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岸达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岸达]->[唯有宪法的真正到位才是一种至高⽆上无与伦⽐的伟大]
杨岸达
·《论国共两党关系与中华民族之命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原作)
·《论国共合作与国家现代化建设》(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原作)
·和平,我海峡两岸心中的摇滚(第一组歌词)
·和平,我海峡两岸心中的摇滚!(第二组歌词)
·等待华尔脱.密蒂先生的故事(四幕话剧)
·海峡论鸽(第三组歌词)
·《叫我如何不想他……》 (四 幕 话 剧)
·水调歌头 中秋望月
·小馬哥,亮起你大義的旗幟來!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
·增广贤文新说法
·说法三字经新篇
·国法大殇——“文革”四十周年祭!
·网络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第一任虚拟总统的就职演说
·啊,天堂的路上没有喧闹 ......
·支持《零八宪章》:为了更好地诠释与彰显神圣公民权利(之1)
·支持《零八宪章》:为了更好地诠释与彰显神圣公民权利(之2)
·叫我如何不想你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续集)
·自由颂
·虚拟问答习近平
· 台湾海峡两岸同胞最强烈抗议日本当局亿人签名书(三十年前老文章,找到了
· 《一个家长在高中班毕业典礼暨高考动员座谈会上的即兴发言》
·宪法就是上帝——差异在规则中碰撞绽放出的是现代文明灿烂之花
·杨岸达:一个家长在高中班毕业典礼暨高考动员座谈会上发言后的现场对话
·一个家长在高中班毕业典礼暨高考动员座谈会上发言后的网络对话
·革命小将阿球①的隐秘生活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增定版) 1-100
·一个中国公民拥抱宪法精神的言说一百条(续集.增定版)101-200
· 敌对势力与共和宪制
·唯有宪法的真正到位才是⼀一种至高⽆上无与伦⽐的伟大
·《叫(教)你如何不从前》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有宪法的真正到位才是一种至高⽆上无与伦⽐的伟大

《唯有宪法的真正到位才是一种至高无上无与伦比的伟大》
   
   (说明,这篇文稿写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后来想摆一摆再改一下,而一拖又四年了,却并有改动,也不想改动了,现在放上来,存个档吧。)
   
   ⽬录

   
   ⼀、这个国家⼤陆的另⼀部伟⼤宪法的诞⽣曾给国⼈带来了多么⼤的希望,但⼜给带来了多么⼤的失望。
   
   ⼆、“⽂⾰”的⽆法⽆天与疯狂暴虐,到头来倒逼的改⾰却更加凸显出“五四宪法”的神圣与伟⼤!
   
   三、伟⼤的宪法就是⼀张纸,但每个⼈都可以在这张契约之纸的⾥⾯找到⾃⼰最神圣的护身法宝.
   
   四、宪法的伟⼤准则是评判与考核现代共和国家所有领导⼈⾏为功过的最好标准和头号指标。
   
   五、只有宪法的伟⼤才能让其确定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成为真正地可能!
   
   六、在宪法伟⼤的指引与理顺下,共同⾄富,按劳分配才有可能最⼤限度地成为现实.
   
   七、吾国传统⽂化思想中好的⼀⾯,只有在宪法的伟⼤光辉照耀下才能发扬光⼤并重获新⽣。
   
   ⼋、伟⼤的宪法不但是对外的⾯⼦,更是对内的⾥⼦,是正确处理好内外关系的战略正本与和平⽂本!
   
   九、再没有什么伟⼤能⽐宪法的真正到位更⽆可伦⽐不可取代的伟⼤了,改⾰的主要成就是由于回归了”五四宪法”!
   
   ⼗、为了我们更为了我们的后代,国家宪法所赋予全体⺠众的公⺠的神圣权利,这个我们是⼀定要去争的!
   
   题记:
   
   盘古天地,夏起周兴;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秦制汉儒,成复两千;⺠民国共和,⽴立宪更更新;成败得失,愈挫愈坚;运⾄今时,法治俱先;两岸⼀宪,众志⾼坚;唯此为⼤,公⺠⼈权!
   
   导读:
   
   以下的各个⽬录的内容都主要是从共和宪法中的条例与价值,准则与精神及时代沿⾰变迁来论述的,⽽不是仅从某种主义或意识形态⽅⾯来畅明的,尽管还不不能完全地那样做到,有些观点也还待榷商或成熟。当然,你也可以从意识形态中或者从宪法本身就是⼀种超越阶级的普适价值来认知,但是,你,并包括所有的读者还有其他的任何⼈,⽆论是站在公平正义⾃由平等的⽅⾯,甚⾄至完全站在相反的阶级⽴场或思想垄断⽅⾯,但你最终也不得不还要承认这⼀点,在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全部进程中,唯有宪法的伟⼤才是⽆与伦⽐⽆可取代的伟大!
   
   ⼀、这个国家⼤陆的另⼀部伟⼤宪法的诞⽣曾给国⼈带来了多么⼤的希望,但⼜给带来了多么⼤的失望。
   
   引⾔:“在⺠主的国家⾥,法律就是国王;在专制的国家⾥,国王就是法律。”——⻢马克思 “因为,正如在专制政府中,国王便是法律⼀样,在⾃由国家中法律便应该成为国王,⽽且不应有其它的作⽤。”——潘恩 “法律不能使⼈人平等,但是在法律⾯前⼈人是平等的。” —— 波洛洛克
   
   这⾥所指的这个国家的另⼀部宪法,理所当然所指的就是中国大陆的中华⼈⺠共和国宪法,⽽不是所指的海峡对岸的中国台湾的中华⺠国宪法。为什么只谈共和宪法⽽不不谈⺠国宪法呢?因为这正是由于我们所亲身经历过的历史阶段所致:看到了⼤陆宪法存在六⼗十余年中的⻛⾬兼程,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所给我们带来的如何之好;也看到了了⼤陆宪法存六⼗余年被废置与被践踏及被违反时所给我们带来的如何之坏。
   
   这⾥⾯另外还有⼀个原因,就是由我们的与⽣俱来的⺠族悲哀所决定的(对四九以后⽣人来说),这边中国⼈的宪法并不是那边中国⼈的宪法,反之亦然。他就犹如⼀道谁也跨不过的坎⽴立在那⾥了。犹如⼀一个“红旗下的蛋”孵化成的红⾊接班⼈或⼀群社会精英与屌丝傻呆⼀样的⽴在那⾥了!他似是⽽⾮地并似⾮⽽是地摇滚地唱道:“⼀个中国,她戴着两顶军帽,那很滑稽;⼀个中国,她揣着两本宪法,那很悲哀。”说穿了,我们这⼀代⽣⼈及我们的⼉⼥,甭管你是红五类的英雄⼉⼥们及后代,还是⿊五类的狗崽⼦们及后代,还是其它什么灰⾊类的崽⼥及后代,(⼀个公⺠民社会其实是不要这样分的,⽽江⼭社会⼀旦这样分了,那就崩管什么红⼆,⽩⼆,⿊⼆,灰⼆等等了,那不不过是在某种身份层⾯上⼀种分裂祖国及撕裂社会的继续罢了,⾄少在思想意识精神⽅方⾯上就是如此。)由于法统上的⼀华两岸的那种分裂,你们从⽣下来起就俱有⼀个不完整的中国,你们的N代⼈从⽣下来时就是⼀个有缺憾的中国⼈,你们与⽣俱来就是⼀个不完整的中国⼈!何故?没有完全统⼀的宪法是也!
   
   当然,这个⽬录之题所以特别表述这个国家的另⼀部伟⼤宪法的诞⽣,还有更深⼊的意义是,别忘了海峡对岸的同胞,以及他们对中华⺠族宪政宪法的贡献,尽管他们的贡献是从他们那种环境下作出的,⽽我们的努⼒是从我们的这种环境下作出的,但都是⼀种对中华⺠族现代化振兴的奋⽃与努⼒,这点是毫⽆疑义的!只是由于⼤陆的某种沙⽂主义或者某种伪⺠族主义的泛滥,我们的思想意识深处⾥,实际上是从来不把台湾⽅⾯的存在,放在⼀个中国⼤政治的共同实体的位置上来考量的,内⼼深处也就可有可⽆的并没有把彼岸同胞当作⼀回事的(当然,取于某⼀种爱国主义需要,或要占领⼀种道德⾼地时,那还是觉得要记得⼈家的,也要把对⽅放⼊进来说事的。)。如什么举国同庆节⽇呀,举国上下的活动呀,那种集体⽆意识中,是从来不包括台湾同胞的,(典型的事情是,⽂⾰邮票全国⼭河⼀⽚红的发⾏,海外华侨⼀抗议,台湾没红怎么叫全国⼀⽚红呀,⼤陆还要不要台湾了呀,结果⼤陆就不好意思发⾏了。但在很多⼈的意识深处,在内⼼构建与情感认知这个国家时,其内⼼深处很多的时候,是并不包括也不记得这个国家的另⼀部份台湾同胞的啊。)也许随着两岸某种的疏离与⾛远,这也是越来越来不好把彼岸同胞安放进来并当作⼀回事了的啊。
   
   不过,如果你不把台湾地区包括进来,或者说你缺失了⼀个省份级地区的参⼊,你这个国家还好意思说什么全国同庆,举国上下吗?⼀个整体的中国,⽆论是⼤陆的缺席,还是台湾的缺席,那这个中国就是⼀个不完全的中国,⽽这个中国⼈就是⼀个不完全的中国⼈!所以,⽤用⼀个国家的另⼀部⼤陆宪法来说项,⼀⽅⾯面是不要忘了还有⼀部⺠民国宪法与对岸同胞的存在。另⼀⽅⾯是,中国的分裂是由于整体中国的宪政宪法⽆法实施到位导致的内战所造成的,⽽要让⼤中国和平统⼀的成功实施,也只有靠两岸共同制定的真正的全国性的宪法的完全实施才能和平的达到!
   
   因此,你当下要同时谈两个宪法,你⾸先就会遇到⼀种难以⾃圆其说的悖论了,除⾮非国家统⼀了。所以,在这⾥就只能说说我们这个共和国家的曾有的宪法的悲欢离合的事情了。如果这⾥⾯两部宪法都要谈,(尽管你内⼼深处从来就缺席彼岸的另⼀⽅)那将涉及到更多的悖论与悲情。那并不是没有当下的意义的,⽽是此当下不是彼当下,落实点不同罢了了。这就好像⼀些⼦⼥为了家⾥⽗⺟的安恙⼀样,⾸先是去治好
   在住了院的⽗亲的身体与⼼理上的病(他有病),⽽在家的⺟亲的身体与⼼理的⼩小恙暂⽆住院需要(她⽆无病)则可延缓⼀下,是同⼀个道理的⼀样。虽然有关联,侧重仍不同。
   
   还有⼀个很实在的原因是,我们的⽗辈们多少经历过⺠国宪法,不管这个⺠国宪法有那些名符其实,或者还是有那些的不名符其实,⽽我们这个⽣下来就有这缺陷的⼀代,四九年年后的⼀一代,却是⼀点也没经历过这种⺠国宪法的。但回过头来看,⾄少在理论上我们这⼀代却是经历过共和宪法的,尽管在实践⽣活中,我们对她曾经是如此的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或者知道⼀些却不屑⼀顾。所以⽤共和的经历与共和的宪法说事,也许我们认知与教训会更切身⼀些,反思也会更到位⼀些。当然,要把共和宪法与⺠国宪法做个完全切割开来是不可能的,(这是后话,在后⾯面有关⽬录中还会作重谈到的。)这不仅仅是这两部宪法所涵盖的国家疆⼟土的有多数⼀致性的地⽅,⽽且在历史时间及历史政治的传承方面,还有⼀种法定的时间的连续的有效性,而更重要的是这前后两部宪法有关公民权利⽅⾯并没有由于祖国的分离⽽断裂,反而仍实质的具有承前启后的⼀致性与神圣性!(尽管有些⼈主观上内⼼⾥并不看重这⼀点。可那个所谓的都说是孙中⼭先⽣事业的最好继承⼈,⼜谁好意思去否定那个宪法中有关公⺠权利内容上的⼀致性上的完全确定呢。)⼤家⾄少精神上的主要⽅⾯的是⼀脉相承的,不能否定的。尽管⼤家实施起来有多少是真⼼假意,还是有多少是假意真心了,或者后来还有⼀⽅多少更是实施的真⼼真意,那是另⼀种诉求与说法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