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毕汝谐文集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歌猛进!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西谚:一个小丑进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妓女英雄梁红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 毕汝谐(纽约作家)
·六六大顺! 点击量突破六千六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毕汝谐(纽约作家)
·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永别了,我的弟弟 毕汝谐(纽约作家)
·法国哲学家孔德的夫人是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东德纪录片条顿剑在行动 毕汝谐(纽约作家)
·阿城的妓女之子题材小说棋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夏衍的剧本法西斯细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七(齐)天大圣!点击量突破七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萨特的剧本可尊敬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性格形态学的第二性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造反派财贸尖兵司令洪振海(面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苏童的妓女题材小说红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共创奇葩百科全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郑板桥最脍炙人口的匾额吃亏是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短篇小说公墓里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贺为名妓苏小小写的苏小小墓 毕汝谐(纽约 作家)李贺为名妓苏小小
· 谷崎润一郎的恶魔主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齐鲁(七五)雄风!点击量突破七千五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乱伦妓女题材小说隐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克异的变态性心理题材小说手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Subject: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To: Leo Young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这几天,何长工之孙媳开大奔进故宫,引起轰动;我不禁忆及文革前后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文革混乱,少男少女打破了男女界限,把大街当成社交场,是所谓拍婆子。其时,我仪表出众,丰采夺人,系公认的拍婆子大师。
   
   且说这天,我来到西单商场猎艳,见一个眉眼还勉强说得过去、气质高雅的女孩笑眯眯地望着我,知道机会来了,便单刀直入地道:同学,交个朋友吧。
   
   她矜持地只是微笑,不言语。我老练地以微笑迎对微笑,力图占居心理优势。
   
   她终于开口了,霸气地道:我是地质部的,我姓何!
   
   地质部姓何的很多,敢于如此张扬的,必定是部长无疑!
   
   我有些惊讶地脱口道:哦,你是何长工的女儿!你家就住在西单附近!
   
   她黯然地道:搬家了,搬到花园村了。
   
   我知道,一些倒台的部长都搬到花园村的普通居民楼了,便道:我家的老朋友武衡(原国家科委副主任)也搬到花园村了,你认识他吗?
   
   她道:我们两家没来往。
   
   我卖弄地道:毛主席说过: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不能像何长工那样用一条半腿走路(何长工是跛子)。
   
   当时,毛主席语录是最高指示,一言九鼎。
   
   我进一步道:何长工是老资格,可惜没当过中央委员;毛主席说过:中央委员会不是湖南同乡会(何长工是湖南人)。
   
   我们越谈越投机,交换了个人资料。那时候,我拍婆子都用黄伟伟这个假名,面对人脉广阔的何长工之女,我不想敬酒不吃吃罚酒,遂诚实地报出真名:我叫毕汝谐。
   
   
   
   
   只是,与她告别后,我继续在西单地区猎艳,大有斩获。
   
   过了半个月(我想杀杀她的傲气),我登门拜访;她开门后,竟然高兴地啊了一声,直抒胸臆地道:毕汝谐,你这么长时间没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她的房间里有架旧钢琴,她喜悦地给我弹奏重归索莲托;她姐姐闻声走过来,令其改弹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我暗忖:听说何长工言谈粗鄙,一口一个他妈的他娘的,其女儿还有几分艺术修养呢。
   
   为了显摆自己并非俗流,我直率地指出:有几个音不准,该请人调一调了。
   
   她道:彻底修一次,要一百多块呢,我家没钱了。这是抗战时期缴获的钢琴,凑合弹弹吧。
   
   我暗忖:一切缴获要归公,怎么到了你家呢。
   
   我从未见过何长工,这是一个属于禁忌的话题;何夫人卧病在床,经常见面。我相貌堂堂,举止斯文,家世清楚,很得何夫人的喜欢。有时,我就坐在病榻前与何夫人闲聊。
   
   她平平淡淡地道:我妈活不了几年了,这样的老红军,全国都不多了。
   
   她深深怀念昔日的荣华富贵,叹息世态炎凉,一家人饱受地质部军代表的冷眼;她与刘少奇王光美之女刘婷婷交好,同为所谓可教育好的子女。
   
   
   我还见过她的几个哥哥姐姐,何长工子女皆以光字排列。
   
   毕汝谐毕竟是毕汝谐,积习不改,我行我素;终于有一天,我在大街上拍婆子时被她撞了个正着,就此绝交了!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我成为文化部直属中央歌剧院的编剧;本院举办声乐培训班,有个眉眼还勉强说得过去、气质高雅的女孩是何长工的孙女,我们谈得来;我欣喜地道:
   
   当年,我认识你姑姑,今天又认识你,我跟你们老何家就是有缘分!
   
   小何生冷不忌,霸气地道:不对,应该说是我们老何家跟你有缘分!
   
   何长工复出后,地位尊贵而无实权;据小何透露:在粟裕的追悼会上,何长工因受到冷落大发脾气,奈何?
   
   光阴如驶,我几乎把她和小何都忘记了;不意何长工之孙媳突然成为新闻人物,又勾起陈年旧事,颇有隔世之感。
   
   
   
   
(2020/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