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岸达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岸达]->[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策起]
杨岸达
·《论国共两党关系与中华民族之命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原作)
·《论国共合作与国家现代化建设》(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原作)
·和平,我海峡两岸心中的摇滚(第一组歌词)
·和平,我海峡两岸心中的摇滚!(第二组歌词)
·等待华尔脱.密蒂先生的故事(四幕话剧)
·海峡论鸽(第三组歌词)
·《叫我如何不想他……》 (四 幕 话 剧)
·水调歌头 中秋望月
·小馬哥,亮起你大義的旗幟來!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
·增广贤文新说法
·说法三字经新篇
·国法大殇——“文革”四十周年祭!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
·啊,天堂的路上没有喧闹 ......
·支持《零八宪章》:为了更好地诠释与彰显神圣公民权利(之1)
·支持《零八宪章》:为了更好地诠释与彰显神圣公民权利(之2)
·叫我如何不想你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续集)
·自由颂
·虚拟问答习近平
· 台湾海峡两岸同胞最强烈抗议日本当局亿人签名书(三十年前老文章,找到了
· 《一个家长在高中班毕业典礼暨高考动员座谈会上的即兴发言》
·宪法就是上帝——差异在规则中碰撞绽放出的是现代文明灿烂之花
·杨岸达:一个家长在高中班毕业典礼暨高考动员座谈会上发言后的现场对话
·一个家长在高中班毕业典礼暨高考动员座谈会上发言后的网络对话
·革命小将阿球①的隐秘生活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增定版) 1-100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续集.增定版)101-200
· 敌对势力与共和宪制
·唯有宪法的真正到位才是⼀一种至高⽆上无与伦⽐的伟大
·《叫(教)你如何不从前》
·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策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策起


   
   
   
   

    这年头上网看帖子之时,老看到一些传来“聊天记录”与“群的聊天记录”的文本,突然觉得,把另一种真正的“群的聊天记录”放到网上如何?当然,这种线下的聚会与聊天,谈不上是种什么沙龙活动,顶多也只是一种带点“准话剧趣味”的茶厢聊天记录而已,不过是聊者们在其中的聊天,跟话,附议,感言,辩论等等内容,会与人们平时看到的“群的聊天记录”完全不同,尽管有些长,而且还减去了前面的七千多的聊天文字,但希望还是能看得下去,是以为记。
   
   
   
    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策起
   
   —— 记“打乱港”注1群在一次茶聚中的扯卵谈注2(注1:“打乱港”,长沙方言的“港”就是“讲”,此处为胡说,不正经说之意。注2:乱聊瞎聊天之意)
   
   (茶聊先到的群友有:李张宪,吴陶之,王强平,孙金沙,黄哲维,张大宪,刘海明,杨岸达,陈楚双,周大为,徐宏年,高卓宪; 请假后赶来者有张建正与胡湘水; 录音与文字整理为吴陶之,主聊者杨岸达。)
   
   【众人在茶厢里喝茶聊天,当高卓宪和黄哲维出现在门口时,人们的目光都转向他俩。
   
   高卓宪:(跨前地)哲维,上次见面,张大宪、李张宪与徐宏年都在外地旅游,今天都到齐了,你仔细看看,还能认出谁是谁?
   
   陈楚双:(逗乐地)哲维,走近些,眼镜扶正些,莫跟那天一样尽出些画胡子注3,大家分手咯久冒认得出冒事,但偏偏把同桌的我认错了那就不应该了,所以那天罚你的酒,你要服涵注4啊。(注3:出错出洋相之意。注4:认输之意。)。
   
   黄哲维:(边扶眼镜边走近地细看)服涵,服涵,这次冒认出照样罚酒,罚酒。
   
   吴陶之:(帮话地)哲维,有的同学分手四十多年没再见过了,认不出很正常的,楚双现在策是在分你的神,想让你出错好又罚你喝酒。
   
   王强平:(担心地)你这次回来加入群之前,有人就把自己的图像换成松,竹,梅,就是要等你当面认人,现在你眼前的咯三位,个头与脸型差不多不说,还清一色的:“肚上一小丘,头顶太平洋,银丝挂两角,额头生细沟。”哲维,你还漆得注5咯近看,有难度吧?(注5:贴靠近之意)
   
   周大为:(提醒地)哲维,好好认人,莫让楚双的犯子注6得逞。那天就港了,如果你今天都认对了,他楚双要自罚酒三杯的。同时还港了,实在想不起来,可以要求对方给点情景提示,红色愣头青的向日葵年代,总有些别样的溲路筋注7能喊醒你的记忆。(注6:诡计之意。注7:臭事丑事之意。)
   
   【黄哲维腼腆地笑了笑,看着李大宪仨人无言地笑着瞧着自己,心里在想一定要认准才好呀。
   
   黄哲维:、、、、、、?在国外时不时地想起你们,今天终于见了面,却又认不出谁是谁了,心有不甘啊。这样吧,三位老同学,请给点情景提示吧,我保证不会筐瓢注8,倒要让楚双自己罚酒三杯。(注8:出错之意)
   
   【众人哄笑着,"要得","要得",有人说:“楚双其实就是想被罚,有酒呷还么子要不得啰,他就是想要你哲维莫认错呢”。、、、、、、.
   
   张大宪:(轻轻地)海外来人了注9!(注9:电影《铁道卫士》中的台词)
   
   黄哲维:(愣了一下,突然手一挥地说)让列宁同志先走注10!(注10: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中的台词)
   
   【哲维大跨一步向张大宪张开拥抱的双手。
   
   黄哲维:(激动地)张,张,张大宪啊,张大宪,你是张大宪,你好啊,老同学。
   
   孙金沙:(起哄地)咯里面有么子内子注11呀,话都打结巴哒,感觉咯是那时候你们一起去做坏事的节奏,快从实招来,那是想到学校对面设计院里去偷桔子,还是想到水利厅宿舍的女同学家串门打歪主意?(注11:有套路有故事之意)
   
   张大宪:(拍了下哲维的肩地)咯里面肯定有套路撒,但现在莫坦白,先把另俩位同学认出来再港。
   
   徐宏年:(模仿哲维少年的声音)喂,各扎漂亮的妹陀,我好像在那里看见过你?可以认识一下不,交个朋友不?
   
   王强平:(跟着模仿一种细妹子不羁的声音)可以呀,你去问下姑奶奶的表哥江猛子,看他同不同意撒?!
   
   【黄哲维大笑一声地走向徐年宏,熊抱着对方然后摇着他的双肩说。
   
   黄哲维:(红了脸地)徐宏年!宏年兄啊宏年兄,各种哈里哈气的事都让你老兄翻出来做认人的情景提示,好让我丢勾,这太丢勾注12呀。(注12:显出丑之意)
   
   刘海明:(大笑地)哈哈,看不出哲维还有咯种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故事,你当时晓得徐秀清的表哥是谁了,是不是有点赫醉哒注13呀。(注13:很害怕之意)
   
   黄哲维:(羞涩地)那肯定撒,那时我们咯一带又那个不晓得打架忘形的叫脑壳注14江猛子啊,我调他表妹的口味,他喊人捶我一顿又何解撒?但最主要的是我后来晓得秀清是宏年兄的妹妹,我那样做的好出宝注15啊,咯在多才多艺的宏年兄面前,花脚乌龟的我也就只有扮矮注16的份了。(注14:为社会上爱港狠的名声哥之意。注15:出丑之意。注16:认输服气之意)
   
   杨岸达:(戏谑地)你们看出味来冒?哲维对宏年就不一样呢,宏年兄长,宏年兄短,好亲切,难怪那天老是问秀清妹子的情况,反正你们如今都打单了,有想法就说出来,“日落别样美,从不输惧黄昏。”想有第二春,一句话,我们撑上岭。能穿上美国佬送的皮鞋,那绝对带爱相注17。(注17:美好美妙之意)
   
   【众人附和,以杯击桌,起着梗子注18,"蛮好","趁味"的哄笑嘻笑嘘喊声一片,好有一种老男孩儿相聚尽欢的氛围。(注18:抬杆之意)
   
   黄哲维:(楫手地)各位莫策,莫策。那时候我好猛天搭地注19,其实晓得调么子口味,咯只是与脸皮厚有关。我咯是被人怂恿了(瞥了李张宪一眼),在不知秀清是宏年兄老妹的情况下,麻着胆子去搭讪人家啊,只是冒想到一扎咯样文静清的细妹子,会冒出咯样一句“我姑奶奶”的话来!(注19不知天高地厚之意)
   
   刘海明:(大笑地)当时就赫得你一滚吧?!
   
   黄哲维:(又瞥了李张宪一眼)那还要说?当时我想各扎妹子还低我们一届,就咯样有个性啊!好像只有那些东北的女叫脑壳才会是咯种调子吧,这扎妹砣要是发起脾气来,那会下不得地注20。(注20:不得了之意)
   
   周大为:莫扯哒,莫扯远哒,还是抓紧时间认人。
   
   王强平:咯还需要认吗?前面的俩个都认准了。他俩早就神交了,会心一笑了,但几十年来头次相见,互相捶一顿注21还是不免的。(注21:拥抱拍打之意)
   
   李张宪:(笑着说)刚才张大宪与徐宏年搞的是过去式的情景提示,我要搞的是现在式情景提示,如果黄哲维同学答不上,这个关过不了,那互捶就免了吧,但罚酒不免。
   
   黄哲维:(相视一笑地)哈哈,李张宪,你好啦!张宪兄很多方面可以说是我的老师,就是他唆使我去调秀清妹子的口味,让我受了赫,咯你们就不晓得吧。老师现在出个题考下学生,应该,应该,冒得空话港。
   
   李张宪:(诙谐地)你们看,几十年冒见过面,一见面就出卖老师来了,明明是鼓励,却变成了唆使,与咯种同学打交道要多个心眼呀。好,我出题了,就想问问黄哲维先生,你入了我们的群又头次参加这个群的茶聊,是林老师介绍来的不?
   
   黄哲维:(稍微愣了一下旋既就明白了)不,还有达老师也介绍了。
   
   李张宪:哦,“总统是靠不住的!”注22,就更不要说伟大领袖了!“领袖一伟大,人民就渺小!”有网文如是说。“道吾好者是吾贼”啊!(注22:一本介绍美国制度相关方面的书,为林达所著。)
   
   黄哲维:(反应极快地)“道吾恶者是吾师”!
   
   李张宪:(大笑地)行呀,哲维,君入吾群,考核通过!
   
   【他们随继拥抱着问侯着; 哲维调侃地对张宪说:“有些方面,学生总在老师眼前‘青出于蓝胜于蓝撒’”的。大伙儿也时不时的插话与嘻笑,厢内继续弥漫着一种“归来少年仍折腾”的欢畅、、、、、、.。
   
   刘海明:(弹下桌子地)好了,我们“打乱港”群一月一次的茶聊开始了,今天轮到我是召集人,请大家莫扯卵弹了。哲维是头次参加群的茶聊活动,“愿所有的重逢,都是别来无恙。”在此,我们先以茶代酒,祝游子归来,祝我们这批文&革中“复课闹革命”时进的中学,却又最冒读得书的红色小化生子们在花甲多年后的重聚。
   
   【众人起立,拍手致意,碰杯互祝、、、、、、。
   
   周大为:(提醒地)哲维,我们打乱港群聊天,是老头吃麻糖——越扯越长,一旦扯发哒,就信马由缰了,可以从一根细细的头发丝扯到辽阔无际的太平洋,也可以从太阳的光辉扯到胯里的色母子注23,东扯葫芦西扯瓢的,时不时还借机作弄你一下,这种语境,不知你习不习惯?(注23:跳蚤)
   
   黄哲维:(忙点头地)我尽量适应,只是想问一下,你们开聊时,可以中途插话吗?
   
   刘海明:咯冒得一点问题,打乱港群,故名思义你就知道,天马行空,胡说八道,百无一忌,大家都是红旗下的那个白蛋!言归正传,这次是岸子为主聊者,陶之为录音记录者,如果岸子没想好,主聊的题目也可以由我这个召集人来命题。
   
   黄哲维:(疑惑地)问一下,咯种打乱港为什么还要录音呀?
   
   陈双楚:咯样跟你港吧,长沙宝开追悼会,追念逝者,都会挂个“音容犹在”的挽联,可那只能是有容无音啊。可如今有了手机就完全不同了。“逝者如斯夫,子在天上曰”。把逝者以前的声音一放,他演讲,辩论,争吵,调侃,嘻笑,聊天的声音哈在空中回荡,音容犹在了啊。
   
   黄哲维:(带孩子气地)各样出味啊,要得,韵味,那下次由我来主聊,先把我带磁性性的男中音给录下来再说,万一我先走达咧,声音犹在,回荡人间,那好亚筛注24啊!(注24:美好圆满之意)
   
   孙金沙:(避晦气地)呸,呸,呸!你看你咯扎哈筒注25,尽港些宝里宝气的话。(注25:傻瓜之意)
   
   周大为:(赞叹地)哲维到底在国外呆得久,生死观就不一样啊!活的时候可以海世聊天注26,面对死神又劲鼓雷达注27。潇洒,潇洒!(注26:这里指开朗乐观还说大话之意。注27:不惧与起劲之意。)
   
   刘海明:还补充一下,主讲者开聊时你不但可以中途插话,而且你插的话还完全可以与主聊者的话题无关。
   
   黄哲维:(不解地)这样的话,那主讲者还怎么继续开聊呢?整个思路都会给搅乱了的呀。何况,牛胯里扯到马胯里,那不是浪费我们每个人的财产吗?我港的是时间。
   
   李张宪:(嘻嘻地)给搅乱了就搅乱了,跑题也是胡说八道的一种。我们开这个群的宗旨就是为了避免老年痴呆,打乱港,乱插话,你能立得住,咯也是一种练脑。再说,到咯种年纪,有时想起一个事情,不立马说出来就怕忘了,你说是不?何况我们还有录音,思路给搅乱了,再放出来接着聊就是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