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对全球两极势力的容忍度迅速降低,加强了对它们的控制、制裁、打击包括斩首行动。这是两极势力的噩梦和灾难,却是人类的福音和幸运。

   对巴格达迪、苏莱曼尼们的定点清除行动,替天行道,顺天应人,摧邪显正,大快人心。全世界的正人和正常人都会为之喝彩,为之振奋邪不胜正、正必克邪的信心,为之鼓起与野蛮和邪恶抗争的勇气,为之激起追求自由、弘扬正义的斗志!为此,东海以一个民间儒者的名义,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我们常说正人君子,其实两者有别。正人未达君子境界,三达德有所未达,仁智勇有所不足,然相当正常、正派,富有正义感责任感。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个正人。儒门之外无君子,这样的正人在美国和西方就是最好最高的人了,这样的人为政,是国家的幸运、国民的福祉。

   特朗普登台时,有儒友的看法与金将军一致,都论断特朗普不靠谱,有商人心态,容易对付,估计这也是当时三界人士的共识。东海唯有埋头偷笑。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度盗贼之腹,一度一个准,可谓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但是,以小人之心度正人君子,无异以管窥天,以蠡测海,天悬地殊。对于正人,唯君子可以准确测度、深入理解之。

   马帮对国内国际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小人,无不一看一个准,对付起来,手段老辣,经验丰富,无往不利。但看不准特朗普是必然的。用对于小人和盗贼的方法去对付特朗普,吃大亏也是必然的。不仅马帮,美西三界对特朗普也颇多误会误判。因为西方虽多正人,罕见君子更无圣贤。这是西方文化本质决定的。圣贤君子只能出自中道文化,无法从人本主义、神本主义中培养出来成长起来也。

   不过,我也曾对特朗普产生过一点小小的担心。那是在2019年2月,全球看好川金会的时候,我一点都不看好,谁于2019-2-27写了一则微言:

   “我担心特朗普还是缺乏政治经验,缺乏对这类邪恶人物的本质认识。小金朝和三胖子已经在邪路上走得太远,对欺诈和暴力早已产生深度路径依赖,对朝鲜人民又欠下了太深重的血债,很难回头了。罪恶的苦海确实无边,游得太远了,回头未必还能上岸。”

   但不久我就释虑了,有2019-7-1微言为证:

   “特朗普同意与马帮重启谈判,又肉麻地对小金朝示好,为了顺利连任和先解决伊朗问题或是其两个考量。这也是给小金一个机会。小金能改好,固然是好事;如果不能,收拾完伊朗再回过头来收拾小金,就轻松宽裕多了。可以肯定,让小金改好,比让老母猪上树难度更大。”余东海2020-1-4写于南宁

(2020/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