信誓旦旦地对曼琳说,他将会离婚娶她。相处一年后,曼琳提出结婚的事,这位政府官员就开始有着理由和借口。开始是孩子正在考中学,离婚会影响孩子,再接着是不能离,自己有可能升职,如果离婚了,怕升职不了,等到升为副处级了,又说是孩子准备考高中,离婚了,孩子会考不上好中学,再接着,则是孩子要高考了,不能离。最后,给曼琳许诺孩子读大学后,一定离婚娶她。结果,青的这个朋友曼琳,同这位政府官员相恋了将近八年,处于既不是小三,也不是妻子的境地,两人感情还一直很好,青的朋友一直都还相信这位官员最终有一天会同他老婆离婚,再同她结婚,会一起度过幸福的晚年。
   
   
   
   两年前,曼琳曾在电话上告诉青,她的官员情人正在同他老婆闹离婚,很快就有希望了。两年过去了,两个月前,曼琳发微信给青说,他告诉她,他老婆不想离婚,要死拖着他,不让他同曼琳结婚。青的朋友大骂官员情人的老婆,就是不骂她的官员情人。青在微信上写道:你就这么相信他,已八年了,他说的都是一样的话,你还相信他?曼琳回复:我也知道很难相信,但他确有苦衷,我该怎么办呢?青回复:还是离开的好,美好时光都搭进去了,不值。曼琳回复:我也很悲伤的。妈的,男人真不是东西,他也一样。青写道:不都这样吧。你这个还不错,同你不弃不离有八年。多数是半年几个月就离弃你的。曼琳写道:所以我们才还在一起。不过,我现在不相信他了。
   
   
   
   是否离开分手?青不是很清楚,因为这之前,曼琳同官员情人也闹过分手的事,但就是离不开。也许,这就是缘分。
   
   
   想到缘分,就想到命。青同阿琴坎儿多次谈到命运,她们也认可命运的主宰。如果不是命运,她们在中国不同省份,怎么会在柏斯相见并成为朋友?上帝主宰一切,这是基督教说的,佛教怎么说呢?青知识没有那么高深,她信佛教,是因为阿琴也信佛教,阿琴的丈夫杰森是无神论者,把信教的行为看成是一种精神空虚的无聊,但他并不阻止阿琴的宗教信仰。阿琴对佛教挺虔诚,时常拉上青到佛堂参加法会。她们有一群佛友,建立了微信群,青也在微信群里。不清楚佛对人的命运怎么说,青就在微信群里提出这个问题,她希望懂的人会告诉她。
   
   
   
   临近关店,商场里人渐渐地都走了,只有青和一个负责货品上柜的越南人在店里。西澳洲自从矿业不景气后,经济就一直受到影响,店里的生意就不是很好,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华人在柏斯郊外陆续开了不少华人杂货店,华人商场,甚至都有了24小时的超市,固然影响在唐人街的华人商场。生意不好,对青也是个影响,虽然,她只是打工的,但如果有一天这小商场关了,她就不知还能不能找到工作了。望着空荡荡没有顾客的商场,青想起了汪嵩的派对,想起了同汪嵩的关系,想起了自己的工作,最后想起了命运。她看着她发在微信群里的问题,期待有人给答案。这个佛友微信群,人数不多,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群主是一个叫华哥的马来西亚华侨,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群里除了阿琴外,她比较熟的有一个是商场街对面豆腐店老板的老婆,已是信佛许多年,还有一个是开快餐店的阿福和她的老婆阿香。坎儿和艳芬,一个不信教,一个正在接近基督教,没有在这个佛友群。这个佛友群经常是传递一些佛经,佛歌,真的还没有人提出过佛教问题。青不知道谁能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期盼着。人,总是在期盼中生活。
   
   
   
   “命运就是因缘果报。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这个果,就是命运。” 这时,有人在微信上写出了答案。青一看,觉得蛮有道理的,她想知道谁有着这么深的佛理,一看,微信头像是一个佛塔,微信名是佛缘,以前不太注意这个佛塔,也不知是男是女。“说得有道理,赞。” 青点着佛塔写道。
   
   “不是我说的,是佛说的。” 佛塔写道。
   
   青尽管到佛堂参加法事,但实际是“和尚念经不知念什么经”,对佛理她基本不通,只知道信佛就是做人要有善心,有慈悲之心,当有人问她为什么信佛,她总说行善心做善事。有时她也会烧香敬拜供在厅里的那尊观音像,求观音保佑她儿子和她一家人。如果有什么她觉得是重要的事,在做之前,她也会烧香拜菩萨保佑的。去不去参加汪嵩的派对,她拿不定主意,回家后,她供了些果品,烧香问菩萨。她拿出两个钱币,口中默默念着,然后往空中抛去,两枚钱币掉到地上,朝上的,一个是钱 ,一个是女王头像,这结果是她想要的,就是去。
   
   
   去,就是几个朋友大家一起乐乐,有事没事,几个朋友聚在一起乐一乐,也是柏斯华人社区的一个特点。
   
   她想问问坎儿去不去,她知道阿琴已叫了坎儿,也相信爱热闹的坎儿一定会去,但还是想给坎儿打手机问问。
   
   近来已少有坎儿的电话,在认识程总之前,坎儿可是经常打手机找她聊天,自从她同程总打得火热后,就很少听到她的邀集。
   
   手机没响几声,就听到坎儿的声音,高兴欢乐的声音:“是青姐啊,近来好吗?最近忙什么?都不见你的影子。晚上没事吧,过来一起吃饭。” 这就是坎儿,话还没说,她已经把你揽进怀里了。
   
   
   
   “我不忙,是你忙。晚上有事不过去了。喂,我问你,周六晚上在福建会的活动你去吗?”
   
   “去,去,为什么不去呢?有吃有喝的,能见到许多朋友,你去吗?去吧,很久没开心快乐了。”
   
   “好的,艳芬也去吗?很久没见到她了。”
   
   “她忙着呢,忙着太极协会的事。她去的,我们一起去。”
   
   “太极协会?她不是不感兴趣吗?哦,我明白了,这是好事啊,参加协会,不无聊。”
   
   
   
   “也是领导了,她不是秘书长就是副会长,哈哈,又出了个侨领了。”坎儿调侃地说着,“她会找你的,找你加入太极会,她正在四处找人忙着呢。”
   
   “哦,参加什么协会再说吧。定好了周六去,到时我去载你。”
   
   “好啊,青姐,等着你。”
   
   
   
   周六的聚会,会是怎样的结果,目前确定去,已是种下了因,好吧,等着看有什么果。青又想到了那句佛塔的留言:命运就是因缘果报。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
   
   
   
   
   
   作者介绍
   非智,西澳自由撰稿人
   ---------------
   非智,原名卢盛晖,福建厦门人。曾为知青,于1982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1997年研究生毕业于澳洲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
   西澳文化界知名人士,旅居澳洲30年。西澳东方文化艺术协会副会长,创办和主编西澳最早的华文杂志《南半球》,曾在《亚洲时代》、《东方邮报》、《澳大利亚时报》等报开辟个人专栏。擅长于人物专访及杂文随笔,文章300多篇散见于澳洲华文报及海内外多种华人报纸媒体。有中篇小说《困惑》、《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等,著有文集《非言非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