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曾节明文集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己亥年十一月,毛二世习近平连遭重击:香港最高法院顶风反判、区议会选举亲共派空前惨败、特疯子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三记重拳,打得庆丰帝满脸开花、晕头转向,宣告了习包子红卫兵治港的惨败。
   
    习近平原来信誓旦旦要“大国崛起”,折腾了大半年,居然连个渔村都摆不平,台湾也是一塌糊涂,习包子赤裸裸地撕毁“一国两制”,大搞红卫兵治港,为蔡英文连任神助选;最近共特王强叛逃澳洲,导致习共用以颠覆台湾的中共特务头子向心暴露,被扣查,而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的中共代理嘴脸大曝光,选情摇摇欲坠、、.
    香港、台湾的双双一塌糊涂,令习二世在中烂海的权威空前扫地,党内质疑习近平的声浪高涨,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谢春涛甚至敢公开点名地说:
   “取消中国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并不意味着现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只要愿意就可以终身执政。”
   
    习近平气急败坏之余,只得让替罪羊多做贡献,从巴西回来以后,大发雷霆,把气一股脑地撒在林郑妖娥身上,大有让林郑顶缸的架势。
    里外不是人的林郑妖娥顿时成了沙包袋、出气筒,简直熬黑了眼圈,想不干又怕被中共做掉,想叛逃又怕被西方国家送上法庭、、.只好拿出心机婊、老演员的本事,望镜头前挤两滴黄鼠狼眼泪,痛心疾首地说:
    “香港乱了这么久,我感到很难受,下一步成立一个独立审查委员会,审视香港这么长时间持续社会动荡的原因,寻找其中的社会、经济,甚至政治问题,并向港府提出建议,为香港寻找出路。”
   
    林郑唱腔一出,伪类们立马浮想联翩,叫唤:林郑这回要接受五项诉求,准备成立独立调查机构了、、.英国这个亲手出卖了香港民主的鸦片贩子,之前目睹港警黑暴一声不吭、不痛不痒,这时立马及时“赞赏”林郑妖娥的表演。
   
   
    其实,智商没进水的人都能看出:林郑在把港人当猴耍——一方面拒不回应港人诉求(甚至连“反送中”的诉求都长时间咬牙蛮横拒绝)、拒不叫停警方施暴,一方面明知故问、故作惊讶地要“审视香港动荡的原因”,但却没有半个字要调查警方滥权、勾结元朗黑社会的表示!
    这算是什么让步?这算什么悔改?
   
    林郑妖娥的欺骗伎俩无非是:以假让步骗取香港民运降温,以获得喘息之机,如果骗不住,就指控香港“泛民”得寸进尺,要价过高,以在舆论上占据制高点,为下一步更强硬的镇压张目。
    君不见,林郑早已经嚷嚷了:送中条例我们已经正式撤回了,你们还要怎么样?原来只要撤回送中就行,现在又要五项诉求、缺一不可,你们这是逼人太甚!
    接下来要是压力不减,林郑一伙很可能再接受撤回612暴动定性、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两条,并且成立一个由建制派操控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结果必然是“查无实据”);然后宣布:
    五项诉求我们已经接受四项,你们还要闹啊?有冇逼人太甚??把拒绝和解的责任扣到“泛民”的头上,为更强硬的镇压张目。
   
   
    应对此种伎俩,“泛民”深有必要把“五项诉求”凝缩为一项诉求,就是要“双普选”,其他四项不同意可以,但是“双普选”绝对不能少!
    为什么?因为五项诉求中,触及到体制根本的,只有一项,就是“双普选”的诉求,可以说,五项诉求中,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纲举目张。
   
    目前港人的五项诉求是:
    1. 彻底撤回逃犯条例;
    2. 撤回612暴动定性;
    3. 必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
    4. 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
    5. 全面落实双真普选。
    明眼人不难看出,唯有第五项“全面落实双真普选”才是根本,普选到手,其他四项诉求必然水到渠成;如若普选不得,即使得到了其他四项,也不能够解决问题:
    如果特首不由普选产生,继续代表中共,今天他(她)撤回了“送中”恶法,明天难道就不会产生新的恶法?
    他(她)今天撤回612暴动定性,难道明天就不会对港民示威控以新的诬蔑定性?
    他(她)今天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难道明天就不会追究针对新恶法的抗争者?、、.
   
    好些“泛民”成员,还热衷于“林郑下台”这一诉求,这完全是本末倒置,试问:董建华下台后,继任者曾荫权比董好在哪里?曾荫权下台后,继任者梁振英比董、曾加起来都坏;梁振英下台后,继任者林郑月娥比梁振英还坏、、.
    没有普选,换特首是“换汤不换药”,所以香港特首一个比一个坏;在没有普选权的情况下换林郑月娥,只能换上来比林郑月娥更坏、更狡诈的特首!
   
    如果获得双普选,则政治生命系于港民选票的新特首,就不敢逆民意而行,何况他(她)受到民选立法会的制衡,这就会堵死产生恶法和暴政的渠道,因此只要有了双普选,撤回612暴动定性、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等诉求的实现,都是水到渠成的事,而且比无普选情况下真实得多。
   
   
    古话说:“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在没有普选的情况下,反恶法、换特首等诉求如“扬汤止沸”,集中全力争取普选一条,一项诉求改变体质根本,这才是“釜底抽薪”的根本解决之道。
    对港人来说,“普选是纲”还在于:
    如果普选的诉求没得到,即便得到了其他四项诉求,香港民运仍是失败——因为恶法和暴政还会再来;
    如果普选的诉求得到了,即便其他四项诉求暂未得到,香港民运仍然大获全胜——因为只要普选到手,其余四项必随后可得,且恶法和暴政不会再来。
   
    因此,面对林郑月娥的假妥协及“要价过高”的指控,香港“泛民”深有必要也作“让步”,把五项诉求凝缩为一项——“双普选”,反手把林郑及其背后的中共推向舆论上的被动。
   
   
   
   
   
   
   曾节明 2019.12.2 己亥乙亥癸酉 于冰雪纽约上州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的异议人士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2019/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