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根据制度形式的不同,极权主义有君主制、教主制和党主制之别。党主极权主义又有纳粹式、马列式之别。马列式极权主义,学说为马学,政治为马政,制度为马制,宪法为马宪,法律为马法,道路为马路,官员为马官,其党为马帮,统称马家。古往今来三大暴政,马家居首。

   马家坚持物本论、党主制和公有制,其文化背景、道德标准、制度模式都是无视人权自由、人格尊严的,都是以民为工具的,故对人民特别阴毒冷酷凶残,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然而在言论上,马家又表现得特别巧言令色足恭,比纳粹更富有欺骗性。它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口,什么谄容媚态都做得出来。一般民众就是经过它炼狱般的折磨,还未必能够认清其真面目。愚民刁民暴民最容易上当,被卖了为之数钱,被奴役为之效忠。祸起马帮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殷鉴近在眼前,但不少人不知引以为戒,因为白骨精巧言令色,狼外婆乔装打扮。

   东海曾在今日头条发了一言:“天下最可悲可耻的事,是奴隶为保卫奴隶主而奋斗。”一夜间阅读量三十万余,点赞五千余,评论千五余,有赞有骂有威胁,还有三封私信恐吓警告咒骂,很快评论被删,接着被今日头条永久性封杀。

   兹特补充曰,天下大可悲者有三:一、身为奴隶而自以为是主人;二、身为奴隶而为保卫奴隶主而奋斗;三、以做奴才为荣,以做好奴才高级奴才为人生追求。

   这正是马家的毒辣又高明之处。它无所不用其极地愚民、弱民、奴役人民,剥夺民权草菅人命,同时又花言巧语地谄民媚民讨好人民,或让奴隶自以为成了主人,或让以做奴才为荣。不仅此也,它还千方百计地逢民之恶,解放人民的邪欲恶习,把人变成狼和鬼, 纵容鼓励人民相互投毒,自相残杀。

   马家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结合得特别紧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等等,都是民粹主义思想;“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群众立场群众路线群众观点群众方法”等等,都是民粹主义话语。这些思想和话语,用来谄媚、愚弄、欺骗、煽动民众,最为方便而有效。

   民粹主义本身就是坏的,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是马列主义的一体两面。很多好东西,一旦进入马列主义文化、政治和制度框架,就会虚化成为装饰品。例如仁义礼智信等儒家五常道和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等西方价值观,都是好东西,但被马帮接收之后,就都成了空中楼阁。

   儒家文化和自由主义都是正学,都有正法眼。五常道效果又特别佳,最能透视马家这个狼外婆和妖精的邪恶。孔子的回归与马家的衰落成正比。东海曾有剥毛诗《七律三打白骨精-和郭》而作《今日欢呼孔夫子》七律一首,为儒家历劫归来鼓与呼。诗曰:

   一声十月炮如雷,便有精生白骨堆。乱起愚氓犹可训,鬼来罗刹必成灾。金猴痛失千钓棒,玉宇难澄万里埃。今日欢呼孔夫子,何愁妖雾漫天来。

   罗刹鬼和白骨精指的就是马列主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送来了史无前例的人道主义灾难。马列主义有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两个面相。极权主义侧重于力,权力武力暴力;民粹主义侧重于诈,坑蒙拐骗,政不厌诈。马家将诈力的效用发挥到了空前的高度。

   然而,诈力有效也有限。《淮南子》说:“夫善游者溺,善骑者堕,备以其所好,反自为祸。”技术不一定反自为祸,诈力则确有这个特点,最容易反自为祸。成也诈力,亡也诈力。

   擅于诈力最容易死于诈力,或被正义力量被灭,或被邪恶力量所灭,或因内部矛盾激化而亡,或亡于综合因素。将诈力完美结合而兼具五反特征的马家极权主义,作为诈力邪恶势力之最,虽然猖獗一时,终究没有未来,而且末日将近。谓予不信,请拭目以待。2019-12-29余东海首发于民主中国

(2020/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