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少不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少不丁文集]->[“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少不丁文集
·One Week to Go,这是中华民族的最后狂欢吗?
·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AlmostPerfect
·FakeSingingFucksBeijingFace关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指鹿为马扬威立万
·请预测五毛党会如何为毒奶粉事件解画
·以中国人民感情说项者为分裂国家者也
·美元暴升与美债暴卖
·胡佳是中共制作的棋子
·中国大陆有民主被践踏吗?
·邓丽君靡靡之音十大
·愿符合中国国情的灾难发生在赵铁锤身上
·人血馒头和六 四红利
·孔孟之道是众皇帝推销的东东
·铁腕保护和谐
·为何打黑能上位
·南海风云
·紧要的是不能让外界知道
·不智不化广东人
·虎妈的孩子们
·挟洋自重的祖宗是中共
·紅衛兵懺悔,中共從不懺悔
·近平非王莽
·魔鬼辭典補遺
·五毛黨人心惶惶了
·马宴前的印象 (写于1989, 30年回望)
·江核心选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做太子
·答 "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对香港的左派和土共的呼吁
·为何香港人对“送中”的“寿终正寝”不收货,把矛头直指党中央
·跪着抗议就不暴力了吗?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再見十一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犯井水
·中华赵家屁民进行曲
·勇敢的中國人,源自香港的爱华歌曲精选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香港死城 VS 北京死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不買美國糧, 卻買美國豬
·香港人抗爭中共有成效的機會
·香港好,美國好;香港衰,美國更好
·不是习大大强势,而是中共弱到爆
·《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虽语焉不详但信息量大
·从粤语,古汉语讲到禅宗和香港局势
·题申纪兰
·新加坡 vs 香港 -- 金融中心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張志新獲獎與陳彥霖死於非命
·"按宪法严格对香港实行管治"意味着什么?
·為何粵人特愛自由?
·回忆北京烤鸭
·海霞与台湾
·虎妈的孩子们 + 后记
·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爱党爱国爱港人士请按YES
·香港的愛國黑社會,忘記了黃金榮和杜月笙結局了嗎?
·点评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评论员
·为何是中国粗暴干涉美国内政?
·不好全怪习大大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2019岁末游星加坡
·规模空前的中东海外战争可能性甚微
·当年我曾勇武
·伊朗,中东局势与China, China, China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当年我曾勇武 2, 巴士抗暴徒
·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2019岁末游香港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 World War Z
·本大少关心五毛的身体健康
·题一尊贵族习帝帝
·如何分辨伪装反华(共)的中共大外宣?
·王沪宁副小组长与五毛
·如何应付中文论坛的五毛?
·Forward: 劝退书
·Forward: 是多难兴邦还是多难穿帮?
·Forward: 谷歌、网评会和sina不得不说的事情
·忠誠的中共黨員李文亮醫生之死
·Forward: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为党尽忠的武汉警察和官员要为党挡子弹了
·祖国考
·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阻别人自求多福实自裁也
·网传3M N95 工业口罩不防病毒,Really?
·在彭嫲嫲的“希望的田野上”
·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 党媒缩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十几年来,每当中国大陆地区发生大规模群体健康或伤亡事件,对于中共当局在事件大规模爆发前后的应对,我总是说,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因为,在2003年之后,我完全睇死中共,清楚认识到中共初心不改,而其专政机器及行政机器不断退化,形式比人强。之后,每每发生大规模群体健康或伤亡事件,这些事件的发展方向和细节全在我预料之中,基本雷同,只会更衰,很不幸。
   在《伊拉克人民的迷惘和中国人的身体健康》 [2003-04] 我写到:
   ==========
   就去年的"南京市大规模毒杀案",笔者写了<无尽的灾难与隐现的希望>, 并期望这是"物极必反"的转机, 期望多些人包括党政官员少点麻木多点关怀. 现在看起来, 这种期望还是太早了, 也许早了一百年.
   


    南京市大规模毒杀案, 非典型肺炎的散播, 辽宁省海城的豆奶中毒案, 下一个是什么?
   
    各级党政部门的表演和行动一如既往, 他们就是有镇压受害者家属的权益的能耐和决心, 却无力无心保护人民. 他们要保护的只是自己的官位, 而中央即使不喜欢这些地方官员, 却要保护统治所需要的图腾--"党的威信"-- 威严而已, 毫无信誉. 中共官员的表演中, 算是见惯世面的龙永图同志的评论算是一个前所未见的亮点, 龙永图同志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在六百万人口中﹐如果五十万人生病﹐我认为那是要恐慌。但现在只有三百人﹐如此大惊小怪﹐我感觉有问题。"这明显意味着, 这些党政官员将永无长进, 无论他们有多高的学历, 浸过多少咸水.
   ================
   17 年过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已经变成强国厉害国,至少是在表面应用硬件上和经济体量上,至少是在“四个现代化”之上的第五个现代化上—专政机器/统治现代化(高科技化)上。然而,其专政机器和行政机器不断退化,因为秦制/斯大林体制/极权体制不可避免地形成逆向淘汰的态势。小小的病毒就暴露出其外强中干,而初心不改,可怜大陆民众成代价。中共唯一一直做得很成功的事情就是与时俱进的洗脑,令到韭菜赞镰刀。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还会衰到何田地?
   
   References:
   • 比恐怖主义还要恐怖 [2002-09-18] @ https://blog.boxun.com/hero/Siubuting/52_1.shtml
   • 伊拉克人民的迷惘和中国人的身体健康 [2003-04] @ https://blog.boxun.com/hero/Siubuting/38_1.shtml
   • 就是一个"忠"字了得 [2003-05-07] @ https://blog.boxun.com/hero/Siubuting/40_1.shtml
   • 为何受难的不是你!?[2008] @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05/Siubuting/1_1.shtml
   • 天大地大,中共面子最大 [2008] @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06/Siubuting/5_1.shtml
   • 请预测五毛党会如何为毒奶粉事件解画 [2008] @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09/Siubuting/2_1.shtml
   • 愿符合中国国情的灾难发生在赵铁锤身上 [2009] @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903/Siubuting/1_1.shtml
   
   
   
   附文:
   
   无尽的灾难与隐现的希望
   
   [2002-09-18]
   
   为什么十几年来,"群死群伤"的事件在数量上和规模上不断增多和增大?关于这现象已经有相当多文章论及其原因和根源,并且有相当多的人士几年前就预言这种现象会愈演愈烈,只要社会不发生根本转变,只要"三讲"和"三代表"之类继续成为争权夺利的图腾。曾发出这些预言的人士有些是在中国大陆生活的普通公民,尽管他们的言论只发生在茶余饭后,而不能在媒体上。
   
   这次"南京市大规模毒杀案",案件的过程还远远未浮出水面。如果中共的司法部门如以往一样匆匆把案件审结,把罪犯速速杀掉"以平民愤",恐怕这次平不了"民愤"--因为这次,中共首次把自己作为一个整体,在一次刑事案件中放在"民愤"的靶心上。
   
   在以往以矿难为典型的"群死群伤"的事件中,总可以赖地方政府无能和欺上压下,而且不时有中央级喉舌做了一回新闻机构,并有中央政府派出的工作组解决问题,总算是对大众有个算说得过去的交代--按照中共的逻辑。大众又一回感到"党和政府"还是"关心群众"的。
   
   这次,对事件真相的欺瞒,是中央级的,再也不能赖地方政府无能和欺上压下。这当然不是第一次的中央级的欺瞒,数之不尽的有"大跃进"时期的大规模饿死人、许多水利设施的崩溃、"六四"的屠杀等。这些中央级的欺瞒,是中共在对信息流通有100%控制的时代对其政策的失败所愿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措施。
   
   本来,"南京市大规模毒杀案"与中共的政策并无什么关系,中共犯不着主动为地方的党政背黑锅,压缩自身的回旋余地。然而,这次中共中央的失常反应,透露了中共的演化已经到了一个紧要关头,在内外交困中,中共的自信心极度低落且仿惶,而举止失措。
   
   这悲惨的事件发生在南京这样一个大城市,而不是穷乡僻壤和小城市;地方政府表现出没得说的无能,中共中央为了某种原因妄图在全国压制消息的传播。这些事情令得人人自危--现状不改变和只是一味强调"稳定压倒一切",最终人人无论富贵贫贱都愈来愈多机会受害。悲惨和愤怒,会在民众的麻木的心灵中撕开一道鲜血滴流的伤口。
   
   中共喉舌的全体缺席和中共对新兴互联网媒体的钳制一定程度上堵塞了真相的流通,然而,已经普及了的电话、传真和电子邮件,早令铁幕千苍百孔。中央级的对真相的欺瞒,再不能象在50年代到80年代那样为中共带来政治稳定和政治利益。
   
   民众"在一小撮违法分子蛊惑下"所做出的"过激"行动也许一如既往的被严厉镇压;习惯性的对饮食行业和毒药行业的"治理整顿"也许会产生一些短期效益。但是,人人自危、怨恨和愤怒,会从南京向全国大规模传播。成型几年的中共的依法专制的国家机器会对各种"动乱"和潜在的"动乱"作出反击,并力图象"新权威主义"所希望的那样把"动乱"控制在发源地。此起彼伏的"风波"互相作用,终有一天形成"完美风暴"。笔者期望,无论中共是倒台还是转型,都不要让人民和国家做陪葬。
   
   在无尽的灾难中,笔者看到一点隐现的希望:这发生在大城市的悲惨,撕裂了人们心灵的麻木不仁;许多社会的精英会由一味"拜金"的状态改变,更多的思考和参与社会公平公正的建立;这"南京市大规模毒杀案"及相关事件,会令中共从中央到地方更深刻地分裂和分化,并使各精英集团的产生、合作和对抗有了一个新的变数。但愿,这悲惨,是"物极必反"的转机。
(2020/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