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迷失於網路!]
奇麗想像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8
·136
·137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8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紀念六四
·思考一下
·大選開跑
·地球公民
·意識形態之爭
·西太后的馬列奴才
·習太后的中國夢
·170
·大男人
·詭異的世界
·個人選擇:宇宙只是一個幻像
·8964
·睡夢之中
·沒給薪水
·沒給薪水
·230
·231
·232
·233
·234
·自由民主一國一制
·自由民主一國一制
·習太后的義和團能打仗嗎?
·236
·老虎的吼叫聲
·萬事如意
·前蘇俄雜殭屍中共沒人選快滾蛋吧!
·卡住怎麼辦?
·小小罪惡感……
·習娘娘愛撒嬌❤
·定於一尊
·定於一尊
·做人愛自由
·習小妾小心別跌死
·習小妾傻帽進城+神精錯亂🤪
·習小妾傻帽進城+神精錯亂🤪
·習小妾傻帽進城+神精錯亂🤪
·獨立精神自由思想
·三體文明
·三體文明
·237
·自立自強
·韓國瑜六點申明回應反送中運動
·紅樓夢曲22-4生生不息
·紅樓夢曲238記憶消失
·紅樓夢曲22-3少女的祈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迷失於網路!

   雁默/自由撰稿人
   
   關於選舉結果,我與藍營支持者所受到的衝擊不太一樣,因為我不支持韓國瑜,更不支持國民黨,因此並沒有投票,主要的衝擊來自於選舉後期個人判斷的嚴重失準。別誤會,倒不是自認有多聰明,之所以個人誤判需要特別撰文說明,因為這次選舉最大謎團在於「可見的民心」與民調數據的巨大的落差,以致最後投票結果另落敗一方不可置性。
   
   我並非韓國瑜支持者,卻也嚴重誤判,顯然有一個我所低估的,更深層次的問題,而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超越了個人的黨派取向與意識形態。


   
   先解釋一下我所佔的位置:
   1. 我是統派, 所以我不支持兩岸主張比馬英九更退卻的韓國瑜。
   2. 我十分討厭國民黨,認為該黨是台灣沈淪的主因,沒有國民黨的墮落,就不會有民進黨出頭的可能。
   3. 我對中華民國的各種象徵,無所眷戀,但堅決反獨,反綠,反美。
   4. 我認為類似新黨這樣的統派,根本路線錯誤。
   5. 初選時我支持郭台銘,甚至呼籲統派支持郭,但我不是郭粉,甚至反對郭的「兩國論」。
   6. 我對韓粉,中天集團,多所批評。
   
   以上屬於政治取向的範圍,以下是判斷選情的自我要求:
   
   1. 完全不碰社群網站。
   2. 完全不碰百分百的綠媒,幾乎不看中時,對聯合報系統也只有選擇性閱讀,但中間偏綠的媒體訊息我會吸收。
   3. 盡量避免被民調帶風向。
   4. 時常上Youtube看各種訊息,但政治類的部分,有意識避開韓粉圈,藍營圈,當然也會避開親綠視頻。
   5. 政論節目有時會看,但我對親藍政論節目,都只帶著半信,親綠政論節目一概不看。
   6. 幾乎不讀政治類時事評論,藍綠皆然,連陸媒的時事評論也幾乎不讀。
   7. 甚少使用Line,用途也只與家人聯繫,完全沒有朋友圈。其實所有通訊軟體我都少用,微信上也沒有自己的朋友圈(朋友圈這一區我幾乎不閱覽)。
   8. 幾乎不看電視新聞,兩岸皆然。
   9. 我每日固定瀏覽近20個全球主流媒體,連俄羅斯媒體都讀。
   10. 我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並提醒讀者,政見辯論會與造勢,對選情並無太大的影響。
   
   然後是我生活周遭的狀況:
   
   1. 我離群索居,沒有公司同事。
   2.沒有交際應酬,樂在獨處。
   3.時常接觸的家人中,沒有一個挺韓。
   4.不時常接觸的親友中,只有其中一個小家庭是韓粉,但我與之亦無交集(沒在通訊軟體與社群網站有所接觸,一年都見不上一面)。
   
   以上種種遺世獨立的情狀,算是對外界干擾相對堅壁清野了吧?至少,我與韓粉圈的距離算是挺遠的,但為什麼到了選舉後期,我評估韓國瑜會贏,甚至認為國民黨席次會過半?
   
   韓粉在哭的這一天,我咀嚼的是「嚴重誤判」這個問題,因為覺得茲事體大。最後發現誤導我的禍首是Youtube。
   
   我知道,Youtube會根據觀眾閱讀習慣,每日推播你喜歡的題材,畢竟這是大數據時代,人人無所逃遁。正因為知道,才會刻意避免Youtube根據我的個人習慣,只推播我想看的影片。但是即便如此,人的習慣與喜惡是極難改變的,就算有所警覺,也很難去點閱自己不喜歡的題材。因此無可避免地,我還是過度接收了個人偏好的訊息,而其中一種政治訊息,悄悄佔據了我的思維:
   
   造勢現場的支持者熱情,能有效外擴,深刻影響選舉結果。
   
   這個訊息來自於藍營謝龍介與綠營陳景峻的對談,雖然兩造分處不同陣營,但都同意這個概念,而他們都是選戰經驗豐富的政治人物。當然,我不會只根據一次對談做為判斷根據,於是開始在Youtbe上尋找相關訊息。牽涉的題材挺紛雜,但也大致都服膺了這個概念。
   
   再者,是日本前駐台代表沼田幹夫認為兩造差距大約5%的論斷。我的習慣,分析應基於事實,不是我不相信數學,而是我認為各種形式預測內裡含有太多人為解釋數據的粗糙方法,或刻意帶風向。經過歷次選舉數據的比對,我認為沼田幹夫的論斷是有歷史事實根據的。
   
   看選舉,除了看網路風向,也得看馬路上真實的支持者表現,選戰最末期,我選擇相信了老政治人物篤信的「馬路經驗」,主因是網路世界帶風向的情形太嚴重。然後,Youtube就根據那幾天我搜羅相關訊息的數據,不斷推播我傾向相信的各種訊息。當然,最後的判斷我也誠實說是「憑感覺」,保留一點「萬一」的空間,畢竟這次選舉在網路上與馬路上的落差太大。
   
   相對真實的馬路經驗已不可靠,這才是深刻的問題。
   
   那麼,要說謝龍介與陳景峻是錯的嗎?也不盡然,他們只是依照過往經驗與事實做出判斷,漏洞在於,這是世界已然遭大數據所宰制,舊經驗已不敷使用,而我們低估了此現象。即便很有自覺地避免遭大數據遮眼,也不免遭蒙蔽。
   
   社群網站,通訊軟體,以及Youtube這類平台,無聲無息地將人們套入各種同溫層,並將我們彼此的距離拉開。以往家人之間因彼此政治取向的不同而有所嫌隙,現在看來只是短暫現象,因為沒有網路的世界,同溫層不會太厚,現在的同溫層不但厚度遠高於過往,內部熱度更是沸騰。
   
   這是不是代表,我們更應相信客觀民調數據呢?我的看法剛好相反,愈是看起來客觀的工具,愈容易吸引有心人將資源投入作假套利。民調,是另一種將你套入同溫層的絕佳工具,數據,將決定你自由意志的走向,或者說,這現象存在已久,而今只是愈演愈烈。「九合一」選前綠營據信(或刻意揭露)的民調與結果發生嚴重誤差,可能就是假民調同溫層效應。
   
   大約在選前三個月,我就已從BBC的「脫歐偽紀錄片」中,深刻明白了劇中強烈質疑的數據操弄,只是,明白歸明白,也只有到這次選舉時才親身體驗了此現象的恐怖程度。連我這種遺世獨立,並有意識與韓粉訊息保持距離的人,最後都不自覺被拖入了同溫層,這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比韓粉的眼淚更悲劇,更沈重。
   
   相比之下,藍綠,統獨,都算小事,日後誰與你意外拉近,誰又與你突然咫尺天涯,都不是你所能決定的,社會乃至個人生活圈的斷裂,都可藉由大數據操控,這才是大事。
   
   照片來源: Unsplash
(2020/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