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少不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少不丁文集]->[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少不丁文集
·冼岩说各打五十大板中国就会变好
·One Week to Go,这是中华民族的最后狂欢吗?
·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AlmostPerfect
·FakeSingingFucksBeijingFace关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指鹿为马扬威立万
·请预测五毛党会如何为毒奶粉事件解画
·以中国人民感情说项者为分裂国家者也
·美元暴升与美债暴卖
·胡佳是中共制作的棋子
·中国大陆有民主被践踏吗?
·邓丽君靡靡之音十大
·愿符合中国国情的灾难发生在赵铁锤身上
·人血馒头和六 四红利
·孔孟之道是众皇帝推销的东东
·铁腕保护和谐
·为何打黑能上位
·南海风云
·紧要的是不能让外界知道
·不智不化广东人
·虎妈的孩子们
·挟洋自重的祖宗是中共
·紅衛兵懺悔,中共從不懺悔
·近平非王莽
·魔鬼辭典補遺
·五毛黨人心惶惶了
·马宴前的印象 (写于1989, 30年回望)
·江核心选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做太子
·答 "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对香港的左派和土共的呼吁
·为何香港人对“送中”的“寿终正寝”不收货,把矛头直指党中央
·跪着抗议就不暴力了吗?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再見十一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犯井水
·中华赵家屁民进行曲
·勇敢的中國人,源自香港的爱华歌曲精选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香港死城 VS 北京死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不買美國糧, 卻買美國豬
·香港人抗爭中共有成效的機會
·香港好,美國好;香港衰,美國更好
·不是习大大强势,而是中共弱到爆
·《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虽语焉不详但信息量大
·从粤语,古汉语讲到禅宗和香港局势
·题申纪兰
·新加坡 vs 香港 -- 金融中心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張志新獲獎與陳彥霖死於非命
·"按宪法严格对香港实行管治"意味着什么?
·為何粵人特愛自由?
·回忆北京烤鸭
·海霞与台湾
·虎妈的孩子们 + 后记
·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爱党爱国爱港人士请按YES
·香港的愛國黑社會,忘記了黃金榮和杜月笙結局了嗎?
·点评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评论员
·为何是中国粗暴干涉美国内政?
·不好全怪习大大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2019岁末游星加坡
·规模空前的中东海外战争可能性甚微
·当年我曾勇武
·伊朗,中东局势与China, China, China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当年我曾勇武 2, 巴士抗暴徒
·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2019岁末游香港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 World War Z
·本大少关心五毛的身体健康
·题一尊贵族习帝帝
·如何分辨伪装反华(共)的中共大外宣?
·王沪宁副小组长与五毛
·如何应付中文论坛的五毛?
·Forward: 劝退书
·Forward: 是多难兴邦还是多难穿帮?
·Forward: 谷歌、网评会和sina不得不说的事情
·忠誠的中共黨員李文亮醫生之死
·Forward: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为党尽忠的武汉警察和官员要为党挡子弹了
·祖国考
·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阻别人自求多福实自裁也
·网传3M N95 工业口罩不防病毒,Really?
·在彭嫲嫲的“希望的田野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蔡英文刚刚连任中华民国总统。而在2019年9月份我读到《「拒絕統一」才是台灣人民最大黨》, 现在觉得这篇文章相当高瞻远瞩。
   
   这是我当时的评论:
   ===========================
   兩國論是比較符合主權國的概念,符合西方國家對國家的認知,然而不符合大一統的中華秦制皇朝的概念及皇朝灌輸給屁民的思想。

   
   其實,要兩岸統一到同一主權國是在很容易的。兩個德國各自存在了幾十年,雙方都有統一的願望;北朝鮮和南韓各自存在了幾十年,雙方都有統一的願望。蘇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有多個加盟共和國,蘇聯有一個聯合國席位,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也各有一。
   
   若中共有斯大林的智慧,完全可以成立一個“中聯”(中華共和國聯盟)或者就叫中國,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和香港自由邦組成,擁聯合國3個席位。
   
   可惜中共只要大一統,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
   
   
   
   
   《「拒絕統一」才是台灣人民最大黨》
   原载于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9-07-27/278096
   
   
   中華民國到底是誰的?這樣的題目很像是在問「中華民國」版權的所有權究竟該歸誰擁有嗎?但,「中華民國」到底有沒有版權的智慧財產權歸屬問題?
   
   國民黨當然會認定「中華民國」的所有權只能屬於國民黨所有,理由很簡但:「中華民國」乃係「國父」孫中山所創建的國民黨因推翻滿清而建立的,其所有權理當屬於國民黨所有。基於「槍桿子出政權,天下是我打下來的」之東方威權帝國法統演繹,這樣的說法其實義正詞嚴,很像是個大道理。用現在很流行的庶民語言來說,就是:中華民國就是「國民黨父祖輩們」拋頭顱、灑熱血才創建的國家(政權),非我族類者豈可任意篡奪?即使被中國共產黨趕到台灣來,也還應保有「中華民國」的所有權,絕不容外人輕易染指。
   
   台灣人從悲情中走出來了嗎?
   
   所以當李登輝於1988年1月13日依據憲法繼任為「中華民國」總統時,「令許多外省人不滿,導致國民黨『外省派系鬥本省派系』正式浮上檯面。」因為,李登輝就是個國民黨外來入侵的「非我族類」。李登輝這位中華民國總統的命運在當時確實處在生死交關之危境中。
   
   1989年8月國民黨內由外省派系所組成的非主流的青壯派問政團體開始集結,公開倡議「國民黨改造運動」。1990年2月,中華民國爆發二月政爭。以外省人為主力的青壯派立委們遂於1990年在立法院正式成立「新國民黨連線」,是為新黨的前身。
   
   1993年,新國民黨連線在台灣南北舉行18場「請問總統先生」說明會,開始批判李登輝;同時,舉行新連線政治團體成立大會,厚植實力。1993年8月10日,新國民黨連線集體出走,宣布脫離中國國民黨,成立新黨。這算是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國民黨第一次正式分裂。但在國民黨內的本土派(以地方派系的集結為主力)和外來殖民派系的鬥爭並未因此而止戈,其內鬥形勢依舊嚴峻有加。
   
   1994年4月,李登輝接受日本著名作家司馬遼太郎的訪問時,說了一段心裡話:
   
   〝到目前為止,掌握臺灣權力的,全都是外來政權。最近我能心平氣和地說就算是國民黨也是外來政權。只是來統治臺灣人的一個黨,所以必須成為臺灣人的國民黨。以往像我們七十幾歲的人在晚上都不能好好的睡覺,我不想讓子孫們受到同樣的待遇。〞(摘錄自《中國第一個民主體系》)
   
   該次訪問談話被司馬遼太郎以「場所の苦しみ」(場所的痛苦/苦悶)為題,刊載於日本「周刊朝日」。臺灣的譯文為「生為臺灣人的悲哀」。
   
   「國民黨也是外來政權」的調性既出自於台灣最高政治領袖之言,也等於是為國民黨的身分做了一次深刻的確認。而如果「國民黨=中華民國」,則中華民國豈非也等同於是外來政權了?
   
   台灣從「寧靜革命」進化到「兩國論」的升級年代
   
   1996年台灣舉行第一次總統直選,李登輝以54.0%的得票率當選而成為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在國際媒體上被譽為人類史上難得一見的「寧靜革命」。
   
   1999年7月,李登輝在總統任期即將屆滿之前,在接受〈德國之聲〉錄影專訪時,突然明確提到海峽兩岸的關係就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這也就是著名的「兩國論」,海內外一時譁然且驚愕。他在受訪時是這樣說明的:
   
   〝有別於國統綱領以及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一廂情願式的國民黨政策宣示,實際上的歷史的事實是,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政權成立以後,從未統治過中華民國所轄的臺、澎、金、馬。我國並在1991年的修憲,增修條文第十條(現在為第十一條)將憲法的地域效力限縮在臺灣,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統治權的合法性;增修條文第一、四條明定立法院與國民大會民意機關成員僅從臺灣人民中選出 ……使所建構出來的國家機關只代表臺灣人民,國家權力統治的正當性也只來自中華民國人民的授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完全無關。1991年修憲以來,已將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亂團體,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個中國」的內部關係。所以,戰爭既已結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中華民國視為「叛離的一省」,有昧於歷史與法律上的事實。〞
   
   該場訪問中,〈德國之聲〉記者曾經問到一個高度尖銳問題:在並非實際可行的「宣布台灣獨立」與不被大多數台灣人民接受的「一國兩制」之間,是否有折衷的方案?李登輝顯然是有備而來地及時答覆說:
   
   〝「中華民國從1912年建立以來,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又在1991年的修憲後,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所以並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
   
   
   「兩國論」自此遂被中共狠狠釘牢為「蓄意分裂國土的死敵」,並大張旗鼓貼上為「獨台」標籤大加撻伐聲討。也因此而催生出2005年3月的《反分裂國家法》。「獨台」這標籤演進到現在,在中共就是不折不扣的「台獨分裂主義」,在台灣則被激進台派斥之為「華獨」。
   
   「兩國論」起草人之一的小英,本來就是「華獨」
   
   據知,「兩國論」起草人包含了當時各界學者名家,其中的最重要成員之一就是蔡英文,這也就直接造成中共絕對不會接受小英總統兩岸交流的主觀認知。
   
   如果再回憶一下在2015年度的總統選局中,小英不止一次地反覆強調一個核心論述:「民進黨不等於台灣,國民黨也不等於中華民國。」在2015年10月18日成立競選總部的致詞時又一次重申:
   
   〝如果中華民國在我們這一群人的手上,失去了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那即使這兩個政黨都被掃進歷史的灰燼,台灣人也不會覺得可惜。這才是真正的民主。〞
   
   當時只要我們肯細心去咀嚼中華民國與台灣的這兩個字詞不斷被組合運用時,不難明白小英的國家認同定位其實就完全是「兩國論」的基本調性,只是從李登輝當年陳述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升級為「中華民國是台灣」罷了!
   
   這樣國家論述基調,中共萬萬不可能接受,即連以「中華民國」版權唯一擁有者的國民黨也同樣不肯認同。因此,才會有「中華民國」被借殼上市的荒謬哭調,更進一步地持續出現「中華民國」被小英消滅了的如喪考妣的哀號。
   
   兩蔣的「中華民國」才是借殼上市的開山鼻祖
   
   平心而論,兩蔣的「中華民國」正是來自中國的首度變異體,跟原本在中國從1912年起始的袁世凱就任第一任大總統所誕生卻又伴隨而演進的日新月異的「中華民國」早已面目全非!大家不要忘了,蔣介石來台後宣布戒嚴,再優先凍結「中華民國」憲法並自行制訂《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諸多手段,不就是最標準的貍貓換太子之借殼上市的戲法?
   
   到了李登輝時代,也依樣畫葫蘆,透過多次修憲改成《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中華民國又再一次被借殼上市。不過在國家主體認同理念上則被悄悄修正為「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應該可以稱之為升級版2.0。這樣一來就把「中華民國」跟「台灣」連結在一起了;現在輪到小英總統則顯然意圖要從本來連體嬰式的兩個頭併同為一個國家主體概念,因此才再一次升級為3.0版的「中華民國是台灣」。
   
   小英總統此次出訪在過境美國丹佛時間20日與國內媒體茶敘時表示,希望能夠團結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她要團結「台灣派」、「中華民國派」,保護「中華民國台灣」。
   
   小英也在22日的臉書上同步PO文寫道:
   
   〝走向世界是台灣人民共同的願望,我也希望朝野政黨、全國人民,無論你是台灣派、中華民國派,還是中華民國台灣派。希望大家團結起來,一起為走向世界努力!〞
   
   留英專研國際關係學者汪浩博士也即時呼應說:國家認同共識是台灣自由民主體制永續生存的前提,建議蔡總統對國家認同的下述三段論闡述,推動全民共識:
   
   ①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②台灣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③台灣願意與中國和平共處,睦鄰友好。
   
    中共剛發表的國防白皮書重申「消滅中華民國」
   
   現在芒果乾(亡國感)的焦慮情結似乎已成了流行病,不分藍綠,都說我們的國家要被對方滅了:以韓國瑜為神偶的韓粉們擔心中華民國被台獨滅亡;小英的支持者們則憂心中華民國要被親中派赤化統一了?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24日發表《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措詞嚴厲地嚴正警告台獨、港獨、藏獨、疆獨(東突)等「分裂勢力活動頻繁,對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構成威脅」。該份文件中也重申,如果有人要「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將不惜一切代價捍衛國家統一,殺氣騰騰,彷如戰禍將臨,其實綜觀全文,還是老掉牙的武嚇修辭學堆積。我長期都只信奉一條兩岸真理:果真中共有軍事能力越海打過來,她早就開幹了,還管你獨不獨的!西藏是例子、新疆是例子,現在香港更是活生生的要被生吞活剝的血淋淋樣板,台灣豈會是個例外?如果能夠用買 騙而拿下台灣,她會傻到用武力來掠奪嗎?
   
   小英一上任就再三宣示絕不會挑釁對岸,也充分展示友好交流的善意,是對岸太霸道,非要先承認被蹂躪的一中原則,硬是要剝奪台灣主權地位!天哪,看看香港,誰能不害怕?因此,兩岸關係被凍結,錯在中共不在台灣,絕非是柯P或旺旺黨所叫囂的「辣台妹打共匪」之類顛倒是非之言論!
   
   反倒是要提醒諸君,這次總統選舉,如果我們還想躲在同溫層裡盡情自嗨,結果就一定是集體被打包拋海去。「討厭民進黨」在去年曾經是台灣最大黨,並因此而製造出國瑜黨;但,今年則又多長出一個「韓黑最大黨」。此消彼漲,從歷次滾動式民調評比,這兩個最大黨目前大概已來到膠著狀態的勢均力敵型態,關鍵性選票就在中間選民手上。面對「非典型」的競爭對手,要贏,操盤手就必須要敢出奇制勝,更重要是先讓自己跳出既有選戰思維,迎向更多數「拒絕統一」的人民群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